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西山你不陪,东山再起你是谁?(短篇小说)

1、

“老林,老林,你不能这么心狠啊!我们毕竟10年的夫妻呀!”吴珍双手抓着那个男人的胳膊不放,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声嘶力竭。

哪顾得精致的妆容早己变成一片烂泥巴。

只知道面前的这个冷脸相对的男人不能放手。

“你走开!别再烦我了。”林威厌恶的推开那个女人。

“老林,老林,你不能这样对我。”吴珍摔倒在地,却不肯放弃,哭爬着依旧上前来抓。

林威厌恶的向后退了退,冷声呵斥。“你给我走开!你我什么关系?告诉你,以后不许再来骚扰我,不然的话我对你不客气。”

大街上的围观者们众多,各种议论纷纷。

有的声音里面就有这样的议论。

“哎,你说怎么回事儿,是不是这个男人始乱终弃,抛弃了糟糠之妻呀?”

“嗯,我看也像。你看这个男人身后的那个女人长得的确不错哎!没想到是个小三儿。”

正在这里兀自议论着,好似要给这些吃瓜群众们一个确定的答案一般,只见那吴珍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越过林威,直接扑向了他身后的那个一直默默无声的女人。

上手撕扯她,嘴里骂声不断。

“你这个不要脸的,全是因为你,老林才不愿意再给我机会的。”

“啪!”的一个耳光。

打的吴珍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

打的围观者们也跟着一个劲儿得肝颤。

“哎呀呀,好痛,好痛,好痛……”

吴珍被打的双眼冒金星,好久没缓过那个劲儿来。

却听到林威又是大声呵斥。“吴珍,你再这般纠缠,你再欺负芳芳,我不介意把你的丑事也向检方提供,让你去监狱陪刘哲!”

吴珍浑身一个哆嗦,一手捂了被打的红肿的脸,一双泪眼看着林威,嘴唇哆嗦着问:“你,你真的能做到这一步。你就不念我们夫妻多年的感情?你就不念我们的孩子小鱼吗?”

一听她提孩子,林威的火气仿佛更重了一分。

“你还敢提孩子?我看你今天就是来讨打的!”

手举起还未落下之时,却被人一把抱住了。

“不要与她一般见识了,我们走吧!”

林威回头看了看,抱着他手臂的正是自己如今的爱人——田芳。

看着她眼中汪汪的那一片清泉,林威一阵心痛。

“唉,芳芳让你随了我受了太多的苦。”

田芳的嘴角抽了再抽,却终是没有带出半丝的笑意来。“我们走吧!”

林威无奈,牵着田芳的手,走向他们身后那座高大的写字楼。

吴珍哪里肯放,继续在后面哭着,喊着,追着……

林威冷着脸,只顾拉着田芳疾步往前走,那顾身后的吴珍半点。

走到门口处喊一声。“保安,拦住身后的那个疯女人,以后她若来,每一次见了每一次往外赶,赶的远远的。她若再撒泼,直接报警。”

几个保安急忙上前拦住了那个哭嚎着冲上前的女人。

“老林,老林,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们可是10年的夫妻呀!”

吴珍的哭喊声被电梯门的关闭隔离在外。

电梯里,林威的面色慢慢的平静下来,看着站在身旁,依旧一语不发的田芳,先是叹了一声。

“唉,你就是个心软的。不说她当初先与刘哲故意陷害我,害我倾家荡产,锒铛入狱。就说你吧!这半年,小鱼全是靠你收养扶持。若没有你在,我不敢想象小鱼这孩子会变成什么样子。”

说到这时,又看了看面前这个眼中依旧含泪的女人,上前一步,抬起手轻轻的为她擦了擦终是忍不住流下来的眼泪。

低声在她耳边念:“幸亏是你,我们父子两个才有了今日。难得见了小鱼如今也是如此的依恋于你,完全将你当妈妈一样。”

