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卿佳人,曲骁成歌(连载第五十一章)

96
就是宁姐姐呀
2017.05.23 03:27* 字数 3049

第五十章

目录

图片来源于网络

第五十一章  她不来,我自有办法

“师兄!”裕阳祭司在主教修炼的密室外敲击着门,他知道师兄不喜欢修炼时被打扰,但事关紧急,他不得不找师兄出来商量对策。

可站在门口等了许久的裕阳却迟迟没有得到回应,禁闭的大门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冷冰冰的立在那里,裕阳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背着手走来走去。

近日他手下的弟子外出巡逻的时候发现了疑似当年噬毒门掌门的心腹夜荒,当时的战争硝烟弥漫,清理尸体时的确没有发现他,可战后需要做的事太多,实在无暇顾及这点,这样想来也许是当时他就带着掌门女儿逃跑了,这些年下来居然还可以活着,也实属不易。

那时候的钟灵还很小,逃跑了也好,毕竟就那个情况来看,主教难保不会连她也不放过,战争是正邪两道之间的事,但总归是那几人之间的纠结,却因此似的无辜的人赔上性命,裕阳自那次之后也时常反思自己,有时也不禁扪心自问,他们所谓的正,就真的是正确的吗?

“吱嘎——”长久失修变得有些生锈的大门缓缓向两侧移动,正中央有一片空地,上面盘腿坐着一个男子,原本微胖的脸此刻显得有些营养不良,眼眶微陷,正直勾勾的看着裕阳。

“风翼……”裕阳在心中轻轻呼唤着,大概有多久没有叫过他的名字了呢,世人总称他们为祭司,身为三大祭司之首的风翼则更为被尊重。

现在新时代的很多人也许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可在正邪当道的时代中,主教是最为尊贵的人物,久而久之也就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他的真名了。

当年的战争其实也是由风翼而起,他太傲了,自傲的几乎变为了自负,好胜心过强的他怎么允许身边的人弃他而去,更何况是为了魔族?

也自从那次战争之后,他总是将自己关在密室中,没人知道他在干嘛,可脸色却变得愈发难看了,在无数个漫漫长夜中,他是否也后悔过?

“师兄,有弟子来报说发现了疑似夜荒的人,我们……”,没等裕阳说完,风翼便做出一个“嘘”的动作,“师弟切勿担心,我早有准备。”

说着,他挥了挥手,随即他们的面前出现一个画面,画面中是一片居民区,隐约有一个人影,躲在一栋楼后,似乎是在偷偷看着谁,画面逐渐拉近,鸭舌帽下是一张俊美的脸,只可惜其中一半被面具遮挡,这张脸怎么看都觉得熟悉,夜荒!

接着画面消失了,“师兄,刚刚夜荒在偷看谁?”风翼轻咳两声,“师弟,也许很快,我们就要有大事了!”

最近夜荒总有些心神不宁,不论走到哪里,身后都好像跟着一双眼睛,在密切监视着他,自己的跟踪行动也许很快就要暴露了,那到底是谁得到了风声,其他魔族还是祭司?

这天方柔出门又碰到了厉,她小跑两步跟上了厉的步伐,从身后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嘿!”

厉回头看见方柔时显然愣了一下,但却有点莫名的开心。

“干嘛去啊?”自从上次醉酒回家后就没再跟他说过话,还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他呢。

“哦,我去买点吃的。”

“好啊那一起吧,我也没有存粮了。”方柔违心的说道,她这次出来本来是想去婉卿家“家访”的,为了完成师父布置的任务,可看到厉后,将这一切都抛在了脑后。

厉点点头,偷偷收起掩盖不住的笑容,没想到钟灵这小姑娘长大了还挺可爱的,小时候那愤恨的眼神,直到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哎,你平时喜欢吃什么啊?你们这种人……也吃我们的食物?”方柔狐疑的问道,她一直觉得厉这种人跟她们是不同的。

“那我吃什么?我们也没那么神奇啊,反正我还是要吃饭的!”厉自觉搞笑,只是比常人要有特殊的能力罢了,可是也要吃东西啊!

“喔……”方柔勾动着自己的手指,好像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我还是比较喜欢吃蛋糕的,甜甜的,里面还有夹心,各种各样的简直百吃不腻啊!”

