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你,晚点没关系

1.

“马斯洛需要的五个层次,即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十一点一刻,林确认背熟最后一个知识点后,准备下楼。

K字楼年过半百。已被默认为考研专用楼。每到晚上,各个楼梯口便成了抢手的地儿。再扔本书垫着屁股一坐,就开始扯着嗓子向理想飞奔。

多朝气多蓬勃啊。

林习惯在五楼背书。那离顶层最近。有时会有小情侣爬上去亲热,路过林身边时别扭地要命。林不高兴了,干脆搬来一堆砖头堵住了通往顶层的门口。

真解气。他喜欢僻静。

要是往常,他十点半就回去了。但今天不同,几个知识点老和他死磕。时间就这样溜走了。林想起来朱自清的《匆匆》。从脚边从身旁溜走了。也是巧,他刚好朝墙上瞥了一眼。

“食堂三楼新开的“厕所串串”真是难吃到要命。”

厕所串串——名字倒真是有趣。林对着那行纤秀的字发呆。写字的人应该是女生。

“那明天我去尝尝。”

鬼使神差地,林在下面添了这句话。


次日午饭时林端着餐具在三楼晃悠。

两个馒头,一素一荤。就差打汤了。恰逢开学季,新来的混小子们随意插队。林心里恼得很,但懒得争辩。索性从队伍中挤出来找个人少的窗口。目光偏好落在九号窗,“成都正宗——厕所串串。”

那行字嗖嗖地蹦进脑壳。像是召唤。

两元一串。林怕真的难吃地要命,只拿了两串。

色泽欺骗了他。漂亮的光彩的皮囊中包裹着一枚炸弹。这枚炸弹杀死了他的味蕾。

“怎么样,尝了吗?”又有了新回复。

林边写边点头:我终于明白它为什么取名叫厕所的串串了。末尾还加了个苦笑的表情。


故事就是这样拉开序幕的。

林依旧去五楼背该死的政治。依旧是十点半回寝。但与往日不同的是,似乎多了一点期待。拆封礼物般的期待。

这礼物有时只是一句简单的日常或碎碎念。寥寥几字。

“昨天上了公选课——“流行音乐的演唱技巧。”我被抽到去讲台唱了首歌。嘻嘻。”

“阳光好好啊。中午晒了被子。”

“我想跨专业考研呢。学长给点意见呗。”

“呜呜,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学弟。可怕。”

有时是八百字作文般的长篇大论。

“暗恋大概是种病吧。一旦染指,无可救药。上周学院自由举重赛我见到了他。就是之前跟你说过的学弟。我曾设想过一千种遇见的方式,却未料到是这种场景。他是观众,我是举重选手。呵呵,真不知上帝为何要拿我这个怂货开玩笑。哪个女孩,哪怕是粗糙的女汉子,谁愿意让喜欢的人看到自己像男人一样举个大铁块,青筋暴起,满脸通红呢。狰狞的不堪的表情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怕是会吓到对方。那样的话,连他的掌声我都觉得是侮辱。”

林像感情的智者安慰着她,用心地回复一字一句。

天知道,他连初恋都还没有。


两个月过去了,他们的对话仍然继续着。

默契地是,两人谁也未曾提及过要见面。或者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

林也偶尔想起过这事,但始终少了点勇气。又或者说,怕太过莽撞。

后来,也不知道受哪根神经的怂恿。他拎来两瓶酒把自己灌醉。酒壮怂人胆嘛。

“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

他手有点抖,但一笔一划刻得甚是用力。

乖乖,还有点兴奋。


第二天,他兴冲冲地跑上五楼,脚步生风。

用个俗气的比喻说,心里七上八下。

可是,那面写满字的墙消失了。

有个穿蓝色工作服的中年妇女拿着刷子在墙上匀来匀去,脚下是一桶白漆。

“阿姨,刚刚有见到一个女生吗,在这儿?”林觉得自己的心在向外漏气。

“有吧……两分钟前……在这胡乱画……”

林飞速跳下楼梯。路过的风拍打在他脸上。

一切像个梦。啧啧。

K字楼一楼转角处闪过一个背影。侧马尾,粉色蝴蝶结的发卡。

等林追上去时,什么都没有了。走廊里空无一人。

真是场梦吧。


2.

人的记忆有种奇怪的本领。

刻意要存留在脑海里的偏偏记不住。不经意的总是贴着赖着不走 。

前者比如八月份背过的马斯洛,后者比如那个侧马尾的女生。

林也试图按着线索寻找过。可奈何上帝跟他对着干。屁大的校园就是找不到那个人。

或许是对方换发型了,又或者是买了新的发卡。林这样安慰自己。

时间的大河翻来覆去。那个影子依然坚固。但林放弃了。


考研日期逼近。K字楼人满为患。

林的三分地还在五楼。不同的是,五楼新添了摄像头,旁边贴着警示牌:学风建设期间,如发现乱写乱画者,则给予严重处分。

他只是笑笑。然后继续与密密麻麻的单词奋战。

但走神的次数愈发地多,整个人也经常不在状态。这与之前的事无关,只是林每每想到即将的考研大战,心里便堵得慌。像压了几片乌云,喘不过气。

人生的重要关卡呢,怎么不令人着急。

可他忽然冒出一个想法:出去走走。


火车票买到了成都。

不要问为什么,他也不清楚。只希望赶紧透透气。

所以,他也不清楚从不喜欢排队的自己为何挤在人群中一个小时只为买来几串串串香。

玉林北路的尽头。有一家店叫“厕所串串。”人头攒动。

好不容易找到位置坐下。一口咬下去。“大爷的,人间极品啊。”

