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可以,你够资本有资格吗?

方玲当初选择赵建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能帮到她,帮助她最后走向成功。

如今好像从赵健哪里压榨了所有的为人处世道理,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开始走向了嫌弃,更多是赵健是个典型的中年心机男,她总感觉他心眼太多,她连他手里有多少钱都不知道,有很多事都瞒着她,那当然,人家比你多吃20年饭,头发丝都被心眼浸泡过了,所以后面这几年她干脆放弃了,不再偷看他手机,也不关心他晚上几点回来,只要你每晚回家,哪怕你刚在外面打的野鸡炮,我也装不知道。

早几年前,方玲就告诉自己,她能容忍自己一个人吃十块钱的米线,但是她决不允许自己将来的老公也跟她一起吃,她无数次看到同龄男女朋友一边看电视一边吃过桥米线,甜甜蜜蜜其乐融融,这是她觉得不允许的,她必须跨域这个阶层,所以赵健从来不吃麻辣烫、过桥米线一类,还记得动物园批发市场还没搬走时,赵健送她过去,但是从来不进去,在车里等,她当时略微觉得自尊心被刺了一下,如今再想万是庆幸,让她找一个陪逛服装批发市场的男人,还不如杀了她算了。

当初的想法是很功利和目的性,可是女人都是感性动物,一旦发生过过关系就会幻想,更别说跟这个人结婚了,她一朝变成了婚后女人,洗衣做饭收拾家务,围着锅台转,两个人周末去看电影逛公园,那时候的她不思进取,甚至觉得嫁对人了,幸福的不得了,女人一旦动了心就想要了解更多,尽管三十岁的人了,在他面前始终像个得不到满足的小孩,规定他几点之前回家,偷翻看他手机,还必须得了解他的思想路径,全面控制他的一切,那时候赵健快疯了,不止一次想要分开,差一点就离婚了。

而赵健是那种藏得很深的人,娶了小20岁的自己还不满足,她发现他竟然还有一个卖货的小三,两个人在一起两年多,如果不是她发现了,她还沉浸在婚后幸福美满日子里,并且振振有词,象征性道个歉这事就算翻篇了,你要是非过不去,那这日子就没法过了,意思就是我给你道歉了,这事就算过去了,你要是非要揪着这事不放,那就走向离婚吧,房子是他的,你收拾东西滚蛋。

方玲深刻的理解了他说的话的意思,她不再爱这个男人,她现在还不能滚,因为眼下的她不够资格独立离开他,她不得不找回初心,强制自己变得佛系,从小她就有一颗创业的心,她开始把创业提上日程,只要别人给她机会,她就会去见对方,不管是靠不靠谱也不管是不是在外地,她抓住一切机会让自己忙碌起来。

这几年她基本没下过厨,甚至赵健有颇词的时候,被她一句话顶回去了,再也不在乎他的情绪,赵健知道她跟过去的人已经不一样了,经常关心问候她,乍现危机感上身。

她也喜欢自己这种状态,她心里默默告诉自己,别等我有钱了,别等我翻身的那一天,这几年赵健哪方面彻底完败了,她一直克制的自己欲望,不出轨更不约炮,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生意上,她告诉自己,克制欲望很好,忍耐也是走向成功的重要环节,所以她不会胡搞关系,她忠于这段婚姻,等她真正成功的时候,她才有资格享受,这推着她不得不往前走。

方玲觉得经过这几年的心理折磨,她也快成人精了,她变得很佛,她一眼就能看穿赵健的心理活动,但是不揭穿反而配合着,只要她的生意一天没起色,她就能继续凑合着过,甚至感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不管大我多少岁,他至少把我照顾的很好就够了,她要的是成功,不是爱情,再说她更不是那种有情饮水饱的女人,一开始就不是,只不过迷失在了婚后短暂的甜蜜中,她只考虑自己,她始终要的是自己成功,所以她不在乎老公今天跟谁撩骚了上床了,她需要这个在北京三环里的学区房做强大后盾,她需要一个有稳定收入来源的老公,所以她才敢放手去拼搏,别说什么白手起家的鸡汤大全,她不相信在外面跑了一天业务回到郊区的合租房里,第二天还有信心勇气继续下去,如今这个年代,就是小本生意创业也是需要资本做后盾的,古人为什么说先成家后立业,因为你在外面不管如何流血厮杀,只要晚上你回到温暖的家,第二天你又是一条好汉上线了。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自信很重要,不是盲目自信,而是优质自信,伴随着你一路送你上青云,就算先天没有,后天也可以满足,前提你要找到能让你获得自信的人,先天自卑的人后天纯靠自己调整是永远get不了自信的,甚至一点点自信都沾不了边。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是她经常对自己说的话。

这句话适用于任何婚姻关系,不管是女强男弱还是反之,你当初选择这个人一定是看重TA某个特点,可能是他有钱可能是简单好控制,或者是女方是过日子的人,人当然会变,过着过着日子就变味了,想一脚踹开找更好的,没问题,前提是你得有资本,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男人找小三的原因,人家有钱了不能消费更多女人吗,你有钱了你也可以找小鲜肉,当初大家都是权衡对比后做出的选择,头昏脑涨想离婚的时候,想想自己为什么选择了他,自己够不够格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