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不羁爱太阳

我有一个朋友,他的WeChat个签是:我是太阳,世界是属于我的。

其实我很好奇,他的头像永远是颗星星,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太阳呢?

他是个很有趣的人,让我经不住就想把他的故事写下来,就以太阳作为他的名字吧。

两条平行线是没有交点的

我和你就像这道路的两边

并行着,乍一看不会相交

但你站在路中央,看向远方

只要这两条线无限的延伸

有发现吗,它们一定会相交

他撇过头笑着和我说:“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们明明不同,却还要相爱相杀吧!”

01

第一次见到太阳是部门面试,我们四个大二的准备了一人一问,我还记得当时我很严肃,后来一个学年过去给他们的印象就是严肃。

太阳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对于我们的why,回答无非就是锻炼下自己,增强自己的口才能力、沟通能力。直到和他很熟了才知道,他没想到经过层层考验后,一个记者的工作量这么大。

半年过去,对于新生的表现其实都差不多,从教他们采访时注意语速气息,到提问时注意逻辑顺序,从让他们按要求采访到自己设计话题,每个人多多少少受到批评和表扬,我扮的黑脸可能已经是黝黑发亮的境界,以至于我每次一讲话,下面是一片沉寂。

每个人的选择不同,最后在一个部门里的结局也就不同,半年时间其实心中下一任的人选也已明了,我开始明里暗里的和太阳表示:其实我对你很好吧。

我想他大概是知道我的意思,会好好做事,却没想到后来的一件事,让我有了动摇。

原先一周一次的风云人物采访到了要播出的前一天才发现全错了,这个原本邀请主角到现场直播节目,通过采访其身边好友来看看如何评价他的节目,变成了只采访了主角的一段音频,这让我大发雷霆,一个电话打给了太阳。

原本一顿批评后,我以为他会做出改正和弥补,结果等来的却是要离开这个部门,这件事后虽然我挽留了他,但是在我眼里觉得他没有担当,再加上平时的太阳,太过没规没矩,更是不想再委以重任。

后来我想让他留在部门辅助下一任的时候,他却推了,理由是不辅助能力不济的人,在他眼里,如果别人比他好,他可以任劳任怨当助攻,可是别人没有若连他都瞧不上,断然不肯屈居。

其实太阳说的没错,我和太阳当时的人情也没让他答应下这个事,最后我也只能不了了之,没成想这儿没了太阳,下一秒他就成了社长。

那一年我看着他从招新到卸任,看着他烦恼与欣喜,看着看着发现,原来他很负责也很努力。

我说:“这一年累吗?”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累啊,以前一周三四次例会,都是参加,听着就好,虽然还有一堆这个部门那个部门的事,但也还好。”他特意强调了一句,“不过记者的事是真多。”顿了顿,“后来的我一周一两次例会,却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

“这么拼命啊!”我看着他的侧脸,觉得他这一年长大了些。

太阳笑了一下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累,就是觉得有做不完的事。你也知道,不想好好的从上一届的手里接下来,到我这就残了吧。”停了一下后,太阳的眼睛忽闪了一下,“但我觉得很开心,因为我觉得带着他们一起进步了,如此就很好。”

“你这么一说,让我想到,如果当时留下你,会是什么样。”我不禁感叹。

他拍了我一下说:“其实我还是很不错的吧。”

“是啊,其实我是想留给你的。”我看着他,心中有一些惆怅,谁让你让我失望了呢。

太阳说:“我知道自己是属于赶鸭子上架那种,如果你留给我,我是会很不错,不过,我们就不会这么好了。”

“什么叫我们就不会这么好了?”我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那时候你对我还不错”,我心里想,原来他知道。“不过你对他们都不错啊”,这让我摸不着头脑了,什么叫对他们都不错,意思是我和他们这一届的在他眼里关系都很好吗?可能是和他们都说说笑笑的,在他眼里觉得我和他们都很熟吧。

太阳接着说,“可是,我一直觉得你是亦师亦友的人,因为你始终是我的上一级,我对你总有点害怕”。他认真地看着我挑了一下眉毛,“但是现在不一样,我跟你是一样的,所以我什么话我都敢对你说,也能和你吵,少了隔阂,我们关系自然就好啊。”

