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7)

96
李一十八
2017.08.22 15:44* 字数 14687

04001.jpg

死神背靠背(6)疑云的凶手 跳桥的蒙霜

                         倒霉的学生  简单的往事 

所有的关系,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棵树和一株草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朵花和一片云的关系。说到底,所有的关系,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死者蒙霜和死者金银,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问。

“你不应该这问,小鹏,你不应该这么问的,你应该问,凶手到底是不是蒙霜?”小鹏说。

“你说得我不关心凶手是谁似的!”我说,本来我一直都是相当关心凶手的,可此时更关心其他的,毕竟这个案子很复杂,毕竟这个案子不简单,毕竟案件之外有很多案件。虽然说,凶手还未露出水面,这么说吧,凶手还没有确定下来。或许就是蒙霜,或许不是,如果不是,那凶手还真是潜藏着的。

“就是因为你关系凶手是谁,所以我才这么说的。”小鹏讨了个没趣。

“那调查进行得怎么样了,当时!”我说。

赵阿姨跟我们说了她所了解的调查的经过,虽然确实,可以百分之百确定的是,当时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了。

金银和蒙霜确实是认识的,而且就是在蒙霜打工的那家火锅馆认识的。

那家火锅馆名叫火火锅。火锅馆确实是在春江小区附近,在出事的高速公路的相反方向,也是一片热闹的区域,那里的美食挺多的,不光是火锅,还有老鸭汤,活水鱼,烤全羊,自助烧烤甚至有一家专卖刀削面的。

所里有干警去走访了这家火锅馆,赵阿姨也去实地采访过老板和蒙霜的一些同事。

所有的同事都不知道这个叫金银的老板和蒙霜是怎么认识的,但不少同事表示知道他们是认识的,有同事不下两次看到过蒙霜和一个陌生男子聊天,而且并不是打声招呼的那种聊天,都是在不影响蒙霜工作的前提下,把聊天时间延长到最长。

那些同事并不知道这个陌生男子是谁,也不知道名字,但对陌生男子的外貌特征还是认识的。她们都说,是一个老板模样的人,但是浑身结实,更像是一个经常锻炼的人,但体格对比一个真的长期锻炼的人,又显得有些胖。同事的叙述是,这个人是个黑皮肤,一看就是经常在外面东奔西走的人。只是这个人并没有带大金链子,连手上的手表都很普通,看上去也不像是一个太有钱的人。

根据火锅店蒙霜同事的叙述,所里的同事并不能确定这个她们所称的陌生男子就是金银,于是拿着金银的登记照去火锅馆,那些爆料的同事都说就是这个人。

看来,蒙霜和金银确实是认识的,不过并没有几个人关心他们认不认识,到底有多认识,如果不是出了事情,或许一丁点的印象都不会有。

但是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呢?
赵阿姨讲了继续调查的事情。

同事们只是对金银有个印象,或许火锅店老板那里会有意外发现呢!或许,所里的同事都有过这种猜测的,或许金银正是通过火锅店老板认识的蒙霜,这是不一定的事情。不过这个想法一说出来,当时就成了笑话,虽然如此,调查还是要继续进行。

所里的同事,也就是朱明明带着另外两个干警,找到了火火锅店的老板——赵军,并且约在附近的一个茶楼包间里见面。

毕竟所有火锅店里可能的人都已经调查完了,火锅店就只剩下赵军一个人,所有的可能的最有用的资料就他那里。而赵军因为并不是一直都呆在火锅店里,毕竟他也有自己的事情,火锅店有个领班,他相当于一个甩手掌柜。

赵军接到消息,第二天,就按约定的时间和地点赴约了。

据朱明明说,赵军那里确实有很多资料,每个员工,他那里都是有充足的资料的,包括蒙霜。想必,平时那个领班是经常给赵军打小报告的,大事小事,正经事不正经的事,都会往赵军那里说。就是不知道领班给赵军汇报的时候,会添油加醋到什么程度,毕竟不添油加醋是不可能的。

可是关于蒙霜和金银的认识,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正如那些碎碎的言语说的,蒙霜和金银认识的中间人确实就是火火锅店的老板赵军,可这个中间人也就是一般的中间人,他可什么也没有干,他既没有没有帮金银说什么,也没有帮蒙霜说什么。

在他那里,朱明明了解到了关于蒙霜的最详尽的资料。

蒙霜才进那家火锅店四五个月,是个拿工资都还没有拿习惯的人。但是蒙霜和金银认识恐怕没有四个月,也有三个月了。

金银和蒙霜认识的时候,赵军就在现场。

就是那天。

一天的高峰期,大概是晚上八点钟过后,赵军到火锅店视察,就叫“视察”吧,领班和服务员还有墩子这些都是这么说的,“老板来视察了”。

赵军看到在菜架子上端菜的蒙霜,他当时只是觉得这个人的有些面生,并没有多想什么。但是一桌吃火锅的人在这个时候叫起来了。

“一份毛肚,我都叫了十分钟了,你们什么速度啊!”

