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伦萨的马基雅维利

若兰行歌

1 妩媚的阿诺河

有时一澄到底的清澈,有时激起成章的波动。流,流,流入凉爽的橄榄林中,流入妩媚的阿诺河,流经佛罗伦萨的一条河流。

佛罗伦萨

这是徐志摩在《翡冷翠山居闲话》一文中的句子。

阿诺河碧波清澈,穿过佛罗伦萨城中心,蜿蜒而去。本来罗马人的注意力放在北岸,把那里建设为城市的重心。佛罗伦萨最古老的街道与店铺房屋大都在北岸。后来美第奇家族执政,人口增加,商业日益繁荣,又将城市建筑作统一规格划,把建设重心转移到河的南面。

这样,阿诺河就被城市合拢到中间,成为一条贯穿城中的“内河”。河上有座美丽的廊桥,人们习惯叫它旧桥或老桥。这座桥1345年落成,设计者是乔托的弟子哥第。当初桥上出现许多商店,店主人大都是鱼贩子和屠夫。他们素质不够,总把垃圾扔进河里。

1593年以后,大公爵费尔迪南多用强行命令把这些商店赶走,迁入50家珠宝店和金匠铺面,桥面从此变得干净漂亮。走到桥中央,可以看到佛罗伦萨最著名的金匠——本韦努托·切利尼的半身塑像。

本韦努托·切利尼生于1571年,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金匠、画家、雕塑家、战士和音乐家,一本著名的自传一直流传于世。佛罗伦萨贵族广场旁的一座建筑中,安放着他的一座雕塑作品。只见一个神话中的英雄,右手拿着宝刀,左手提起女妖梅杜莎的头颅,高高举起。脚下踩着女妖的尸体。

佛罗伦萨,这个曾被译成”翡冷翠”的地方,是一个人口仅三十八万多一点的旖旎小城。它位处亚平宁山中部的阿尔诺河谷,清溪潺潺,绿树成荫,仿佛一位罗马美人,从帷幕后面缓步走出,顾盼生风,环佩叮当。

佛罗伦萨是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发源地,但丁、薄伽丘、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等名人都出生于此,或与之交集有缘。这里也是马基雅维利的诞生地。

佛罗伦萨原来罗马帝国的属国,6世纪中叶臣属于东罗马帝国。6世纪下半叶伦巴德王国入侵该国。8世纪末被纳入法兰克王国的版图,又被并入神圣罗马帝国。

1115年佛罗伦萨建立市政厅机关,实行初步自治。1187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六世被打败,正式获得自治权,佛罗伦萨城市共和国诞生。并逐步成为托斯卡纳地区霸主。

此后,这个古老美丽的城市被纳入意大利的版图。1865至1870年,佛罗伦萨成为意大利首都,直到1871年迁都罗马。因为佛罗伦萨本是古罗马属地,所以它最后归属意大利也算是叶落归根。

佛罗伦萨市政厅前是名扬世界的的领主广场,马基雅维利所在的年代,这座广场已经存在,当时的面积与我们今天看到的大体一样。不过那个时代地上铺着红砖,比今天看上去更是典雅而辉煌,若是天气晴朗的傍晚,夕阳西斜,透过广场周围的楼宇,把广场染成一片彤红。

石块铺就的街道,敞开大门的工艺品作坊,这些都保持着旧日古风。供旅游者乘坐的古典马车从身边驰过。让人想起当年作为佛罗伦萨公务员的马基雅维利,就是乘坐这样的马车,戴着高帽,一袭黑袍,赶去市政厅上班。

站在市政厅的门廊向右看,一座青铜骑马雕像映入眼帘。只见托斯卡纳大公国第一代大公科西莫·德·美第奇骑着骏马,左手轻勒缰绳,右手紧执一枝犹似权杖的棍棒,免冠的头颅向左侧倾斜,目光炯炯有神。呈现开国君主所特有的威武英姿。

盐野七生说,在马基雅维利生活的佛罗伦萨共和国时代,这座雕像还不存在。科西莫·德·美第奇(1389 -1464)原是腰缠万贯的大商人,文艺复兴时期任佛罗伦萨僭主。他留给后人的口碑不错,人们尊称他为“国父”。他的名字与文艺复兴紧紧联系在一起,他慷慨好施,著名的艺术家如多那太罗、吉贝尔蒂、安吉利科等,都得到过他的赞助。