我笑了笑,在理。

也许就是这个,奠定了我们友谊的基础。

02

太阳像火,给我的感觉就是强烈,朝气蓬勃,永远都很有活力。

太阳像风,来去匆匆,就如同他的脚步,总是一个很快的节奏。

太阳像诗,字语间是一个意思,细细品味,原来另有一层意思。

我选择考研是因为我早做打算,而太阳选择考研,我却很是反对。

倒不是觉得他没有很早就有此目标,只是觉得他不适合,这么性格外向的他,坐在那里整天看书做题,想着也觉得不可能。更何况对于学习,他的懒散总有理由。后来他说,其实他九月才开始真的复习起来,我听得满头黑线一脸鄙视。

太阳和我的专业有很多课是一样的,所以我习惯给他留着考完后的资料,以至于那些复习资料和课设都成了他的护身符,屡屡让他顺风顺水。

每到期末,他就拿着我给的资料,跟着我在教室里认真复习,也因此他和考研教室的学长学姐混了个熟,不知道是不是因此影响,居然在我考上本校后的第一年,他说也要考。

我自然是觉得不靠谱的,就如同一开始觉得他不能独当一面一样。

太阳一开始也是有动摇的,这个选择对于他来说有很多需要考虑的因素,比如这万一考上了就是三年学习生涯,谁能料到这三年时光会不会不如工作的价值。

但是思考这些又不能停下准备的脚步,所以我也是屡次提醒,你应该好好看书,他也满口答应,不过还是被我抓住不好好学习。

那时候其他有这个打算的学生早已经开始复习,他已经磨磨蹭蹭徘徊了很久,原以为他跟着去了图书馆教室这些地方后,安心的开始复习,不曾想,这家伙居然做起了兼职。

那次宿舍人都不在,让他来宿舍畅谈,我说:“最近有认真看书吗?”

他倒也老实:“没有啊,我在兼职呢。”

“你这是疯了吗,现在还不好好复习,出去兼什么职?”我心里抑制不住的想发火,语气也有些生硬。

他抬头看着我说:“我觉得还是可以兼职的吧,而且一个是我之前寒假的工作,就算收尾我也得再继续一段时间啊,还有一边是我之前工作认识的其他学校的应届生,他们新开展的工作需要我,碍于情面我就答应帮一段时间。”

不说清楚时我是有点生气,一听完我就气急败坏了,“你是怎么想的,说要考是你,现在不复习也是你,你不好好复习也就算了,你这还身兼数职的意思啊,你还有时间复习吗!”这个时候我的眼睛都瞪圆了。

他的表情也是自觉理亏,但又很淡然的说:“我知道,我晚上还是去看书的嘛,我都想好了,再过一个月我肯定能把工作都停了。”

看着他眼神中的坚定,我也只能放任,不过心中更加对此不看好,还是说了句:“我还是觉得不适合你,你还是省省吧。”

没过多久经过考研教室的时候倒真的看到他在里面看书了,短信约了他待会一起吃午饭。

“你在看书了?”戳着盘里的米饭,我看着刚刚坐下的他。

他眼神一挑,笑着说:“是啊。”然后手中的筷子夹向盘里的腿排。

我心里一阵欣慰,然后接着问:“看多久啊,什么时候回宿舍的?”

他不急不慢,嘴里嚼着饭说:“9点。”

“才9点啊,我那时候看到几点啊。”

“11点。”

“对啊,看出来自己的不认真了吧。”

他又很在理的说:“能一样吗,你那是学霸,习惯于学习,我又看不进,天又那么冷,我还不如看了之后回宿舍,我复习的时候笔记都记着呢。”

我埋怨的看着他咕囔着:“你真会找借口,那你们专业的那几个,我认识的那谁天天在图书馆看到九点半再去教室接着看呢,人家都比你早复习。”

“不一样,”我说他特会给自己的懒散找借口,真的是道理一箩筐。

他接着说:“他是苏北的,我是苏南的,苏北的本来就比苏南的孩子会读书啊,我室友苏北的,他从大一开始就特别认真,还买了辅导书,我就觉得特别神奇,我虽然没他认真,不见得我的效率不高啊,”