赵军一看,蒙霜手里的正是一份毛肚。

赵军只是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她赶快,并没有多说什么。蒙霜就赶紧了。

本来,这种小事,按赵军的说法,点到为止了,毕竟那个蒙霜看着就面生,应该是新来的。没有必要别人一来就给下马威,毕竟员工有好心情上班顾客才有好心情吃火锅。

可是没有五分钟,又出事情了。

蒙霜在收拾三个吃完菜的盘子的时候,不知道是脚下踩到了什么,或者是清洁工没有把水渍拖干净,差点跌了一跤,但没有跌倒,而手中的两个盘子掉到地上,碎了。

当时赵军并没有发火,只是用手掌拍拍额头,心里念叨:这个笨手笨脚的服务员是怎么招进来的。

这个时候,领班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其实她一直都在火锅店里,只是不可能注意到每个人的情况。

领班是一脸的严肃,抓着上次偷她钱的人一样的脸色,嘴唇像个吹火筒的样子,眼神仿佛泛光的刀刃。

“好了,好了,没事!”赵军走上去,捡起地上的盘子碎片,拍了拍蒙霜的后背。

领班跟赵军鞠了一躬,然后就忙自己的去了。

赵军并没有离开,而是趁有一点空闲时间的机会,主动找到领班,问这个陌生人的情况。

领班当时就老老实实地汇报了一下蒙霜的情况。

蒙霜当时才进来不到两个月。来应聘的时候,问她有没有工作经验,她说没有工作经验。问她以前做什么工作的,她说以前没有工作。问她是才从学校出来的吗,她说是才从学校出来的。问她是什么学历,她说是高中。

当时就不打算要这个人的。

可是领班一表态,蒙霜的眼泪就出来了,哭哭啼啼的,领班一脸懵逼,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于是问了下她。

蒙霜才说自己的事情,没有几个内容的话,哆哆嗦嗦硬是十分钟没有说清楚。她说自己不是本地人,是农村的,自己一个人租的房子,身上的钱差不多快用完了,最近一个星期都是一天一包方便面。

于是领班才说她可以留下,只要她勤快肯做事,服务员的工作还是干得下来的。

所以,蒙霜就真的留下来了。

领班也说了一下她的工作情况,如果不是考虑到她的处境,早就是结账走人了。蒙霜从来不迟到,可是这点对于在火锅店工作根本是不重要的,经常都是顾了这头丢了那头,一到高峰期就忙得团团转,而且效率是很低的。但是有一点,还从未收到过顾客的投诉,就是嚷嚷得了。

据赵军说,这个领班都有人投诉过她,赵军印象中就有两次。

赵军了解到情况以后,就吩咐领班说,平常多照顾她,多提醒她,习惯了就好了。实在不行,就开除,每个人都应该有学习和提升的机会,但火锅店不养闲人。

领班收到指示后,就忙自己的去了。

赵军正准备离开火锅店,这个蒙霜又出事情了。

又是在端菜,可这次不是打碎了一个盘子。她在取一碟菜的时候,将旁边一整驾的菜都打翻了。这架是刚好完完整整准备好的,素的荤的都有,荤的包括鱿鱼须,毛肚鸭肠,牛肉丸子,猪脑花,无骨凤爪,还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荤菜一共不下十个,全都给打翻了。

菜都在地上,而这块地恰好没有来得及拖,泥渍鞋印甚至还有不知道是谁撕掉的可乐瓶的塑料纸,菜品都毁了,而且盘子也碎了。

简直没办法收拾了!

赵军爆了!

“你个蒙霜是怎么回事啊!”赵军上去就骂,当时吃火锅的顾客还很多,赵军也忍不住了。

“我,我……!”蒙霜收住收拾的手,却不知道往哪里放,低着头,看着地面。

“你来这里都一个多月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取个菜都取不好!什么意思啊,这个工作很难做吗??!!”赵军当场就训斥他,也顾不得这么多的顾客了,而且顾客并没有一个来理会这边,都是自己吃自己的,自己喝自己的。

“我下次一定做好,老板!”当时,蒙霜的整个脸都羞得通红,还好这句话并不像她应聘时候说话时那样,哆哆嗦嗦的。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吗??!!这个工作你想不想做了!!”

“老板,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是问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来这里是上班来的,你来这里是工作来的,你不是顾客,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了,下次……我会注意的!”蒙霜的头,是能有多低就有多低的。

“下次!!你当真以为会有下次吗!!”赵军气得拿起一个盘子,摔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所有员工,打杂的,其他服务员,墩子还有清洁工,都注意到了这个事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边,但没有一个人敢过来说话。而顾客也是自己吃自己的。

“老板,我没有饭钱啊!”蒙霜当时就哭了,泪水滚滚而下。

“你没有饭钱,关我什么事,你是我的员工,你不是我的老板!你搞清楚!”赵军大吼。

“算了吧,老板,算了吧!”领班赶忙给赵军捶背,连连说。

“我给你说,这个工作好生做,我再给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月以后,我看见你还是这个样子,我妈来了也留不住你!”赵军说着,转身就准备离开。

一个人横在赵军的面前。

正是金银。

“嘴巴还挺快的啊,老板!”金银说,可赵军并不认识这个人。

“我们认识吗??”赵军的脸色相当难看,不仅为刚才的发火,而且眼前这个人可能来者不善。

“什么事啊,老板?”领班赶忙跟金银客气。

“我们不认识。”金银说。

“你先到自己忙自己的去。”赵军吩咐领班,领班慢腾腾地走开了。

“找我什么事??”赵军立了立自己的衣领。

“这样不太好吧!”金银也客气地说。

“蒙霜不是一个人住的吗?”赵军说,依然有点紧张,毕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为什么而来。

“我也不认识她,跟不认识你一样,我也不认识她,就蒙霜这两个字,我都是刚刚才知道的。我叫金银!”

