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裂无声》:生而无力,活而无序,死而无知

96
潜水的鱼儿
2018.06.23 05:59* 字数 1134

这本电影在我的脑子里存了很久,想看,内心却很阻抗,害怕内心所有关于不安、抵抗和荒凉等等的各种情绪都纷涌而至。看完之后念想至今,故事才成为了自我认知里的养料。“失重感”——对,就是这个字眼,对生活、别人甚至对自己的苍凉无力,对生活的无序的着急,对人生迷茫的期待,这些是看完电影后弥漫的情绪,如同厚重的棉花团堵在心头,成为一个深深的惊叹号。

故事讲述在叫做谷丰村的矿区小村庄,一个名叫张磊的小男孩失踪了,矿工父亲张保名在寻找的过程中,遭遇了煤老板昌万年,律师徐文杰,也经历了绑架,斗殴,反抗,故事的最后,小男孩死了却无因可查。有评论说电影真实地反应了中国现实社会的人情冷暖,表达了各个阶层的生活百态,但是我认为所有的人,所有的情节都只是在说一个是事:人心。

人心是塑料做的,所以麻木不仁;人心是肉团子做的,才会有血有肉有灵魂。


 

[if !supportLists]1. [endif]生,那是无从选择的命题

谷丰村的村民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唯一的占优势的就是埋在土地下的矿。他们急切地想要用这份宝藏换取更好的生活,所以,才会有从昌万年的金钱利诱,才有会羊肉馆里的一群人逼着张保名签字,迫不及待、穷怕了的村民们以为这是谋生的一种最直接有效的方式。麻木而直接,不计后果,这是一个群体的集体写照。

张磊在故事里交代不多,一开场没有多久他就失踪了。但是从有限的图片中我们看到了他的生活,大抵也是生活艰苦,年少懂事之类的,玩具是石头,玩伴是小羊羔,长大之后的人生也大抵不过如此。无辜而不幸,这是一个孩子的写照。

张保名是张磊的父亲,性子耿直,火爆,无辜受害者的代表之一,因为拒绝签字而被迫去远乡做矿工,他的生活里就是打架,采矿,赚钱。生活窘迫,但是还带有一丝良知,这是一个底层个体的写照。

昌万年是一个矿主,为了牟利不计后果,甚至到了无恶不作的地步。无视法律和道德,让贪婪主宰了自己,这是一个所谓的食物链顶端的写照。

包括电影里的芸芸众生......

生,之于每个人都不一样,但都是一个起点和开始,只是有的人起点就高,后面就精彩纷呈,而有的人起点就低,接下去不过是痛苦的开始。

 

[if !supportLists]2. [endif]活,那是延口残喘的将就

村民们用变卖矿藏的方式来谋生,张保名用采矿的方式来谋生,昌万年用商人的暴力来谋生,个体用自己特有的方式去活着,而活着仅仅是为了活着。当镜头转向昌万年切羊肉,吃满桌的羊肉宴的时候,一种已经无法言语的明喻方式传递了惊心动魄。因为村民们只顾眼前的一点利益,他们就只得付出健康,幸福以及很多无法用金钱衡量的东西。昌万年为谋求暴利不择手段,他就必须得要承受无尽的罪恶。

电影色彩灰暗,放佛也在隐喻这个世界的昏暗无知。

 

 

[if !supportLists]3. [endif]死,那是走向重生的可能

内心还是很在乎小男孩这个角色,只是因为他的消失,突然觉得:死亡,是一直用结束,也是一种开始。结束一种负担,开始一种新生。

影像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