拿起当时的网络特火的话又补充了一句,“俗话说得好,学渣看学霸就是,他那么认真,怎么和我考到一个学校了。”然后,抬起头一脸无辜。

当时的我真有一种不想再管他的冲动。

后来的发展让我知道,虽然他看上去总是不靠谱还很懒,我对他的认识刷新了一遍又一遍后,我想究其原因,应该是这样的:

太阳像书,总有下一页的故事,因为他一直在成长。

03

原先能一拍即合的伙伴,仅隔100公里却孤掌难鸣。

用它描述我和太阳,不失真实感。

太阳刚走的时候我没有太多感觉,只是觉得和往常假期一样,不过等到开学了,却忍不住想他。

其实,那时候有点埋怨他,十月突然改了志愿选择去上海,离考试不到三个月,想到他复习的本来就晚,专业课又得重新学那个学校的,就觉得不行。没成想,一切顺利,就这么如他所愿了。

那时候希望他就考本校,这样我们依然可以时常见面,一起玩,一起跑个步打个球,他原先的计划也是如此,不过后来可能觉得要再三年待在同一个校园未免有些腻,而且年轻去魔都闯闯也好,就这么改了学校。

刚开学那会,独自在教室看书的时候就想着之前的场景。我毕业的时候研究生的宿舍还没有分配,所以我只能东西放在太阳的宿舍然后整理包裹回家,其实东西不多,不过还是让太阳送我,我就是想感受一下毕业离开学校有人送我的感觉。

开学的时候,研究生报道比本科晚,我去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学了,所以到的时候又让太阳接了我一下,过了一把大一新生的瘾,还一起从他宿舍把原先寄放在那的东西搬到研究生的宿舍楼。

他大四我研一,就如同之前一样,时不时见个面聊个天约个饭,现在他一走,这些就不再了,有时候一个人走在校园里,就特别希望他能出现。

太阳刚到新学校的时候也不适应,和我时常交流感情,和我说一些他的事。他感叹道他也在想,怎么就真的换了个学校了,然后谁也不认识,关键是班上江苏的屈指可数就两个,其他虽说五湖四海却也能碰上一个地方的,而他真的就唯独一个苏州的。

其实地域不是关键,我看他是懒得交朋友是真的,所以越发觉得不是一个地方的没有什么交流空间,我想他应该觉得很孤独吧,所以很怀念。

其实上海苏州很近,他说上海话他也听得懂,可是学校的菜就是不合他胃口,而且虽然去上海玩过,却觉得这座城市很陌生。

他还坚持跑步,不过变成了早上,他说晚上太黑也没有伴,不喜欢晚上跑。而我依然是晚上跑,我说开学到现在都没打羽毛球了,没人打。他说他都没有带球拍,因为觉得找个打球的伴不容易,所以怀念能说打就能约的时候。

他还是嘲笑我,明明有室友,也有原先本科一起又一起考上研的同学,却非要一个人去看电影。

那时候发给他看我一个人生日在餐厅自己点了几个菜又买了个小蛋糕的照片,他就觉得我疯了,嘲笑我的同时又觉得那天没给我生日祝福有点不好意思。

他变得很忙,出乎意料的因为学业,好几次找他都是说在机房,因为他觉得宿舍看不进去,机房空调电脑热水很方便,所以一待机房如果没课就是一天。

其实他还是很贪玩,别看他待在学校整天看书,本科都没那么认真地投入于学业,其实心还是野的,只是和我说少个出去的伴,就这样也没少玩。

上海的几个主要的景点也去了,又和室友逛了好几次街,做得对多的就是一起出去看电影,最后交流起来发现比我看得还多,新出来的几个好看的基本都看了。

那时候去上海看他,和我说结交了两个哥们,他说的哥们,就是那种真心相待的朋友,所以嘴上时不时说着孤单,我看其实还是挺有滋有味的。

所以我想太阳是什么,是虽然有时候失意的觉得很孤单,但其实总有他能够春风得意的时候,就如他回学校看我的时候说,一出地铁走向学校,就一句话:回到这里就感觉如鱼得水,都是我的天下!

