【连载】爱与不爱,不将就(10)

96
美呆
2015.12.09 11:31* 字数 10263

在车上,许诺没有说话,她开始审视自己的爱情和婚姻。原本,和史航的这段婚姻是她最大的成就,幸福的爱情,美满的家庭,即便孩子得了多动症之后她都坚信能用爱来维系住这段婚姻。可是当婚姻成了她和史航之间的一场博弈,当肚里的孩子成了她婚姻维系的筹码,生活却变得越来越不是味儿了。

“想什么呢?”张鹏开口问道。

“想我有多失败。”

“这就算失败了?年轻人,路还长着呢。”

许诺呵呵笑了,“别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你这些事和我的比比,能叫个事儿吗?再说了,当时是谁信誓旦旦地说,搞定一个比自己小五岁的正太多么骄傲啊,又是谁说二十七岁完成人生所有大事多么的辉煌啊?”

“行了行了,别说了,你这么揶揄我,有意思么?”许诺不乐意了。

“许诺,我这不是嘲笑你,没有谁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你就是心急,心太急。什么事儿就知道往前冲,踩着点地过人生每一个关口,到头来,搭上了青春,却输掉了未来。这事不是我说,史航是混蛋,但你也有责任。”张鹏正儿八经地说。

“哎,张鹏,我说你到底站哪边啊?”

“我站在理这边。史航骗你出去搞外遇是不对,骗你的钱也不对,但你骗韩杨就对了?你有问题就跟我们商量,你这是把我们当朋友的态度吗?”张鹏教训起人来一点都不含糊。

许诺这下说不出话了,张鹏接着说:“还有,你一个劲儿的骂史航,那有用吗?能解决问题吗?”

“那我咽不下去这口气啊。”许诺嘟着嘴。

“那你也得咽下你这段婚姻。没人逼你上梁山,你自己往上冲来着。你想清楚了,要么继续呆在上面,继续带着你的小弟弟史航慢慢走向未来。要么你就下定决心头也不回地往下冲,冲到哪儿算哪儿。”

“行了,我自己再想想。”许诺脑子乱得很。

“你是得想想,你还得先想好待会儿跟韩杨怎么交代。”

许诺心情极差,她总觉得自己是个婚姻和爱情的成功者,她习惯于站在婚姻的制高点来分析评论别人的爱情观念和婚姻状况。可没想到的是,恰恰是这种对婚姻的盲目自信和顽固造就了她今天的失败。也许,张鹏说的有些道理,这段婚姻的挫败并不仅仅是史航一个人的问题,或多或少她也有无法逃避的责任。

张鹏很晚都没有回来,欣欣在家闹变扭不肯睡觉。

“爸爸为什么还没回来。”欣欣问韩杨。

韩杨心里也没谱,张鹏的电话始终没有接通,打到酒吧只说他去警局处理事情了。

“欣欣乖,爸爸在工作呢,一会儿就回来了。”

“一会儿是多久呀?”

“一会儿就是很快,比如欣欣现在闭上眼睛睡觉,一睁开眼睛爸爸就回来了。”

欣欣将信将疑地问道:“真的吗?”

“真的啊。”

欣欣眼珠子转悠了几下,突然闭上,然后又瞬间睁开。“爸爸呢?”

韩杨只能满脸黑线。

“你不是说,我眼睛闭起来,再睁开爸爸就回来了吗?你骗人。”欣欣小嘴撅起,一脸的不高兴。

“欣欣,要不阿姨给你讲个故事吧?爸爸平时都给你讲些什么故事?”

“爸爸说,只有小孩子才听故事,欣欣已经是大人了,不听故事了。”

韩杨心里对张鹏一顿腹诽,唯一能出的招数也被一票否决。看来一个大男人带个小女孩确实是没有太多的办法。

“韩杨阿姨,我问你个问题吧。”欣欣突然说道。

“什么问题啊?”

“你和爸爸是在谈恋爱吗?”

韩杨一时语塞,想到了上次拥抱被欣欣撞见,不禁感叹现在的小孩子怎么都这么早熟。

还没等韩杨回答,欣欣又问:“阿姨,你会做我妈妈吗?”

韩杨更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只好问道:“欣欣想要个什么样的妈妈?”

