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史之乱

96
钩沉者
2017.12.29 16:33 字数 5989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马嵬坡下,仓皇西逃的玄宗皇帝第一次感觉到了人生的无奈,虽贵为天子却连一个女人都救不得,唉,如今这个皇位已是危如累卵,昨日还是太平盛世,今天却成了遍地狼烟,乱世之际就算是天子除了狼狈逃窜还能做什么呢,这样的反差实在是有些让他难以接受,不知他可曾大呼“何以至此啊”,但这要问他自己。

      李旦早早的就当起了太上皇,李旦这一生曾两次坐上皇位也曾三次让出皇位,第一次是让给他的母亲武则天,第二次是让给他的哥哥李显,可惜他的这位哥哥却是不争气,让自己的老婆和女儿把朝野上下弄得是乌烟瘴气,就连自己都死在了这两个女人手里,也正是因为韦后的祸乱朝纲才有了李旦的第二次登基也才有了这第三次让位,第三次他将皇位让给了自己的儿子李隆基,因为太平公主的步步紧逼,细数李旦的这一生,他并不笨只是不争,他不愿与自己的母亲争,不愿与自己的兄长争,也同样不愿与自己的妹妹儿子争,但生在皇家有时却逼得他不得不争,所以他干脆就让出去,让别人来争,之前是这样如今也是这样,妹妹太平公主在朝堂上一手遮住了半边天,俨然一副想要效仿母后的模样,他不愿与妹妹去争但皇位也不能再落入女子之手况且这里面还夹着自己的儿子,所以他索性就将自己的儿子摆到了台前,自己则去当太上皇,反正你迟早是要继承为父的位置的,不如早些出来替为父分担压力,而且李旦很狡猾的只交了一部分权,在自己的手中仍握有三品以上官员的任免权,真正的大事还是他说了算,可怜的李隆基却成了父亲的挡箭牌,不得不和太平公主正面相对。

      多亏了太平公主的步步紧逼,李隆基才登上了皇位,李隆基和父亲李旦不同,一旦坐上了就不打算在让给谁了,哪怕敌人是自己的姑姑,如今李旦退位,新继位的李隆基和太平公主的冲突也到达了白热化的阶段,双方谁都不打算放过谁,既然如此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就来看看到底谁的拳头硬,李隆基决定先下手为强,李隆基率领亲信十余人府兵三百余人,杀了太平公主一个措手不及,一干党羽被全部剪除,太平公主本人也被赐死家中,李隆基大获全胜,至此他终于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皇帝,将国家的全部权力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唐玄宗是一个有抱负的君主,玄宗改元开元,他是要改天换地重开一个盛世,而他也的确开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盛唐景象。执政他先后有姚崇宋璟,理财有宇文融,边地更是有高仙客等一大批名将,盛世呼之欲来,直到李林甫执政,李林甫之前的宰相是张九龄,当然他的下台是李林甫一手造成的,因为李林甫是一个小人,但小人却有不俗的能力,李林甫大大简化了行政的手续提高了行政的效率也减轻了帝国和人民的负担,还修缮法典,编撰出了著名的《开元新格》和《唐六典》,据说这两部法典效果斐然,开元二十五年全年的死刑犯加起来也不过五十几人,刑狱之中因为杀气不中竟有鸟雀在外筑巢,国库之中也是日益充盈,开元盛世是在李林甫执政期间实现并非是没有道理,虽然盛世不是因他一人,但却也是功不可没。

        但李林甫终究是个小人,李林甫善于揣度上意,更善于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和皇帝的信任来为自己谋利,排除异己扶植党羽这对于李林甫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亏损国家来充实自己对于他也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比如说他怂恿玄宗皇帝声色犬马,玄宗后期的骄奢淫逸不理朝政和他脱不了干系,再比如他任用胡人替换边将,也是为了自己的宰相之位,李唐王朝素来有“出将入相”的老规矩,边将一旦有了战功便随时可能被调入中央,所以李林甫干脆上奏玄宗皇帝请求任用骁勇的胡人为常任边将,即是常任便不再有入相的可能,自己也就可高枕无忧,至于朝臣早便是悉数在自己的控制之中,为了自己的私欲,却为李唐王朝留下了严重的隐患,而且他的位置也不如他所想的那么稳固。