04

生活总是要有幻想的,不然平淡如水,多没劲。

用太阳的话说就是:What are you 弄啥嘞,跟着我high起来。

有时候想人是不是不应该想太多,徒增烦恼,因为很多事都是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过转念一想,如果不去瞎想,那肯定是没时间,因为一旦很闲,肯定就多想。

大一的时候也就十八九岁,一出大学门就是二十出头的了,也不是小孩子了,要想的事情很多,开始工作赚钱担责任了,所以难免会想未来。

我总是和太阳调侃,比如要不我去上海找个工作得了,这样就能一起玩了。又或者你什么时候给我买房啊,房价又涨了哦等等。

有一次我说我今天看到了一公寓房,很适合你买,首付便宜又离地铁近,作为你以后初出茅庐的上班族,很适合当单身公寓那种的,咱还可以一起住哦。

他却不以为然的和我分析了一堆,比如你确定我留在苏州工作了?你知道装修还要用这钱吗,你是打算我买了现在你帮我监工,等我毕业直接住吗?你知道公寓房很难二手专卖吗,买着还不如直接买大面积的等等,总之结论就是不可取。

很多时候,别人说的话,也许是开玩笑的,但是如果没有这想法,怎么会开这个玩笑,所以半真半假,只能自己体会。

而我和太阳调侃的时候也是,其实一方面是确有考虑另一方面确实也想可能确实不可取。生活的独特之处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是什么结局,差别在于你有没有所准备。

人生道路漫漫,有很多人老的时候再去学东西,也有很多人白了头才得志,有句话说成功永远不属于毫无准备的人,所以我想,幻想是要有的,说不定就实现了呢。

有一句话我很喜欢:

有些梦想,纵使永远也没办法实现,纵使光是连说出来都很奢侈,但如果没有说出来温暖一下自己,就无法获得前进的动力。

是啊,梦想如此,那符合实际的幻想也应该思考一下。

如果说我只是被实际牵连着随意想象讨个心安而已,那太阳的想象就如同这漫天的星空,不一样的线条勾勒出千奇百怪的图案。

他的脑海里各种联想,连一个擦肩而过都要浮想一下,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总是能想象出自己的串词,去描述之前的故事。

有一次,他见到一个人骑着单车经过,和那人不经意的对视了几秒,想到什么的他转而对我笑着说:“你说,要是你故意对一个人盯着看很久,那人是不是心里会想很多。”

有一次,他突然和我说:“你知道吗,我们学校食堂有一食堂、二食堂、五食堂、清真食堂,就是没有三食堂和四食堂,如果是觉得四食堂的四不吉利,那三为什么也没有,是不是有什么原因啊,要不我就以此作为点,写一个恐怖小说吧。”

他有时候会说:“以后我万一红了,我不介意你爆我的料,这样你可以赚钱,不过丑照就算了,你可以说我字丑,唱歌五音不全,但不要把丑照放出来,别人会认为我整容了的,你也知道,我真人比照片好看。”

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在他脑袋瓜里倒是一点都不稀奇,如果说两种门派的功夫在身体里会相冲,那么我想太阳已经打通了大脑的任督二脉,各种思想在他脑细胞里肆意发酵,完全融为一体。

比如他不仅自己取了名字,还给自己取了好多名字。也许有人要问,他的名字是自己取得呀,其实不是的,他并没有改了自己的名字,只是给自己取了一个方便别人称呼的名字。

按他逻辑是这样的:叠词的名字叫起来方便又可爱。

他说:“这么叫,我就很清楚谁是大学同学,谁是高中同学了啊,因为叫法不一样,我很有才吧,大学第一天就这么介绍自己,现在认识的都叫我这个名字了。”

这也就算了,我实在没搞懂后来冒出来的几个别名是怎么回事,还非要红橙黄绿来一遭,弄出来五六个名字加上那叠词就是七八个名字,按他的逻辑是:不同的我。

所以很多时候就出现了这样的场景,我和他聊着天说找太阳,他说不在说找其他的就在。

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他的身体里住了好多个灵魂,所以他那么躁动思维跳跃,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他能扯上什么话题。

