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温度计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原创申明:本文参加“423简书故事节”,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01

夏日,夕阳西下,橘红色的余晖,穿过天边那层薄薄的云朵,随即勾勒出一副彩霞满天的奇观异景。此时,九曲十八弯的河套里,有一群人正埋头挥汗如雨般地狂筛着沙子。河套的岸边停着一辆大轿车,几名负责监工的警察,在树荫下来回的巡视。

“嘟嘟,嘟嘟……”

一阵急促的口哨声过后,立刻传来警察的喊话声:“收工啦!收工啦!”

这时,满头大汗的青鸟闻听后,立马扔掉手中的铁锹,从脖颈上拽下一条白毛巾,悄然地抹了几把脸颊,气喘吁吁地说道:“他娘的,什么鬼天气,热死老娘了!”

站在一旁的同伴飞鱼,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她的说话,双手拄着铁锹,目光呆滞地凝望着天边那片晚霞,出神地想着自己的心思。

“飞鱼,别瞎想了,男人都是靠不住的,有啥想不开,晚上咱俩好好唠唠嗑,现在大家都收工了。”青鸟瞧着她那双忧郁的眼神,大咧咧地安慰道。

其实,昨天刚被逮进派出所的时候,她俩趁着审问前的那段空闲,已经做了简单的沟通,彼此之间也算是认识了,所以飞鱼现在心里想什么,她大概能猜到八九不离十。

“嗯,谢谢青姐,我就是心里闷得慌。”飞鱼扔下手中的铁锹,接过青鸟递过来的毛巾,淡淡地回答道。

“傻丫头,被男人卖了还不知道,先回去洗洗,吃完饭再聊。”青鸟心疼地拉着她的纤手,绕过一堆堆沙丘,边走边说道。

青鸟,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高挑,圆脸高鼻梁,留着一头浓密的短发,举手投足比较随意,说话办事干脆利索。如果她不讲话,站在谁的面前,都会误认为这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帅小伙。

飞鱼听完青鸟的话,欲言又止,苦笑地抿了抿嘴唇,感激地扭头暼了她一眼,不自觉地攥紧了她那只白皙的手。

昨天傍晚至今,短短一天时间里,她的生活却发生了巨大的转折,一个像似天空中自由翱翔的小鸟,一个像似鱼缸里劳作苦役的清道夫。最让飞鱼疑惑不解的是,她的男朋友林枫,为什么突然间挂断了电话,难道是怕连累了他?还是他也发生意外?

失联后,自己因交不起三千元罚款,只能以破坏市容市貌与没有办理暂住证为由,被遣送到城北沙河收容所,干一周筛沙子的粗活,以对乱贴小广告的惩罚。

“嗨!你俩能不能快走两步?大家都在车里等着呢!”刚才那个吹哨子的警察,用手指着远处的青鸟与飞鱼,厉声厉色地喊道。

“来了,来了!”青鸟笑呵呵地回应着,拽住飞鱼一溜小跑地赶了过来。

“听好了,如果下次再发现你俩磨磨蹭蹭,我会给你们再增加一天劳动反省,明白了没?”警察瞧着青鸟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青鸟没有理会警察的训话,冲他做了一个滑稽的鬼脸,紧跟在飞鱼身后登上了大轿车。此时,劳累一天的人们大多数都在闭目养神,没人注意她俩的到来,飞鱼与青鸟碎步到车尾的最后一排座,相继坐了下来。

身材娇小而清瘦的飞鱼,早已疲惫不堪,她捋了捋散乱的秀发,蜷缩着身子,依靠着青鸟的肩膀,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中,昨天傍晚被抓时的情景,又挥之不去的浮现在她的眼前。

