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竹节山遇九头狮子,黄狮精招杀身之祸

目录 

上一章平坦石路怪事丛生,天降神仙扬善惩恶

第五章   竹节山遇九头狮子,黄狮精招杀身之祸

图片源于网络,侵来信必删

“报告祖翁,山下有四个和尚徒步经过,正朝竹节山而来”一个狮子精伏地向洞主汇报。

在见那洞中之主,傲然趴在一张白虎虎皮石座之上,体型健硕,威风凛凛。一抖头,惊见脖颈之上竟长有九颗雄狮头颅,此妖正是竹节山九曲盘桓洞洞主九灵元圣。

九灵元圣慢慢道:“雪狮,可看清却是四个和尚?”。雪狮道:“千真万确”。九灵元圣站起身,抖抖皮毛,甩甩尾巴道:“嗯,好。猱狮、白泽、伏狸、雪狮随吾前去一探”。几位听到命令后躬身道:“是”。

话说金蝉子几人自离开了青石路,盘山绕路,坑坑洼洼。净坛使者便是一路抱怨道:“若是天下多些犀牛精,修得条条青石路,那该多好”。

金身罗汉抢着回道:“条条青石路,路路行不通。几百两银子可行数十里,平常人家可走不来哟”。

净坛使者又道:“待路修好之后,在将犀牛精尽皆除去,成了功业,又清了妖怪,一箭双雕”。金蝉子笑道:“阿弥陀佛,若天下皆行净坛使者所言之事,道,不存矣”。

正言语间,忽然,天降庞然大物,一股无匹气劲四散开来,卷起阵阵落叶与沙尘。

金蝉子等四人拂去灰尘,眼前愕然惊现一只硕大雄狮,威猛慑人。轻风拂过,雄狮鬃毛迎风飘摇,不动如山。

金蝉子顺着雄狮躯体缓缓向上看去,惊见雄狮却有九颗狮头,不由得浑身一阵,倒吸一口凉气。

斗战佛双眉紧锁,化出金箍棒紧握,浑身戒备。金身罗汉亦将禅杖护在金蝉子马前,净坛使者也放下行李掏出钉耙直对九灵元圣。

只见九灵元圣哈哈一笑道:“诸位佛者切莫惊慌,吾并无敌意,只是欲与天下能人异士结交朋友。尘世万法之中,尤喜佛法,不知高僧可否赏脸到洞府之中一叙?”。

金蝉子赶紧推辞道:“阿弥陀佛,贫僧要事在身,恐不能应施主之邀,失礼,失礼了”。九灵元圣又道:“高僧切莫推辞,来洞府之中歇歇脚,喝口茶水。纵是重任在身,何必急于一时”。

说着,九灵元圣猛的一低头一口将金蝉子从马上叼在口中。斗战佛等一惊方欲动作,只见九灵元圣一甩头金蝉子从口脱出,直直落在了九灵元圣的一颗头上。顺势又将斗战佛几人以同样之法纷纷甩到头上,斗战佛几人竟是毫无挣扎反抗余地。

九灵元圣又吩咐身旁的四个狮精道:“将高僧随行马匹与行李一并带回”。说着,九灵元圣带着金蝉子四人腾空而起,直奔九曲盘桓洞而去。

到了洞府后,九灵元圣俯身低头将金蝉子四人放下,四个狮精亦拿着行李,牵着马匹回到洞中。

九灵元圣放下四人后,转身来到高台坐在白虎皮上礼让道:“四位佛者快快请坐!快快请坐!”。金蝉子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多谢施主”。

九灵元圣对金蝉子道:“还不知高僧法号?”。金蝉子道:“阿弥陀佛,贫僧是灵山大雷音寺金蝉子”。

九灵元圣惊道:“原来是如来佛祖座下二弟子,真是幸会,幸会”。金身罗汉上前道:“施主竟然知晓金蝉子乃是如来佛祖座下二弟子”。

九灵元圣呵呵回道:“吾对佛法极感兴趣,遂对灵山诸佛亦有所研究。不知这位高僧又是哪位?”。金身罗汉道:“吾是大雷音寺金身罗汉”。九灵元圣回道:“哦,久仰!久仰!”。

