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贤封三十年,夏末突降瑞雪,皇后诞下一名公主,血崩,皇后去世。一和尚因知晓天命,视其为不祥之人。皇上大怒,将其打入冷宫。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五年后)

世人皆道丞相府内的大公子慕言精通谋略,熟读兵法,年纪轻轻,便立下汗马功劳,身居高位。

二公子慕恒聪明达理,通晓天文地理,博学多才,温文尔雅,不知多少少女许其芳心。

只有这丞相府内的小公子慕容,每日饮酒寻乐,打架遛狗,逛青楼,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

冷宫内,明月抱膝蹲坐在冰冷的地上,门打开,阳光照了进来,光线打在明月的脸上,明月缓缓睁开眼,似乎不习惯刺眼的光线。一名身着墨绿色宫装的宫女走了进来,她手里端着一碗馊饭,“嘭”的一声,馊饭被她用力扔在地上,发出碎裂的声音。

宫女恶狠狠的瞪了明月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宫门再次关上,黑暗再次充满整个房间。

“大慨我活着就是让人厌恶的。”

明月默然垂下眼帘,嘴角露出嘲讽的笑。

今天是丽妃娘娘的生辰,所有的群臣携带家眷来为其庆贺,宫内一片热闹的景象。丞相府三个公子成了备受瞩目的焦点。可惜慕容却是世家女避之不及的。

酒过三巡后,慕容偷偷溜了出去。他顺着梅林深处走去,梅花落了一地,铺满成了粉红色的小道。

走至梅林深处,一名粉色女子正坐在地上哭泣,散乱的头发披散开来,与衣裙混为一体。

慕容用探究的眼神盯着她,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直白,明月抑制住哭泣声,抬起头,对视上他的目光。

慕容从怀里掏出一枚手绢,轻轻的递给她,明月黯然的眼眸多了一丝光线,她缓缓伸出手,接过手绢,慢慢擦干了眼泪。

“记住,无论何时都不要轻易哭泣,向别人展示出你的伤痕,这世界没人能与你感同身受。”

慕容清冷的声音自耳边响起,明月垂下眼帘,眸子里闪过一丝光亮,终究没言语。

(三年后)

贤妃诞下皇子,皇帝大喜,赦免天下,明月从冷宫放出,恢复其封号,明月公主。

丞相卖敌通国,皇上大怒,下旨令其满门抄斩。

听闻消息时,明月跪在皇宫寝宫外,为其求情,皇上避而不见。天空很快下起了鹅毛大雪,大地染上了一层白色,寒风凛冽,明月依旧跪着,一跪就是三天三夜。

“吱呀”一声,宫门打开,一名年过半百的太监走出来,他伸手扶起明月,明月强忍着腿部传来的疼痛感,随太监走进寑室。

明月行了个宫礼,跪下。

“抬起头来,让朕瞧瞧。”皇帝正慈祥的打量着她。

明月缓缓抬起头,“嗯,的确和朕的皇后长的像极了。”皇帝慈眉善目的开口。

明月对上他的视线,黑曜石的眸子闪了闪,乞求般的开口:“儿臣有个不请之情。”

“说。”皇帝眯着双眼,目光低垂。

明月的眼中闪过一丝雀跃,但很快被隐藏起来。“父皇可否放过丞相府一家。”

皇帝右手猛地拍了一下椅子,许是太过懊恼,不住地咳了起来。

“你可知他们犯了什么罪。”皇帝怒道。

“请父皇明察,丞相忠心耿耿,怎会做出无耻之徒的事,定是有人陷害。”明月不惧道。

“人证物证具在,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下去吧,我倦了。”皇帝闭上双眼,躺入床榻,不再言语。

“父皇。可是……”明月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侍卫请了出去。

明月买通狱卒,去看望大牢内的慕容。少年浅薄的身影立于牢内,一头青丝已成白发。少年冷冷的开口:“你来做什么,是来看我们笑话的吗。”

明月的心似被利器划过一般,心脏好似被捏住了,一纠一纠的的疼痛。

明月对上他的目光,抓住他的袖子,坚定的开口:“我一定会救你出去。

慕容拂袖,淡漠的别过头去,不再言语。明月垂下眼帘,眸中的光线暗了下去。

两人相顾无言。

三天后,丞相府满门抄斩,只有最小的那位公子不知所终。众人看着往日风光无限的丞相府落入这般田地,顿时唏嘘不已。

明月公主身边多了一名贴身侍卫,只是这侍卫这年纪轻轻却已鹤发童颜。众人心里奇怪,却也不敢说什么。

明月越来越受宠爱,即使宫内依旧流传她是不详之人。明月不时在皇上面前提起慕容的好话,通过明月的举荐,很快,慕容当上了禁军统领。

只是慕容身边多了一名绝色女子,女子名唤小艾,是慕容的青梅竹马。明月心里不悦,但从没抱怨过。因为她明白自己终究不过是他东山再起的一枚棋子罢了。想到这里,明月不禁苦笑。“咳咳。”明月把手帕覆在唇上,鲜血溢出。门外的小丫头听到声音走了进来,看到手绢上的鲜血,不禁一惊,惊慌失措的去传太医。

