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专注于自我,就不会把目光停留于别处

在夏天到来之前,应该进行某种自救。

这几个月的状态,好比搁浅。看似远离背后阵阵汹涌的海浪,但却也在某种泥淖里无法抽身。左右徘徊、悬而未决,考量着时间,等待着有可能的机会,以及奋力地想让某些事情尘埃落定。这之间,无法言说。

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在逃避内心的担忧、惶恐、懊恼,于是维持着颤颤巍巍、晃晃悠悠的身体,看它们从自己的脑袋里纷纷下坠,砸伤自己一再向往和追求的自如和安心。努力解决外在的问题,但忘了内心所需的秩序和踏实,对我而言,这很重要。这个层面的幸福感的缺失,是我所言的搁浅。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不是真正的勇敢者。某些降落无法躲避,但这之后,积极调整,找到另外的途径,重新维护好自己的秩序感才是勇敢面对,若非如此,都是在逃避。但此刻,好像是在做某种努力了,不是轻飘飘的自我安慰、自我欺骗。

《眼镜》

大概每个人都在面对着很多困境,真是没法一一摊开来给别人看,甚至没法有交付给自己的勇气。但也还好,这是必然存在的一部分,无论以哪种姿态,去渡就好。

一直对刘瑜的这句话印象深刻:年纪不小了,该干嘛干嘛去,别一头扎进那美丽的忧伤,一边拼命往里钻还一边喊救命。这句话时常警示着自己。但愿我们大部分时间里为之所烦忧的种种,都不是“美丽的忧伤”,而是更掷地有声的东西,应像石块。若无必要,勿增烦恼!

距离上一次认真写下一篇文字,已经过去几个月了。这几个月里,有太多未完成,时常写了一两句便无奈放下,所有的未完成都是情绪的自我流放,是对它的不管不顾。但这次,能写到这里,挺好。

搁浅是这段时间以来切身的、有重量感的情绪感受,但这之外,我不也拥有着很多的开心吗?我想,我更勇敢一些的时候,就愈加会专注于自我,停留在别处的目光就会愈加平静、从容而不再灼热吧!

《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