林对喜欢的东西总是概括得很简约。大概是怕浪费享受美好事物的一分一秒吧。

“味道很棒吧?”对面的女孩带着一脸的兴奋问他。

林收住自己的浮夸吃相,“倒是打破了我对厕所串串的世俗看法。”

切。我的林同学啊会装B了是不是。

“对啊对啊,我们学校也有一家厕所串串。不过真的是没法比,天壤之别。”眉目有美人痣,似连山川河海。

林同学按住痞气,力求绅士,“那么巧,我们学校也是。”

“难不成天底下的大学都有一家厕所串串啊。”女生笑起来的样子可真好看,林想。

他们应该再深入交流一些,比如自己来自哪里啊,在哪上学啊……

可是,老板嫌他们吃得太久,把他们请了出去。


刚好下雨。女孩没有带伞。

林说:我送你吧。

女孩推辞,“不顺路吧?我住春熙路。”

林还是没按住自己的痞气,“天哪, 不会那么巧吧,我也是。”

女孩笑笑,天下男生的套路啊。

可是,他们真的都住在春熙路。而且是同一家宾馆。

成都的雨真是想成人之美。像下在小说里一样。

“你住对面?”女生似乎被秀逗了。

“对啊。巧合得有点不怀好意。”

林住302,女孩住304。

两人互道晚安。

林辗转反侧。始终没有睡着。内心的某个地方躁动不安,似乎想要提醒他什么。但终是不肯明说。一点,两点,直到窗外的雨也熬不住停了。林还是没有睡。

最后还是月色跳进来敲醒了他的记忆。

侧马尾,粉色蝴蝶结的发卡——林猛地从床上蹦起来。对对对,就是她。他才想起白天的女孩的穿束和那个在K字楼一楼闪过的背影一样。

而且他们的学校都有厕所串串啊。


天才,果然是天才。林决定要抓住机会。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早上六点,还算早。

他莫名地激动,腿甚至没出息地颤栗起来。“加油,好样的。”他对着镜子一边认真打扮,一边自我鼓励。二十几年了,这还是他头次往身上喷香水。

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了。一,二,三…….

“阿姨,对面的女孩呢?”林叫住正在洗漱的老板娘,304房间的门开着,没有人。

“那个啊……今天早上三点退的房。”

果真是场梦呢。


3.

“林,明天有事吗?”

“咋?”林在给皮鞋上油。

“你先说有事没有吧?”

林执拗地回答,“咋?”

“好了我知道你肯定没事。明天妈带着你去相亲。你姑父介绍的,听说姑娘可水灵了,还是研究生毕业呢……”

“停。再说再说。”林及时掐断了母亲的话。飞快地出了门。


毕业四年了。如今林在一家国企上班。日子不咸不淡。除了偶尔会感到无聊外,其他倒是一切平顺。

上班下班挤地铁。每天固定的日常把他打磨得平庸无比。

林已经变成了普普通通的大人了呢。可是,明明,不想这么普通啊。

他不是多矫情。只是觉得有些东西不能就这样屈服。比如,爱情。

所以每每母亲跟他提起婚姻之事时,他总是找个理由逃脱掉。理想和热血都隐藏掉了。爱情总不能也这样吧。

但……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母上大人也不是吃素的。

林只好束手就擒。


“我跟你说啊许攸,人家林柚可是高材生。文化水平可不比你低。上研究生那会儿还代表学校去过美国嘞。美国,知道不?那家伙厉害得不得了。再说,人家一米八的大个子,有鼻子有眼的……你可不能这么挑。”

“亲家啊,你可别夸他了。他容易嘚瑟。小孩子懂啥啊,许攸那么好的姑娘,脸相完美,大眼睛双眼皮的。还是大长腿…….错过了让他哭去吧。”

两位阿姨可劲地夸着对方孩子。直到五分钟后才手挽手腾出主场退下去。

“可把握住了。”临走的时候,林妈朝林使眼色。


“好久不见啊,”女孩先开了口。

那只侧马尾和粉色蝴蝶结的发卡上铺满了阳光。


(微博 @莫莫二年级)


(喜欢就施舍个赞吧……好不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昨天打开微博,被安以轩结婚的消息刷了满屏,隔着手机屏幕似乎都能闻到幸福的味道。 安以轩在微博上发了两人的婚纱照,并...
    叶子姑娘爱吃肉阅读 135评论 0 1
  • 自然界的馈赠,总是令人惊喜,看看葵花籽就知道了。 从很小开始,就对密集型植物好奇,比如葵花籽,比如芝麻...
    10086好阅读 66评论 0 0
  • <<<霸道总裁之恶魔契约目录<<<蔷薇小说文集在此,请戳<<<古风小说《青梅花时开》目录<<<古风小说《初雪》目录...
    蔷薇下的阳光阅读 246评论 0 2
  • 有准妈妈留言,问孕期感冒了怎么办?估计这也是所有准妈妈们关心的问题。特殊时期肯定对吃药有顾虑,即使医生开孕妇可服的...
    妙妈养成记阅读 245评论 0 5
  • 一 庄重的教堂里,威尔顿的象征 ——诺伦,正在宣读上帝的启示: “医生,律师,教师,工程师,科学家…… 将来的精英...
    蓬年阅读 189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