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心魔”共舞

人人皆有心魔,问题在于我们该如何与之共存。

“卖惨”并不符合我的人设,所以我只是略略描述一下我这些年同“心魔”做过的斗争,我希望能够在对自己不断地心理治疗下,成为一个健康无恙的人。

我为什么还不选择结婚生子

老一辈人会把“结婚生子”挂在嘴边,天天念叨“什么年纪就该做什么样的事情”,来千方百计地逼迫我们这一代人。

他们催婚的方式多种多样,要么向我们展示某某阿姨家的儿子娶了个好媳妇,某某叔叔家的女儿生了个大胖小子。

或正面强攻,或旁敲侧击,他们未读过《六韬》《三略》《孙子兵法》,但用计的手段却不在一个合格的军事家之下。

高中时和我要好的几个同学都已经扯证结婚,当然我要为他们对家庭对父母妻子负责的态度鼓掌喝彩,衷心祝福。

相形之下,我依然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大有几分要“孤独终老”的风范。因此从父母到同事,都曾问过我究竟要选择何时成家。

每次我都是微微一笑,绝对不抽...坦然处之,发挥我“明式太极拳”的高深造诣,或搪塞或敷衍把这个问题淡化。

既然聊到这里,我就来谈谈“我为什么还不选择结婚生子”。

正如前文所言,“人人都有心魔”,我亦如是。

组成家庭的前提是,至少有一个人能够用自身的意识控制住“心魔”,否则,波及到的不只是夫妻本身,双方父母和孩子都将无一幸免。

最极端的例子,大家可以参见2009年“北京大兴灭门惨案”。

再轻微一些的,则是家暴、虐待;更轻微的,是大家一拍两散,或是勉强维持婚姻,不过夫妻已然无爱。

这里有人会问:我为什么要向这样极端的方向考虑问题,我的“心魔”已经强大到如此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吗?

当然还没有,不然我写“与‘心魔’共舞”岂不是一个自欺欺人的笑话?

只不过,它现在是一个还未被完全安抚下来的“危险事物”。

一旦有未知事物的加入,干扰到了我对于它的控制,后果至少我不敢去想象。

因此,为了我自己和他人的身心健康甚或人身安全考虑,“单身”都将是我当下最优的选择。

我也希望找一个能够去倾诉,也能够理解安慰我的人。

但前提是,我应该是个内心强大而健康的人,是个知道自己的情绪无论如何低落,都不会失控,随时处于自我意识掌控中的人。

那样,我自己才放心让别人走进我的“心里”,以保证我的“心魔”不会伤害到她。

我真的是个“失败”的人吗

小学时的我能够在老师与同学面前侃侃而谈,一段半小时的“中队会”主持流程对我来说,半分纰漏都不存在。

到了高中,我在“国旗下的讲话”环节进行到3/4时,突然一阵大脑空白,我怀疑是那天早晨的阳光太过刺眼,下面的同学们怀疑是我在等他们的掌声。

这样的情形在工作两年后,一次8人参与、30人观看的演讲比赛中再次上演。

这让我感到费解,甚至当我意识到原因所在时,我都不愿意承认。

可事实就是那样:我变得害怕失败,变得对自己不再自信满满,甚至永远在怀疑自己、质疑自己。

我和你们一样,都曾问过我怎么了。

为什么我的同学们都已经成为了年薪20余万的经理、总工,车房俱全、家庭美满,而我依旧是默默无闻、一事无成,连个证书都两年考不下来?

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一个“失败”的人了?

我的“心魔”的一部分也由此而来。

所以有一阵子,我像疯了一样地去读书,读任何种类、任何出版发行了的书。

我在生活中找不到能够理解我当下心境的人,所以希望能从其他人的文字中获得一些力量。

但很显然,这种做法并不成功,它没有让我变得自信起来,反而让我有段时间没来由地产生焦虑。

那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这里有很多不便分说的原因,就不去细谈了。

可最重要的是,我真的是个“失败”的人吗?

如果回答不了这个问题,那么无论我采用如何的方法,都将逃不开它对我的拷问。

我唯有在这里说,其他人如何看待“失败”这个词汇都不重要,我自己如何看待它才最重要。

这看上去是一个自欺欺人的说法,但却是这个问题的最优解答。

先干掉一碗毒鸡汤:人们总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可有些人出生就已经置身罗马。

意思很明显,和扎克伯格比创业,和思聪君比交往网红,和张康阳比踢足球,这都是真正地不自量力。

而有的人25岁当了CEO,50岁就去世了;有的人50岁当上CEO,也活到了90岁。

如果只是盲目地以某一时间段作为参考坐标系,那么只能是因为我对“失败”这个词汇的理解还过于片面。

问出这个问题的我的思想还不够强大而坚定,我依然还需要去修炼,于是我又陷入了不自信、怀疑自己的状态,所以这真的不是一个“死循环”吗?

我读书少,我自己真的没办法骗自己...

与“心魔”共舞

第一次,同时也是唯一一次“心魔”的外化,是在大三时期。

在图书馆自习的我,竟然某一瞬间有了一种把笔戳进自己眼睛里的念头,这令我感到十分恐惧。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我甚至都无法握起笔来。

我知道自己的心理一定是出了某种问题,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找到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寻求帮助。

结果里面那位仁兄不知是半吊子二把刀,还是急于丰富自己的心理辅导业绩,在未与我建立起信任关系的条件下,直接开始问我一些非常隐私的问题。

他令我大失所望,从那以后,我便不再信任“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

我也意识到,通过寻求外界的帮助有时是无效的。

因此,我成为了自己的“心理医生”。

凭借着超于常人的理解能力与异常强大的心理暗示(这里必须把自己吹得神乎其技,才能显示我并不那么“失败”,不是吗?),我终于控制住了这头“心魔”。

但副作用也更加明显,它令我的内心愈发地深邃,如同黑洞般吞噬着任何想要逃出去的光明。

以至于我自己直视它过久的话,它甚至会把我的理性都强行打散摧毁(玄幻小说读得太多,诸位包涵则个)。

不过至少它可以与我和平共处,也能让我与外部世界和平共处了。

我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役中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却依旧不能掉以轻心。

它会在我的意识稍显脆弱时,偷偷溜出来试图重新掌控我甚至毁灭我。

这就更让我毫无信心去开始一段恋爱关系,无论在她们眼中,我是多么地诱人,可我知道自己还是一颗毒苹果。

这也让我更无法忍受“失败”,因为对于和“心魔”的斗争来说,“失败”意味着“肉身毁灭”,而我还没有修炼到元婴出窍、重塑肉身的地步。

我只能如玩火般与“心魔”共舞,或许是一年、几年甚至几十年、一辈子。

那么我自己的“业”,请允许我自己去“消”,其他任何希望插手其中的人的下场可能都很悲惨。

更重要的是,你们害了自己没关系,但别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我好不容易从深不见底的渊狱中爬上来,您一边高喊着“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一边脚底一滑,一跤扑到我身上,借着惯性把我一块再带下去。

那样的话,我应该感谢您十八辈祖宗吗?

写完这个脱粉什么的我也无所谓,毕竟我的粉丝寥寥,少上几个也影响不了微乎其微的人气。

我只希望你们要好好生活,及时梳理自己的情绪。

哪怕生活“996”了我们,我们依然要抱着“0247”的决心同生活斗争下去。

五环明明

于鞍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