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常妈妈的日常

新年第二天,也是小长假的最后一天。下午和先生约会,看了场电影,天南海北聊了许多或有意义或没营养的话。其他时间,几乎被孩子占满。

Timmy一岁半了,正值语言爆发期,她毫不吝啬地把对妈妈的依恋述诸于口,使人无从拒绝。

因我感冒未愈,头晕脑胀。先生提议单独带孩子出去玩,让我休息。房门外,Timmy大声抗议:“不哇,不要啊”,“要妈妈”,然后咚咚咚地冲进房间想拉我起床,“妈妈走,妈妈走,妈妈,懒虫!”她把我的衣服拿到床上(虽然错拿成家居服),催促我“快点”。紧紧抱着我的脚,连我去洗漱也要站在一旁守着。

我们带Timmy 去坐地铁,没有目的地地,单纯为了坐地铁而坐地铁。列车呼啸而来,呼啸而去,人们或行色匆匆或怡然自乐,或热切交谈或专注沉浸,乃至地铁站及列车内的一切都让Timmy新奇极了。

上午回家后,她把所有的游戏变成“地铁体验”。

以前被她认作“桥”和“房子”的,现在被她叫作“地铁”。以前她当作“船”和“车”的,现在是地铁列车的“门”。

昨天之前还是“火车”或“巴士”,今天也变成了“地铁”。

晚上,照例是共读绘本和陪玩游戏的时间。特别有趣的是,Timmy近几个月疯狂迷恋关于表情的一切,绘本选择和游戏主题也由此展开。

在之前总结孩子一岁前心爱绘本时,我发现她特别偏爱有“笑脸”的绘本,比如《婴儿视觉启智绘本》、《甜甜的梦乡》、照片书Global Baby Boys、《微笑南瓜》,当时感慨孩子的世界分外美好,万物有灵,万物皆怀抱善意的微笑。

一岁左右,她己能正确指出自己或他人的五官,但仅限于人或玩偶。现在,她看《好饿的毛毛虫》,看《甜甜的梦乡》或别的什么,能指着那一张张抽象的脸告诉我这是“眼睛”这是“嘴巴”这是“耳朵”……

一岁左右,她只喜欢亲切和善的脸,对《脸,各种各样的脸》、《落叶跳舞》中古怪滑稽的脸有些排斥。现在,她对它们爱之若狂,还会将每一张脸与现实中的人联系起来。

比如,这张是奶奶

这张是“baby”

这个呢,是“哥哥”

至于这张,她说“是我呀”。啊哈,她看见了自己

Can You Keep Your Face Straight是这两个月让她神魂颠倒的书。这是一本立体操作书,动动手指,书中人物便似改头换面,这样的魔法让她沉醉。


几乎所有的玩具,她都会要求我摆出脸的形状,比如积木,然后看着摆出的脸傻乐,一一指认出他们的五官,并且为他们安一个身份。


曾经给Timmy做了个小玩意,描出五官用铆钉固定在圆形纸板上,调整五官位置,可变幻出高兴、沮丧、疑惑等诸种表情。前不久居然发现真的有类似成品玩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Timmy乐于见证魔术,热衷于指认出玩具五官。但她最爱的是指出这个玩具没有耳朵。“妈妈,没,耳朵没”,再摸着自己的耳朵骄傲极了:“宝宝有!”

托万能网络的福,用厚纸板给Timmy做过套表情拼板,与Shusha的木质拼图make a portrait颇有近似,当然艺术美感逊色许多。Timmy还小尚无法独立完成拼图,但她是很称职的小助手。“妈妈,眼睛,给”,“妈妈,这个,鼻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此这般,把娃哄睡已将近22:00。

日复一日,与小人儿相伴。总不免抱怨,属于自己的时间被瓜分得零零落落,与自己独处唯有夜深人静。但看着她一天天长大,看着她沉睡带笑的模样,真是心甘情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