九灵元圣一指斗战佛与净坛使者道:“不知这二位是?”。金蝉子介绍道:“这位是斗战胜佛,这位是净坛使者”。九灵元圣道:“斗战胜佛,早有耳闻,幸会!幸会!净坛使者,幸会!幸会!”。

斗战佛道:“不知施主是哪位?”。九灵元圣道:“山精野怪耳,自号九灵元圣。平生最喜佛法,欲前往佛乡求高僧渡化,又恐佛祖嫌吾妖怪之身。遂寻得此离佛乡较近之地修行,结交来往高僧,自修佛法“。

金蝉子一笑道:”万物有灵,佛门一视同仁,断然不会嫌弃施主妖身“。九灵元圣一听道:”若是如此,哪日寻得机会必上灵山求得佛法“。金蝉子回道:”若是有缘,佛祖必会渡你。贫僧当下有一事相问”。九灵元圣道:“金蝉子直言便可”。

金蝉子道:“施主久居此地,附近山峦叠嶂,丛林密布,不知可有食人妖魔?“。九灵元圣道:”高僧何故问此?“。金蝉子道:”不瞒施主,一路行进,吾身无法力,恐遭食人妖怪暗算,若有消息,也好提前提防“。

九灵元圣疑惑回道:“金蝉子有斗战胜佛守护,何惧妖魔?”。金蝉子回道:“斗战胜佛虽是神通广大,但双拳难敌四手,恐斗战胜佛不能顾及周全”。

九灵元圣点了点头道:”方圆百里妖魔鬼怪,尽被吾降服“。九灵元圣一指殿下几个狮精又道:”这几位原本便是此处各地头目,被吾降服后,几经感化,如今与人和睦,一心向善,不在为伤心害理之事“。

金蝉子一听喜道:”阿弥陀佛,施主果然身怀大神通,此等功德,真是感天动地,万灵之福“。

九灵元圣连连摇头道:”高僧谬赞了,谬赞了。不知高僧出得大雷音寺,欲往何处?“。金蝉子道:”欲前往东土大唐“。九灵元圣又道:”东土大唐?万里之遥,高僧是为了一路修行吗?“。

金蝉子回道:”阿弥陀佛,贫僧奉如来佛祖法旨,欲前往东土传法,广散佛种“。九灵元圣惊道:”高僧身负如此重任,怪不得方在山下吾力邀高僧,高僧百般推却,原来有这等要事在身,是在下任性了“。

金蝉子道:”阿弥陀佛,还请九灵元圣多多理解“。九灵元圣道:”那是当然。不知金蝉子传法的经书,尽在箱内?“。金蝉子道:”非也,所传之法尽在贫僧脑中“。

九灵元圣惭愧道:”哎呀,冒犯,冒犯。堂堂如来佛祖二弟子亲自传法,哪还用得上执笔背书,无边佛法尽在胸中矣“。

九灵元圣看了一下身边的小妖道:”久久谈话,高僧必已口干,快去拿些果品茶水,为诸位高僧解解口腹饥渴“。九灵元圣说完,小妖匆匆下去准备了,不一刻便了端上来。

堂下小妖恭敬小心的端着果盘向前走着,正当走到金蝉子的行李箱子边上时,九灵元圣背后一爪运使暗力弹出一块小小飞石,正中小妖脚腕,小妖一时脚步不稳重重砸在行李箱子之上,顿时将箱子砸开,来了个底朝天。

九灵元圣马上站起身面露狠色斥责道:”贵客面前,笨手笨脚,真是丢尽脸面,来人,来人,拖出去抽二十鞭子,以示惩戒“。小妖赶忙下跪求饶道:”祖翁饶命,祖翁饶王“。金蝉子亦求情道:”阿弥陀佛,想必他非是存心,只是一时失了重心,九灵元圣何必如此重罚“。

