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中的设计

这本书的英文名《designing design》,直译为“设计(动词)设计(名词)”,内含的意义为“我理解的设计”,呼应书中“用语言表达设计是另一种设计行为”这一观点。引入中国后书名成了“设计中的设计”,读起来很顺口,但曲解了作者的意图,不过我暂时也找不到更合适的表述方式,只能作罢,免得从一开始就陷入细节中脱不出身来。

选择阅读这本与工作并无相关的书有两方面原因。其一,大部分行业的门槛并没有高到普通人接受不了的地步,而要获得一个行业科普性的认识,往往只需要几个小时。这个过程并非毫无意义,生活中随处可见的误解和偏见经常是由缺乏基本的常识引发的,与其抱着轻浮的心态去评论别人的工作,不如沉下心来做一些功课,这也是认识和提升自我的机会。其二,对日本设计业的好奇和好感也诱发我打开了这本书,好奇之处在于,在成熟的工业国家里,产品的设计并不单单是为了满足使用功能,它们通常灌注了设计师的美学理念,日本的美学简单纯粹又容易趋向极端,比如樱花被春风吹成漫天粉雪,日本人认为这是极致的美,又如死亡也可以渲染成艺术,刚开始很难理解这种心理动机,仔细思考后还是会觉得困惑;好感之处在于日本的传统建筑、饮食、汽车、衣饰等,处处透露着简单、节约、谦逊的特点,特别能够打动人心。

回归到书的内容,设计的想法,从广义上来讲,就是通过理性、综合性的创造来追求一种人类思维的普遍平衡与和谐。设计,就是通过做东西的过程对人类的生活与存在的意义进行阐释的行为。人们通常会混淆设计为艺术,俩者存在交集却有原则性的差异,艺术说到底是个人意愿对社会的一种表达,其起源带有非常个人化的性质。而设计,则基本上不是一种自我表达,它源于社会,设计的实质在于发现一个很多人都遇到的问题然后试着去解决的过程。

在工业革命之前,大部分产品都是由手工打造的,传统手工文化的精细优雅风格在欧洲由来已久,这个时期的产品通常保有过分装饰的宫廷气息。机械化大生产给经济带来了活力,快速而大量的生产与消费是工业时代的产物,但是制造水平的落后使得产品的造型并不具备美感。追求美好是人的天性,人们的审美意识对工业机制产生反弹后,现代设计的概念由此而生。日本的设计观念来源于欧美,由于西方文化与日本传统文化迥异,日本设计师学习、吸纳、创新然后再回归传统是一个痛楚而漫长的过程。

原研哉认为,“日本人时常把自己放到世界的边缘,而且在其内心深处,总有一颗乡下人般的灵魂。这不是自卑的恶习。与其像美国那样自以为是世界的中心,还不如置身边缘,保持更为审慎的世界观。”日本的审美意识,是以边缘意识平衡了所接受的各种文化感觉后形成的。日本因为地理位置形成的独特文化感受,再加上近代以来日本与世界生成的复杂关系,共同造就了今天的日本。日本文化所推崇的简单意象-在空无一物的空间里配置一点东西的构思方式,即使在亚洲也属于特例。

在这本以作品集形式出现的《设计中的设计》中,日本传统美学理念以及原研哉个人设计思想得到了完整的体现。

一、RE-DESIGN再设计

用明亮的眼睛看待日常,得出设计的新思路。从零开始搞出新东西来是创造,而将已知变成未知也是一种创造行为。

“在抽取卷在四角形纸管的卫生纸时,一定会因为产生阻力而发出喀哒喀哒的声音,这个设计的用心之处正在于它造成的不便:因为四角形的卫生纸卷筒会产生阻力,这种阻力发出的信息和实现的功能便是节约资源。”

“这些火柴是把落在地上的小树枝收集起来,在小树枝的尖端涂上发火剂做成的。我的想法是在人们把这些小树枝还给地球母亲之前,让它们为人类再做点事情。我们在回顾人类与火的共同进化史的同时,想象着有关火的传说与故事。唤起人们对自然、火、人以及各种各样世间万物的印象。”

二、HAPTIC五感的觉醒

一个人就是一套努力认知世界的感觉系统。虽说今天的世界据说处于一种信息过剩状态,实际上可能并不富裕。泛滥的只是媒介中的零零碎碎的信息,每个碎片中的信息量实际上很少。在这种半生不熟的信息中,大脑怎么会不感到压抑呢?大脑的压抑力不是因为数量,而是因为有限的质量。

基于日本传统鬼灯,以植发技术将毛发粘上去,给人一种惊悚感。

蝌蚪杯垫。令人想起因表面张力而膨胀喷洒出来的水。

三SENSEWARE引人兴趣的媒介

为冬奥会设计的宣传手册,“使用白色松软的纸张,以压凹和烫透的表现技法,使得文字部分凹陷下去,而且凹陷下去的部分呈现出冰一般的半透明效果…就像脚踩在松软的雪地上,足迹变成半透明的冰渗透到黑色的泥土里,在雪地上留下一串串脚印…我的想法就是让观众们在触摸到这种纸张的时候能够唤醒起它们的脑海中曾经有过的记忆。“

为儿童医院做的标识,“特地使用不耐脏的白色棉布,可以向人们传递出一种信息:我们经常清洗容易脏的东西。院方正是通过这一行为向住院者表明了自己确保医院清洁的意志。”

四、MUJI无印良品

欲望有时牵涉到沉迷,引起自我中心主意,或敲响心酸的音符。如果人类这样一路随着欲望狂奔的话,最后可能会进入一个死胡同。追逐欲望、为胃口所驱使的消费社会与个性文化均会碰壁。今天我们应将价值赋予可接受的质量:节制、让步以及超然的理性。设计如同一颗树上的果实。在产品设计上,汽车和冰箱就是果实。如果你离开一段距离去看果实,你会看到结满果实的树下,是果实生长的土壤。对长出好果子的全过程重要的是土壤的状况。如果我们想要好果实,我们必须培育土壤,虽然那看起来离果实有点远。

“…美丽的地平线,这是一副清新怡人的画面。这又是一个空无一物的容器,它能容纳每一个看到地平线的人的想法。”

“作为一个品牌,无印良品既无撼人的特质,亦无特定的美学。我们不想成为那种挑逗或刺激强烈胃口的玩意儿,我们想给顾客这种满足感:这东西就行,而非这就是我想要的。即便是在接受范围内,也有一个适当的度。我们的目标是把它提得尽量高。”

五、从亚洲的顶端看世界

日本的审美意识,是以边缘意识平衡了所接受的各种文化感觉后形成的。日本因为地理未知形成的独特文化感受,再加上近代以来日本与世界生成的复杂关系,共同造就了今天的日本。世界交流日益频繁,特意强调个别文化的独特性是没有意义的。然而,作为一名设计师,自觉意识到日本文化中的特质是有意义的。

一个国家的告诉成长时期很像是一个人的青春期。而日本,已经历过了青春时代。不论是经济或文化都会走入成熟期,处于成熟期的人们应该清楚地意识到:人类的幸福并不是只能在持续增长的经济中找到。我们应该对“异国文化”、“经济”、“科技”等这些因素进行冷静的思考,意识到自身文化的长处所在,争取生成一种成熟文化应该具有的典雅气质。不然的话,日本就会成为一个无趣的国家。

天空之森。”与自然相关联便是等待,而在不会不绝的等待中,我们便被大自然的丰富包围了。“

酒瓶。“美好的设计是空灵虚无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