2 智慧的大卫突然抖出弹弓

乌菲齐美术馆,人们叫它这个名字,是因为它位于乌菲齐宫内。文艺复兴时期各画派代表人物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丁托列托、伦勃朗、鲁本斯、凡·代克等人的作品收藏于此,此外还珍藏不少古希腊与罗马的作品。

乌菲齐宫颇可一看的景观是瓦萨里走廊(1565年),它是类似今天从候机楼连接飞机的空中走廊,将韦奇奥宫(市政厅)、乌菲齐宫、韦奇奥桥及碧提宫连成一个完美的整体。全长一公里左右,也成为科西莫一世可以在紧要时刻使用的安全通道。

随着参观的人群,我四处查找米开朗基罗的《大卫》,然而遍寻不着。原来,《大卫》最后的归宿不在乌菲齐美术馆,而在阿卡德米亚美术馆。

这座雕塑曾经矗立在市政厅广场。1873年为了安全保管而将它移到阿卡德米亚美术馆。在雕塑原来的位置上安放了一座复制品。

阿卡德米亚美术馆成立于1563年,原是一个学校,欧洲第一家从事绘画素描和雕刻教育的学校。从1784年开始,学校搜集珍贵艺术品,向校内学生及市民展出。

米开朗基罗29岁的时候完成《大卫》,这使他从此名闻宇内。在这里还陈列着米开朗基罗的其他作品如《4座高大的奴隶》(1521-1523)。

站立在大卫雕塑的面前,遐思飞扬。想起了欧洲家喻户晓的“大卫的故事”。

大卫所属的那个部族与敌对的部族发生了战争。两军对垒,敌方派出哥利亚出阵,他是一个巨人,力大无比,武功超強,大伙儿吓得不行,无人敢站出来应战,眼看败局已定。

这时队伍里一个小战士挺身而出,向首领请战。他的名字叫大卫,还没有到正式参战的年龄。他是来给哥哥送饭,看到这个情况勇敢地站了出来。首领看他年少,但苦于手下无人出战,又见他意志坚决也就同意了他的要求。

首领颤抖着手,把自己头上戴着的头盔摘下,头盔上的一颗红色宝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这是权力的象征,其形状为心形,表示武士决战决胜的决心。大卫接下了头盔,捧在手里,将唇贴在宝石上,深深地亲吻。然后郑重地交还给首领。

他没有戴上,这可能是头盔太重,作战时不方便,然而他把首领的这番举动,看作是庄严的仪式,如同授旗,把部族生存的意志交付自己。

巨人站在对面的山坡上,高大的身躯,像一座山岳,气势压人。在他的身边,有一棵山毛榉,此时竟似一棵小草。

战鼓雷鸣,号声嘹亮,交战的时刻到了。巨人一手紧握长竿大刀,一手置于眉上,只見一个孩子朝他蹦跳着过来。这是打仗吗?没有搞错吧,这毛头小孩是我的对手吗?

正在巨人纳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智慧武勇的大卫突然抖出暗藏的弹弓,咬紧牙关,奋力投射。一颗石子向巨人飞去,打中了他的要害。硕大的身体轰然倒地,大卫冲上前去,斩下巨人的首级。

3 韦奇奥宫的灯火一起点亮

佛罗伦萨市政厅设在一座宫殿里面。宫里窗户不少,然而从细窄的窗棂投入的日照毕竟有限,靠近窗户的地方尚有亮光,再往里面走则有幽暗之感。桌子、墙壁和房柱上都设有灯柱,但为了减少办公支出,灯柱上的千百支蜡烛平时备而不用。

1498年6月19日,佛罗伦萨共和市政厅韦奇奥宫的灯火一起点亮。白昼举烛,必有大事要做,即召开“共和国议会会议”,选出国家第二秘书厅秘书长。这位走马上任的新秘书长年轻有为,他的名字叫马基雅维利。