九灵元圣余怒未消点了点头道:”嗯。有高僧为你求情,暂且就放了你。还不快谢谢高僧“。小妖转头向金蝉子不停磕头道:”多谢高僧!多谢高僧“。

谢过后小妖便赶忙下去又为金蝉子等人准备了一盘。金蝉子行李箱子被砸开之时,九灵元圣赶忙斜眼看去,里面果然只有一个钵盂,一件破烂袈裟,还有些许银两,一堆食物,在无他物。小妖走后,净坛使者亦起身将行李箱子收拾妥当。

九灵元圣又问道:”高僧,徒步而行,崇山峻岭,深谷密林,必少不了牛鬼蛇神。虽说善妖不在少数,但恶怪亦比比皆是,金蝉子方才言明身无半分法力,如何得过?“。

金蝉子手一指斗战佛等三位道:”全仰赖三位同修相助“。九灵元圣道:”斗战胜佛能为早有耳闻,不知那两位也如同斗战胜佛一般神通广大吗?“。

金蝉子道:”斗战胜佛陆战无双,净坛使者与金身罗汉水战无敌,三人全力护住贫僧,才得已东行无虞“。九灵元圣赞许道:”金蝉子有如此助力,何愁大事不成“。说完九灵元圣哈哈一笑。

斗战佛道:”观九灵元圣样貌,非比寻常。非是上古灵瑞,亦是洪荒猛兽。为何不求个仙班?却甘愿屈身凡尘“。

斗战佛生于自然,对珍禽猛兽感知真切,早已感知九灵元圣不凡。九灵元圣道:”斗战胜佛言重了,九天之上怎可能有吾这般无名小卒的立锥之地。在者吾法力低微,生性洒脱,不愿受人差遣,束缚自身,遂逍遥于天外,不为名争,不为利斗“。

斗战佛笑道:”人生如此,在无求矣“。

九灵元圣说完话锋一转道:”昨日,吾洞中发生一件怪事“。金蝉子道:”哦。。。是何怪事?“。九灵元圣道:”昨日吾差一名洞中小妖,去城中买肉,而小妖归来之时,却将老板也带了回来“。金蝉子疑惑道:”这是为何?“。

九灵元圣道:”在吾细问之下,原来小妖下山买肉言自己付了钱,老板却反驳未收到钱,小妖提肉便走,老板紧追不舍,如此二人便一齐回到了洞中。吾一在逼问,小妖一直言钱已付过,老板执意说钱未收到。吾一时没了主意,便将二人一起监下。今日高僧前来,可否为在下解决此事?“。

不待金蝉子回答,净坛使者道:”此事极易,他二人何在?“。九灵元圣吩咐手下道:”快将小妖与老板带上来“。

不一刻,有人已将小妖与老板带了上来,小妖一见九灵元圣施礼下跪道:”小的参见祖翁“。九灵元圣转头对净坛使者道:”佛者,便是他二人“。净坛使者站起身来到二人身旁,向小妖问道:”你可是亲手将钱交予那老板?“。

被净坛使者一问小妖看了看九灵元圣,九灵元圣道:”佛者问你,如实相告“。小妖欠身道:”是“。然后转头对净坛使者道:”是吾亲手将钱交到老板之手“。老板顿时反驳道:”满口胡言,你从未将银两交到吾手,吾也从未收到你的银两“。

小妖道:”明明收了银两还不承认,看你分明存心抵赖就是想收双份“。老板怒道:”吾向来诚信做事,哪像你想吃肉还不想付钱“。二人便喋喋不休的争吵起来。九灵元圣一声怒吼道:”放肆“。

二人顿时安静下来。净坛使者又问老板道:”那日买肉的人可是非常之多?“。

老板想了想道:”昨日买肉之人并不多“。净坛使者皱了皱眉又要问下去。金身罗汉站起身道:”净坛使者这般盘问下去得问到何年何月。市井之事吾颇有经历,听吾一言“。

众人齐看向金身罗汉。金身罗汉来到老板面前道:”市井之内常言,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小妖未给得银两,你又为何将肉交予他手?“。

