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2017复盘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zOTY0OTA3OA==&mid=2247484964&idx=1&sn=673748adb401494fdfd066fc00db8709&chksm=e927ae7dde50276b0ab23e70e4db35e906fd6ee5311b9061428fafb0e364f7b0794b738d5f15&scene=21#wechat_redirect

永澄:复盘的底层逻辑都不掌握,怎么可能学会?

复盘是获得改变的最关键的手段,复盘=反思,它们的目的是用来校正假设。

复盘的底层逻辑:校正假设

假设是什么?--某人认为做了“某些事项”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来自永澄老师微信公号
通过做XX事项,可以得到XX结果,那么做XX事项就得到XX结果的假设是什么呢?先搞清楚自己的假设。

来自永澄老师微信公号

复盘是将“最终产生的现实成果”和基于“原有前提假设”的“期待成果”进行比对,通过对比的差距来判断自己“原有前提假设”哪里有问题,并对其进行修改和调整的一种方法

-----------------------------------------------------------华丽的分割线------------------------------------------------------

7/11/2017给老板们汇报的复盘

【事件描述】

7月11日,周二,例行每两周一次的Lean会议,会议上讨论了Lean academy课程和培训师,Lean Line标准化作业,最后有半小时给我和jinghui分享我们到GE HC参加活动的收获。

前面部分进行得很顺利,和老板的汇报是一个双向的过程,我说的内容老板也有反馈。到了我分享日本Hino工厂学到的东西时,前半部分效果也不错,Matthew也频频称赞,觉得这个东西我们可以借鉴,但这个过程中一直被Minna和Yvonne push back回来,她们觉得这些东西都不适用于我们,它们是电子厂,小东西的装配,我们航空东西都是大部件,而且工厂环境也和它们不一样,无法适用。这个地方因为一直被打断,所有时间已经花了一大半,Yvonne也说赶紧让曾丹说完,我还有下一个会要参加。

接下来我到了说Lean culture的部分,由于前半部分大家的讨论意见不是很一致,Yvonne又赶时间,中间本来就有一点点小尴尬了,然后我这时候抛出Lean culture的话题,讲了一堆书中看到的理论,感觉大家都不是很感兴趣,没有什么反馈,我一个人就巴拉巴拉地讲,中间Matthew反馈了一下,说我们机加正在制定领班的标准化作业,May就借这个机会直接把我打断,说这部下次再讨论,继续往下讲,然后我就提出了几个Kaizen idea to suzhou,尴尬的是,我说Lean test 的时候专门举例Leak test有可能可以做抽检,Minna直接回过来说上周之前有机会(意思是说上周好几件零件出问题),这时候也有点尴尬了,我没有了解到第一手的生产状况,就瞎提建议。说完之后,可能由于时间关系,May就说Dan你的内容说完了吗?其实我还有一页内容,但感觉大家都不想听了,我就说没有了,换jinghui来讲。

【做得不好的地方】

我造成了很多个尴尬的点:

1. 最尴尬的是我分享Lean culture没有人听,直接被老板打断

2. 第二尴尬,没有关注老板们的状态,我还在巴拉巴拉的讲,当发觉他们赶时间的时候,我就应该稍微加快自己的分享

3. 第三尴尬,提出Leak test的建议,现在不适用,分享之前应该提前和生产做个沟通,确保自己拿到的是第一手最新的资料

【事件复盘】

复盘是将“实际产生的最终结果”和基于“原有前提假设”的“期待结果”进行比较,找出差距并分析“原有假设”在哪里出问题,并校正假设的过程。

我的预期结果:老板听完我的分享后,会觉得这个小姑娘还是很有想法的,在日本学习不仅仅看到了一些小东西,而且还有大局思维,想到了文化的建设。

实际结果:生产老板(Matthew)只关心我PPT上展示的东西,有哪些他可以借鉴,可以直接拿到公司来用,Minna和Yvonne几乎反对所有Matthew提出来的应用想法。关于Culture,所有老板都不太关心,大部分人都没兴趣,可能(我猜测)他们心里的OS是,就凭你看了几本书,去了几个工厂就是来教我们culture,未免太幼稚了。

我的前提假设:老板会很buy in 我对culture的理解和认识,从而觉得我比较有大局观

我的假设是有问题的:

1)老板根本不care Lean culture的东西,反而觉得我很幼稚。老板更多关心的是“实用”层面上的,他们希望我带回来的东西就能直接适用在生产上,而不是谈一些空的大道理。

2)老板可能内部本来就对LSW这个话题不感冒,觉得这个东西很空很大,而你还要在会议上提起这个事情,不是正好和他们对着干吗?

校正假设:老板是期待我带一些实用的东西回来,直接借鉴。如果这次我把Lean culture 部分去掉的话,还算是一次成功的分享。

前面部分Minna还提出一个问题说混线的零件WIP怎么算,我说只算FWD的,她就鄙视地笑了,这个场景永远记得。这个尴尬里面我没有什么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老板们在博弈的时候我不要插嘴,让他们自己推过来推回去,我就就只要静静地听着。

我也不想评价任何一个老板,他们的做法总有他们的道理,我就做好自己的事情,该说话是说话,不该说话时闭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