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的我3

/隙均

        前桌空了位置,空气似乎并没有变得更轻,反而更加困闷,阿飞望着黑板,眼睛却只想闭起来,同桌时不时嘲笑般,用笔把他戳醒。


        傍晚,下课没多久,她的父母来到教室,班主任帮忙把她的书放在白色书箱里;阿飞将自己的桌子往后挪挪,抽身也帮忙整理。她的父亲穿着警察制服,一脸严肃的望了一遍教室,看着老师和阿飞帮忙整理,脸上的皮肉松涨了许多,“阿瑶,你也帮忙收拾收拾啊!”,阿瑶是她的母亲——一所小学的校长,穿着高贵,带着黑色框边眼睛,“好。收拾差不多了,你来搬下去吧。”。她的父亲二话不说搬着整箱书走出教室门口,她的母亲匆忙道谢后,也跟着出了门口。阿飞低着头挪好桌子,这时老师也已经赶着到前面带路去了,她怎么样了?还好吗?你好吗?好久不见了!阿飞跑出教室,下楼,望见她的父母,跑到老师前面,“阿姨,她现在怎么样了?”。


      “你是刚刚那位帮忙收拾的同学吗?没什么大事,休息几天就好了,你喘口气。”她母亲回答道。


        “现在能去看望吗?阿姨。”


        “你一个人去吗?”


        “不是,我们班想组织过去看望一下。”


        “明天你们下课过来吧,估计她也想你们了。”


        “好,谢谢你们了。”


        “她肯定会很开心的。”


        “可以了,阿飞你先回去学习,这事班长会组织。家长都赶着时间。”


        “嗯,那明天见!”阿飞转身让出路来。兴奋地跑回教室。


        穿过一条傍山边而建的青瓦路,路边石头雕刻着优秀校友的名言名句,下了楼梯,阿飞走进操场,跟着其他同学一起沿着环型跑道一圈一圈地跑,将学习生活的困累情绪通通放进每个坚定的步伐里,透过汗水释放出来,跑步带来心的真空期,带来身心独处的真正愉悦,只顾埋头往前跑,或者抬头看看身边或远处的风景或天空漫无目的飘远的云朵。这个时候,她留校晚自习时也在跑道上散步,阿飞每跑一圈都在为了更快地追上她,但也在更快的经过她。他缓慢降速,快走地走到中间的草坪,他在想明天见她的事,要怎么问?要问什么?能帮忙什么?要带点什么?…他的衬衫已被汗水浸透,他摇摇头,似乎在试图将自己摇醒,告诉自己抓紧时间,今晚还有晚自习。


        洗浴室人满为患,大家都在赶时间,阿飞乘好冷水,还要排队等着。回到宿舍,阿健已经在穿鞋,准备去教室,其他舍友有的已经在网吧,有的已经在教室或者回家。“阿健,明天一起去看望她,我们班有组织,一起?”


        “可以,我先去教室了。”阿健拍了拍阿飞的肩膀。


        “今晚回来,等一起凑一对啊。”


        “没问题,我去你们班。”阿健走出了宿舍。


      阿飞整理好衣服,带着几本书,闯入五月份夜幕渐渐掀开的时分。此时,启明星在东边的夜空,正等待月亮快快出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