老板有些迟疑道:”这。。。应是吾急于照顾其它顾客,便先将肉交予他手“。金身罗汉又道:”方才老板言当时店中不忙哦,即便是老板出于信任便先将肉品交予小妖,亦是你打破了交易规则,未遵照一手钱,一手货,造成的损失,理应一人承担,身为男子,不应折了损失,又输了气魄“。

老板急道:”这。。。你这分明就是强词夺理”。紧接着老板又是一声长叹道:“唉,那肉就当是吾赠与大王的吧,吾肉铺还需经营,只求大王放吾回归“。

九灵元圣道:”事情未有定论,如何便走?“。老板央求道:”唉,正如那位僧人所言,是吾疏忽,错全是吾身,只求大王放行“。

金蝉子对九灵元圣劝道:”阿弥陀佛,那位老板既然已知错,九灵元圣便放他回归吧,家中妻儿必已等的急了“。

九灵元圣点头道:”嗯。也好。雪狮,拿些银子给他。不管肉钱是否结清,吾等关了你一宿亦要有个说法,不然传出去,尽言吾等欺压百姓,不好辩白了“。

老板踌躇道:”这。。“。不待老板说出口,九灵元圣道:”莫要推脱,速速领些银子,回家去吧“。老板双手一抱拳躬身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大王“。说完,跟着雪狮下去领钱了。

九灵元圣又对堂上小妖道:”你也下去吧,下次做事需多多用心,莫要在生事端“。小妖道:”是“。而后徐徐而退,随后便下去了。

九灵元圣对金蝉子道:”不想高僧同行之中,能人智士颇多,涉猎极广,诸事多有见地“。金蝉子道:”阿弥陀佛,九灵元圣见笑了“。

金蝉子躬身又对九灵元圣道:”事已圆满解决,吾等亦叨扰甚久,要事在身,有缘在与九灵元圣畅谈,这便告辞了“。

说完,金蝉子等人欲整理行装离开九曲盘桓洞。九灵元圣赶忙起身拦住金蝉子道:”高僧,高僧,东土之事,万里之遥,何必急于一时。在者,今日天色已晚,高僧在洞府内暂住一宿,明日起程不迟。仰慕高僧佛法精深已久,还想与高僧谈谈佛法“。

金蝉子看了一下众人,净坛使者自是愿意住下,明日在行。斗战佛与金身罗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金蝉子心中暗想:”若是不答应,便是在众妖面前驳了九灵元圣面子,九灵元圣若是发起飙来,只怕徒生事端“。

金蝉子转头道:”贫僧那就打扰九灵元圣了“。九灵元圣一听喜道:”不打扰,不打扰“。

洞中一夜,金蝉子与九灵元圣炳烛大谈佛法,相谈甚欢。斗战佛、净坛使者、金身罗汉三人就在金蝉子不远处休息,毕竟身在妖精洞府之内,一时不敢大意。

一夜匆匆而过,一切相安无事,东方破晓,骄阳普照,金蝉子众人整理行装,净坛使者起身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便将行李挑在肩上,万事准备妥当,金蝉子等人便起出洞,在洞外与九灵元圣辞别。

金蝉子道:”阿弥陀佛,逗留多时多有打扰,贫僧这便告辞了“。九灵元圣道:”请!“。

就在此时,九灵元圣一颗头见空中有一僧人急驰而走。只见九灵元圣一声嘶吼,声若洪钟,冲荡九霄,震的树叶潇潇下,林鸟四处飞,金蝉子等人亦是紧闭双眼,严捂双耳,却还是震的头昏眼花。