跟随前面的游人,望着不远除晃动着慢慢移动的绿色旗帜,不知不觉走进市政厅的一个房间。这是马基雅维利当年的办公室。低头查看地图,“AnticaCancelleria”(秘书厅旧址),这样的字眼十分醒目。

房间里有一尊马基雅维利的木制胸像,表情严肃,细看有一点滑稽,嘴角挂着狡猾的微笑。使人想起他那则关于“狮子与狐狸”的有名的格言。

春暮黄昏,昏鸦鸣叫,站在马基雅维利的墓前,石碑镌刻着一文字:“这位伟人的名字使任何墓志铭都显得多余”。

马基雅维利(1469-1527年),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的政治哲学家、历史学家和喜剧作家。他留给后人《君主论》、《论李维》、《佛罗伦萨史》等一系列鸿篇巨制。除此外,又有大量诗歌、散文、信件及使节书函等,流传今世。

盐野七生在写作《我的朋友马基雅维利》时,把马基雅维利的一生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马基雅维利1469年诞生直至1498年。这29年里。马基雅维利走过童年、少年,直到成为一个稳重成熟的大龄青年。

作者在书中用较大篇记述马基雅维利早年的生活背景、家庭情况,及没有学历却自学成才的经历。可以用一句话概括这个时期的特点,即“马基雅维利看到了什么?”

马基雅维利出生在一个律师家庭。祖上是个贵族,到他父亲那一代,已趋没落。家里靠墙摆着好几个书橱,里面装满藏书,父亲的财产仅此而已。马基雅维利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学校教育,他是一个自学成才的人。在父亲的帮助下,他认真研读古典文化,这为以后踏上仕途打下了基础。

马基亚维利人生的第二阶段从1498年到1513年。这是他从29岁到44岁的时期。美第奇家族统治崩溃,佛罗伦萨共和国成立,历史大势的变化,让基雅维利获得了机会。这15年间,他荣任佛罗伦萨共和国第二秘书厅秘书长,接近佛罗伦萨共和国最高统治阶层,直接为共和国领导核心“十人执政团”出谋划策,同时分管外交及国防工作,跻身佛罗伦萨政治核心行列。

马基雅维利为官任职,表现出杰出的外交能力,当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和教皇发生冲突,剑拔弩张的时刻,他曾作为佛罗伦萨共和国使者积极从中斡旋,缓和矛盾,保障了佛罗伦萨共和国的和平与安全。

他还有军事方面的经历。国家成立军事委员会,他是委员会秘书,也曾带兵打仗,前往前线阵地,指挥作战。年轻有为的马基雅维利,这时候春风得意马蹄急,风光曼妙。

从经验论的意义上来说,这是马基雅维利一生中的实践时代。知行合一,知来源于行。马基雅维利日后著作中出现的那些“石破天惊”的种种理论,都源起于这个时期的实践和思考。假如用一句话总结这个阶段的特点,那就是:“马基雅维利做了什么?”

马基雅维利人生的第三阶段,1513年到1527年。44岁直到58岁逝去。1511年,教皇的军队攻陷佛罗伦萨,共和国倒台。美第奇家族卷土重来。洛伦佐•美第奇成为佛罗伦萨大公,执掌大权。两年后,马基雅维利被怀疑与一场政治阴谋有关,受审入狱。百般拷问磨难之后侥幸获释,被驱逐出城,隐居乡间。

这14年间,他失去了公职,出于无奈,转而专注于写作。这是马基雅维利一生中最重要的时期。如果他一生为官,人们也许很快就会把他忘记,然而他最终成为作家。他以自己的论著让后世记住他的名字。这个阶段,要叙述的问题是:“马基雅维利思考了什么?”