“好像也是一个老板的名字,听名字还挺有感觉的。”

“算是吧,客气了,我有自己的公司,我不是来拉业务的。我是觉得,您刚刚这样不太好!”金银说。

“你们真的不认识??”赵军看着一旁的蒙霜,手指着金银说。

“应该不认识,不过有点脸熟,应该来这里吃火锅很多次了。”蒙霜说,见旁边有人帮着自己说话了,胆子也壮了,说话也利索了不少。

“真的经常来??”赵军说,脸上是欢迎光临的笑容。

“不算吧,我在这附近有套房子,每个月来个五六次很正常,我喜欢你们这里的味道。不过,我是说,你刚刚这样做,毕竟不太好吧!”金银说。

“老板,从明天开始,我一定好好做。”蒙霜说,昂着脸。

“为什么不从今天开始呢??”赵军笑笑,摸摸她的头。

“哦!”蒙霜点点头。

“我也想笑。”金银当时是这么说的,不好意思地笑了。

“好吧,话都说到这里了,我就给你明说了,蒙霜。我们这里的实习期是三天,最多是一个星期。你来这里这么久了,都一个多月了,从今天开始算吧,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这一个月尽量去学,尽量去做,只有一个月!有什么不明白的,有什么搞不懂的,你就去问那个领班,你们应该很熟的,工作上的事情你尽管去问她。她如果不给你讲,算我的责任。如果有这种事情,你给我打电话。”说着,赵军就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蒙霜。

然后,蒙霜高高兴兴地干活去了,而且那一天,直到营业结束,没有犯任何错误,不管大错还是小错。

“蒙霜和金银还真认识啊!”小鹏说。

“而且原来是这么认识的。”我说。

“确实,蒙霜和金银确实是认识,但这并不能断定他们是情人关系,最多只是普通的朋友。”赵阿姨说。

“那还得调查!”我说。

确实,调查还在进行,虽然当时赵阿姨根本还没有调到横街派出所,所有的资料和信息都是通过其他人获得的,都不是她直接获取的。

金银和蒙霜确实就是这么认识了,但同事根本就看不出来他们之间除了普通朋友还能有什么其他可能的关系。

火锅店的调查可以告一段落了,但调查并没有因此结束。

赵阿姨接手这个案子的时候,想解决的问题有三个,杀死金银的凶手是谁??如果不是蒙霜,那又是谁??而蒙霜是怎么死的,真的是所里的同事下的那种结论吗,畏罪自杀??

接下来的调查,应该还有一个方面,那就是金银的妻子——周芒,毕竟那个时候,虽然金银已死,金银的妻子周芒虽然沉浸在丧父之痛当中,但毕竟当时她还活着,或许有些不引人注意的线索潜藏在那里。

“所以,所里的同事当时又去调查了。”赵阿姨说。

“难道蒙霜和金银之间,我是说,他们的事情,就这么完了吗?”小鹏说。

“或许真的,有些东西一直存在,只是别人看不出来而已,或许周芒那里真的有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线索呢!”我说。

“对!”赵阿姨说。 七 倒霉的学生 简单的往事

所有的关系,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棵树和一株草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朵花和一片云的关系。说到底,所有的关系,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死者蒙霜和死者金银,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问。

“你不应该这问,小鹏,你不应该这么问的,你应该问,凶手到底是不是蒙霜?”小鹏说。

“你说得我不关心凶手是谁似的!”我说,本来我一直都是相当关心凶手的,可此时更关心其他的,毕竟这个案子很复杂,毕竟这个案子不简单,毕竟案件之外有很多案件。虽然说,凶手还未露出水面,这么说吧,凶手还没有确定下来。或许就是蒙霜,或许不是,如果不是,那凶手还真是潜藏着的。

“就是因为你关系凶手是谁,所以我才这么说的。”小鹏讨了个没趣。

“那调查进行得怎么样了,当时!”我说。

赵阿姨跟我们说了她所了解的调查的经过,虽然确实,可以百分之百确定的是,当时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了。

金银和蒙霜确实是认识的,而且就是在蒙霜打工的那家火锅馆认识的。

那家火锅馆名叫火火锅。火锅馆确实是在春江小区附近,在出事的高速公路的相反方向,也是一片热闹的区域,那里的美食挺多的,不光是火锅,还有老鸭汤,活水鱼,烤全羊,自助烧烤甚至有一家专卖刀削面的。

所里有干警去走访了这家火锅馆,赵阿姨也去实地采访过老板和蒙霜的一些同事。

所有的同事都不知道这个叫金银的老板和蒙霜是怎么认识的,但不少同事表示知道他们是认识的,有同事不下两次看到过蒙霜和一个陌生男子聊天,而且并不是打声招呼的那种聊天,都是在不影响蒙霜工作的前提下,把聊天时间延长到最长。