田芳的嘴角处泛起了一丝笑意,念起那个可爱的孩子,那个特别懂事的9岁大男孩。

大概也就是因为他从小缺少了母爱吧!所以对自己特别的依恋。真的可以说,不是亲生母子却胜似亲生母子一般。

2、

几年前,田芳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到林威的公司应聘了一个小小的办公室文员。

那时候的林威作为一个年轻有为的商界老总,很是招许多年轻美眉的羡慕目光。

林威长得又高又帅,办事雷厉风行,简直就是当下霸道总裁文里的那个现实版。

每一次他带着风走过的时候,办公室的小姑娘们皆是先垂了眼眸,用耳朵细听着他“锵锵锵”地脚步声,眼睛却盯着屏幕,一丝不苟。

每当他走过的时候,这才急火火的用着各种方式偷瞄他的背影。

这里面那个特殊的存在大概就是田芳了,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更知道林威已经有了家室,而且还有了一个宝贝儿子。

办公室里的小姐妹们时常坐着上位的春梦,可她一直坚信,女人更要靠自己优秀。

有时间努力的提升自己更重要,哪有时间做那种无聊的美梦。

以后相处的两年里,林威的公司越做越大,但时常需要在多地里来回的奔波谈业务,在家的时间却越来越短。

田芳也靠着自己的那份拼劲儿与灵气,慢慢的从办公室小职员变成了公司骨干。

仿佛这时候,林威才慢慢的看到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子。

原来她是那么的小巧可爱,颇有江南小女子的古风韵味,可做起事来却是那么的坚强果敢有韧性。

对于她其他方面的信息,林威几乎是没有什么更多的了解了。

只知道她是名校毕业,当初的时候学习成绩就是班里的佼佼者。

又知道她平日里除了与大家有工作上的交际之外,其余的时间多是一下班就会消失的那一类人。

所以,大家对她的具体情况也都不甚了解。

以后的日子里,作为林威强有力的助手,两人时常在工作上有交集,也会时常的共同出门谈业务。

但是,林威此时又发现,田芳是个很严谨的人。与她在一起的时候除了谈工作之外,其他的事情几乎毫无交流。

越是这样林威慢慢的对这个神秘的小女子越是有了些兴趣。

有一次出差,飞机上也是百无聊赖。

林威便有意无意的问了句:“你是什么地方人呀?”

“杭州。”田芳的回答只是淡淡两个字。

“千里迢迢的到青岛来。”林威感觉自己的这句话也有些无聊,不过闲着也是也闲着,多少彼此有些了解也是好的。

“嗯!”这下好,田芳的回答只变成一个字了。

然后就看到她将眼罩拉下来,头靠着座椅。

林威知趣的闭上嘴巴,暗自好笑,笑自己明明知道会是这种情况,还是愿意上去多碰一次壁。

这次业务谈得很顺利,对方的老板宴请他们两位吃晚餐。

林威也是高兴,饭桌上多喝了两杯,与对方老板多攀谈了几句。

对方老板举杯赞道:“听说林老板是个特别顾家的人,对妻儿疼爱有加,每次回到家得了空家务全包,还特意的下厨房给妻儿做顿可口的晚餐。真是难得的五好丈夫啊!”

可谁知他这么一说,林威的眼圈却忽然红了。大概也是因为几杯酒上头,忽然多了几分感伤吧!

“唉!哪里来的五好丈夫啊!我就想趁着自己还有能力的时候,多为他们母子赚一份家用,让她们的生活变得更好一些而已。其实我是很亏欠她们的。为了生意,我时常没有时间陪她们。也难得吴珍当初不嫌弃我是个穷小子就嫁给了我。我这辈子都要为他们母子两个努力打拼。”

说着说着,嘴角处又勾起一抹笑来,甜蜜温馨,那是作为一个丈夫,作为一个爸爸所体验到的人生美好。

田芳的眼睛忽然亮了一分,这一刻她看到了与平日里不同的林威。他不再是那个做事一板一眼的严厉老板,而是一个满身带着烟火气的普通男人。

心中默默叹一句。 “唉,原来他们也有这般的情结。”