“真是小女生,就爱吃甜食。”厉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切,我们都有少女心嘛!”方柔撇了撇嘴,“男的就是不懂浪漫。”

厉抿着嘴,没有说话。

“什么?她不肯来?”猎血者中的二把手原航,也是最为觊觎司马流云位置的人,此刻他正敲着桌子发泄着心中的不满,“猎血者本来就少,选中她,她应该感到光荣!居然还拒绝,这是想翻天啊!”

依瞳心中郁闷不已,原本是主人负责的事情,他非要来横插一脚,大清早就叫自己过来,真不想看他这张脸,却又不得不回应他,“是的前辈。”

“呵,不要紧,不来,我有的是办法让她来!阿月,把东西拿来。”他对着身后的另一个猎血者说道,也是他的仆人。

不一会那个叫做阿月的女子便从另一个房间拿来了一个小瓶,陶瓷状,而她也是一如之前的冷漠脸,将小瓶递给了原航。

“这个啊,你拿着,今天去找一趟她妈妈,想办法让她服下去。”原航神秘兮兮的说道。

可依瞳却怎么都不想碰这个小瓶,原航给的东西一定没有好的,这又是什么,明明是叫婉卿来,给她妈妈干什么?

“这……这是?”依瞳不禁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哈哈。”原航大笑几声,“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办好这件事就可以了,我会派人盯着你哦!”他的脸由于奸笑肌肉发生变形,硬生生挤到一切,再配上他那猥琐的眼神,让依瞳只觉得一阵阵反胃。

手机屏幕亮了又暗,林洛天的手不断地拨动home键,想约婉卿出来,却不知用怎样的借口,算了,直接去找她吧!

不知怎的,最近林洛天的思绪总是围绕着婉卿,好像把他本来应做的事情完全抛到脑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一路上他都在想一会婉卿见到他突然站在门口会不会惊讶,自己应该怎么解释自己的突然来访呢,路过?会不会太牵强了……

可不巧今天婉卿出去了,家里只有许柔一个人。

“咚咚——”林洛天忐忑的敲着门,“我说了她不会去的!怎么又……”许柔以为还是之前的依瞳,不断地劝说自己让婉卿去做猎血者,可自己女儿自己心里明白,决定了的事又怎会轻易改变。

开门后发现门口站着的并不是她心中所想之人,而是另一个她不想见到的人,林洛天的脸使得许柔再一次想起女儿可能会受伤害的话。

“阿姨您好,我是曲婉卿的朋友,她在家吗?”林洛天礼貌的问道,眼神往许柔身后瞟了几眼,并没有发现婉卿的存在。

许柔冷哼一声,“她不在。”说着就准备关门。

也许是发现了许柔的不满,林洛天也没有要多待的意思,“好,那就不打扰了,阿姨再见。”

许柔关上门后,却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应该警告一下林洛天,女儿身边男子除了他只有罗骁,那孩子一看就是好孩子,不像这一个,来路不明,一副坏人脸。

于是她锁上门就快步追了出去,幸好林洛天还没有走远,她朝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喂!”

听到许柔声音的林洛天停下了脚步,疑惑的回过头看着一步一步靠近的许柔,“阿姨还有事吗?”

由于追赶时的奔跑,许柔有些气喘吁吁,但还是凑近了林洛天,恶狠狠的瞪着他,“我警告你,离我女儿远一点!”

林洛天被警告的一头雾水,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啊,“额,阿姨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跟婉婉是好朋友……”

“闭嘴,婉婉也是你叫的?”许柔仰着头盯着林洛天“我知道你会伤害她,我劝你现在收手,不然我不会饶了你,你这种人,不配跟我女儿接触!”

许柔自己没有意识到话有多重,却深深地刺痛了林洛天的心,他突然想到自己是个半人半魔的怪物,呵呵,是啊,我怎么配?

他这样想着转过身准备离开,许柔见状立刻抓住他的胳膊,心猿意马的林洛天突然受到阻碍,下意识向后挥舞了手臂,企图挣脱开束缚。

可没等林洛天离开两步,身后突然传来“咚”的一声巨大声响,似乎是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

他心下一惊,猛的回头,许柔正躺在地上!

他立刻跑了过去,却发现许柔早已不省人事,他轻轻拖起她的头部,手上似乎湿湿的,拿出来一看,全是血!

他这才看见许柔倒地的地方正好有一块突出来的石头,重击下完全可以刺伤人。

他先是呼唤了几声许柔“阿姨!阿姨您醒醒!”可她却没有丝毫反应。

由于怕放到在地上,许柔会受到二次伤害,他只好一手拖着许柔,一手掏出手机准备拨打急救电话。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尖叫,“啊!妈!”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