天上奔走之人被九灵元圣雷霆一吼,跌跌撞撞震落在地。金蝉子定睛一看竟是伏虎罗汉。

伏虎罗汉降身地面晃晃悠悠,勉强站稳后怒道:”何人惊吾行路“。九灵元圣致歉道:”佛者息怒,本想见见佛者真身,不想却惊动了佛者,恕罪,恕罪“。

伏虎罗汉道:”施主你是何人?有何事吗?“。九灵元圣道:”不知佛者匆匆意欲何往?“。伏虎罗汉打量了一下九灵元圣道:”行机密之事,还恕吾不能奉告“。

金蝉子在后叫道:”伏虎罗汉别来无恙“。伏虎罗汉一转身见是金蝉子惊道:”金蝉子已东行至此处,辛苦,辛苦“。金蝉子道:”心诚所至,何苦之有“。

伏虎罗汉又看了一眼金蝉子与九灵元圣,而后对金蝉子道:”金蝉子何故与妖怪共处?“。

金蝉子解释道:”九灵元圣乃喜爱佛法之人,方才与吾共同探讨耳“。伏虎罗汉道:”哦,原来如此。金蝉子还需谨记东行大事,切莫耽搁大好时光,吾还有要事在身,告辞了“。

说完,伏虎罗汉化一道金光而去。九灵元圣嘀咕道:”不知这伏虎罗汉行色匆匆,所为何事?“。金蝉子道:”必是有要事在身。贫僧也不在打扰,告辞了“。九灵元圣道:”请“。

金蝉子众人等便辞别九灵元圣继续上路东行了。

九灵元圣送走金蝉子众人后回到洞中,叫出藏在另外一洞的黄狮精道:”金蝉子等四人的样貌特征,法力能为,身负责任等等一言一语,可皆记得明白“。

黄狮精呈上一卷厚厚的册子道:”袓翁放心,皆记得清清楚楚,无一遗漏“。

九灵元圣道:”好,今日吾又见伏虎罗汉行色匆匆而出,不知所为何事,也一同记上“。黄狮精道:”是“。便翻开册子记了上去。

待记录完整后,九灵元圣接过册子道:”吾在此地受太乙天尊之命,留意佛门动态。任何风吹草动具要回报,这金蝉子东行传法乃是要事,吾要即刻回报“。说完,九灵元圣聚元施法,只见册子被一股金色圣光包裹,悠悠飘向上空,一眨眼,消失不见。

黄狮精道:”祖翁,还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九灵元圣道:”讲“。

黄狮精道:”是。如今只知斗战胜佛擅陆战,净坛使者与金身罗汉喜水战,却不知几人的兵器属性,战力几何?不知几人身上可还藏有其它灵宝?“。九灵元圣点了点头道:”嗯,确实如此。黄狮孙儿可有办法?“。

黄狮精道:”金蝉子几人来到此地未见吾之面容,吾可直接前往试探,不知祖翁之意如何?“。九灵元圣迟疑片刻后道:”嗯,也可。但切记那斗战胜佛、净坛使者与金身罗汉绝非善类,不可硬敌,取得信息后便撤回“。

黄狮精道:”是!谨遵祖翁之命“。九灵元圣道:”去吧“。黄狮精领命退出堂中。

金蝉子等人离开了九曲盘桓洞后,依路东行。

净坛使者道:”天下诸妖若皆似九灵元圣一般,与人和睦,岂不是天下太平了“。金蝉子道:”世间之恶非只妖魔邪怪,妖族亦有宅心仁厚之好人,人族亦有伤心害理之禽兽,善恶存于心,切莫在意身外的皮囊美丑“。

净坛使者见一开口便被金蝉子道理说了一通,心感不悦,只是“嗯嗯”的回应着,也不在多话。

黄狮精领命后带着几名小妖便朝金蝉子行进方向而来。数个时辰后,黄狮精终于看到金蝉子等人背影。黄狮精暗中盘算:”如何试出金蝉子一行兵器威力,灵宝情况?“。思虑片刻,仍是想不出好的方法,金蝉子等人却是越行越远。

黄狮精一握手中四明铲,心一横吩咐身边小妖道:”吾前去打斗,尔等看好他们的本领“。几名小妖纷纷点头称“是”。

黄狮精飞身到金蝉子等人面前,几人见有妖怪挡路皆是一惊,不待金蝉子几人反应,黄狮精提铲便是攻向斗战佛,斗战佛嘿嘿一笑,化出金箍棒应敌。

黄狮精与斗战佛激斗数回合后,不分胜负。斗战佛趁打斗间道:”无礼妖怪,不知青红皂白便举铲来攻,好没礼貌“。黄狮精也不搭话,只是一味强攻。斗战佛见其没有反应又道:”吾与此地的九灵元圣颇有些交情,不知阁下可否停手,说明缘由“。