02

“哎呀,城管来了,不对还有警察!伙伴们,快跑啊!”忽然,前面传来同行的一阵呼喊声。

随即,一辆综合执法车戛然而止地停在马路边,从车上跳下好多执法人员。林枫见状,惊恐地丢下手中的浆糊桶,拽起飞鱼的胳膊拔腿就跑。

飞鱼本来就是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学生,哪见过这种场面,双腿早已不听使唤,惊慌失措中根本迈不了步,但她怀中的那摞小广告,却散落了一地,一阵旋风袭来,薄薄的纸片瞬间被卷到空中,像雪花一样,漫天飞舞。

“站住,都给我站住,往哪儿跑?”一个高大威猛的城管队员,已气势汹汹地横在他俩的面前。飞鱼瞅着陆陆续续赶过来的城管与警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竟然吓得呜呜地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年纪轻轻不学好,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触犯了城市管理条例吗?”城管队员鄙视地瞧着“装模作样”的飞鱼,怒气冲冲地说道。

“大哥,大哥,她还是个学生,不懂规矩,您就高抬贵手放她一马吧?”站在旁边的林枫,见飞鱼哭地稀里哗啦,凑向前怯生生地说道。

“你是干嘛的?一伙的吧?”城管队员斜眼打量着林枫,随口问道。

“我,我们是同学……”林枫吞吞吐吐还没把话说完,镇定下来的飞鱼,立刻接过他的话茬,随机应变地说道:“林枫,你回学校后,千万别把我发小广告的事,告诉同学们,怪丢人的!”

林枫闻听怔了怔神,片刻之后,这才反应过来她是在帮自己开脱,便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城管员见后,半信半疑地盯了他半天,刚要继续盘问下去,这时传来领导的“收队”命令,他遗憾地摇了摇头,拽着飞鱼快步地向执法车走去。

执法车前,其他的城管与警察也分别抓了一批粘贴小广告与摆地摊的人,这次的市容市貌整顿,是由街道牵头组织的多部门联合执法行动,目的是打击日渐猖獗的无照经营摊贩与严重破坏市容的粘贴小广告现象。

“飞鱼,飞鱼快醒醒,我们到地方了。”青鸟瞧着那张被阳光晒爆皮的脸颊,用手推了推她的胳膊,轻声细语地说道。

飞鱼闻听后,慢慢地坐直身,揉了揉眼睛,瞧着窗外睡眼惺忪地说道:“青姐,我们这是到哪里了?”

“快下车吧,收容所呀!”青鸟怕再惹警察不高兴,拽着飞鱼的手,紧跟在人群背后缓缓地下了大轿车。

03

沙河收容所坐落在北京市昌平区,上世纪八十年代所建,当初主要任务是收容与遣送在京的流窜与上访人员。

但随着社会的日新月异,收容所的职责也与时俱进地发生了变化,依据市政府文件,对于屡教不改的无照经营摊贩与破坏市容市貌的违法行为,实施强制性劳动反省改造。因此,一贯清闲的收容所,立刻变得忙碌地起来。

“大家听着,现在自行回宿舍洗漱,半个小时后,门前集合到食堂用餐。”警察宣布完命令,疲惫的人们在一阵嘈杂的声音中逐渐散去。

土头灰脸的青鸟,始终牵着飞鱼的手,一路沉默地回到自己的宿舍。宿舍楼上下共三层,一层是女生宿舍,二三层是男生宿舍。

一间宿舍住四个人,两铺高低床,昨天一起进来的还有两人,一个名字叫媚娘,另一个名字兰草。

青鸟与飞鱼进屋后,室内的另外两位女生,累的早已爬上了床。浑身酸痛的飞鱼,心里忽然漾起一阵莫名的伤感,如果林枫在,他一定会给自己一个大大的拥抱,那两片厚厚的嘴唇,会神奇的驱赶走身上的一切疲惫,可是现在,他到底去哪里了?

