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远的时光尽头

夏天,我印象中的雨,是在亲人去世后入土为安的那一天出现的。如今也如此,今天上午的雨,下得很猖狂,像是在咆哮一般,洗刷世间的绝望与孤独。可在这个日子,我却总想写点什么,也许是为了纪念这二十年只见过几次的面容,也许是为了过去那些年经历过的生离死别吧。

记得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总有一个老人,拿着糖果和饼干给我吃,我的第一个肚兜是她绣的,第一次镶花边也是她教的。后来的后来,她就离开我了。记得最后一次见她是个星期天,她已经被病魔折磨得不成样子了,原先圆润的脸,瘦得只剩下些骨架,全身浮肿着,看到我,还亲切地叫着我的名字,用她那双布满岁月痕迹的手轻轻地拉着我。一双眼睛时而浑浊,时而清亮,像是要好好地看我一眼,看清最后一眼。我记不得当时是什么感受了,但她最后一眼始终留存在我脑海中,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象。于是,我时常安慰我自己,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可每每想到她,却难过的想哭。

还有一个老人就是我的四奶奶了。她是一个很能干的老人,我四爷爷很早就去世了,她一个人撑起了那个家。辛苦自然无法言说,印象中的很多个午后,我们坐在门前吃午饭,四奶奶总会用她嘹亮的嗓音喊着我们,带着独属于她的亲切的笑容,就这样看着我们。也许是有魔力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她璀璨的一笑,朴实温暖,无可替代。我不想去回忆她是怎么去世的,这算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就当她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们就好,总归几十年之后,我又会和她相见。

另外呢,还有我的二爷爷,他是个朴实的老人,性格温和,爽朗。他已经去世好多年了,如今,他的面容在我脑海里渐渐模糊。小时候,他总会坐在院子里常年放着的那把椅子上看着我们。他也会去学校接我补课的哥哥,就这样打着手电筒。走着夜路,一日复一日。后来他生病去世了,在他的葬礼上,我哥写了一篇文章哀悼他,至今,那个稚嫩而沉痛的声音还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现在我和哥哥有时候会相聚,提到二爷爷,依然是一片沉默。这个世界上,总有个人,是你想见却再也见不到了的。

所以我现在时常会害怕,因为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健在,我却担心他们有一天会离开我。我至今还记得当年外婆脑溢血住院的那个场景,我被爸妈瞒在骨子里,直到我表姑发的一个朋友圈才得知外婆危在旦夕。那一刻,我不记得我是什么反应了,大概是在高三的课堂中边哭边往外跑,跑到校门口却发现出不去,那一刻的绝望无法言说,以至于丢脸地坐在地下一个劲的嚎啕大哭,不知所措。

前几天刚看了一部电影,那里面令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世上最可怕的事不是死亡,而是遗忘。我也担心有一天我会忘了他们,这样的话,这个世界还有多少人记得他们,记得那些温暖的小事,曾经细细的叮咛,那双苍老却令人安心的大手。

如果说死亡是另一种形式的生,那我是不是该释怀。他们常说生死有命,人一出生,就是奔着死亡去的,那么是不是该接受呢?但我承认,我的确没有这个勇气,去触碰它。可能是内心深处太过于脆弱,以至于一点也不想放开爱的人。我也曾很幼稚地做同一件事,每年的生日愿望就是,家人朋友平安健康。亘古不变。虽然我知道可能没什么用,但是总想着任何一件哪怕是没有用的事,只要能让他们安好,我都可以去做,这也许就是他们说的傻气吧。

所以人生啊,在今天的我看来,珍惜当下是最重要的一件事。能陪伴时就好好陪伴,能在一起时就好好牵手,能笑的时候就不要哭,能重来的机会就牢牢抓住,因为时间啊,是个很可怕的东西,一晃神,一辈子就过去了,却发现还有好多未完成的事等着去做,却再也没机会去做了,那该是一件多遗憾的事。

愿所有的人都被时间善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历时三个月,每次都是断断续续的写,每一个小故事,回想起来都会有些沉重,那些曾经陪伴的身影,在时间的荒野里渐渐离我而去,再次回想起来总会觉得遗憾,这也许就是我们必须要珍惜当下的原因吧。

今天重庆是阴天,你们还好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