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在蓬中便是草

先生小酒人

2015-11-21 18:59

        今天中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酣睡中惊醒。门才开一条缝,两个保安便挤身而入。我先是一愣,但立即平静下来。有道是,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咱不怕的理由,至少有三:一、没做亏心事;二、现在是中午,不是半夜;三、敲门的是保安,不是鬼。

        未等我开口,先进门的先开了口:

        “有暂住证吗?”

        “没有,还没办。”

        “那先填张暂住表!”一脸的严肃。

        但在他两句话说过后,我却无法严肃了。因为我发现,眼前这个四十岁左右,长得比较清瘦的保安,才说两句话,右嘴巴便抖动了两下,从抖动的频率和幅度上讲,与《乡村爱情》中的赵四大有一比。

        他这一说,跟在后面的年纪较轻的保安,立即才塑料夹中取出一张表放到我桌上。

        我刚拿起笔,“赵四”右手的食指便指到了表上的姓名栏:

        “叫什么名字?在这里写上名字!”

        我填上姓名。

        “性别!在这里打个勾!”

      我在“男”字前的方框内打个“√”。

        很快,我的笔尖在“赵四”右手食指的导航下来到了表格的最后一栏——学历栏。

        学历栏的学历是从高到低排列的,从研究生一直到小学。“赵四”的食指落到了“初中”和“小学”之间。这一次,他手指放的位置有点模棱两可,没有之前所指的那么具体到位。

        “你初中毕业还小学毕业啦?”他问。

        听他这么一问,我直起弯着的腰,抬起拿笔的手,转过脸正视着他,不紧不慢地说:

        “这之前你手导到哪里我填到哪里,一直听你的,但这最后一栏我想自己做个主,行啦?”

        “你这话什么意义啊?”他抬高了声音的分贝,同时抖动了一下嘴巴。

        我把笔尖杵到本科前的方框上:“这个方框允许勾吗?”

        他的头由正转斜,瞬间的沉默后点了两下。

        那个年纪较轻的保安在我打好勾后,收起我的表格,两人转身离去。

        他们的对话从走廊飘进我未来得及关的房间——

        “怪不得他一个人住这么大宿舍!”

        “怪不得他字那么漂亮!”

        “怪不得看他各处跑,要来就来,要走就走!”

        ……

        被他们这么一搅和,我睡意全无。我想,要不是公司把我和外来打工的人安排在一栋楼,且已年到半百,他们就不会有这么多“怪不得”。但是,如果他们多跟我接触,不,应该是我多跟他们接触,相互很熟悉的话,他们会感觉到我身上有更多的“怪不得”。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 江阴

浏览76次

赞  评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夏威一一阅读 93评论 0 0
  • Richard Branson,维珍集团创始人: "如果我们站在30年之后往回看,会发现技术以比现在更加快的速度发...
    梅晨斐阅读 1,996评论 20 24
  • 今天没早起,因为喝酒,以后酒少喝吧,对身体伤害大,而且时间浪费了,学会拒绝!明天早起开始学习讲故事,锻炼演讲能...
    正能量哥阅读 54评论 0 0
  • 大雪纷飞时,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是冬送给雪的宠儿,还是雪送给这个世界的宠儿呢?不知道,在那个混顿的“黑社会...
    微初尘阅读 23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