欣欣想了一会儿,说道:“妈妈是什么样的啊?”

韩杨不禁心里泛酸,从小没有得到过母爱的欣欣对于母亲的印象可能只有在照片上,她没有真切地体会过母爱带给她的温暖和幸福,张鹏虽然把欣欣保护的很好,但是却不能弥补她人生中这样的缺憾。

韩杨还想哄欣欣睡觉,可欣欣却始终绕不开她和张鹏之间的话题。

“阿姨和你爸爸只是朋友,很好的朋友。我们并没有谈恋爱。”韩杨同欣欣这样解释。

“那你们为什么会抱一起?”

“拥抱可以有很多种。比如你感谢别人,你会给他一个拥抱。你爸爸帮了阿姨很多忙,阿姨只是想谢谢他。”

“哦!”欣欣像个小大人一样,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时,门外传来了钥匙悉索的声音。韩杨都没注意,欣欣便跳了起来,兴奋道:“是爸爸回来啦,我要去开门。”

韩杨再仔细一听,果然是有声音,她领着欣欣就走了出去,看到了张鹏站在门口。

“你可回来了,欣欣都不肯睡觉。”

欣欣冲向张鹏,大叫了一声“爸爸”。

张鹏抱起欣欣,对着韩杨说道:“我先带着欣欣去睡觉。门外有个人要见你,你们好好谈谈。”

“谁啊?”韩杨问。

“你自己出去看了就知道了。”张鹏说着,便带着欣欣回了房间。

韩杨疑惑地走向了门口,门外站着一个影子,韩杨本能地将门再推开些,许诺走了出来,站在了韩杨的面前。

看到许诺,韩杨心中百感交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能让我先进来吗?”许诺弱弱地说道。

韩杨侧开身子,开门让许诺进来。

两人坐在沙发上不说话,韩扬在等许诺的解释,许诺却不知从何说起。

最终还是许诺忍不住先开了口。“韩扬。对不起。”思前想后许诺还是只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韩扬没有出声,许诺怯怯地望着她,“我也是被逼无奈,钱在这儿,还你。”

“被逼无奈?”韩扬没有接,“被逼无奈你就能出卖你的好朋友?许诺,我们俩之间的友谊在你这儿就变得这么轻描淡写?”

“我错了,韩扬。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是遇人不淑,遇到了个没心肝的臭男人才会这样。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韩扬听着奇怪:“那男人是谁?”

“还能有谁,史航呗!”

“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诺将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韩扬。韩扬听得是一愣一愣的。这场由史航自导自演的大戏让韩扬不禁对他“刮目相看”。

“韩扬,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走投无路才这样。”

“那你怎么不问我和张鹏借钱呢?”

“我……”

“你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韩扬十分了解许诺。

“我真是瞎了眼才找了史航这样的男人。我这么费劲心思的要挽救我们的婚姻。可是到头来还是弄成了这幅样子!”

两个同样在婚姻道路上倍受挫折的女人,同是天涯沦落人,许诺的无奈韩扬也能理解。

“算了。”韩扬终于松口,“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你这是原谅我了吗?”许诺激动地望着她。

“不然我还能怎么办?把你千刀万剐扔火坑里?”

“韩扬,谢谢你,真的谢谢你。”许诺哭着说道。

“谢什么,我们现在也算是同道中人了。不相依为命难道还要相爱相杀吗?”韩扬无奈的语气透着伤痛:“许诺,你说为什么我们的婚姻会搞成这样?”

“我也不知道,你说到底是男人们错了还是我们错了?”

这一刻,许诺和韩扬开始自省,到底是什么让他们一个又一个走向婚姻的尽头。

“你说我当年嫁给史航是不是特别幼稚?”许诺问道。

“你说我当年以为可以一辈子丁克下去是不是也特别不现实?”韩扬不答反问。

“哎。”两人靠在一起,叹气,流泪,悲伤。

有人说,婚姻就像是一次远航,一开始抱着美好的憧憬起航,我们会遇上很多风浪,但是始终团结一致驶向远方。可到后来,风浪越来越大,我们开始厌倦这样的生活,我们开始向往平坦的陆地,开始想要回归原有的生活状态。我们总喜欢把长久的婚姻和永远的幸福划上等号,可是所有长久的婚姻必经之路必定是煎熬和痛苦。所以没有一生一世的幸福,只有一生一世的婚姻。

韩扬和许诺的生活还要继续。因为许诺也处于无家可归状态,加上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宝宝,她也只好暂时和韩扬住在张鹏家,互相照应。

韩扬找工作还是不见起色,她不禁问许诺:“我有时候真想放弃,不做医生了,跟你一样做个医药代表得了?”