那些同事并不知道这个陌生男子是谁,也不知道名字,但对陌生男子的外貌特征还是认识的。她们都说,是一个老板模样的人,但是浑身结实,更像是一个经常锻炼的人,但体格对比一个真的长期锻炼的人,又显得有些胖。同事的叙述是,这个人是个黑皮肤,一看就是经常在外面东奔西走的人。只是这个人并没有带大金链子,连手上的手表都很普通,看上去也不像是一个太有钱的人。

根据火锅店蒙霜同事的叙述,所里的同事并不能确定这个她们所称的陌生男子就是金银,于是拿着金银的登记照去火锅馆,那些爆料的同事都说就是这个人。

看来,蒙霜和金银确实是认识的,不过并没有几个人关心他们认不认识,到底有多认识,如果不是出了事情,或许一丁点的印象都不会有。

但是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呢?
赵阿姨讲了继续调查的事情。

同事们只是对金银有个印象,或许火锅店老板那里会有意外发现呢!或许,所里的同事都有过这种猜测的,或许金银正是通过火锅店老板认识的蒙霜,这是不一定的事情。不过这个想法一说出来,当时就成了笑话,虽然如此,调查还是要继续进行。

所里的同事,也就是朱明明带着另外两个干警,找到了火火锅店的老板——赵军,并且约在附近的一个茶楼包间里见面。

毕竟所有火锅店里可能的人都已经调查完了,火锅店就只剩下赵军一个人,所有的可能的最有用的资料就他那里。而赵军因为并不是一直都呆在火锅店里,毕竟他也有自己的事情,火锅店有个领班,他相当于一个甩手掌柜。

赵军接到消息,第二天,就按约定的时间和地点赴约了。

据朱明明说,赵军那里确实有很多资料,每个员工,他那里都是有充足的资料的,包括蒙霜。想必,平时那个领班是经常给赵军打小报告的,大事小事,正经事不正经的事,都会往赵军那里说。就是不知道领班给赵军汇报的时候,会添油加醋到什么程度,毕竟不添油加醋是不可能的。

可是关于蒙霜和金银的认识,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正如那些碎碎的言语说的,蒙霜和金银认识的中间人确实就是火火锅店的老板赵军,可这个中间人也就是一般的中间人,他可什么也没有干,他既没有没有帮金银说什么,也没有帮蒙霜说什么。

在他那里,朱明明了解到了关于蒙霜的最详尽的资料。

蒙霜才进那家火锅店四五个月,是个拿工资都还没有拿习惯的人。但是蒙霜和金银认识恐怕没有四个月,也有三个月了。

金银和蒙霜认识的时候,赵军就在现场。

就是那天。

一天的高峰期,大概是晚上八点钟过后,赵军到火锅店视察,就叫“视察”吧,领班和服务员还有墩子这些都是这么说的,“老板来视察了”。

赵军看到在菜架子上端菜的蒙霜,他当时只是觉得这个人的有些面生,并没有多想什么。但是一桌吃火锅的人在这个时候叫起来了。

“一份毛肚,我都叫了十分钟了,你们什么速度啊!”

赵军一看,蒙霜手里的正是一份毛肚。

赵军只是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她赶快,并没有多说什么。蒙霜就赶紧了。

本来,这种小事,按赵军的说法,点到为止了,毕竟那个蒙霜看着就面生,应该是新来的。没有必要别人一来就给下马威,毕竟员工有好心情上班顾客才有好心情吃火锅。

可是没有五分钟,又出事情了。

蒙霜在收拾三个吃完菜的盘子的时候,不知道是脚下踩到了什么,或者是清洁工没有把水渍拖干净,差点跌了一跤,但没有跌倒,而手中的两个盘子掉到地上,碎了。

当时赵军并没有发火,只是用手掌拍拍额头,心里念叨:这个笨手笨脚的服务员是怎么招进来的。

这个时候,领班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其实她一直都在火锅店里,只是不可能注意到每个人的情况。

领班是一脸的严肃,抓着上次偷她钱的人一样的脸色,嘴唇像个吹火筒的样子,眼神仿佛泛光的刀刃。

“好了,好了,没事!”赵军走上去,捡起地上的盘子碎片,拍了拍蒙霜的后背。

领班跟赵军鞠了一躬,然后就忙自己的去了。

赵军并没有离开,而是趁有一点空闲时间的机会,主动找到领班,问这个陌生人的情况。

领班当时就老老实实地汇报了一下蒙霜的情况。

蒙霜当时才进来不到两个月。来应聘的时候,问她有没有工作经验,她说没有工作经验。问她以前做什么工作的,她说以前没有工作。问她是才从学校出来的吗,她说是才从学校出来的。问她是什么学历,她说是高中。

当时就不打算要这个人的。

可是领班一表态,蒙霜的眼泪就出来了,哭哭啼啼的,领班一脸懵逼,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于是问了下她。

蒙霜才说自己的事情,没有几个内容的话,哆哆嗦嗦硬是十分钟没有说清楚。她说自己不是本地人,是农村的,自己一个人租的房子,身上的钱差不多快用完了,最近一个星期都是一天一包方便面。