4 贤妻玛丽埃塔

马基雅维利已经32岁,中等个子,颜值尚可。他27岁那年丧母,过了4年父亲也接踵而去。父母生前感情很好,父亲是不是看见母亲在天堂里招手,于是也急着走了。

马基雅维利的两个姐姐早已出嫁,弟弟也常年工作在外,留下房子空空荡荡,剩下他一个人。晚上读书,老鼠从屋角的洞穴里出来,爬到他的脚边,抬头看他,骨碌碌转动眼睛。他竟一阵惊喜。夜深人静,有一个活物相伴。

这时,他突然想起什么,不由地苦笑。是呵,年届而立,已经工作三年,各方面条件也不错,为什么苦守孤独而不考慮婚姻大事呢?自己虽说是个官迷,然而仕途重要,也该有一个人陪伴相助了。他轻轻发愿,成家不是坏事,我要找个女人。

马基雅维利的婚事,不是自由恋爱的结果。别人觉得有淑女和他般配,介绍给他。他也满意,于是进了洞房。女方叫玛丽埃塔·科尔西尼,长得好看,也贤慧。

所有与马基雅维利有关的信件中,有一封是他妻子的笔迹。这是玛丽埃塔留给世人的唯一文字。今天看来多么宝贵,字里行间流露出对丈夫的爱意和关心。寄信日期为1503年11月24日,他们结婚的第二年。寄往罗马,当时马基雅维利在那里。信的内容如下:

親愛的尼可羅:您不該笑話我是一個傻女人,因為只有您在家,我才會感到滿足。現在都在傳說羅馬流行瘟疫,您想想我吧,我白天黑夜都擔心得不能休息。我最先要告訴您兒子出生的好消息。您能不能多給我寫些信,到現在為止我才收到您三封信。

不過,請不要怪我不寫信。直到今天,我还在发烧,写不了信。我也没有因为收不到您的信而生气。孩子现在很好,他长得可像您呢,皮肤雪白,头发像黑色的天鹅绒。他还像您一样汗毛很重。他不管什么都像您,在我看来就是个美男子。他像一岁多的孩子,满屋子都是他的哭闹声。可我们女儿的身体不怎么好。

不要忘了早些回来,我盼的就是那一天。愿上帝保佑您。我给您寄去一件棉短上衣、两件衬衫、两块手帕和一条毛巾,这些都是我亲手缝的。您的玛丽埃塔

笔者原来对东亚有兴趣,所做研究大都与“东亚”这个主题有关,尤其是考究日本思想文化用力甚多。现在撰《文明的河口》书稿,转过来研究西欧,对所谓“西方文化”源地上下求索,并将熟悉的东亚与之比较,尝试一下“学贯东西”的感觉。

我在英国系列中写过毛姆,顺便读过他的几部不太有名的著作,其中一本小说写马基雅维利,题目是《彼时此时:马基雅维利在伊莫拉》。1946年出版。

此书记载马基雅维利出差伊莫拉这个地方,与伦蒂诺公爵切萨雷·博尔贾交往周旋的故事,其中有对马基雅维利私生活的披露。

此书出版时,毛姆已逾八旬。写作本书时,他不辞辛苦,差不多将马基雅维利档案及有关信函统统翻阅一遍。毛姆是一个小说家,本书固然不乏虚构成分,透过以下情节描写,依然可以推断马基雅维利的生前情况。

马基雅维利离开佛罗伦萨的日子是1502年10月6日。说好过八天就回来。直到10月18日,时间已过去10天,依然音信全无。

被委托照看玛丽埃塔的比亚焦·博纳科尔西接受马基雅维利妻子的吩咐,写信给身在罗马的马基雅维利,转告她的心情。

信中说:莫娜·玛丽埃塔在家焦急地等着你,要你办完事情后,赶快回家。她已让弟弟去市政厅打听,问自己的丈夫何时可以回来,有没有遇到生病或其他不测的事情。

信的结尾,加重语气,说她日夕思念,都快“发疯了”。

其实,马基雅维利的公事已经办完,他滞留不归,是有其他原因。毛姆用小说家的笔端,记录马基雅维利那次浪漫的“罗马艳遇”:

莱莉亚的美貌使他惊艳,但使他动心的还不仅仅是她的美貌,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让他一见倾心不能自持的女人。强烈的欲望甚至让他感到胃痛。他对自己说:“哪怕赌上一条命,也要把她弄到手。”

马基亚维利与韦托里的通信很“私人”,甚至互相通报各自恋爱情感的隐秘。韦托里在信中写道:如果您问我有没有女性朋友,我会告诉您,刚来的时候是有来串门的。但后来我受不了夏天的炎热,决定谢客了。她是一个相当美丽、说话风趣的女人。此外还有一个住在附近的,她嫁给了贵族,现在守寡,人不赖。