“你可别这样,以你的才华不做医生不是可惜了吗?”

韩杨奇道:“哎,当时你还骂我死脑子不会变通,堂堂医学院高材生怎么就能安心做个小医生?”

“这不是我当时一时鬼迷心窍了吗?这事情咱们不是都说好翻篇了吗?”

“我跟你说认真的,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傻?”

许诺笑:“你指哪方面?”

“各方面。”

“要我说,在工作上,你不傻。要知道医生这个行业要的不只是职业技能,更重要的是信念。我扪心自问,这种信念在我身上可没有,但是韩扬,你有,你是个好医生。可是在婚姻上吗,我们都是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我失败的是没有看清自己的老公,可你却输在了没有看清自己。”

“这话怎么说?”韩扬没有听明白许诺的意思。

“这么说吧,你们离婚不是因为互相心死,而是因为彼此还爱着。你不想拖累他,不想他这辈子都没孩子。而他也是稀里糊涂地顺了你的意思。韩扬,做人,尤其是我们做女人的,有时候就该自私一点。”

韩杨细细琢磨了她的话,“那我的日子要是再这么过下去,不得发疯啊。互相欺骗的婚姻还有什么意思?”

“怎么没意思了?你以为史航就这一单丢人的事吗?可是我们女人要做的不是去摧毁婚姻,而是捍卫。但是史航现在是把我往绝路上逼,我已经退无可退了。而你呢?还没开始战斗就已经缴械投降了,韩扬,你问问自己的内心,你现在后悔吗?”

韩扬一时语塞。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吧?你对林森根本就没有死心,你们这婚离的不是瞎折腾吗?”

“你少装得什么都知道。”

“好好好,我不知道。我自己的事还搞不定呢,我也没空理你和林森那堆破事。”

“对了,你打算怎么办?肚里的孩子怎么办?”韩杨还是关心许诺的。

“什么怎么办?生下来呗,不过我对史航也算是彻底死心了。大不了我以后自己拉扯两个孩子长大。”

“你行吗?”韩扬不禁为她忧心。

“怎么不行,现在这社会这种事情多了去了,别人能行,我怎么就不行。”

韩扬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勇敢的女人,敢于面对生活的挫折,婚姻的挫败。可她的勇敢其实是源于怯懦的逃避。她不敢面对将来的谎言和欺骗,于是选择勇敢在此刻在斩断一切。可真正的勇敢应该像许诺一样,即使有万分之一的幸福的可能,她都会横冲直撞地往前,即便结果还是一样的糟糕,但至少她努力过了。

“韩扬,你后悔吗?”许诺的问题打破了韩扬的思绪。

韩扬想要回答,想要大声地回答她不后悔,她有什么好后悔?她又凭什么后悔?她能后悔什么?她把自己推出婚姻的大门,就要承受起复杂的矛盾,这样自作自受她还能怎么去后悔。可是她却始终说不出口。也许这就是自欺欺人,也许这就是她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韩扬没有说话,转了个身假装熟睡,许诺又试着叫了韩扬几次,没有得到回应的她也只好睡觉了。

两个女人,两段婚姻,却不得不走向同一种结局。

深夜,酒吧的客人陆陆续续地离开。张鹏收拾了一下也准备收工回家。走到门口却发现史航站在门口徘徊不定。

史航看到张鹏,连忙走过来,“张鹏,许诺是不是在你这里?”

“你找他干嘛?”张鹏对史航也没什么好脸色。

“我打她电话她也不接,发她短信也不回。我找她真有急事。我想了很久,只能来找你了。”史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会儿知道紧张老婆了。以前干嘛去了?”

史航低下头,默不作声。

“说话啊,怎么了?”

“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张鹏,你一定要让我见一见许诺。只要她才能帮我了。”

张鹏直觉不对劲:“到底什么事,你不说我可不会带你去找许诺。”

史航咬了咬牙,说道:“算了,说就说吧。上次那群人又来找我了。”

“什么人?”