飞鱼转身推开卫生间的房门,一件一件脱去身上的衣服,打开太阳能开关,调试好水的温度,赤身裸体地闪进水花四溅的水柱中。

此刻,青鸟脱掉外衣,慵懒地蜷缩在床铺上,慢慢地闭上眼睛,听着卫生间传出哗啦啦的洗澡声,脑海中条件反射般想起自己的前男友,内心陡然泛起一阵揪心般的疼痛。

原来,一年前的一个晚上,青鸟提前从老家回到北京,当打开自己的出租房门时,听到卫生间里,传出同样的哗啦啦的洗澡声,她蹑手蹑脚地推开房门,本想给男友一个特大的惊喜,万万没想到,雾气朦胧的卫生间里,一个乳大臀肥的妩媚女人,正躺在男友怀里娇声娇气的呻吟着。

青鸟瞬间目瞪口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仅仅离开半个月时间,男友竟然背叛了她们五年的感情。一怒之下,她逃离了那个失去温暖的家,屏蔽一切能联系上她的人,但为了生活下去,她这才干起流串街头的煎饼摊营生,昨天的综合执法检查,自然也未能逃脱,与飞鱼同时被送到了收容所。

“砰砰!哎吆!”卫生间里,突然传出飞鱼的尖叫声。

青鸟闻听顿时从幻想中惊醒,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快步来到卫生间门前推开一看,雾气朦胧中,飞鱼光着身子,四仰八叉摔在地板上,头顶上的水柱,仍然噼里啪啦落在她的胸口,她的嘴里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飞鱼,飞鱼不怕,我来扶你起来。”青鸟见状边说边冲上前,拽住她的胳膊,试图把她拉起来,未曾想脚下一滑,一个趔趄刚好摔倒在飞鱼的身上,水柱瞬间淋湿了她的衣服,四溅的水珠,顺着她的头顶纷纷扬扬往下坠落,飞鱼看到青鸟这般模样,顿时嘴角上扬,情不自禁地咯咯大笑起来。

青鸟见飞鱼笑话自己的狼狈,知道她的身体没啥大事,便伸手在其身上乱挠着痒痒,嬉笑着说道:“鬼丫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笑话我?”

“哈哈哈哈,青姐,青姐,我不敢了,饶了我吧?”飞鱼浑身酥痒,眼泪都笑了出来。

青鸟这才停下挠痒,手掌却刚好压在她高耸的乳房上,柔软滑润的感觉,顿时让青鸟心跳加速,脸颊一阵骚热。此时的飞鱼已闭上眼睛,嘴巴微启,胸脯跌宕起伏……

头顶上的水柱,仍然敲打着青鸟的后背,阵阵热浪袭来,让她心猿意马,禁不住的顺势抚摸着,水珠下那一寸寸白皙的肌肤,而后呼吸急促地俯下身,嘴唇不停地游走在她细长的脖颈、红润的脸颊、性感的嘴巴……

“嗯,林枫,林枫……”神智迷乱的飞鱼,语无伦次的呻吟着。此刻,欲火已烧红了她的每一根神经,浑身颤抖的飞鱼,已沦陷进爱的漩涡,她本能的扭动着身子,主动的回应着青鸟地触摸。

还有 56%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当做梦者清醒地知道自己身处梦境,并能随意控制自己的身体时,这就是清明梦,在清明梦中,做梦者可以在梦中为所欲为,创造...
    深度分裂症患者阅读 89评论 0 0
  • 经过漫长的工作日,终于熬到周末啦! 盼来了休息日,哪里去浪?? 像小编这样的广东通,几年间, 已经把广东大大小小的...
    来咱家乡村旅游阅读 78评论 0 0
  • 文化的传承是通过一个一个的故事来理解世界,用故事来解释自己的经历,用故事同他人联系在一起。 故事比较好记忆,因此故...
    天路上的背包客阅读 232评论 0 0
  • 当下社会人人都格外热衷于学习、创业这类事情,就连宝妈也不列外为了能做好准备有一天重返职场、或者干脆自己创业,都特别...
    moka莫卡阅读 19评论 11 6
  • 今天晚上在辅导班把关照接回家,让他做会作业,他就是不正经着写,我想这该怎么办呢?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我的换方法了,...
    张关照阅读 4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