盐野七平曾把马基雅维利与韦托里的来往书信一篇篇读过。这是盐野七平的风格,她是一位作家,也是一位学者,以严谨的治学态度,写作人可皆读的历史“通俗读物”。他对马基雅维利的私生活,也进行了考证。

所得的结果令其惊讶。她说:我们的主人公马基雅维利即使在失意时期,也许正因为失意,还爱上了一位寡妇,委托朋友在罗马购买她想要的东西寄回来。不消说,他的朋友很快满足了他的要求。韦托里也恋爱了,对象也是一位寡妇。两个40来岁的男人都不钟情于年轻女子,有点奇怪。

5 好友韦托里

想了解一个故去的人,好方法是读它的遗著、日记和书信,如果他有后人,则可以通过探访与谈话认知先辈。与此同时,弄清他生前朋友的线索,也是一个重要途径。如盐野七生刻意检索与研究马基雅维利与友人的通信,以还原真实的他。

有一个通信人进入人们的视野。他名叫弗朗切斯科·韦托里,比马基雅维利小5岁。韦托里一家在佛罗伦萨本是人所皆知的贵族。他的母亲来自鲁切拉家族,与美第奇家族沾亲带故。他的妻子也属当地名门。显然,与门庭寂寥的马基雅维利相比,韦托里高高在上。

当时,马基雅维利刚刚出狱,贫困潦倒,居住在一个偏僻的山村里,而韦托里则安坐佛罗伦萨驻外大使的尊位。不可思议的是,两人相遇相知,竟然成为好朋友。

他们之间频繁地书信来往,留存至今,清晰可辨的信件多达43封,这显然成为研究马基雅维利的宝贵文献。由于通信时间恰与马基雅维利执笔《君主论》和《论李维》的时间吻合,更使得这些书信披上一层神秘的光泽。

索德里尼政权的一夜倒台,使春风得意的马基雅维利走上万丈绝壁的边缘。一连串的打击,让他喘不过气来。经济上也遭受重创,被罚巨款相当于他做秘书长时10年薪金的总额。马基雅维利走出监狱,眼前所见只是落日昏鸦,一片殘破景象。

悲凉落寞之际,他想到了好友韦托里。他铺纸挥笔给好友写信,像海难沉船发出求救的信号。马基雅维利入狱期间,韦托里曾四处奔走,为他早日出狱倾心尽力。为此,马基雅维利在信里表示由衷的感谢。这封信写于1513年3月13日。同年的3月15日,仅时隔2天,就收到回信。

韦托里在信中说:“亲爱的朋友:您发生变故后的几个月里,我也饱尝了自己人生中最大的苦恼。……当初令弟托托来通知我的时候,我什么也做不了。新教皇当选之后,我乞求他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恢复您的自由。现在我只有一句话可以说:拥有一颗坚强的心吧!冬天不会永驻。”

其实,时局的变化让韦托里也吃足了苦头。他与马基雅维利一样,那场推翻美第奇执政的阴谋政变牵连到他,被投入监狱,经历拷打与审问。想不到命运会在刹那间发生意想不到的转折,新教皇上任让韦托里时来运转,他被释出狱,还当上了大使。

因为经历大致相同的噩梦,从他的口中说出“冬天不会永驻”这样的话来,无疑最具鼓舞的效力。马基雅维利像是一个雪地跋涉之人,感受到一丝春风。再说凭借他目前的地位也会帮上马基雅维利的忙。

然而事与愿违,当马基雅维利再次去信求助的时候,韦托里的语调变得沉重:“希望您能明白,我帮不上您的忙,只不过是我连自己的愿望都无法实现的缘故。您提到是否该与索德里尼枢机主教商量的想法,我认为现在并不合适。”

韦托里不是不愿伸出援助之手,而是形势所迫,无可奈何。马基雅维利一心祈望,然而事实是那么的无情。梦境残破,闪光的镜子掉在地上,剩下无数的碎片。他给韦托里复函,写下悲哀的诗句。

