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乡

我个人而言是不愿将之记录下来的,它若留在我的记忆里、不由我对外宣扬,便永仅为我一人所知。这是耻于对人说起之事,但如果不作记录或许会逐渐淡忘,对我而言莫不是一种损失。

温柔乡。

我这么称呼它。

那仿佛是回到了有异性同桌的中学时代,我的身畔坐着一个梳单马尾的女孩。

认识一段时间了,我和她相聊很投机,都是些与生活学习相关的琐事。既没有陌路人那样的警惕,也没有旧识那般的熟稔。不用在意说话的方式,简单、平静,气氛平和,像是朋友,却又有不同,保持着相互信任的距离感。

与现实世界远离异性朋友的我不同,像是回到了某个特定的时间点,但又抵达了某个未曾到达的乐园……像夕照里的夏天。

然后,天黑了,落幕了。

她离开的我的右旁,而我则盖被待眠。这片星空下我竟未有失眠,意识像归巢的栖鸟,渐渐陷入晦暗……

这时,她来了,带有与我相似体温的手臂伸入我的被窝。这个安静的夜晚,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我也没有刻意去注视。夜晚是黑暗的主场,我更愿意闭上双眼,心可以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我惊讶她会如此举动,她潜入这方空间,把夜的宁静打破。她掀起我的衣袖,抚摸我的手臂,动作自然同时带有她特有的紧张。我任她摆布,压制住身体的冲动,她调整我身体的姿态,让我靠进她怀里。

我大概明白她的心境,即便没有任何眼神或语言。

她抱住我的头,塞进她滑滑的头发里。

看来,她睡觉时解开了单马尾。

她身上没有香水的气味,只有一股淡淡的自然的暧昧。

她像毯子,柔软、温暖。

她没再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了,只有胸膛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我一直顺着她,但这样对一个我这样的处男,不是太狡猾了吗?

我撑起身来,模仿她对我所做的,我掀起她的衣袖,将我的手臂同她的手臂靠在一起。

我把自己的身体往前送了送,为了让头和她的头平齐,然后拥抱她。

没想到最先和她接触到的身体部位是我的胸膛。即便隔着布料,她的胸部传来的柔软触感也是惊人的。用装水的气球也无法相比,它富有弹性,但又柔和舒适,在我胸膛的挤压下变形、溢出,覆盖到更广的位置。那稍低而又蕴含着炽热的温度也传递了过来,渐渐地开始侵入我的冰冷心跳。这种触感是比之前她的动作更甚的撩拨。

她微微动了一下身体,发出了一声及其细微的嘤咛。或许是疼痛、或许是刺激,但她宽容了我的动作。我主动抱着她,身体紧贴着她,我仍在细细感受她胸的触感。她的心跳开始微微传递过来……“咚、咚、咚、咚……”

以前也没有注意,她还是一个“有料”的女孩。

她或许和我一样,只是因为孤独,只是因为想要一个冬夜里温暖的归所,可以梳理羽毛,相倚以眠。

这场意外不应该发展到性交的程度。

她要的也不过是相互拥抱的温暖、相互倚靠的安心。

但,挽上袖子以谋求更多的身体接触,这应该算是性的需求吧。现在,我紧紧地抱着她,而她也把双手搭在我的背上,安静地闭着眼睛。

我很清醒,她一定也很清醒。相拥着睡着或许并不是办不到的,但需要更多的时间让彼此内心平静。

因为没有动作,我感觉不怎么到她的胸了。我并不满足。

最终我还是没有忍住,我抬起胸膛,伸手往她已经快挽到肩头的袖口伸去。我沿着她细腻的手臂向上前进,潜入袖筒,企图零距离地接触那令我心荡神驰的如水饱满。

但我的手再难前进了。

她用双手直直抵住了我的胸膛,让我的手无法继续伸长过去。她的力气不大,但用力却很坚定,放在我胸前的双手微微颤抖着……

果然不行啊。

我也明白。

将手撤了回来,我和她几乎是同步完成的。

之后,我按上次的做法,再一次贴过去抱住了她。

她身体像刚才那样微微扭动了一下。

她的胸真柔软啊。

她的身体也是。

她整个人都在散发着温暖。

这就是所谓的“温柔乡”吗?

果然是幸福得让人想要忘记一切的地方。

我伏在她身上,低低地感受着她的呼吸和心跳。

突然发现,她在微微地啜泣,睁开眼睛,她发丝下的脸庞已经布满了泪水,她的睫毛在星光下晶莹闪烁。

为什么要哭呢?

我思索着这个问题。

那肯定不是类似于身体被玷污,或者是感到后悔等等简单的原因……但我不知道,我并不了解她。她一直很平静,无论内心是否炽热如熔浆。

今天她来到这里,而我做了我能做的,我感受得到她并非是因为身不由己,而是出于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决定。所以,我顺其自然。事实上她清楚分明地坚守了自己的限度,我们做的也并不过分,连亲吻都没有发生。今夜过后,我们任一个人都不会提起这件事,她还是她、我还是我。

我对她,并不像是朋友或是恋人,在这之前她也非我的的暗恋对象。我愿意和她继续相处,无论是以何种只要还算是友好的关系,而今夜,我们只是相互满足。我必须感谢她,至少她给我这颗冰冷到几乎不再跳动的内心注入了一点温暖和活力。

她渐渐地不再啜泣了,她并没有哭多久,但流的泪却不少。

我并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我理解她,即便用话语难以表达,但现在我感到我和她心意相通,任何一个字都是多余的。如果真的需要的话,她早就开口了。

她把手搭在我的背上,开始陷入沉睡了。

看来是已经平静下来了。

我把被子扯上来,把我和她的身体都盖好,缝压实。因为身体几乎重叠在一起,所以这比单人床宽不了多少的被子也完全能盖住。

这个冬夜里,我盖的被子并不厚,她来的时候也没把自己的被子带来。但我并不寒冷,毕竟她是如此温暖,想必我对她而言也是如此吧。

我们依旧拥抱在一起。

我也将要进入梦乡了。

但我们不能就这个姿势一觉睡到早上,既然她能够轻松到达这个地方,那别人肯定也能轻易发现我们睡在一起。

又睡了一段时间,我把被子裹在她身上,送她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只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就乖乖地躺在自己的床上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她就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她起得挺早,和平时一直玩得挺好的伙伴在一起聊天,带着和平时别无二致的简单微笑。

她向我打着招呼,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亦是如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