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6

2017年的1月,我的姑子终于订婚了,这一天我等了好久。你也许奇怪我为什么这样说。我想离婚已经很久了。离婚的人总会被踏上名誉不好的标签,一个家庭也会因此蒙羞。我的姑子是个好孩子,从小学习好,在大学里还能得到奖学金,在她大二的时候我就有了离婚的想法,可为了她我愿意等。她或许就是这个家的希望。我希望她能不受家庭的影响找个好老公。

  这个家庭里,除了公公、姑子和我,剩下的人好像都是奇葩。比如说我的老公,他好像是叛逆期的少年,爱玩游戏,不管家,让他去找个工作,他就会说:你就那么爱钱,钱对你来说很重要吗?你要是再说他,他就跑了,几天不回来也是常有的事。曾经家里做生意的时候,让他往餐厅送调料,可他不是送调料的时候不在家就是要了钱不给公公交。公公负责收购供应调料。

  时间久了这生意就无法正常运转,或者就是公公累的要死,只能挣点生活费。不是生意不挣钱。是他要上钱都挥霍掉了。他领着朋友在餐厅里胡吃海喝,吃完就签单,用调料钱抵账。他在歌厅里消费一律的签单用调料钱抵账。公公怎么说他也那个样。跟他算账,欠了公公好几万,他会给公公打张欠条,但要是指望他还账是不可能的事情。

  后来实在无法公公就不让他再从家里拿调料。他一下子失业了。就睡在家里看电视。入戏很深,不是哈哈大笑就是骂电视里的演员。看累了就睡觉,睡醒了继续看。在他的世界里没有时间概念。他要是不累会看到半夜四点,五点,他要是累了会睡到白天一点,两点。我出去找了工作,看他这样颓废我连家也懒得回。他饿极了会自己煮饭,蒸点米饭,之后再去婆婆的菜缸里捞颗酸菜,洗一洗,切碎拌点辣子吃上两碗。

  在我的盼望中笔录费也停了,电视里什么也没有了。他在屋里终于睡不住了。就出去了。刚开始是早晨出去,晚回来。后来就几天几天的不回来,再后来十几天才回来一次。对他的这种行为,开始我还有点失望难受。后来我就没什么感觉了。因为我发现自己一点也不爱他。我想离婚是迟早的事情。我很会安慰自己,我想我一个人住着这家电齐全的宽敞房子也不亏啊。后来才明白我是亏的。因为女人的青春很短暂,没有了青春谁还愿意多看我一眼呢?

  我只是为了姑子在等待,只要不离婚,无论你的家里有多么严重的事情,在外人看来,这个家庭表面上是正常的,离了婚好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父母都会在人前抬不起头。常常会听到有人说“那个寡妇怎么怎么样”。听着都觉得害槮。想到不久后我也会被别人称为‘’寡妇‘’我就非常的难受。人们不但低看离婚的女人,在言语上也会毫不留情,好像女人离了婚就成了洪水猛兽。

  我的婆婆非常的懒,她常常以生病为名义躺在床上。她说自己不能低头扫地,一低头就晕,扫完地晕的就站不住。她有眩晕症。她个子很矮,只有一米四九。肚子很肉,胸也非常的大。她的上身看起来像个圆球。她不愿洗衣服就说她的腰弯不下去,她说:我一弯腰非常的吃力,哼哧哼哧的。感觉气喘不上来。(那个时候我们用搓板洗衣服)她说:你瘦,肚子上没肉,洗衣服是多么轻松。

  后来看我不主动给她洗衣服,她就把所有的洗衣盆都放在她的床底下。洗衣盆里放满了衣服,包括裤头和胸罩。我洗衣服总要用洗衣盆,问她她就说在床底下。我总不能当着她的面把她那些衣服倒在地下。于是就一起洗了。洗她的裤头真让我恶心。后来我就自己买了个盆放在自己的屋子里。

  记得第一次分家的时候,她喊的响当当的话语:我是真心不同意分家,娶了个儿媳还没怎么使呢,就分家。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免费的保姆吧,分家后她就不能随意使唤我了。我们那个年代媳妇儿不能主动说分家。还要在分家的时候假装很舍不得。要是哭一场更好,显着有情有义。我没哭,心里还挺高兴我想分了家我就有了自己的时间,不用再没完没了的干家务了。吃饭的问题我一点不愁。曾经做姑娘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打工。每个月还要给母亲交钱。

  我还年轻,找工作不是什么难事。很快的我就找到一份卖鞋的工作,一个月三四百块钱。养活我足够了。下班早了我会煮饭,迟了我就买包方面面或者在外面吃碗麻辣烫。我连婆婆的屋子也懒得进了。每天经过她窗户的时候总能看到她在看我。我是真的怕进去,进去了不知又要让我干什么,我站一天的柜台也很累啊。

  每天下班了我可以睡睡觉,或者去闺蜜那里转一转,闺蜜开着饭馆,我给扫扫地,抹抹桌子,吃饭的问题就解决了。那个时候老公常常的不在家,我在闺蜜那里也是做到天黑才回家。婆婆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忧虑。她的儿子以前就那个样子,经常的不回家。她原指望着娶个儿媳来改变儿子,没想到还是那样。要是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娶儿媳。不娶儿媳钱还在。或者不该娶个漂亮的儿媳。儿子不在家,儿媳又回来的这样迟。她想说我吧,已经分家了。不说吧又不知我一天在外面干什么。不让我上班吧,没人养活我,让我上班吧,她总是提心吊胆。

  有一天她终于说:家里就三个人吃饭,还分着两个锅做。真不够麻烦了。在一起吃算了。你负责交电费就行了。那个时候公公还坐批发肉的生意,家里有四个大冷柜外加两个冰箱,一个月的电费要六七十元。而我才挣四百元钱。我不愿意又能怎样呢?我的父母都是很顾及名声的人,我要是不同意就是不孝。为了博个好名声,我不能不同意。

  虽然想着要离婚,但是在没离婚的时候,这日子总还要过下去,还要维持住表面的温馨和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