黄狮精仍是一语不发,招式更加凌厉,斗战佛见对方没有停手的意思,亦催使法力,强招上手,二人强力相交,开山裂石,激荡四野。

黄狮精迅速腾空又施一招,宏大气劲,袭面而来。斗战佛提棒一击,化解杀招。黄狮精趁此机会,跳开战团,身影一晃,消失不见。

斗战佛铁棒往地上一杵,望着黄狮精消失的地方。金蝉子疑惑道:”不知此妖是何来历?为何袭击吾等“。

斗战佛站在原地疑惑的摇摇头道:”此人不言不语,让人难以捉摸。但九灵元圣曾言:方圆百里之妖皆被其收服。今日所来又是一头狮子精,莫非是九灵元圣指派?“。金身罗汉道:”要是想对吾等不利,在其巢穴之时为何不动手,那时人多势众,欲为何事不可成?“。

净坛使者道:”可能是迫于威严,不在众妖面前欺负吾等几人,遂等待吾等远离在下杀手“。金身罗汉又道:”应该不是,如果刚刚的狮子精是自九灵元圣处前来,必知吾等一行中属金蝉子最弱,今日所来狮子精却是直奔斗战胜佛,于理不符“。

说到此处,金身罗汉又转向金蝉子道:”吾等在九灵元圣处吐露的实情有些多了“。金蝉子想了想亦有些担心道:”阿弥陀佛,吾等速离开此纷乱之地吧“。说着,几人速向前行去。

黄狮精飞身回到后面几名小妖处,小妖见黄狮精回来,纷纷赞许道:”大王好本领,打得那和尚毫无招架之力“。黄狮精道:”莫要溜须拍马,方才之战可看的真切?“。

几名小妖连连点头道:”看的真切,看的真切,那和尚确实了得,手中铁棒更有开天裂地之能“。黄狮精道:”嗯。吾亦有感觉,不知那两个和尚能为如何?走,吾等跟上前去在做打算“。说着,黄狮精几人又跟了上去。

黄狮精一边跟着金蝉子等人,一边想尽方法伺机而动。跟了几里,均未有可乘之机。黄狮精便又故技重施,纵身提铲身贴草木而行,袭向净坛使者。斗战佛耳听八方,察觉气氛不对,挺身提棒跳到净坛使者身前,将黄狮精格挡出去。

斗战佛一看又是黄狮精怒道:”没完了,到底与你有何冤仇,如此死缠烂打“。黄狮精依然不言不语,绕开斗战佛,直取净坛使者。

斗战佛挡在净坛使者身前与黄狮精又缠斗起来,净坛使者从旁挑拨道:”吾与你无怨无仇,上来便痛下杀手,上次放了你,不知悔改,还敢来犯,看来斗战佛的铁棒你还未吃够哩”。转头又对斗战佛道:“斗战佛快大展神通,打得他狮头变猪脑“。

斗战佛挺身而出护住净坛使者,黄狮精欲试探净坛使者能为计划一下落空,又打了几回合后,黄狮精心知斗战佛法力高强,在激斗下去,恐目的未达成,反伤了自己,遂惊出几式狠招,斗战佛忙于招架,黄狮精得了空档,又抽身而去。

净坛使者见黄狮精逃遁而去骂道:”这厮没完没了,先是斗战胜佛,二次是吾,下次在来恐便是金身罗汉了。上来不言亦不语,若是存有误会皆不及辩解,此妖必是存心生事而来“。金身罗汉道:”此妖好像一再试探,无搏命迹象,两次前来皆是点到即止,不曾豁命一搏“。