每个人都需要幻想一下,一下未来也好,一下怀念也好,一下虚无也好。

05

据说,有的人笑得多没心没肺,哭的时候就有多撕心裂肺。

我想太阳就是这样的人,其实他是那种表面也挺坚强的人,内心却住着小公举。

也许是因为对一个人绝对的信任与熟悉,所以后来太阳有几次都放任的对着我哭。

很多人评价太阳大概就是性格开朗整体嘻嘻哈哈,但其实真正认识他之后发现他沉默寡言的时候也很多。

他不说话的时候,我原先以为是不高兴,后来才知道,也是他自己说的,他只是不太想说话了而已,没什么事。

太阳一直是什么情绪都表现在脸上的人,不过有个优点就是,一码事归一码事,这里得来的气绝不往那不相干的人上撒,所以变脸就很快,这一秒也许一脸生气,下一秒别人问他个事,就很平静的回复别人。

太阳很骄傲也很坚强,所以他不哭,不过如果你信任一个人,你就会把他当成另一个自己,哭的随心所欲,我想这么理解应该不错。

就像我很怕痒,太阳挠我痒痒时,我会一直躲闪,因为很痒就会想笑。

有一天他说:“你自己挠自己的时候,会笑吗?”

我肯定地说:“不会啊。”

他说:“所以我挠你,你会笑是因为对你而言你没有足够的信任我,所以会笑,如果你把我想象成是你,再挠你的时候就不会笑了。”

我有些不信,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不过心里还是照她说的去做,结果确实不太笑了,后来试了几次,确实一点笑意都没有。

所以我想,当太阳第一次对我哭的时候应该就是这么想的,完完全全的信任我,所以才能那么自如的去表达自己的感情。

那时候他欢天喜地的去上海复试,回来时我也问他几点的高铁,那时候打电话他还是轻松愉快的语气,不过后来到了学校的第二天碰到他,他却和我说快哭了当时。

原因其实很简单,我都不觉得是事儿,不过奈何太阳也有这心思细腻的一面,所以不知怎的就到了他伤心的点了。

他说去的时候是虹桥站,出来的时候还好,回去的时候觉得上海站近就买了上海站的票,不过那个地铁就很挤,没有什么友好让座可言,人特别多,而且也很杂。

莫名在地铁里第一次收到传单已然很意外了,还看着地铁里有乞讨的人,在他面前跪着经过,一个在前面乞讨,后面还有站着放着音乐的捧着碗的,着实让他吓了一跳。

这一次和我说的时候,是他自己当时噙着泪水,还不算哭,那之后就是真的泪流了。

初到学校那会,太阳不知道怎么就心灵的巨塔崩塌了,一种极度不适应的感觉,就他说的话来写就是:

总是有很多不凑巧的事,说要下雨,也看了天气,我带了一整天的雨伞在身边,去食堂的时候也带着,回个宿舍也带着,但当我冲出机房的想要漫步一会操场让自己心思沉静一下的那一刻,天空下雨了,而我没带伞,雨飘飘扬扬打在脸上,不一会儿眼镜上就有了好几滴,就和心情一样,有点冷。

那个时候的他已经回到了宿舍,大概是在走廊里或者楼梯上打的电话吧,听着他一开始只是叙旧的聊天,说一下自己的琐事,到后来声音回应的有些短、有点慢,我就能想象,大概是哭了。最后他也不介意自己的声音,就这么哭着说完了。

就如同我信任他一样,有时候面对朋友,就是会把所有的想法说出来,也不管是不是本来自己就知道不对,但是还是要说出来,说出因为这么想所以导致的不快,然后听着太阳说我,最后就变成了互开玩笑,大笑而过。

其他几次哭就不说了,总要给太阳留点面子。

06

太阳说看着我开始练书法,学吉他,培养自己的兴趣觉得很棒。

太阳说他也喜欢这些东西,不过相比较,他想觉得其他的更能吸引他,比如跳舞。

他后来去学了没有我不知道,不过在我看来,觉得他其实更喜欢的是画画。

太阳喜欢画画,在他的空间里有一个相册就是放着他的画,其实他也没学过画画,就是喜欢把心思画成画,有些挺好看,有些我称为是随意涂涂的,反正和他的字一样,没个规整的样子。

前些天他又用橘子画了一些画,我觉得挺有创意,不过他说创意是借着别人用过的,所以不能说是有创意,又随手画的,黑色签字笔略粗糙,也就给我看看罢了。

他说其实是看着人家用影子作画觉得很好看,很有想法所以搬着椅子在阳台,想要画一些自己的东西,不过又突然觉得这光的方向会变,等到构思好说不定已然不是原先的影子,所以就另作打算了。