“就是勒索我钱的人。他们上次跑了这次又回来了,还是要问我拿五十万,我能去哪里找五十万啊。”

“原来你还是为了钱才找的许诺啊!”张鹏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你到底把许诺当什么人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的不能没了许诺。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张鹏,你帮帮我,我求求你了。”说着史航居然一下子跪了下来。

张鹏吓了一跳:“你先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懂不懂。快起来。”

史航这才站了起来,哭着说道:“张鹏,你帮我这一次,你让我见一次许诺,我保证这次过后我一定对她好,我一定改掉我所有的毛病,我一定好好地过日子。”

张鹏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史航继续说道:“家里还有孩子,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要是他们找到家里来,我该怎么办。许诺不为我,也要为了我们的孩子啊。”

想到许诺的儿子,张鹏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史航,我问你一句话。”

“你问你问。”

“你刚才的承诺做不做数。”

“作数,一定作数。”史航忙不迭地点头。

“好,是男人就记住你刚才的话。这件事你不用找许诺,这五十万我给你想办法。但是你得答应我,把许诺哄回来,并且一辈子好好地过日子,决不许再做出对不起许诺的事情。”

史航如蒙大恩,连连道谢:“谢谢你张鹏。你放心,我一定会对许诺好,我一定不会再做这种事,我一定和许诺,和孩子把日子过好。”

“还有,钱我能帮你搞定了,可是哄回许诺得你自己想办法。”

“是是是,我一定想办法把许诺哄回来了。”

“你先回去吧,把你银行卡号发给我,钱我明天打你卡上。”

史航擦干眼泪,再次连声道谢后离开了。

张鹏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是能挽救许诺的婚姻,能不能换她一个幸福的未来。可是身为许诺的朋友,同样身为一个孩子的父亲,他不愿意许诺和她的孩子在破碎地家庭里继续煎熬,如果史航这次能真的改过,那他的五十万也算是有价值了。

拿到钱的史航很快便还清了债务,他打算去张鹏家哄回许诺,可是还没开口就吃了闭门羹。许诺根本不愿意见他。

“许诺,你先让我进来啊。”史航在门外不住地敲门。

韩扬和张鹏也在,许诺拿起耳机塞住耳朵假装没有听见。

“许诺,你开门啊。”史航依然不折不挠地在敲着门。

“爸爸,怎么这么吵啊?”欣欣也听到了声音,从房里走了出来。

张鹏上前抱起欣欣进了房间,片刻后又走了出来,对着许诺说道:“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啊,别到时候吓着欣欣,回头邻居听到了也不好。”

许诺没有办法,这才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隔着门说道:“你走吧,我不想见你。”

“许诺,你别这样,你给我个机会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许诺,你听我说,我知道这次是我错了,你相信我,我真的改了,我这次真的会彻彻底底地改了。”

“你走吧。我不想听了。”

“许诺,你要是不开门,我就在这里一整夜地敲门。”史航也耍起了无赖。

“你……”许诺生气地打开了门,“你这人怎么还是这样,幼稚!”

史航一把将许诺搂进了怀里:“老婆,我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求你了。”

以前的许诺一定会就这么心软,可是这一次她再也没有了这样的感觉,她推开了史航,淡淡地说道:“有事我们出去说。”说着便拉着史航出了门。

屋内的韩扬和张鹏对视一眼,张鹏问:“你觉得许诺会原谅张鹏吗?“

韩扬叹了口气,说道:“不会。”

张鹏有些惊讶:“为什么?”

“所以说你们男人不了解我们女人,女人要是对一个男人真正的死了心,就算有千军万马也拉不回头了。”

“你是说许诺对史航死心了?”

韩杨颔首,“对。”

“那她的孩子怎么办?”

