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另一个开始的旅行

记另一个开始的旅行

做一个决定其实就是一瞬间的念头。离开或者团聚。

有时候跨过生命的长度,一些事件串联起来,像一场阴谋论。太多的巧合,就像一场预先的谋杀。而谋杀这个命题,就像一个真命题。因为巧合而造就了谋杀,因为谋杀才能解释这太多的巧合。可是真相,却只有当事人知道,其实,当事人也未必全然知道真相的全貌。我也记得有一句台词是一位警察评价一个被心理操控的罪犯:她还以为她做的这些事自己还有灵魂呢,呵呵,可笑。我觉得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的生命决定在自己手里,而我常常觉得自己的生命和所做出的决定并非出自自己的灵魂。不,这么说并不恰当,只能说我以为自己就像这个罪犯一样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其实自己的灵魂早已被操控,每一步的路都算数,而每一步的路都在他人的计划之内,不偏不倚。这算不算自己知道的真相呢?不,远远不止。因为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被操控到哪个决定,只要足够被了解,就足够被操控灵魂,也就不足以了解生命绽放的全部内容。哪怕,自己想起来的时候,弯起嘴角,嘲笑自己一句:呵呵,可笑。

昨天有一个90后的律师跟我分享:通过别人去了解一个人和通过这个人本人而了解,往往前者会让人觉得更为可信,林律师你不要跟我争论这个论点,因为这是通过科学论证过的。于是我就想起了有人这样说过:当年的阮玲玉是怎么死的。我回答的是:我不认识阮玲玉。这是实话,我不认识很多人,阮玲玉就是其中一个。如果说无知也是一种能量,在我后知后觉以后,无知亦有无知的快乐。不用过多的担心老王所说的四万八千个念头四方八千个法门以及分为四万八千个层级的世界。

我听到旅程的声音,就在耳旁。我记得曾经这么跟他人说过:其实还是能听到火车的声音。我努力的回想了一下,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火车真的从我耳旁经过,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只是那时候,他嘲笑我。后来,我老是在怀疑,当我说一句陈述句的事实时,是不是一件可笑的事情?因为我的聊天,实在不擅长➕各种表情和语气词。所以每个人的进步,先从语气词开始。但这种改变,服务于自己的哪一段旅行?有希望达到怎样的生活际遇与目标呢?

这场旅行,我想,会很久。

人又说:计划改不上变化。而我三年前说过的话,一直算话。至于这个一直,也不知道直到何年何月又何时?看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