原先看到那些通过其他物件摆在纸上,然后作画,所以当时就想着用橘子做点事,后来不画不要紧,一画害他吃了不少橘子。

因为望着一个橘子发呆,觉得没想法,吃了几瓣再看看造型没想法,然后想到了一个橘子的,所以又去拿了个橘子,这么几次,最后就吃了好几个。

他得意的地方是这么和我说的,其实他觉得之所以有一些构思是因为原先别人用过,看到了心里就有了这样的画面感,比如这两个橘子变成这自行车的两个轮子,挺好看的,但是这是人家的东西。

然后和我说,但是这橘子皮变成敞篷,画成野营图,还有这连着白色丝的橘子盖反过来变成喷泉,还有橘子变茶壶这些都是他自己想的,也不知道其他人有么有用过,反正不是看着别人的想出来的就让他觉得很开心。

和他相处后,发现画画确实是他一个人生乐趣,虽然没有章法,也没有技巧,不过他的想法确实有时候让我觉得眼前一亮。

还记得那一次,有一本专业书我需要用到,可是书原先借给一个下一届丢了书的了,也不记得具体是哪个学弟了,所以问太阳要,他给了我后,拿着那本书上着课我就想笑。

整本书翻着翻着全是画,这里一坨那里一条,还有那种大篇幅原本都是字的段落,硬生生的被勾勒出一个庞大的身躯,然后两只眼睛点缀,一个咧嘴笑的不明卡通人物,勉强说是卡通吧,真的有些画风奇特。

有几个画的倒是挺可爱,可能简笔画看的也清楚,拿给他看的时候还得意地和我点着那几个他画的小人,说是不是很好看,他当时画完自己就觉得特别好看。

翻到一页上面写着清明,是那种特意勾勒了几笔的画风清明二字,他说画这个的时候是因为离清明放假不远了。

有一页空白很多,那就更惨不忍睹了,我问他你这几个人是什么意思,还带着表格里面是属性。他说这是宿舍人物原型,他想把宿舍发生的很多好笑的事情通过漫画形式表达,然后属性是因为游戏玩多了。

我对此只能是脑海里浮现的天空中几只乌鸦飘过,然后留下几个黑点了,真不知道上课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有一次我打他电话,他那时候挺认真的在机房看论文,然后说是我打扰了他,让他大冬天的,伤感的从空调暖烘烘的机房出来,站在走廊上陪我聊天。

和我聊着聊着就说,他刚刚哈了一口气,在窗上画了一个我。我说那肯定是个火柴人,他笑了半天问我为什么猜的这么准,我说你就会画火柴人,我都猜得到大概什么样。

后来挂了电话他把刚刚窗户上画的复制到了白纸上发给我,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火柴人。我一时好玩传到朋友圈竟然有人夸,这画的人一看就是有画画功底的。发给太阳看,嘚瑟了半天。

大三的时候就说要写个放荡不羁爱太阳,其实也是在宿舍楼下随口一说,没想到他有一天想到了就问我,写了那么久,怎么一个字都没看到。

我一惊忙说,不急不急,快了快了,这不是小说也有章节嘛,我就写了一个头啊,其实那时候真没开始写,就是脑海中构思了一下。

他死催我,快点写,写完我看看。然后就这么一催,原本的寥寥几个字,在我手机里,就变成了三个小章节,其实我还是喜欢一气呵成,一写就写完的那种,不然思绪断了再接上总有些味道不对。

所以不用想也知道,其实写出来的时候花了我整整一夜到天明,之前写的三个小章愣是一个都没采用。

太阳之前说要把我的放荡不羁爱太阳画成漫画,我笑着说那肯定是火柴人漫画吧,他也不介意我的调侃说,你还说对了,别小瞧火柴人啊,虽然很简单,但是有它独特的味道,简单又可爱,然后故事很风趣,没准22世纪的最受欢迎漫画家就是我。

现在这个小说版的放荡不羁爱太阳已经出来了,不知道太阳的漫画版又什么时候出现在我面前,我就等着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