时而的欢笑,

时而的歌唱。

而今只剩下,

苦涩的泪光。

痛定思痛,马基雅维利唯一可做的只有乡居写作。作为一个官僚,他穷途末路,而作为一个作家,他峰回路转。他命里注定的结果,不是高官厚禄、金堂玉马,而是青灯黄卷、后世传名。他一生中的写作时代就此开启帷幕。红尘嚣嚣,彷佛他所有的经历,都为这个时代做准备,为其前戏、预演与铺垫。《君主论》、《论李维》等所有的传世重典,都在此期完成。

6《君主论》与《论李维》

马基雅维利在给友人信中这样写道:

“傍晚时分,我回到家中的书桌旁,在门口我脱掉沾满灰土的农民的衣服,换上我贵族的宫廷服,我又回到古老的宫廷,遇见过去见过的人们,他们热情地欢迎我,为我提供单人的食物,我和他们交谈,询问他们每次行动的理由,他们宽厚地回答我。

在这四个钟头内,我没有感到疲倦,忘掉所有的烦恼,贫穷没有使我沮丧,死亡也没能使我恐惧,我和所有这些大人物在一起。因为但丁曾经说过:学习产生的知识会永存,而其他的事不会有结果。我记下与他们的谈话,编写一本关于君主的小册子。

我倾注了我的全部想法,同时也考虑到他们的臣民,讨论君主究竟是什么?都有什么类型的君主?怎样去理解?怎样保持君主的位置?为什么会丢掉王位?对于君主,尤其是新任的君主,如果我有任何新的思路能让你永远高兴,肯定不会让你不高兴,一定会受到欢迎。”

从这封信,人们可以窥见马基雅维利写作《君主论》

时心境状态,认知他写作的思想缘起,了解这本书最初规定的几方面的内容。什么是君主?怎样去做君主?君主如何勃兴而强?君主如何衰落而亡?记住这四个问号,也许可将此书的主旨要义,大体洞悉。

这本书显然是西方所有政治学论著中最具争议的的一本。因为其通篇所论,是作为“合格”帝王所必须的品格,即机关算尽、用尽权谋、尽弃道德,厚黑无信。

马基雅维利主张,君主为达到目的,当不择手段,打倒敌人,“目的终将证明手段的正确”。最高目的乃是夺取权力和保持权力,成者为王败者寇。一旦为王,则掌控历史的最后解释权。所说的皆为真理,所做的皆受称颂。

真诚守信,洁净清白,固然值得赞美,然而马基雅维利宣布:历史的经验表明,那些建立丰功伟绩的君主们并不重视守信,而是懂得怎样运用诡计,使人们晕头转向,最终把那些“一本信义”的敌人踩在脚底。

马基雅维利认为狮子勇敢但不能防陷阱,狐狸狡猾但不能御豺狼。君主必须兼具狮子与狐狸的优点,而去除它们的弱点,成为既能辨认陷阱的狐狸,又能震慑豺狼的狮子。

作为君主,为了确保他的王国免遭敌人侵害,要同各国君主保持经常性沟通,力图让他们诚惶诚恐,殷勤地扶持自己,而不敢得罪与加害。必须争取朋友,孤立敌人,依靠武力或讹诈,稳操胜算。

必须让人民对自己又爱又怕,既有严峻的一面,又能使人感恩。必须使军队既服从又勇敢,摧毁不忠诚的武力,建立自己的队伍,毫不犹豫地把那些有可能威胁安全的力量消灭掉。

统治者如要坐稳江山,必须获得民众的支持。“聪明”的君主应运用暴力与欺骗、高压和怀柔、刽子手和牧师相结合的手法维护统治。

要提高人民的福利待遇,利用人好利求财、贪生怕死的弱点支配他们。统治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法律,一种是暴力。前者适用于人,后者适用于兽。统治者应该采用对人对兽的两种办法,治理人民。