      不过玄宗是管不了这些了,如今的玄宗正在温柔乡中悠游快哉,怀中的正是醉酒羞花的杨贵妃,杨玉环本是寿王李瑁的女人,这李瑁嘛是玄宗的儿子,也就是说玄宗此刻的风流快活实际上是与自己的儿媳,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李家这样的事也不是头一遭了,太宗强占了弟媳,高宗又强占了自己的后母,如今又轮到玄宗了,“汉皇重色思倾国”说的是一点不假,“一骑红尘妃子笑”也真是三千宠爱在一身,结果却是“从此君王不早朝”,当年那个意气风发一心想要改天换地的玄宗皇帝如今已是深陷温柔乡中了,这帝国如今可是四海升平,自己也该好好享受享受了,此时已是天宝年间了,就连年号都是盛世糜颓提不起气力,天宝二年,六十岁的唐玄宗甚至想要退居二线,把天下政事都交与李林甫管理,在高力士的劝说之下才算作罢,说起高力士,恐怕最为世人所津津乐道的便是“力士脱靴”一事了,这可着实是委屈了我们高力士,高力士对于玄宗皇帝的忠心可以说是天地可鉴了,掌权不假弄权却是有些冤枉,恰恰相反高力士不是庸人也不是奸宦,自古宦官的位置便很是玄妙,是宫闱中的近臣却又与后宫深居的妃子不同,与满朝士大夫的接触可谓是十分频繁的了,干政也早已是见怪不怪了,同时身上却也不似儒家门生一般挑着仁义道德的担子,他们往往都很有做奴才的觉悟,对主子万事只有听话二字罢了,这也是为什么宦官往往可以得宠的原因,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特殊的群体能量巨大,在一定程度上很是能充当皇帝与臣子、皇帝与后妃之间的纽带,既能祸国害民,也可辅政为善,高力士便很有这样的觉悟,张说可以逃过一死,不就是因为高力士的及时搭救,而如今的劝阻也是如此,只不过,经此一事以后高力士再也不敢妄议朝政,呵呵,他倒是很懂得点到即止,但求一个相安无事,最终虽仍是被排挤出京却也不至于落得个身首异处得结果,捱到大赦天下,归京途中才闻得玄宗皇帝驾崩一事,北望哀嚎,吐血而亡,真是忠心耿耿,死后能与玄宗黄帝合葬,也算是死得其所。

      玄宗皇帝一心思慕着退居幕后,一干臣子却在台前闹得正欢,挑头的不是别人,其中一位正是可以只手遮天的权相李林甫,不过这天就快要遮不住了,不曾想嫉贤妒能了一辈子的李林甫也会看走了眼,被人钻了空子,这人便是杨国忠,杨国忠在发迹之前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市井无赖,年近不惑也没混出个什么名堂来,不过却让他攀上了一棵大树,杨玉环。作为贵妃的远方堂哥,关系远近暂且不论,按着一人得到鸡犬升天的老理儿,也该他杨国忠发迹了,况且他还和杨玉环的姐姐虢国夫人关系不清不楚,在杨氏姐妹的引荐下杨国忠也算是进入了庙堂,杨国忠却是展现出了自己吃喝嫖赌以外的功底,理财。这个赶超宇文融的理财能手甚至完全解决了国库空虚的问题,看着钱袋子一天天鼓起来的玄宗皇帝龙颜大悦,看杨国忠也是越发的顺眼,国忠这个名字便是皇帝特赐,已是百尺杆头的杨国忠想要再进一步,便不得不和李林甫正面对冲,自此两人的关系已由之前的狼狈为奸彻底崩塌为针锋相对,李林甫也全然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粗鄙小人有朝一日竟然会与自己平起平坐,如今的杨国忠凭着如此的业绩和关系,李林甫也是奈何不得,可笑在朝堂上叱诧风云了大半辈子,踩得天下士子不得抬头的执宰大人最终却是郁郁而终,李林甫前脚刚走杨国忠就迫不及待的往上泼脏水,一顶谋反的帽子扣过去,不仅是家人的株连,就连尸身也给刨将出来,挖出嘴中含珠,扒下一身紫金贵服,草草的安置在小棺之中,以庶人身份下葬,真是死不瞑目。李林甫的身败名裂看似是该是杨国忠笑到最后,却也给了另一个人一个机会,这就是即将要开幕的一场大戏的主角,安禄山。