于是领班才说她可以留下,只要她勤快肯做事,服务员的工作还是干得下来的。

所以,蒙霜就真的留下来了。

领班也说了一下她的工作情况,如果不是考虑到她的处境,早就是结账走人了。蒙霜从来不迟到,可是这点对于在火锅店工作根本是不重要的,经常都是顾了这头丢了那头,一到高峰期就忙得团团转,而且效率是很低的。但是有一点,还从未收到过顾客的投诉,就是嚷嚷得了。

据赵军说,这个领班都有人投诉过她,赵军印象中就有两次。

赵军了解到情况以后,就吩咐领班说,平常多照顾她,多提醒她,习惯了就好了。实在不行,就开除,每个人都应该有学习和提升的机会,但火锅店不养闲人。

领班收到指示后,就忙自己的去了。

赵军正准备离开火锅店,这个蒙霜又出事情了。

又是在端菜,可这次不是打碎了一个盘子。她在取一碟菜的时候,将旁边一整驾的菜都打翻了。这架是刚好完完整整准备好的,素的荤的都有,荤的包括鱿鱼须,毛肚鸭肠,牛肉丸子,猪脑花,无骨凤爪,还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荤菜一共不下十个,全都给打翻了。

菜都在地上,而这块地恰好没有来得及拖,泥渍鞋印甚至还有不知道是谁撕掉的可乐瓶的塑料纸,菜品都毁了,而且盘子也碎了。

简直没办法收拾了!

赵军爆了!

“你个蒙霜是怎么回事啊!”赵军上去就骂,当时吃火锅的顾客还很多,赵军也忍不住了。

“我,我……!”蒙霜收住收拾的手,却不知道往哪里放,低着头,看着地面。

“你来这里都一个多月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取个菜都取不好!什么意思啊,这个工作很难做吗??!!”赵军当场就训斥他,也顾不得这么多的顾客了,而且顾客并没有一个来理会这边,都是自己吃自己的,自己喝自己的。

“我下次一定做好,老板!”当时,蒙霜的整个脸都羞得通红,还好这句话并不像她应聘时候说话时那样,哆哆嗦嗦的。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吗??!!这个工作你想不想做了!!”

“老板,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是问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来这里是上班来的,你来这里是工作来的,你不是顾客,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了,下次……我会注意的!”蒙霜的头,是能有多低就有多低的。

“下次!!你当真以为会有下次吗!!”赵军气得拿起一个盘子,摔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所有员工,打杂的,其他服务员,墩子还有清洁工,都注意到了这个事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边,但没有一个人敢过来说话。而顾客也是自己吃自己的。

“老板,我没有饭钱啊!”蒙霜当时就哭了,泪水滚滚而下。

“你没有饭钱,关我什么事,你是我的员工,你不是我的老板!你搞清楚!”赵军大吼。

“算了吧,老板,算了吧!”领班赶忙给赵军捶背,连连说。

“我给你说,这个工作好生做,我再给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月以后,我看见你还是这个样子,我妈来了也留不住你!”赵军说着,转身就准备离开。

一个人横在赵军的面前。

正是金银。

“嘴巴还挺快的啊,老板!”金银说,可赵军并不认识这个人。

“我们认识吗??”赵军的脸色相当难看,不仅为刚才的发火,而且眼前这个人可能来者不善。

“什么事啊,老板?”领班赶忙跟金银客气。

“我们不认识。”金银说。

“你先到自己忙自己的去。”赵军吩咐领班,领班慢腾腾地走开了。

“找我什么事??”赵军立了立自己的衣领。

“这样不太好吧!”金银也客气地说。

“蒙霜不是一个人住的吗?”赵军说,依然有点紧张,毕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为什么而来。

“我也不认识她,跟不认识你一样,我也不认识她,就蒙霜这两个字,我都是刚刚才知道的。我叫金银!”

“好像也是一个老板的名字,听名字还挺有感觉的。”

“算是吧,客气了,我有自己的公司,我不是来拉业务的。我是觉得,您刚刚这样不太好!”金银说。

“你们真的不认识??”赵军看着一旁的蒙霜,手指着金银说。

“应该不认识,不过有点脸熟,应该来这里吃火锅很多次了。”蒙霜说,见旁边有人帮着自己说话了,胆子也壮了,说话也利索了不少。

“真的经常来??”赵军说,脸上是欢迎光临的笑容。

“不算吧,我在这附近有套房子,每个月来个五六次很正常,我喜欢你们这里的味道。不过,我是说,你刚刚这样做,毕竟不太好吧!”金银说。

“老板,从明天开始,我一定好好做。”蒙霜说,昂着脸。

“为什么不从今天开始呢??”赵军笑笑,摸摸她的头。

“哦!”蒙霜点点头。

“我也想笑。”金银当时是这么说的,不好意思地笑了。

“好吧,话都说到这里了,我就给你明说了,蒙霜。我们这里的实习期是三天,最多是一个星期。你来这里这么久了,都一个多月了,从今天开始算吧,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这一个月尽量去学,尽量去做,只有一个月!有什么不明白的,有什么搞不懂的,你就去问那个领班,你们应该很熟的,工作上的事情你尽管去问她。她如果不给你讲,算我的责任。如果有这种事情,你给我打电话。”说着,赵军就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蒙霜。