明月制止住她,眸光黯然,苦笑着开口:“我已肺痨成疾,时日不多。你不要说出去,好吗。”小丫头含着泪光,用力点了点头。

那日,皇帝寿辰设宴,群臣百官朝贺。明月坐在慕容的身旁,慕容手揽着青梅竹马,小艾以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明月。明月熟视无睹,只默默饮酒,心里早暗潮汹涌。

皇上看着明月,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不管怎样都是他最爱的女人舍命生下的孩子,何况这些年他欠了她那么多。

“依我之见,不如把明月赐婚于慕容,慕容你可愿意。”

“嘭,”明月失手打碎了手中的酒杯,复杂的心情涌上心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微臣谢过皇上好意,只是微臣已心有所属,万不敢高攀。”在昏暗的烛光下,他的身影愈发的清冷。

“哦,是谁,说来听听。”皇帝强忍住怒气道。

“小艾,请求皇上为微臣赐婚。”怀中的人儿娇羞的笑了一笑。

“你!”皇帝怒不可竭。

“父皇,儿臣愿常伴父皇左右,不愿早早嫁人。”明月起身,跪在地上求情。单薄的身影,在昏暗的烛光下,显得娇弱不堪。

慕容垂下眼帘,把玩着小艾的头发,眼中闪过一丝痛楚,很快便掩藏于眼底。

“好,还是女儿有孝心,今天我就为慕容与小艾赐婚。”皇帝大笑着开口。

谢过皇帝后,慕容已身体不适为由,带小艾下去,临别时慕容看了明月一眼,明月触及目光,碰撞上他的视线。那目光中似乎饱含着一丝不舍。许是我的错觉吧,明月拿起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苦辣的味道充斥着喉咙,亦如她此刻的心情。

(一月后)

皇宫兵变,慕容带着三千将士包围了整个皇宫,此刻的皇上正因病重躺在床上。所有的妃嫔,太监,宫女都被软禁起来。“来人啊,”皇帝虚弱的喊到。皇帝听闻脚步声,虚弱的掀了掀眼眸,入眼是一袭水碧色袍子,待看清来人后,眼底写满了震惊。

慕容手中端着一碗药,居高临下的望着皇帝。“你要干什么,我要叫人了。”慕容看着他笑而不语。

“来人啊,来人,”门外空荡荡的,没有人回应。”皇帝依旧声嘶力竭的喊着。

“你可还记得丞相一族。”慕容报复性的开口。

“你,你是……”皇帝眼中写满了不可思议的震惊。

“没错,我就是消失的丞相府的小儿子,慕容。你不知道吧,是你最宠爱的女儿明月,救我出来的。也是她把我带到你身边的。意外吧,惊喜吧,哈哈哈哈,”慕容疯了般狂笑道。

“你,你……”皇帝胸口一阵疼痛,然后失了气息,眼睛睁的很大。

慕容把药扔在地上,踱步走了出去,从此称帝,只是传国玉玺不知所终。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明月公主生来不祥,特赐打入冷宫,从此没有召见,不得踏出冷宫一步。”太监宣读完圣旨,朝明月啐了口涂沫,然后头也不回的朝前方走去,恐怕自己会沾上晦气。

明月接过圣旨,轻轻叹了口气,对于她来说,去哪都一样,没有他的地方,都是冰冷的。

冷宫的门再次锁上,明月蹲坐在冰冷的地上,一往无边的黑暗,充斥着四周。她掀了掀眸子,入眼有一丝光亮照进屋内,亦如他曾经温暖了她寒冷的生命。

“咳咳。”明月咳了起来,嘴角不断的益出鲜血。怕是时日不多了。明月用手指沾了血在手绢写下绝笔书。

三日后,明月公主逝去。听到这个消息时,慕容批阅奏折的手顿了一下,随后贴身太监呈上明月公主的绝笔书,与此呈上的还有传国玉玺,以及证明当年丞相一家的清白的证据。


慕容心中一震,打开血书上面写着几行字: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明月自知自己生来就是不祥之人,

与君相遇未曾后悔,


原有来生,长伴君身侧,

与君共度余生。

慕容心内像是被捏住般,疼痛难忍,眼泪滑落,终究我还是负了你。

每当夜深人静时,慕容总会梦到那一袭粉色衣衫的女子,梦里慕容一直唤她,可是前边的人一直走,没有回头。醒来时,泪沾湿了大半个枕头。

三年后,慕容驾崩,他的墓没有安在帝王之家,而是与明月公主合葬,这成为许多人不解之惑。

茶馆内,说书人依旧在讲个不停,台下的人不禁伤感,有些妇人竟悄悄抹着泪。

一个小女孩奶声奶气的问她身旁的妇人:“母亲那个叔叔爱她吗?”妇人轻轻的开口:“深爱吧,只是当时没发现吧,走,娘亲带你去吃糖葫芦。”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从此竹马老去,青梅也不再。

(无戒365极限写作日更营,第六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