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酸菜

   

        从古至今,伟大而富有智慧的劳动人民总会把生活中最简单而又平常的食材通过自己的双手巧妙的让它变成舌尖上的一种美味,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寒冬腊月的北方农村,用大白菜做成的酸菜便成了家家户户饭桌上必不可少的一道绝味美食,甚至是冬天饭桌上一道标志性的菜肴。可谓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它更是衡量一个优秀家庭主妇合格与否的金标准。

        严寒而又漫长的冬季里一碗煎活而又纯朴的包谷糁米汤如果与酸菜搭配起来,便瞬间在冰冷与火热的较量中成就了酸菜的清爽与酸辣,每每想起便不由自主的让人垂涎三尺.回味无穷。寒冬腊月的晚上也可与亲朋好友围炉而坐,炖上一锅酸菜,加入众多食材(鸡块.排骨、豆腐、粉条、大肉……)经过简单而又粗糙的烹饪足以让锅中看似最平常的食材陡然变得酸楚动人.微妙微翘。这更能体现酸菜本身的朴实随和与百搭,幸福也便是从嘴巴张开的一瞬间一触即发。

        不必说我的母亲更是一位做酸菜的能工巧匠,她做的酸菜毫不谦虚的说就是我们全家人冬天饭桌上的骄傲,尤为出色。其做法原始,做工巧妙,做出的菜质细而简硬,酸爽可口,经久耐煮,脆而不烂,亲朋邻里一致赞赏,其味无穷。众人食过之后齐呼:美哉!美哉!              2018年元月3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