然后,蒙霜高高兴兴地干活去了,而且那一天,直到营业结束,没有犯任何错误,不管大错还是小错。

“蒙霜和金银还真认识啊!”小鹏说。

“而且原来是这么认识的。”我说。

“确实,蒙霜和金银确实是认识,但这并不能断定他们是情人关系,最多只是普通的朋友。”赵阿姨说。

“那还得调查!”我说。

确实,调查还在进行,虽然当时赵阿姨根本还没有调到横街派出所,所有的资料和信息都是通过其他人获得的,都不是她直接获取的。

金银和蒙霜确实就是这么认识了,但同事根本就看不出来他们之间除了普通朋友还能有什么其他可能的关系。

火锅店的调查可以告一段落了,但调查并没有因此结束。

赵阿姨接手这个案子的时候,想解决的问题有三个,杀死金银的凶手是谁??如果不是蒙霜,那又是谁??而蒙霜是怎么死的,真的是所里的同事下的那种结论吗,畏罪自杀??

接下来的调查,应该还有一个方面,那就是金银的妻子——周芒,毕竟那个时候,虽然金银已死,金银的妻子周芒虽然沉浸在丧父之痛当中,但毕竟当时她还活着,或许有些不引人注意的线索潜藏在那里。

“所以,所里的同事当时又去调查了。”赵阿姨说。

“难道蒙霜和金银之间,我是说,他们的事情,就这么完了吗?”小鹏说。

“或许真的,有些东西一直存在,只是别人看不出来而已,或许周芒那里真的有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线索呢!”我说。

“对!”赵阿姨说。 七 倒霉的学生 简单的往事

所有的关系,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棵树和一株草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朵花和一片云的关系。说到底,所有的关系,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死者蒙霜和死者金银,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问。

“你不应该这问,小鹏,你不应该这么问的,你应该问,凶手到底是不是蒙霜?”小鹏说。

“你说得我不关心凶手是谁似的!”我说,本来我一直都是相当关心凶手的,可此时更关心其他的,毕竟这个案子很复杂,毕竟这个案子不简单,毕竟案件之外有很多案件。虽然说,凶手还未露出水面,这么说吧,凶手还没有确定下来。或许就是蒙霜,或许不是,如果不是,那凶手还真是潜藏着的。

“就是因为你关系凶手是谁,所以我才这么说的。”小鹏讨了个没趣。

“那调查进行得怎么样了,当时!”我说。

赵阿姨跟我们说了她所了解的调查的经过,虽然确实,可以百分之百确定的是,当时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了。

金银和蒙霜确实是认识的,而且就是在蒙霜打工的那家火锅馆认识的。

那家火锅馆名叫火火锅。火锅馆确实是在春江小区附近,在出事的高速公路的相反方向,也是一片热闹的区域,那里的美食挺多的,不光是火锅,还有老鸭汤,活水鱼,烤全羊,自助烧烤甚至有一家专卖刀削面的。

所里有干警去走访了这家火锅馆,赵阿姨也去实地采访过老板和蒙霜的一些同事。

所有的同事都不知道这个叫金银的老板和蒙霜是怎么认识的,但不少同事表示知道他们是认识的,有同事不下两次看到过蒙霜和一个陌生男子聊天,而且并不是打声招呼的那种聊天,都是在不影响蒙霜工作的前提下,把聊天时间延长到最长。

那些同事并不知道这个陌生男子是谁,也不知道名字,但对陌生男子的外貌特征还是认识的。她们都说,是一个老板模样的人,但是浑身结实,更像是一个经常锻炼的人,但体格对比一个真的长期锻炼的人,又显得有些胖。同事的叙述是,这个人是个黑皮肤,一看就是经常在外面东奔西走的人。只是这个人并没有带大金链子,连手上的手表都很普通,看上去也不像是一个太有钱的人。

根据火锅店蒙霜同事的叙述,所里的同事并不能确定这个她们所称的陌生男子就是金银,于是拿着金银的登记照去火锅馆,那些爆料的同事都说就是这个人。

看来,蒙霜和金银确实是认识的,不过并没有几个人关心他们认不认识,到底有多认识,如果不是出了事情,或许一丁点的印象都不会有。

但是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呢?
赵阿姨讲了继续调查的事情。

同事们只是对金银有个印象,或许火锅店老板那里会有意外发现呢!或许,所里的同事都有过这种猜测的,或许金银正是通过火锅店老板认识的蒙霜,这是不一定的事情。不过这个想法一说出来,当时就成了笑话,虽然如此,调查还是要继续进行。

所里的同事,也就是朱明明带着另外两个干警,找到了火火锅店的老板——赵军,并且约在附近的一个茶楼包间里见面。

毕竟所有火锅店里可能的人都已经调查完了,火锅店就只剩下赵军一个人,所有的可能的最有用的资料就他那里。而赵军因为并不是一直都呆在火锅店里,毕竟他也有自己的事情,火锅店有个领班,他相当于一个甩手掌柜。