      诺大一个李唐王朝,李林甫可能是安禄山唯一惧怕的人,作为李林甫任命胡人作为边将这一政策的直接受益人,无疑安禄山的发迹大半是由于李林甫的一手扶植,不得不承认李林甫的驱人之术很是高明,李林甫安排了大量的谍报人员为其提供安禄山的详细情报,李林甫本身又善于揣测人心,再辅以情报,所以往往是安禄山还没有说出口,李林甫便已经说出了下文,这种未卜先知的本领一直让安禄山视作神明,据说甚至实在寒冬腊月安禄山面对李林甫也仍是会汗流浃背,而每次有线人从长安归来,安禄山首先问的不是皇帝如何如何而是“十郎(李林甫),如何看我?”畏惧之深可见一斑,至于我们的玄宗皇帝,安禄山完全谈不上畏惧,甚至连敬字都欠奉,至于其做出的诸如拜贵妃为母的种种谄媚行为,不过是一个投机者的作为,种种近似胡闹行为的背后少不得安禄山的阵阵冷笑,李林甫这一去,整个朝堂之上,哪还有人能来压制这个不缺少野心和魄力的投机者,况且还有杨国忠的步步紧逼。

      杨国忠不喜欢安禄山是有原因的,先不说他是李林甫的人,就说他一个蛮子竟然敢瞧不起自己,这让扳到了李林甫后已经自视天下无敌的杨国忠如何能够忍受,于是杨国忠一有机会便向玄宗皇帝灌输安禄山欲反的观念,还鼓动玄宗召安禄山进京,并断定安禄山一定不敢来,但安禄山却来了,那是安禄山最后一次进京面圣,安禄山不顾自己肥胖的身躯倒伏在地上向玄宗哭诉自己恐怕要死于杨国忠之手,和事佬般的玄宗表示很抱歉,为了安抚安禄山自然又是雪花般的赏赐,在送行时还特意为安禄山披上了御衣,但这却并没有换来安禄山的安心,仍是逃一般的回到了大本营,这样怪异的举动任谁看来都知道安禄山已然生了反心,但显然这些人里不包括玄宗皇帝,他依旧进似乎顽固的认为这不过是安禄山与杨国忠之间的矛盾使然,甚至还为此而庆幸,毕竟相互制衡总比结为朋党要好的多,直到安禄山以献马为借口欲派六千甲士入京,六千人不是一个小数目了,玄宗就是再如何昏聩也该觉出不对了,急忙派出使者询问,但这次玄宗皇帝却没有等来安禄山,这年十一月,安禄山挥师南下,至于理由嘛,很简单,清君侧三字。

      安禄山真的反了,这或许是杨国忠希望看到的结果,因为没有比这更有力的谋反证据了,可惜他没有料到,有着数不尽的辉煌历史的唐王朝如今已经败絮其中到了这种地步,当然更不会想到这场叛乱会持续八年之久,因为他早早便随着杨玉环死于马嵬坡下了,而对于这场叛乱,我们一般称之为,安史之乱。

      安禄山反了,朝廷却不以为意,大唐之强盛岂是一个蛮子可以动摇的?安禄山号称的二十万大军,其中的水分又有多少,况且唐王朝还有大把的名将可以任用,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哪一个又会弱于一个蛮子?高居于庙堂之上的官老爷们并不惊慌,甚至谈不上如何的忧虑,区区小贼,覆掌灭之。

      但战事的发展却逐渐脱离了人们的想象,叛军一路势如破竹,仅用月余时间便攻破洛阳,封常清、高仙芝被迫退居潼关,坚守不出,但战争永远不只是前线将士的事情,战事失利往往不在边线而在庙堂,很快高仙芝二人便因“失律丧师”之最处斩,安禄山也在正月初一雄踞洛阳自封大燕皇帝,改元圣武关地势易守难攻,何况如今的潼关已陈兵二十万,更有哥舒翰老将军压阵,安禄山的脚步终于被阻拦在了潼关之外,庙堂之上终于松了一口气。叛军往往所持就是一时之勇,看似势如破竹实则不能长久,只要一拖再拖不说唐王朝仍是民心所向,就是叛军内部也可以分而化之,到时不攻自破,哥舒翰已经打定主意要当一个“缩头乌龟”,打上一场持久战。但朝廷却并不买账,被一个蛮子逼到如此地步已是让朝廷颜面大失,此时又怎么能够龟缩不前呢,唯有主动出击还要一举灭之才能显我大唐国威嘛!玄宗皇帝深以为然,一道道旨意如雪花般飘下,一位位使者奔赴潼关,于是黄土已经埋到脖子

