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楼|那些能恶心死你的卑鄙小人

老虎和苍蝇,哪个更讨厌?答曰:苍蝇

一般人见到老虎,第一反应是恐惧,根本来不及产生厌烦心理。但一般人常见老虎的机会也不多,即便见了,以老虎之凶猛,一口毙命,一了百了;苍蝇并无太大杀伤性,可它很烦,嗡嗡嗡叫个不停,躲无可躲,因为遍地都是苍蝇。

生活中,老虎不多见,苍蝇遍地走,那单位里看大门的,办事处盖章的,食堂掌勺打饭总要掂掉两块肉的,宿舍管钥匙的,本都是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可他们一旦想拿岗位上那点职权为难你,还真挺令人恶心。

我看书就喜欢寻摸这类小人物品读,很有意思,很有真实感。据说《红楼梦》出场人物有975个之多,可老爷太太少爷小姐毕竟是少数,我估计这其中得有七八百是丫鬟仆人,贩夫走卒,以及平头百姓。过去我们总说底层的劳动人民最朴实,最善良,如果你仔细看书,会发现底层百姓中,大有讨人厌到了极点的。

根据我个人的生活经验,第一常见的苍蝇,是门卫。在当代社会,宿管、保安等都是门卫的别称,门卫在职场上几乎没有级别,属于最低级的劳工,工资也不高,我在一些单位了解到,门卫每天工作12小时,但只能拿到所在市的最低工资标准,每月到手也就一千多块钱。在底层的人容易压抑,他们脾气总不是特别好,尤其是对外人,是他们能够充分使用那点职权为难他人的时候,相信不少人都有在别人单位门前被门卫挡住数落的经历。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门卫这类人中做到极点,最重要的是选一个好“门第”,古人说“宰相门前七品官”,能做到宰相家的门卫,相当于做了七品县官。《红楼梦》中贾府,所谓“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钟鸣鼎食”之家,在这里做门卫,也是有几分权利,有几分派头的。

想当初,刘姥姥第一次来到荣国府门前,眼中门卫的形象是“挺胸叠肚,指手画脚”,这种挺着啤酒肚指指点点的形象,放在今天,是不是很眼熟?领导们都是这副派头。能在大户人家做门卫,在一般人面前就是了不得的大领导了!

咱们讲尊老爱幼,面对带着孙子来问路的老寡妇刘姥姥,门卫们是什么态度呢?他们打量了刘姥姥一会,才询问刘姥姥的来历,刘姥姥说明来意,门卫们听了,都不理睬半天戏弄让刘姥姥找个墙角蹲着,等待刘姥姥要找的人自己出来。

门卫们对外,利用这一点点权利,冒充领导。他们对内,还喜欢嚼舌头根子,读《红楼梦》的人,都知道王熙凤不是省油的灯,常常引用“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形容王熙凤,这句话是谁说的?就是荣府二门上的一个门卫总结的。虽然这总结既准确,又到位,但我们也可知,门卫是一个传闲话的高效群体。

门卫这个工作,既没有技术难度,有没有劳动强度,一天到晚闲着,就要传些闲话,而门卫们共同的闲话素材,就是本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们。

门子与贾雨村

这还不算,门卫还容易教坏领导。林黛玉的老师贾雨村,早年算不得大奸大恶之徒,被罢黜官职,不过因为恃才傲物眼中没有长官而已。后来复官,审理的第一庄案件,正是薛蟠打人致死一事,贾雨村本要秉公处理,但一旁的“门子”,阻止了雨村,并告诉雨村这里牵连到的厉害关系。贾雨村为了巴结贾府,明知薛蟠一案中,被拐卖的少女,正是当日恩公之女(日后的香菱),但他选择枉法判决,这跟“门子”的撺掇不无关系。

为什么一个门卫就能教坏领导?这是否有点不合逻辑。其实没什么奇怪,领导们住在深宅大院,或者躲在办公室运筹帷幄,很少直接接触广大群众,而门卫们迎来送往,是接触群众最多的人,领导有时候想了解一点群众动向,是会选择跟门卫聊聊天的;又或者新来的领导不熟悉当地风土人情,而爱说闲话传闲话的门卫,正对各种传闻最了解,雨村与门子就属于这种情况。就这样,领导被门卫错误引导了。

招人讨厌的苍蝇,形形色色,不只门卫这一类。例如,王熙凤第一次做坏事,是谁撺掇的?是尼姑净虚。这事儿发生在《红楼梦》第十五、十六回,故事就不再复述了,总之,凤姐第一次做了坏事儿,害了两条人命,从此壮大了胆子,坏事越做越多。

又是深夜写稿,就到这里吧!所谓苍蝇,就是那些拿根鸡毛当令箭,作不了大恶,但能恶心死你的小人物,当然,有时候也会引起蝴蝶效应,如那门子和尼姑,撺掇大人物做坏事,引起更大的飓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