“孩子怎么了?许诺一个人也能抚养孩子长大成人。你永远无法想象一个认死理的女人到底有多么的固执和坚定。”

张鹏若有所思,有时候,女人真的是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坚强。他想到了韩扬,尽管已经走到了这份上,始终没有接受自己的心意,她也是一个倔强的女人,也是一个认死理的女人。他又有时候有些讨厌韩扬的顽固,可又不自觉地往她的身边靠。也许这就是韩扬所散发出来的美丽,也是让他能够如此欣赏她的原因。

许诺拉着史航到了张鹏家不远处的一个花园。

“有话就快说。”许诺始终语气冰冷。

“老婆,我错了。”史航急急地说。

“说完了?”还没等史航反应过来,许诺转身便要走。

“老婆,老婆,你别这样行吗?”史航一把拽住了许诺,“我知道这次我是混蛋,是大错特错,但是你就当判我一次死缓,再原谅我最后一次吧。”

许诺吐了一口长气,“史航,你到底明不明白?”

“我明白,我真的明白,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你根本就不明白!”许诺说道,“这么多年,你为我们这个家做过些什么?我每次都告诉自己,这就是爱的代价,我爱你,我愿意为你付出,愿意为了家庭付出。可是你知道吗?史航,我的爱早就在一次又一次的错误中消磨掉了。你改,你每次都说你会改,我的信任就在你的改正中殆尽。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爱没有信任了。你告诉我,我就算原谅了你,你还愿意继续这段婚姻吗?”

史航后悔极了,“不是,许诺,这不是你真正的想法,你只是生气了,你气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承认,我是个混蛋,我自作孽不可活。可是你不能为了一时之气放弃这个家啊,就算我有千错万错,你也想想我们的孩子啊。”

“是,我是该想想孩子。我该想想我的孩子是不是还应该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是不是将来会像他们的爸爸一样不负责任,满口谎言。史航,你太让我失望,你也让孩子们失望。”许诺是真正伤透了心,对史航也彻底绝望了。

“许诺,你别这样。”史航哀求道。

“结束了,史航,我们之间结束了。”许诺冷静地说道,“我不会再给你机会,因为我要给我和孩子们一次重生的机会。你根本不懂爱,不懂婚姻。”

“许诺,你不能就这样离开我。我求你了。”史航依旧苦苦哀求,许诺却头也不回地离开。她本以为当有一日,她选择结束自己的婚姻之时,她会是多么的悲伤和痛苦。可是这一刻,许诺分明就有一种解脱的感觉。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觉得史航是一种幸福的包袱,她甘愿背着这个包袱,并肩同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包袱没有了原来幸福的感觉,反而变得越来越重,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有人说,等待,只是不舍得已经付出的东西。爱情和婚姻也是这样,有时候我们的不舍得,只是一种对于过往甜蜜的不舍和对于曾经付出的不甘。终有一日,我们会想通,生活并不应该总在过去里看未来,而是应该活在当下。

许诺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张鹏家里,韩扬上前问道:“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

“你和史航谈的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啊,离婚呗。”许诺说得云淡风轻,好像并不是自己的事。

张鹏听了之后吃惊道:“你也太轻率了吧。”

“什么叫轻率,韩扬离婚才叫轻率,我这叫看透了。”

韩扬一脸的尴尬,“我是反面教材,现在在说你的问题呢。”

“好,就说我。我算是看透了史航了。哀莫大于心死听过吗?我现在就是这个感觉,更可悲的是,我觉得这样的心死并不是一件坏事,我反而觉得轻松了。我再也不用背着他这个包袱过日子了。”

张鹏还想再劝劝她:“你可要想清楚了,你和孩子怎么办?还有你肚子里的那个怎么办?”

许诺说:“我当然都想过了。孩子我会独自抚养长大,跟着史航能学到什么好。”

“你不后悔?”张鹏问道。

“绝不。”许诺斩钉截铁地说道,说完她一把搂过韩扬,开玩笑似的:“从现在开始,我们可是真真正正地相依为命了啊。”

张鹏看着眼前的这两个女人,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森在公司上班总是心不在焉的,时不时地就会出错,这被秘书夏玲看在了眼里。她不时地向林森献殷勤,并旁敲侧击地打探着她的婚姻状况。

“林总,您最近这是怎么了?”夏玲试探地问道。

“什么怎么了?”

“我总觉得您有点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和您夫人闹矛盾了。”

林森没有回答,夏玲却已经猜出了几分。

“要是有心里有话别憋着,我这随时准备做你的垃圾篓子。”

韩杨微微叹气:“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离了。”

“离了??”夏玲表面略有些惊讶,心中却暗喜。

“对。”

“怎么可能?你们之前不还好好的吗?”

