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和神官

刚认识的时候,杰森只是个见习骑士,正走在东大陆修行的路上。一匹坡了脚的瘦马,一把开了一半刃的铁剑,还有一套磨了的看不出纹理的野猪皮甲。安然已经是个三级的牧师,是一个叫鄂尔多斯的镇子的神父。

所以,很难想象这样的两个人,第一次相遇是在镇子上的一家妓院。

杰森将四个排在他前面的倒霉蛋,从二楼扔了下去。而倒霉蛋中的一个,是今天该执勤的教士,一级神术士,云景。这如果在平时,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鄂尔多斯镇子的人们都知道,很少有事情能让温和的神父大人很少发脾气。而打扰她睡觉,是其中排名第一的那件。

杰森被一道从天而降的神罚之光击中的时候,他正准备进行最后的冲刺。那种提足马力却突然“泄力”的感觉,让憋了整整三个月的骑士大人瞬间火冒三丈。

“是哪个疯子!!”当杰森灰溜溜的套上裤子和皮甲冲出妓院的时候,神父大人的脸上,还挂着没睡醒的怒气。虽然是白天,外加穿着白色金丝勾花的神袍。可是那种逼人的寒意还是让杰森忍住不哆嗦了一下。宛如刚才泄气的冲刺一样。

当然,一场骑士与神父的较量就这么展开了。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场非常精彩的决斗,三级神术士的攻击神术可不是开玩笑的。但是,当杰森开了一种人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斑斓光环之后,决斗就变得让人不可捉摸,或者说,不能理解了。

当然,决斗的结果还是神父大人取得了胜利,虽然这个胜利的获得并不像是神的旨意。如果非要跟某个神挂上勾的话,那肯定是骑士之神打瞌睡了,不小心将自己的庇佑施加在了一个光明神的信徒身上。

破法骑士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见到的。而彪悍到可以用拳脚爆揍骑士的神父,很有可能整个大陆,也只有在鄂尔多斯能看到。

总之,就这样到处是意外的开场,让这两个年轻人不但发生了肉体方面的物理性接触,也在那么一瞬间撞出了灵魂方面的火花。他们,决定相爱了。

根据伟大的《摩尔法典》,爱情是一种被诅咒的东西。所以,大陆上每一对决定恋爱的男女,男男,女女,人兽,人虫,都需要经历摩尔主神随机降下的爱情考验。

“准备好了没”杰森握着安然的手,他有点紧张的看着前面那本在不停翻动的石笋书,“你说,为什么主神会无聊到发布这么一个无聊的法典?”

“闭嘴,少说话,要虔诚”,安然无愧于一个神职者的身份,她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你说我们这次会不会运气好到直接收到主神的祝福。”

作为一个破魔骑士,你很难想象让这么一个暴力分子老实巴交的等待一道不知道什么鬼效果的魔法轰击在自己身上。不过,杰森就很坦然,毕竟他的手和腿都被安然死死的压着,这个看起来蛮温柔瘦弱的女人,简直有着比蒙兽一样的可怕力量,更何况她似乎还学会了某种专门针对各种关节的邪门拳术。

不过那次之后,镇子上的人们就没有见到骑士和神父了。这导致镇子上的教堂一度面临倒闭的危险。不过好在云景教士及时升级到了一级半神术士,勉强可以应聘二级教士。至于是不是主考老师故意放水,或者干脆是安然神父的强行提拔,总之,这座教堂可以继续为主传播荣耀。而,伟大且美丽的神父大人则跟自己的恋人踏上了爱情的试炼之旅。

所以,当鄂尔多斯的人们在经历了四个没有正职神父的年头之后。这年的冬天,小镇上迎来了两个不一样的客人。

一个裹着厚重毯子的人,一匹瘦到可怜的马,一个高大却单薄的人。

“我们终于回来了。”

“嗯。”

“你冷不冷?一会去给你暖两壶麦酒吧。”

“我不冷,身上的兽皮都快把我裹成大地魔熊了。”马上的人嘴硬着,却下意识的又裹了下身上的毯子。“你呢。”

“咯咯咯,你又傻乎乎的了。”牵马的人爱怜的回头望着马上的人,“上次的元素风暴之后,我就不会冷了啊。”

“哦,对哦,你都没有一块肉了。你这个贱兮兮的骨头架子。哼!”

“好好好,我是贱兮兮的骨头架子,那么尊贵的神父大人,您准备怎么处理我啊?要不要交给教廷,一个破魔死亡骑士,可是很稀有的咯。”

“放跑你?”马上的人突然就直起了身子,“老娘就不信你变不回人,就是一辈子,老娘也要等你变成人。”

“好好,反正我现在长生不死,咱两慢慢耗呗。”

“嗯,好,慢慢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