根的老将军硬着头皮踏出了城门,二十万大军能够再次回到潼关的不过八千,哥舒翰本人也被生俘,潼关战事的失利使得唐王朝稍见起色的反击全线崩溃,更为紧要的是潼关落入敌手后,国都长安再也无险可守,无势可依,如何能够挡得住虎狼般横冲直撞的叛军。

      天宝十五年六月叛军攻陷长安。

      而早在这月甲午日,在小猫小狗两三只的朝会上,玄宗皇帝颁下诏书,言欲御驾亲征,是日禁军仪仗迁往大明宫,傍晚,龙武大将军陈玄礼重新编整六军,赏赐金银,又挑选出九百匹良马装配齐全,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秘密进行,黎明时分,一行人贼一般的逃出了长安城。

      这只包括皇帝太子和一干妃嫔宦官在内的奇怪队伍,直奔西蜀而去,而“幸蜀”正是由杨国忠上言,或许对蜀中地区经营已久的杨国忠早早的便为之间留下了一条后路,不过只可惜他是没办法走完或许帝,或者换一个词汇,胁迫。而一旁或许还摆放着杨国忠的尸体,杨国忠是在一片混乱之中被杀死的,但他的死显然并不能平息禁军将士们的怨气和愤怒,于是便有了这一场荒唐的对峙,他们要求杀死贵妃杨玉环,理由或许是协同杨国忠谋反或许是妖女乱国,在或许他们只是为了自保,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不论理由为何玄宗皇帝都已经左右不了将要发生的事,后世对这件事请结局的记载是杨贵妃被溢死在佛堂,禁军则高呼万岁继续前行,又是一个君臣两相宜!

      接下来一路有惊却也无险,七月二十九日,玄宗皇帝终于结束了自己为期四十六天的逃亡生涯,安然抵达天府之国成都,只不过此时的他丝毫不知自己已经称为了太上皇。

      继位的是太子李亨,太子与皇帝依旧实在马嵬坡分道扬镳的。经历了一场场闹剧的流亡队伍正准备动身时,却被当地的百姓拦了下来,他们是来恳请玄宗留下的,这些天子脚下的百姓世代为唐民,他们不怕为唐王朝死,他们希冀着玄宗皇帝可以留下来,带领他们征讨逆贼收复失地。面对百姓的恳求,玄宗皇帝想走,太子却想留,原因很简单,长期以来他这个太子做的很不痛快,先有李林甫的打压后有杨国忠的排挤,这些人又有哪一个不是那个做父亲的一手提拔起来的,不说此时的太子与皇帝已经离心离德,至少时是心存芥蒂,玄宗皇帝的强势一直让太子很受伤,而如今却是一个天赐的良机,经过重重的打击,他看到了父亲的疲惫和弯下去的腰杆,如今自己要留父亲留不住,再加上太子一党的极力怂恿,李亨决定顺从民意北上平叛。当玄宗皇帝得知太子不走的消息后,长叹一声:“天意。”是天意,更是民意。

      天宝十五年七月十三日,是李亨来到灵武的第三天,也就是在这一天,李亨在一众留守官员的拥戴下即皇帝位,改元至德,后世称其为唐肃宗。姑且不论这一继位是否是名正言顺,反正至少是已成定局,况且眼前还有这么一个烂摊子等着去收拾,幸好老天为肃宗送来了三个人,李泌、郭子仪和李光弼,李泌为肃宗带来了平叛方略,而郭子仪和李光弼则是不可多得的名将,但前路却依旧是坎坷曲折。

      原本按照李泌的构想,平叛需要两年,方略大致是稳扎稳打,步步蚕食,具体操作为将大军一分为三,分别交由李光弼、郭子仪和肃宗自己,三路人马分别由河北、河东和扶风交替出击,让叛军疲于奔命,弱其斗志,待到来年开春在调动西北各军与李光弼联手强攻范阳,破其巢穴,如此一来叛军必然人心浮动,斗志全无,大事可期矣。

      但肃宗皇帝却没有耐心行如此之法,他太想收复长安和洛阳了,两年时间太长了,他很不得现在就把在父皇手中失去的山河给夺回来,或许这样他这个皇位坐的才能更加心安理得,但事实却是纵然收复了长安与洛阳不假,却已是七年以后的事情了,而且战乱的平定在一定程度上还要归功于叛军内部的不断反复和自相残杀。

      八年时间,后世所称的安史之乱终于落下了帷幕,而一同谢幕的还有唐王朝的盛世光景,接下来的藩镇割据又将是怎样一番动乱场景。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