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周更】第一百二十七话 平乐楼相见恨晚 武道场风起云涌

小说目录

第一百二十七话  平乐楼相见恨晚  武道场风起云涌

“哟,这不是江东的白衣剑客嘛!您去年在武道场上所使的那套落英剑法,惊煞众人,小的我还记忆犹新呀!”

“魏地的降魔猎人,您稀客呀!上次帮我们蜀地除掉了数只大型魔种,百姓们都感激不尽啊!您快请进!”

店小二那招客的套话,在酒楼一旁织席贩履的刘备早已不知听了多少遍了。

虽说刘备也是王室后裔,可不料家道中落,如今的他已是一贫如洗,沦落到了织席贩履的地步。

不过好在自己尚有一技之长,编几双草鞋,挣一点小钱,也能勉强过过日子。可他的心,对命运却丝毫不服。

话虽这么说,但,今天的活还不算少嘞!刘备刚刚接了一个“大单子”,买主要求他今天务必赶出五十双草鞋送到府邸,自己忙活半天也才做了十来双。

就在刘备编制草鞋之时,突然感受到了经过自己身旁那人的气场,不似常人。

“哎?这位爷?您如何称呼?”

正在揽客的小二顿住了,他从未见过这位绿衣大汉。

“某姓关,弟兄们都叫我关二爷。”大汉用着雄浑的嗓音说了一句,便径直往店里走。

刘备拨开斗笠,望着大汉,确实器宇不凡。

“喂,我说这位爷,且留步……”小二仔细打量了一下大汉,发现他除了那把包着布的朴刀,剩下的就只有这身打着补丁的绿衣服了,“看您这样子,是猎魔人?我们这店可不是谁都能进的。”

大汉抬头望了望门上的招牌——平乐楼,来者都是客,四海皆兄弟。

“某也要参加伏魔大会,现要打尖,为何不让入店!”大汉有些气愤,“难道瞧不起我?”说罢,便伸手去掏银两。

“不满您说,在俺们这儿住店,最低也得五两银子,若是吃饭,少说也要二两。”小二客气地说。

大汉握着手中仅有的一锭银子,再没吭声。

“别说俺瞧不起您,俺也尊称您一声二爷。”小二说道,“这每年来伏魔大会的人,虽说龙蛇混杂,可那敢上台挑战的人,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像您这等默默无名的人,上台只会丢了小命。”

大汉听罢,将宝刀往地上一插,横眉怒目,“我便是那要斩了魔种的人!”

小二见这刀柄入地三分,怔住了,一旁观看的刘备也惊讶不已。

“壮士!”刘备起身,向他走了过来。

“这位壮士,一语惊人,在下佩服!”刘备拱手作揖,“在下刘备,字玄德,想要结交你这位朋友。”

大汉见状,也连忙作揖回礼,“某姓关名羽,字云长,刘兄承让了!”

这一次,刘备得以看清他的面容,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

“这位壮士的酒钱,算在我刘某人头上。”刘备对小二说道,“壮士,请!”

关羽一听,感激不尽,却极力推辞,“初次相识,刘兄便如此对我,关某只是一介匹夫,受之不起!”

“若如此,刘某也不再强迫。”说罢便将自己的全部身家拿了出来,“壮士,这五两银子,你收下吧,日后用得上!”

关羽哪里肯要,“使不得,使不得!”

“壮士若不收下,便是看不起刘某!”

“如此,关某收下二两,剩下的退回刘兄!”关羽谢道,“日后有用得着关某的时候,某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二人相别,江湖再见。


武道场

今年的伏魔大会更加热闹,挑战者不计其数,但都只是杀掉了一些战斗力不强的魔种,最后作为压轴出场的那只魔种,还尚未露面。

日上三竿,终于有人击败了先前的魔种,闯到了最后一关,此人便是那白衣剑客。

主持者宣布,猛兽即将登场。

白衣剑客握着宝剑,意气风发,魔种未出,似乎早已胜券在握。

众看客也都觉得他确实是最有希望赢得奖金的人。

关羽站在看台上,远远地望着那个人的剑法,不屑一顾。若这种剑法能够拔得头筹,那自己也能。

“吼~”

伴随着一声巨吼,魔种出来了,模样可怕,惊煞众人。其状如牛,猬毛,有翼,音如獆狗,厥形甚丑,是食人也,名曰穷奇。

听他们说,去年有个家伙,也是稳操胜券,一路杀到决赛,号称“百人斩”,结果因为轻敌,最后被这只魔种给掀翻了,灰溜溜的跑到大漠去了。

“竟是如此巨兽?”白衣剑客咽了咽口水。

穷奇放出,见道场上一人,便横冲直撞,奔向那人。

剑客也毫不示弱,使出看家本领,一套落英剑法,穿花蝶影,飞升上天,躲过了穷奇的冲击,绕到身后,一剑刺入背部。

众人见剑客占了上风,掌声雷动。

“这下你可得乖乖受死吧!”白衣剑客笑道。

谁料这一击根本没有重创魔种,魔种扭转身体,突然加速冲撞,剑客措手不及,被顶飞数十丈,重重摔落在地,不能战斗。

众人皆目瞪口呆,明明稳操胜券,却又败的措手不及,看来这只魔种异常强大。

一旁的关羽只是冷笑。

趁着剑客被抬下场去,有一人跳上道场。

“魔种,我来会会你!”

众人一看,原来是魏地的降魔猎人,使双锤,二话不说,冲向穷奇。

穷奇见状,更加暴躁,朝着人冲了过来。

只见那人一跃而起,想飞到那兽上方,从上路攻击,朝着脑袋一锤下去,结束战斗。

降魔猎人正幻想着自己的胜利,却没想到这魔种竟然也会飞天!

穷奇扇动翅膀,飞到空中,在众人的惊呼中,一口咬住了毫无防备的降魔猎人,从头部进食,直至双腿,最后连骨头都不剩。

“真是丢猎魔人的脸。”关羽心想。

众人见最强的两名挑战者都一死一伤,便皆呼穷奇强大,无人再敢挑战。

“强大?”关羽视如草芥,“吾观魔种,如插标卖首耳!”说罢便走向武道场。

“这人不是去送命吗?”

“都是来求财的,何必搭上性命?”

“只不过是给穷奇填饱肚子罢了……”

不顾众人的纷杂议论与重重质疑,关羽毅然决然地走上了武道场,在众目睽睽之下,解开了自己刀上的那块布。

那是一把刀,一把举世无双的宝刀。吹毛断发,削金断铁,刀身上渗着令人畏惧的寒光。众人从未见过此等宝物。

宝刀亮时,风云变色,连这穷凶极恶的魔种竟然也望而生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