大概就是因为他身上的这股烟火气,让田芳也慢慢的愿意与他多聊几句。

可是听到的都是他夸赞自己的老婆多么多么的贤惠,自己的儿子多么多么的可爱。他为有这样的家庭而骄傲自豪,为有这样的妻儿而努力打拼的话。

正当他们兴高采烈的带着胜利果实,回到青岛机场的时候,正在他们热烈的讨论着以后怎么为了这个方案努力拼搏的时候。

等待他们的却是三部门的联合执法。

林威被告知有人举报他行贿受贿,以权谋私……数条罪名够他坐牢一辈子。

更有甚者,还有人举报田芳与林威有不正当关系。

反反复复几个月的折腾,公司易主了,林威进去了,田芳也被搞得身败名裂。

此时两人想齐齐喊一声。“何其无辜,何其无辜。”

3、

那一天,田芳去牢里看望林威。

他苍白憔悴,却依旧怒瞪双目大喊:“我是冤枉的!我会证明自己的。”

身边的监管大声呵斥。“你给我老实点!有话快说,不然的话就赶快给我回去。”

田芳含着泪劝他。“你不要这样,没有用。我会帮你收集证据,以示你的清白,也以示我的清白。”

林威定定的看着她,良久才吐出两个字。“抱歉。”

短短两个字,两人却皆红了眼眶。

走出监狱的那一刻,田芳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助这个被困住的男人,帮助他走出黑暗,洗脱污名。

后来才知道,原来公司里的二把手,林威的好兄弟刘哲和吴珍是此事的始作俑者。

刘哲与吴珍沆瀣一气,造假检举,目的只是为了侵吞林威辛苦打拼多年的这家公司。

吴珍举报林威和田芳关系不纯,其实谁是那个心里不纯净者,她自己最清楚。

更可恨的是自从他和刘哲得逞之后,孩子小鱼也不再受她的照顾,被送回到林威的老父亲手中。

爷孙俩在农村里苦巴苦挨的过日子,那次田芳去找小鱼的时候,恰巧遇到林威的老父亲生病。

田芳忙将她送去医院医治,雇人照顾着。而自己却带上小鱼重新回到城里,一边收集这个是证据,一边带着孩子过日子。

每每看到小鱼那凄楚的眼神,便心生出一种痛惜。虽然她从来没有当过母亲,但是那一刻她的心软了,愿意用自己的爱来温暖这个受伤的孩子。

可是一个受伤的孩子面对一个陌生人的时候,哪肯轻易的放下心中的这道防线。

田芳用了多大的力量,用了多少的爱,才能去温暖这一颗受伤的心,可想而知。

终有一日,小鱼接受了她,扑进她怀里大声的哭。“我想要妈妈,可是她却抛弃了我,我想要爸爸,可是他无法管我。爷爷病了,奶奶没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你管我了。”

田芳抱着他也哭。“小鱼,相信阿姨会救你爸爸出来的。你相信你爸爸是无辜的吗?”

孩子流着泪使劲的点头。“我相信!”

“好,那我们就为爸爸搜集证据,救他出来。”

“嗯!”

“可是若有一天,证据出来之后你发现那个诬陷你爸爸的人是你的妈妈,你怎么办?”田芳不无担心,却还是问出口。

孩子又是忍不住的哭,可是哭了一阵之后,用力的擦了擦脸上的泪道:“谁的错谁认!”

看着这个小孩子满脸的刚毅,田芳哭笑不得。不过一瞬间感觉从这个孩子的脸上看到了那个父亲的影子。他以前的性子多也是坚毅果敢,甚至有丝决绝。

田芳一个弱女子带着一个孩子,偏要去与刘哲这个现任的大财团老板作对,她的遭遇简直无法形容。

被恐吓,被教训,甚至被绑架。

可越是这样,田芳好似吃了秤砣铁了心,斗志越发被激发起来。越是被威胁,越证明他们有错在先,怕被揭穿。越是被威胁,越是要给自己,给林威出口气。

可惜她身单力薄,无力回天。

人生好似一下子被迫到了最窘点,无奈之下,她只有将一封信和一个信物,交给只有不足10岁的小鱼,让他去杭州交给自己的父亲。

刘哲得知田芳手中有他的行贿证据之时,不得不使用最后的杀手锏,除之而后快。

就在田芳送小鱼去飞机场之时,刘哲带人也杀到了。

田芳慌慌张张逃离机场,刘哲哪里肯放?带人一路追赶,终于将田芳从出租车上死拽下来,押回公司。

可谁知田芳就是个嘴硬的,任打任骂也不开口。得不到她手中的证据,刘哲也不敢对她有所处置。

只有绑着她,饿着她,想着她一个弱女子总会忍受不住这些,乖乖的交出她手中证据。

三天了,田芳被绑着关在小黑屋里,没吃没喝,感觉生命在渐渐流逝。

心中只念着:“小鱼你要平安,爸爸你快来呀!若不然你们就见不着我了……”

