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宁愿形单影只,也不要赔上一生

如有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出处。谢谢。

前一段时间老同学聚会,围坐一圈的有十几个人,只有我一个还是单身。

小杨说:“安安你是要出家吗,我孩子都生了,你还没对象!”

沫沫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不懂,安安这不是要出家,是要得道成仙,佛道还是要分清楚的。”

燕子更是不能忍:“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我给你介绍好不?……只要不是喜欢同性就好!”

连老King都看不下去了,他一喝酒眼角就泛红,现在拿手点着桌面,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小安子你到底想怎么着,你是不是隐婚了没告诉我们?”

还是阿娟温柔些:“安安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不好意思说?”

从头至尾我的心里都只能挂着“呵呵”俩字,咯吱咯吱地咬着盘子里的排骨。

怎么说呢,都不是。我不是想出家,更不是想成仙,不是同性恋,也没有隐婚,现阶段也的确没有喜欢的人。

之所以单到现在,只是宁缺毋滥罢了。

我不相信爱情,但我相信那个人会来,所以在他来之前,我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等他。

高中同学小慧,高中毕业前夕答应了追求她已久的小李的告白。两人在一起六年了,除了没领证,其他几乎和夫妻无异。去年终于决定结婚,我在想送多少份子钱的时候,俩人分了。

我打电话给她,她平淡地好像扔了块抹布。她说,虽然在一起六年了,但一想到结婚,就怕了。

因为没想象中那么爱,做男朋友还好,拴在一起一辈子,我不要。

那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呢,又何苦拖着别人整整六年呢,你不喜欢他,他却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为了你们的未来而奋斗。

我替小李生气,却不知道小慧哪里错了。

真的不知道她错在哪了。当初小李追她的时候,一天一朵玫瑰,送到被老师警告处分叫家长都没停止;请小慧所有的朋友吃饭,不为收买我们,只希望我们能在各个方面帮他照顾小慧;为小慧打过架,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小慧忍无可忍,勒令他不要再做这些骚扰的事情,能滚多远滚多远的时候,他真的再也没出现在小慧眼前,只是一如既往的偶尔请我们吃饭,落魄地希望我们帮他照顾小慧。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小慧矫情。你是不是傻,这辈子哪里去找对自己这么好的人?

虽然那时候才十几岁,却经常用“一辈子”这个词。

快毕业的时候,小李再次向小慧发起攻势,写了一封超长的信,看过的同学无不涕零,小慧宿舍的人简直跳脚,我们想遇都遇不到,你竟不要!

小慧说她那时候真的感动了。没有哪个女孩儿不虚荣,被一个各方面都还不错的男生这样追求,她还是很感动的。

所以就同意了。

但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过了蜜恋期后,觉得小李真是有太多毛病她受不了,但每每提出分手,小李都惶恐到不行,一个大男人会哭,会闹,最近的一次连夜从外地飞回来,还因此丢了工作。

小慧说,小李所有的朋友都不喜欢她。因为觉得她太作,太能折腾,动不动就分手,祖宗一样难伺候。

平心静气地想,小李真是容忍她的一切,爱着她的一切。然后她会内疚,会心软,会叹口气,然后继续两人的交往。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小李就提过结婚的事,小慧说当时听到小李说结婚,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怎么办,真得要将就一辈子了吗?

结果当晚小李下厨,做了一桌子她爱吃的菜,她又心软了。去哪里找这么用心对她的人。

其后结婚的事,小李一直提,她一直躲,直到双方的亲朋好友都开始催,才别别扭扭地同意,开始筹办婚礼。

小慧说,那些天我天天做噩梦,一直不舒服,心里不舒服,身体也不舒服,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为了让他安心就得委屈我自己。他喜欢我是他的事,可我不喜欢他呀。只有我妈看不出来我不高兴,她说你不喜欢咱就不结了,管别人会不会说闲话,我闺女开心就好。

婚礼取消之后,小李觉得她不可理喻,大吵了一架分手。小慧说我哭了一晚上,不是不难过。但是现在觉得很轻松。

她说,我宁愿这辈子都不找别人来偿还我的愧疚,也不想被一个不爱的人栓一辈子。

其实小慧不是个案,我身边有太多人是这样。

小丁和她男朋友大一开始的,如今也五年了。有次我遇到了烂桃花,甩也甩不掉,找小丁想办法,小丁支了好多招之后,说,如果当初我能像你一样冷静一些,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伤人伤己了。

说分手伤他,不分手伤己。

不过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他们一起五年,只能说,对方估计也是这么想的。说分手伤她,不分手伤己。

沫沫的情况稍有不同,她和男友彼此相爱,却从一开始就没想着俩人会结婚,会走到最后,会相濡以沫一生一世。因为两人有太多差异,异地恋坚持了四年,现在还在坚持,却不见得能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得了一个月。她常说,恋爱和结婚是两码事。我却只会说,是一码事,只是你遇错了人。

小晶是个什么都好的姑娘,前男友网上认识的,虽然很帅很成熟很爱她,但她是研究生,他初中毕业,话不投机的时候太多了,她说的他听不懂,他说的她觉得太幼稚。于是三年分手了。她说我不想受伤了,我要找个过一辈子的,不然绝对不谈。

结果不到半年,她就答应了另一个人的告白,这个另一个人,软件上倒是都不错,博士,幽默,长得也不错,家境也好。但有一点儿,身体不好,随时会丧命的那种。

她让爸妈拿主意,爸妈不同意。她让朋友拿主意,我们也不同意。结果她自己同意了。

她说,现在先谈着,以后我妈棒打鸳鸯了再分。

虽然我是她朋友,但当时真的想骂人。别说得像是你们是真爱,你妈是老巫婆一样。你会同意是因为爱吗?难道不是因为受够了这半年的寂寞,而在寂寞的时候,有个人向你狂轰乱炸地示爱了?

就像站在时光静止的点上,看着周围的人分分合合,如云烟一般,对我来说不痛不痒,却深入骨髓。

不要觉得刚开始发现的对方的小毛病,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消失。如果一开始就不舒服,以后只会更不舒服。如果一开始就不爱,没理由在一起伤人伤己。

就算月老现在告诉我,我这一生都不会找到我要找的人,因为他把他绑给别人了。那我只会对他说,那请你放过我的那条红线吧,不要把它和随意的一根交织起来。我宁愿形单影只,也不要赔上一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