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的一面镜子(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时候,我经常幻想,我们家如果只有我一个小孩就好了,这样父母所有的爱都是我自己的,好吃的好玩的也不必分一半出去了。不仅如此,他还是个破坏者,我的洋娃娃啊气球啊一到他的手里,那就没有然后了。他一出生,我明显感觉到父母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了,屋子里全是他的各种玩具,变形金刚啊大炮啊坦克啊之类的堆满了角落。妈妈做事的时候,叮嘱我说:你哄哄摇篮里的弟弟,跟他玩一下。我表面上答应得很好,私下趁大人不注意的时候就溜出去玩了。为不引起注意,我脱了鞋子拎在手里,蹑手蹑脚猫着腰从窗户底下溜走。这种偷懒耍滑之计,也是高风险的。有一天,我妈猛一抬头,正好看见我正弯着腰拎着鞋子往外溜。她吆喝一声,并勒令我把鞋子穿上。我被抓了个正着,心里各种不服,我妈问我:你为什么不好好穿鞋子?我一句不吭,跟她对峙着。她一气之下,罚我去太阳底下站着。我也僵持着,站着就站着呗,谁怕谁啊。那天的太阳特别猛烈,感觉都要晒晕了,我妈也没有喊我回去,估计她也在气头上。我妈问我:你错了没有?我就是不承认自己错了,撅着小嘴沉默着。到午饭时间了,我站在太阳底下,又饿又困又委屈,关键是还想去厕所。一急之下,竟然站着尿在裤子里了。那真是破天荒头一回,我自己也懵了,眼泪汪汪地大喊大叫:就是你们让我罚站,现在尿裤子了。这件事就此作罢,但弟弟出生后类似这样的小事无疑加深了我心里的各类不满。

等再大一点,我出去玩的时候,弟弟会主动说:带我一起去玩吧,我跟你一起去玩。我会毫不犹豫地拒绝,理由是:你太小了。实际上是担心他跟着我,我还要照顾他,我自己就不能好好玩了。

心不甘情不愿的事情也有,小学毕业我妈给我报了一个英语辅导班,当时辅导班同学几乎全是我的小学同学和未来初中同学。我妈跟老师说出双份学费,让我弟跟着我一起去辅导班,这样整个暑假就不用担心他没人照管。辅导班老师是关系不错的邻居,我妈这么提议,又交双份学费,估计老师也不好说什么,我再不同意也没办法。尴尬的事情来了,他是班上最小的一个,本来发音就不准确,且碰巧遇到他的嘴巴周围长了许多不知名泡泡,所以每次发音都特别吃力,香蕉这个单词他怎么都发不出来,发出来的音特别搞笑。所以老师一喊他回答问题,全班同学就都笑了。我当时真是特别尴尬,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我回去跟我妈说,我妈回答:没指望他能学什么,他在那里好好玩一下就好了。

弟弟刚读小学的时候,写作业特别慢,每个字写得大大的,大家告诉他快点写,写潦草一点就好了。他完全无动于衷,还一笔一划在那里写,晚上有时候十点十一点都写不完,尤其是遇到抄课文多少遍的时候,他根本无法完成。我妈这时候就发动全家模仿他的字迹帮他写作业,或者让他把两支笔绑起来一起写。写作业是他最头疼的事情,也是全家最头疼的事情。分子分母的问题,我妈连续教了几晚,还打了各种比喻解释,好不容易才教会。生病吃药也是个大问题,我是死活不愿意往下咽,宁愿打针疼死也不吃药。或者爸妈把药碾碎加水搅拌以后,一个人摁住我的头,一个人往里灌。或者他们上班忙,碾好让我自己喝,我就会去外面挖个洞把药倒进去,爸妈回来一问,我就回答全部都喝光了。我弟跟我不一样,他也发愁吃药,但是他能咽下去。而且每吃一片药,他能喝下一大杯水,他一片一片慢慢吃,吃四片药,他可能会喝四五杯水。有时候也没法继续吃了,因为前面喝水就喝饱了。他这时候就耍赖,说肚子圆了像大西瓜了,没法再吃了,而不是他不愿意吃。再长大一点,他好像就没有这个烦恼了。连同作业的烦恼一同也不存在了。每天放学都去踢球,踢完球回来天就黑了,吃完晚饭,他不做作业,直接睡觉去了。等家长问怎么每天只踢球打乒乓球的时候,他就回答:作业在学校全部做完了。后来才发现,他原来有新路子,晚上早睡,早上早起,每天上学都比我积极,走得也比我早,后来才知道他是一大早去学校抄作业。他每天不写作业,第二天早上去抄一下同学的,交上去就行了。爸妈发现后也没说什么,就让他顺其自然吧。突然有一天,他回家告诉大家,期终考试全班第三名,得了三好学生的奖状,而且画的大头儿子小头爸爸也在全县得了奖,还跟学校老师一起照相了。我当时第一反应:他肯定开玩笑的,他天天不是踢球就是睡觉,怎么可能嘛,这不是天下掉馅饼的好事嘛。倒是我每年过年都得三好学生的奖状,并在春节拜年走亲戚的时候受到亲朋好友的褒奖。爸妈有点怀疑,也没多说什么,事情就过去了。有一天放学回家,他把奖状和画画得的奖品搬回来了,这时候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真的。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原来他也不是天天就知道睡觉啊。

我读高中之后就住校了,每周回家一次,他每天照样忙着玩,听说打乒乓球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了,翻院墙偷着去医院打去职业中学打,好像还被学校老师警告过,只要有球桌的地方就有他们小伙伴的影子。实在没地方去的时候,后面还自己做了山寨版球桌挡板继续练习,有些球拍是从我妈每天给的零用钱里省下来买的,有的是我妈买给他的。为此我还深情洋溢地写了几页纸邮寄到他学校,以大家长的语气叮嘱他学习上多用点心,多多看书之类的,现在想想也是搞笑。就在那之后不久,我们就分开了,他去了苏州读书,我留在山东。就此我们一起生活的时光也到此结束了,我们两个也走上了不同的人生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