赵军接到消息,第二天,就按约定的时间和地点赴约了。

据朱明明说,赵军那里确实有很多资料,每个员工,他那里都是有充足的资料的,包括蒙霜。想必,平时那个领班是经常给赵军打小报告的,大事小事,正经事不正经的事,都会往赵军那里说。就是不知道领班给赵军汇报的时候,会添油加醋到什么程度,毕竟不添油加醋是不可能的。

可是关于蒙霜和金银的认识,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正如那些碎碎的言语说的,蒙霜和金银认识的中间人确实就是火火锅店的老板赵军,可这个中间人也就是一般的中间人,他可什么也没有干,他既没有没有帮金银说什么,也没有帮蒙霜说什么。

在他那里,朱明明了解到了关于蒙霜的最详尽的资料。

蒙霜才进那家火锅店四五个月,是个拿工资都还没有拿习惯的人。但是蒙霜和金银认识恐怕没有四个月,也有三个月了。

金银和蒙霜认识的时候,赵军就在现场。

就是那天。

一天的高峰期,大概是晚上八点钟过后,赵军到火锅店视察,就叫“视察”吧,领班和服务员还有墩子这些都是这么说的,“老板来视察了”。

赵军看到在菜架子上端菜的蒙霜,他当时只是觉得这个人的有些面生,并没有多想什么。但是一桌吃火锅的人在这个时候叫起来了。

“一份毛肚,我都叫了十分钟了,你们什么速度啊!”

赵军一看,蒙霜手里的正是一份毛肚。

赵军只是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她赶快,并没有多说什么。蒙霜就赶紧了。

本来,这种小事,按赵军的说法,点到为止了,毕竟那个蒙霜看着就面生,应该是新来的。没有必要别人一来就给下马威,毕竟员工有好心情上班顾客才有好心情吃火锅。

可是没有五分钟,又出事情了。

蒙霜在收拾三个吃完菜的盘子的时候,不知道是脚下踩到了什么,或者是清洁工没有把水渍拖干净,差点跌了一跤,但没有跌倒,而手中的两个盘子掉到地上,碎了。

当时赵军并没有发火,只是用手掌拍拍额头,心里念叨:这个笨手笨脚的服务员是怎么招进来的。

这个时候,领班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其实她一直都在火锅店里,只是不可能注意到每个人的情况。

领班是一脸的严肃,抓着上次偷她钱的人一样的脸色,嘴唇像个吹火筒的样子,眼神仿佛泛光的刀刃。

“好了,好了,没事!”赵军走上去,捡起地上的盘子碎片,拍了拍蒙霜的后背。

领班跟赵军鞠了一躬,然后就忙自己的去了。

赵军并没有离开,而是趁有一点空闲时间的机会,主动找到领班,问这个陌生人的情况。

领班当时就老老实实地汇报了一下蒙霜的情况。

蒙霜当时才进来不到两个月。来应聘的时候,问她有没有工作经验,她说没有工作经验。问她以前做什么工作的,她说以前没有工作。问她是才从学校出来的吗,她说是才从学校出来的。问她是什么学历,她说是高中。

当时就不打算要这个人的。

可是领班一表态,蒙霜的眼泪就出来了,哭哭啼啼的,领班一脸懵逼,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于是问了下她。

蒙霜才说自己的事情,没有几个内容的话,哆哆嗦嗦硬是十分钟没有说清楚。她说自己不是本地人,是农村的,自己一个人租的房子,身上的钱差不多快用完了,最近一个星期都是一天一包方便面。

于是领班才说她可以留下,只要她勤快肯做事,服务员的工作还是干得下来的。

所以,蒙霜就真的留下来了。

领班也说了一下她的工作情况,如果不是考虑到她的处境,早就是结账走人了。蒙霜从来不迟到,可是这点对于在火锅店工作根本是不重要的,经常都是顾了这头丢了那头,一到高峰期就忙得团团转,而且效率是很低的。但是有一点,还从未收到过顾客的投诉,就是嚷嚷得了。

据赵军说,这个领班都有人投诉过她,赵军印象中就有两次。

赵军了解到情况以后,就吩咐领班说,平常多照顾她,多提醒她,习惯了就好了。实在不行,就开除,每个人都应该有学习和提升的机会,但火锅店不养闲人。

领班收到指示后,就忙自己的去了。

赵军正准备离开火锅店,这个蒙霜又出事情了。

又是在端菜,可这次不是打碎了一个盘子。她在取一碟菜的时候,将旁边一整驾的菜都打翻了。这架是刚好完完整整准备好的,素的荤的都有,荤的包括鱿鱼须,毛肚鸭肠,牛肉丸子,猪脑花,无骨凤爪,还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荤菜一共不下十个,全都给打翻了。

菜都在地上,而这块地恰好没有来得及拖,泥渍鞋印甚至还有不知道是谁撕掉的可乐瓶的塑料纸,菜品都毁了,而且盘子也碎了。

简直没办法收拾了!

赵军爆了!