关于慷慨和吝啬。马基雅维利说,对于人民的慷慨施恩有可能伤害君主,自以为适当的“慷慨”,难以满足社会的贪求。慷慨美名未得,国库已经空虚。

马基雅维利认为:被占领国在语言、风俗、文化方面与占领国必有种种相异,长久占据,困难重重。最有效的方法是君主亲自前往,驻守到那儿去,以此加强统治,长治久安。

披览《君主论》,人们觉得马基雅维利要做帝王师,在写一本“帝王术”与“帝国管理教科书“,仿佛一本西方版的《厚黑学》,然而意义不仅于此,对此书的评价各不相同。

当代评论者列奥·斯特劳斯认为:马基雅维利的著述使政治哲学与古希腊罗马传统发生了决裂,特别是与亚里士多德发生了决裂,它表现出一种全新的特性。

赫伯特·巴特菲尔德则认为:没有其他政治学方面的专著曾经激起一代代人的争论。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似乎是暴君的顾问,而对于另一些人来说,他似乎又是一个国家自由的崇高代言者。

人们还认为,馬基雅維利的《君主論》实际是一部“人论”,其否定历来占统治思想地位的“君权神授论”,以“人”的标准观察与评论君主。主張脫離神性的“钟罩”,進入“人”的现实政治世界,而免於傳統道德對人的單純性規定。

基雅维利的另一部政论大作《论李维》与《君主论》在内容上略有不同,此书论述共和制度产生的渊源与背景,探求各种政体之下的权力特征。

人们依据《君主论》,将马基雅维利看作“邪恶的导师”。在此同时,人们又在《李维史论》中看到一个“共和主义的马基雅维利”与“民主的马基雅维利”。

卢梭力赞马基雅维利“是在给人民讲大课”,《君主论》不折不扣,称得上是一本共和主义的“教科书”。卢梭:《社会契约论》,商务印书馆1982 年版,第 95 页。

无论汉斯·巴龙还是波考克、斯金纳、维罗利等一众政治学者,都努力将马基雅维利捧上公民人文主义或古典共和主义杰出代表的高位。刘训练:《共和主义的复兴》,载《公共性与公民观》,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 年版。

现代学者亨廷顿在《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提出“威权主义的马基雅维利”这样的概念,而在《第三波》中,则直呼“民主的马基雅维利”。刘训练:《马基雅维利与古典共和主义》,《政治学研究》2011年第 4 期。

《 君 主 论 》中的国家主义蕴涵着共和主义 , 而 《 论 李 维 》的共和主义则蕴涵着国家主义,两本书都具有共和思想,一种古典共和的思想光泽。当然《论李维》一书中这样的思想体现得更多。

波考克撰著《马基雅维利时刻》对马基雅维利这个思想特点作了充分肯定。这样马基雅维利的形象逐渐转向正面,存在于其身的另一种品格次展现:尊重市民精神、关心宪政构建,讴歌赞颂那些献身于创建与维护市民体制的人物,如此等等。

马基雅维利提议在考虑国体建设时,当认识共和体制具有更多的优越性。这种体制内,共同利益受到尊重,凡符合普遍利益者,受到重视并被实施。获益者众,以至能违背少数人意愿顺利推行。君主国的情形则相反,对君主合适的往往于城邦有害,而适合于城邦的则有悖君意。马基雅维利:《君主论·李维史论》,第 325 页,吉林出版集团,2011 年版。

那些人民自治的城邦,能够在甚短的时间取得非凡成就,远超过君主统治的城邦。人民总比君主更少犯错,即使有错也不及君主严重,且容易补救。人民掌握权力并得到很好的组织,其坚定、谨慎和感恩的品质无异于一个“明君”,甚而超过。反之,一个不受法律约束的君主则忘恩负义、变化无常及轻率鲁莽。

在共和制度下,人们不担心私有财产被无端剥夺,懂得“人生而自由而非奴隶”,懂得“天道酬勤”,只要努力,必会获取应有的社会地位。日常行事既考虑私人利益,也考虑公共利益,其结果利己利人,社会经济获得飞速发展。

马基雅维利:《君主论·李维史论》,第 329 页,吉林出版集团,2011 年版。 “

人民如果掌握权力并得到很好的组织,他们的坚定、谨慎和感恩就会无异于一个君主,或者更确切地说,无异于一个被认为是明智的君主。另一方面,一个不受法律约束的君主会比人民更加忘恩负义、变化无常和轻率鲁莽”。

马基雅维利:《君主论·李维史论》,吉林出版集团,2011年版,第305-306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