林森苦笑,“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好的就变得不好了。”

“那是您的意思还是韩杨的意思?”

林森许久没有回答,夏玲识趣地换了话题:“没有过不去的坎,您这么好,有的是女孩投怀送抱呢。”

林森唇微微扯了下,没有回答。

夏玲觉得这是她和林森的机会,在他最痛苦的时候,她必须要在他身边,这样他才能真正注意到她的存在。

林森自从离婚后,每晚都去酒吧喝得烂醉如泥,有几次甚至彻夜不归睡在了酒吧里。这让林苑中很担心,本来打算去公司找林森谈谈的,却没想到却在门口撞见正准备下班的夏玲。

“先生,您找谁?”夏玲见林苑中在公司门口转悠便问道。

“你好,我找林森。”

“林总刚走,您哪位?”

“哦,我是他父亲。”林苑中缓缓地说道。

夏玲眼睛一脸:“哦,您是林伯伯啊,您好,我是林总的秘书,我叫夏玲。您找林总有什么事?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林苑中连忙说:“不用不用,也没什么事,就想找他聊聊。”

夏玲看着林苑中的样子就知道并不是这么简单,故意说:“林伯伯,您也别怪我多嘴。林总最近心情不太好,可我相信他一个大男人,没有过不去的坎。”

林苑中打量着夏玲,说道:“你知道他的事儿?”

“嗯。”夏玲腼腆地点了点头。

“哦。”林苑中一下子卸下了防备,“那我想你和林森的关系应该不错,我也不瞒你说,我这实在是担心他,要么喝得烂醉回家,要么干脆彻夜不归,我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夏玲不知道林森竟然这样,便问道:“有这事?”

“嗯。”林苑中无奈地点头。

夏玲想了想,说道:“林伯伯,您放心。我这就帮您去找林总,我好好劝劝他,今晚一定让他回家。”

林苑中非常感激,“夏小姐,真的谢谢你。”

“林伯伯,您别客气,我也很关心林总,这是应该的。”说着夏玲帮林苑中打了个的送她回了家。

夏玲从同事口中得知曾经和林森去玩过的几家酒吧,便挨个地找了过去。连着找了几个小时,才找到喝得已经半醉的林森。

“林森。”夏玲在嘈杂的环境中大声地叫着林森的名字。

林森眯着眼,恍惚中,居然以为她是韩杨,急切地抱住她:“韩杨,我就知道你会来的,你别走。”

夏玲被林森紧紧地抱住,勒得喘不过去来。可林森温柔的呼吸让她根本无力推开他的怀抱。她下意识地用手紧紧地环住他,轻拍他的后背以表安慰。

没多久,林森的手缓缓松开,像是清醒了几分。他不好意思地推开夏玲,“对不起,我还以为是……”

夏玲有些尴尬,说道:“没关系。”

林森带着醉意问:“你怎么来了?”

“您父亲找来了公司,遇见了我。说您一直喝酒,彻夜不归,他放心不下,所以我就来找您,想让你回家,别让您父亲担心。”

林森用手揉了揉眉间,“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去。”

“林森。”夏玲提高了嗓门,“你别这样,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你这样至于嘛!”

林森没有说话,紧闭着双眼,似乎想让自己的思绪在酒吧嘈杂的氛围中淹没。

“你这样只会让爱你的人担心。你堂堂大男人,能不能做点男人应该做的事?”

林森一直将生活的重心摆在家庭,而家庭的主体便是韩杨。现在的林森,像是少了根主心骨似的,感觉自己的生活一下子空了, 他变得漫无目的,变得颓废无力。他只能选择用酒精来麻醉自己的思维,日复一日,直到有一日,他可以完全忘记韩杨的存在,完全抹去韩杨在他生命中的印记。可他又清楚地知道,韩杨的烙印将跟他一辈子。于是,在这样的矛盾中,林森根本不知道他的未来在哪里。

夏玲见林森没有反应,又气又恼:“你就继续喝,继续醉,看你能折腾到什么时候!”说着转身便走。

走到门外,夏玲还是放心不下林森,她徘徊不定,站在了酒吧门口。

林森拿起酒杯,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一下便冲去了厕所,一阵干呕,仿佛将内心的烦闷与痛苦全都挥写,他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这是曾经的那个林森吗?