昏昏沉沉中,听到大门被强行打开的声音,听到有人唤她的名字,可她就是没有力量睁开眼睛。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边守着的是自己的爸爸。

“芳芳,苦了你了。”爸爸一双泪眼相望。

“爸——!”田芳一声唤。

父女俩抱头痛哭。

这一哭化解了许多年的父女恩怨。

原来田芳的爸爸家资丰厚,在杭州可是商界名人。

可人的精力毕竟有限,他将更多的精力投身到商界与事业中去的时候,对家庭的关照就少了许多。

田芳妈妈身体一直不好,可惜爸爸却在她病重的时候依旧出门谈生意,以至于田方妈妈病逝的时候他都不在身边。

因为这件事父女两人产生了巨大的隔阂,正巧田芳大学毕业,干脆从学校出门,开始在大千世界里寻找自己的事业与生活。

用她的话讲。“这个家虽然金碧辉煌,却缺少了一种爱的存在,我不喜欢。我要离开,我要寻找自己的新生活。你不必找我,即使找我,我也不愿意再理你!你也许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可你却是一个失败的丈夫,一个失败的爸爸。”

田芳也没有想到自己出门打拼了这么久,最后还是要回头求爸爸救命。在自己孤立无援的时候,在自己的生命都受到威胁的时候,首先想到的还是自己的爸爸。

“傻孩子,你受苦了,爸爸要替你讨回公道。让那些欺负你的恶人皆得到他们该有的惩罚。”

爸爸的话是那么的铿锵有力,听的田芳的心也跟着一阵阵变得温暖。

含泪再看一眼面前的这个男人,他鬓边的白发好似多了些。

“爸,我为我以前说过的话道歉。”

“傻孩子,是爸爸以前太过了忙碌,反而忽视了你与妈妈。其实我那么忙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你们母女俩过的日子好一些吗?结果又是什么呢?我失去了你妈妈,又差一点失去你,爸爸做了件多么愚蠢的事。回来吧!回到爸爸身边,以后爸爸来保护你!”

“叔叔,我希望那个保护芳芳的人以后还有我一个。”林威推门进来,虽清瘦了许多,却依旧精神十足模样。

随在他身边的小鱼也喊一声。“我,还有我,以后我来保护芳芳阿姨。”

“你……你这是?”田芳含着泪看着林威,心中一阵欢喜。

“是的,我出来了,因为你的证据我又可以堂堂正正的获得自由,取回我所失去的一切了。”

田芳的嘴角处终于现出一抹笑意。

田芳爸爸站起身,拉着小鱼的手走出病房,将那份重逢的欢喜留给他们。

4、

电梯门打开,林威拉着田芳的手在众人羡慕的举目里中,昂首阔步的走进办公室。

推开门,春日的暖阳透窗照进来,给整个屋子带来一片温馨感觉。

走到阳台处,将纱质窗帘打开,与田芳一起俯瞰。

恰恰见到吴珍被保卫门推出门,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可是围观者却无人上前扶她,多是在指指点点的看笑话。

吴珍挣扎着爬起身,转身向回走。她的身子微躬,好似忽然间就苍老了好几岁,背影里透出的是无尽的沧桑与悲凉。

田芳看着不免又心生出一丝怜悯来,抬头看了看身边的林威。

林威也转头看她,只念一句。“日落西山你不陪,东山再起你是谁?天理昭彰,一切皆是她自食恶果。”

暖阳里,田芳轻轻依在林威的怀中,却念一句。“为了我和小鱼,我希望你多些时间陪我们。”

林威不说话,只是勾着嘴角,轻轻的吻田芳的额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