“你个蒙霜是怎么回事啊!”赵军上去就骂,当时吃火锅的顾客还很多,赵军也忍不住了。

“我,我……!”蒙霜收住收拾的手,却不知道往哪里放,低着头,看着地面。

“你来这里都一个多月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取个菜都取不好!什么意思啊,这个工作很难做吗??!!”赵军当场就训斥他,也顾不得这么多的顾客了,而且顾客并没有一个来理会这边,都是自己吃自己的,自己喝自己的。

“我下次一定做好,老板!”当时,蒙霜的整个脸都羞得通红,还好这句话并不像她应聘时候说话时那样,哆哆嗦嗦的。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吗??!!这个工作你想不想做了!!”

“老板,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是问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来这里是上班来的,你来这里是工作来的,你不是顾客,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了,下次……我会注意的!”蒙霜的头,是能有多低就有多低的。

“下次!!你当真以为会有下次吗!!”赵军气得拿起一个盘子,摔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所有员工,打杂的,其他服务员,墩子还有清洁工,都注意到了这个事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边,但没有一个人敢过来说话。而顾客也是自己吃自己的。

“老板,我没有饭钱啊!”蒙霜当时就哭了,泪水滚滚而下。

“你没有饭钱,关我什么事,你是我的员工,你不是我的老板!你搞清楚!”赵军大吼。

“算了吧,老板,算了吧!”领班赶忙给赵军捶背,连连说。

“我给你说,这个工作好生做,我再给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月以后,我看见你还是这个样子,我妈来了也留不住你!”赵军说着,转身就准备离开。

一个人横在赵军的面前。

正是金银。

“嘴巴还挺快的啊,老板!”金银说,可赵军并不认识这个人。

“我们认识吗??”赵军的脸色相当难看,不仅为刚才的发火,而且眼前这个人可能来者不善。

“什么事啊,老板?”领班赶忙跟金银客气。

“我们不认识。”金银说。

“你先到自己忙自己的去。”赵军吩咐领班,领班慢腾腾地走开了。

“找我什么事??”赵军立了立自己的衣领。

“这样不太好吧!”金银也客气地说。

“蒙霜不是一个人住的吗?”赵军说,依然有点紧张,毕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为什么而来。

“我也不认识她,跟不认识你一样,我也不认识她,就蒙霜这两个字,我都是刚刚才知道的。我叫金银!”

“好像也是一个老板的名字,听名字还挺有感觉的。”

“算是吧,客气了,我有自己的公司,我不是来拉业务的。我是觉得,您刚刚这样不太好!”金银说。

“你们真的不认识??”赵军看着一旁的蒙霜,手指着金银说。

“应该不认识,不过有点脸熟,应该来这里吃火锅很多次了。”蒙霜说,见旁边有人帮着自己说话了,胆子也壮了,说话也利索了不少。

“真的经常来??”赵军说,脸上是欢迎光临的笑容。

“不算吧,我在这附近有套房子,每个月来个五六次很正常,我喜欢你们这里的味道。不过,我是说,你刚刚这样做,毕竟不太好吧!”金银说。

“老板,从明天开始,我一定好好做。”蒙霜说,昂着脸。

“为什么不从今天开始呢??”赵军笑笑,摸摸她的头。

“哦!”蒙霜点点头。

“我也想笑。”金银当时是这么说的,不好意思地笑了。

“好吧,话都说到这里了,我就给你明说了,蒙霜。我们这里的实习期是三天,最多是一个星期。你来这里这么久了,都一个多月了,从今天开始算吧,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这一个月尽量去学,尽量去做,只有一个月!有什么不明白的,有什么搞不懂的,你就去问那个领班,你们应该很熟的,工作上的事情你尽管去问她。她如果不给你讲,算我的责任。如果有这种事情,你给我打电话。”说着,赵军就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蒙霜。

然后,蒙霜高高兴兴地干活去了,而且那一天,直到营业结束,没有犯任何错误,不管大错还是小错。

“蒙霜和金银还真认识啊!”小鹏说。

“而且原来是这么认识的。”我说。

“确实,蒙霜和金银确实是认识,但这并不能断定他们是情人关系,最多只是普通的朋友。”赵阿姨说。

“那还得调查!”我说。

确实,调查还在进行,虽然当时赵阿姨根本还没有调到横街派出所,所有的资料和信息都是通过其他人获得的,都不是她直接获取的。

金银和蒙霜确实就是这么认识了,但同事根本就看不出来他们之间除了普通朋友还能有什么其他可能的关系。

火锅店的调查可以告一段落了,但调查并没有因此结束。

赵阿姨接手这个案子的时候,想解决的问题有三个,杀死金银的凶手是谁??如果不是蒙霜,那又是谁??而蒙霜是怎么死的,真的是所里的同事下的那种结论吗,畏罪自杀??

接下来的调查,应该还有一个方面,那就是金银的妻子——周芒,毕竟那个时候,虽然金银已死,金银的妻子周芒虽然沉浸在丧父之痛当中,但毕竟当时她还活着,或许有些不引人注意的线索潜藏在那里。

“所以,所里的同事当时又去调查了。”赵阿姨说。

“难道蒙霜和金银之间,我是说,他们的事情,就这么完了吗?”小鹏说。

“或许真的,有些东西一直存在,只是别人看不出来而已,或许周芒那里真的有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线索呢!”我说。

“对!”赵阿姨说。
死神背靠背(8) 男人的公司 女人的家庭

死神背靠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