想着,林森不禁苦笑,这的确不是那个林森,这是没有了韩杨的林森。

同样失去妻子的还有史航,自从许诺提出离婚之后,史航的日子也不好过。他整日在家守着儿子乐乐,想着办法地哄许诺回家。可是无论她去张鹏家,还是去酒吧,他都没法再见到许诺,更别说能哄回妻子了。

在许诺离开的日子里,乐乐变得更加闷闷不乐,有时连吃饭都不愿意吃。史航实在是拿他没有办法。可没想到的是,许诺突然回来了。

看到许诺,史航又惊又喜,立刻冲上去迎接:“老婆。你可算回来了。”

许诺根本没有理会史航,朝着乐乐说道:“乐乐。”

乐乐看见了许诺,一下子便扑进了许诺的怀里。许诺心疼地看着他,“宝贝,想妈妈了吗?”

乐乐重重地点头,更加用力地往许诺怀里钻。

“能不想吗?不光儿子想,我也想。”史航以为许诺回心转意了。

许诺无视史航的存在,牵着乐乐走进了屋里。

她拿出旅行箱,开始整理起了自己的东西。史航这下急了,上前制止:“老婆,你这是做什么啊?”

许诺弯下身子问乐乐:“乐乐,你跟妈妈一起搬出去,你愿意吗?”

乐乐想都没想便不住地点头。许诺亲了亲乐乐的脸蛋,说道:“真乖。”

“不行,我不同意。”史航突然提高了嗓门,把乐乐吓得后退了几步。

“我不想和你在孩子面前吵。”许诺冷冷地说道。

“许诺,你别这样,我们一家人不是好好的吗,你为什么非要拆散这个家呢?”

许诺听了这话生气地反问:“究竟是谁拆散的这个家你应该心里清楚。我说了,我不想在孩子面前跟你吵。”

说罢,许诺再也不管史航,一个人自顾自地整理起了行李。乐乐很乖,他冲去自己的房间,将自己的一个小书包背了起来,示意许诺愿意马上跟她走。

两人拿着行李就要离开,史航一下子挡在了门口:“不许走。”

许诺用力地推开史航,根本不愿意和他多说一句,牵着乐乐就往门外走。

“许诺,你就一点都不念及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吗?”

“我要是真不念及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会由着张鹏把钱就这么借给你?”许诺在无意中得知张鹏借钱给史航的事情。

史航一下子便没了声音。

“你放心,这五十万,不用你还,这是我和张鹏之间的事情。就当我用这五十万买断了我们的婚姻,也请你还我跟孩子一个未来。”

史航的手无力地垂下,许诺推开他便出了门。

夜已经深了,夏玲依旧在酒吧门口等着林森。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见到林森跌跌撞撞地从酒吧里走了出来。

夏玲不由得上前扶住了他:“你怎么喝的这么厉害。”

林森已经不太清醒,嘴里念念叨叨的都是韩杨的名字,夏玲边走边说:“韩杨韩杨,你就知道韩杨。一个韩杨有这么大魅力吗?”

林森嘴里的话越来越轻,渐渐地倒在了夏玲的身上。夏玲实在是扛不动他:“你先别睡啊,等上车你再睡啊。”

林森迷迷糊糊地看着夏玲:“夏玲,你不是韩杨,你是夏玲。”

“总算清醒了吧。”

话还没说完,林森又一次睡了过去。

幸好有一部空的出租车刚巧驶过,司机下车帮着夏玲一起把林森拖进了车里。

送到家的时候,林森早已醉都不省人事。

林苑中看见夏玲送韩杨回来连连道谢。“夏小姐,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

“没事,林伯伯。林总喝得太醉,明天工作的事我会处理,您让他好好睡一觉,别叫醒他了。”

“好的。”

夏玲极有礼貌地说:“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先走了。”

“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家也挺危险,我送你下去打车吧。”

“不用了,林伯伯,没事的。”夏玲推辞着匆匆出了门。林苑中没办法也只能连声说谢谢。

回到屋里,看着瘫软在床上满身酒气的林森,林苑中既生气又无奈。

爱与不爱,不将就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