金蝉子催促道:”揣摩妖怪心思无益,速离开此是非之地,离远了,那妖怪可能就不追了“。说完,金蝉子几人更是加快脚步前行。

黄狮精腾身又回到几名小妖处,一声叹息道:”这斗战胜佛本领通天,不能突破斗战胜佛,欲想试探净坛使者与金身罗汉能为,恐是非易。必须设法击败斗战胜佛,才有可能使净坛使者与金身罗汉出手,但吾一人之力恐是力不从心,这可如何是好?“。

旁边一名小妖道:”大王,他几人之中不是有一名身无法力的金蝉子,大王攻击于他,斗战胜佛、净坛使者与金身罗汉还能袖手旁观,必是出手相救。

那时,大王便可施展能为试出三人根基,一战功可成矣“。黄狮精一听仿佛开窍一般道:”你这脑袋倒也灵光,说的颇有道理,如今金蝉子几人越行越远,吾便依你之言在去试一趟,这一次势必要成功“。

黄狮精便悄悄的又跟了上去,找准时机,自树上悄然而下,直扑金蝉子。黄狮精即将临身之际,离金蝉子最近的金身罗汉见黄狮精扑来,赶忙拿起宝杖抵挡黄狮精,此时斗战佛亦提铁棒直击黄狮精。

净坛使者见状道:”你这妖怪,粘来粘去,好生另人生厌,好话劝也劝不走,打也打不服,那让你尝尝吾钉耙的厉害“。

说着,净坛使者拎起钉耙亦参入战团。

净坛使者手持钉耙左右寻找战机威力亦不可小觑,黄狮精暗暗得意,终于激得三人出手,可测得三人法力,亦可知三人兵器有何玄妙。黄狮精得意之际,三人齐攻来,黄狮精顿感压力,净坛使者与金身罗汉左攻右突,配合无间,斗战佛则正面攻击,力挫黄狮精。

黄狮精面对三位劲敌,周身被制,心知不妙,却如身陷泥潭之中,不能自拔。在净坛使者与金身罗汉的夹击之下,动作迟缓,霎时,正面之身露出破绽。

斗战佛大喝一声道:”好机会“。重重一铁棒结结实实的砸在黄狮精胸口之上。金箍棒千钧之力将黄狮精五脏六腑击个粉碎。顿时黄狮精被打出几丈远,落地后大口大口吐着鲜血。

净坛使者不待其回神,上前就是一耙道:”叫你不分善恶便兵刀相向,吾这便为民除害“。黄狮精接了一棒,又挨了一耙,顿时倒地化出原形没了气息。

斗战佛道:”原来是只金毛狮子,本领不到家,便要在吾等面前现眼,真是不自量力“。金蝉子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快埋了那妖怪,吾等上路吧“。斗战佛与净坛使者一边挖坑一边聊着,净坛使者道:”到死都不知为何突然袭击吾等?“。

斗战佛打趣道:”定是看你肉多味美,想要来上一口“。净坛使者道:”这下倒好,肉没吃上,却搭上了自己性命,三番两次骚扰,若是有脑,早该知难而退,何必枉送性命“。不一刻,坑挖好,将金毛狮子埋了,金蝉子几人继续上路了。

不远处,几个小妖见黄狮精被斗战佛与净坛使者活活打死,是又气又恨,赶忙道:”速回去禀报袓翁!“。几名小妖遂跑回到九曲盘桓洞中,急急忙忙面见九灵元圣,“扑通”跪了下来哭丧道:”祖翁,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九灵元圣怒道:”如此匆忙发生何事?“。

小妖道:”吾等随黄狮大王前往追赶金蝉子,欲试其同修兵器能为,却不料斗战胜佛、净坛使者与金身罗汉以多欺少,将黄狮大王活活打死了“。九灵元圣勃然大怒道:”嗯?事情经过如何,快细细道来“。小妖将黄狮精几次试探经过详细说与九灵元圣听。

九灵元圣大怒道:”杀吾孙儿,此仇不共戴天。尔等一路劳累,先下去休息吧。待吾前去捉拿金蝉子几人,定将几人撕个粉碎“。

待几名小妖退下后,九灵元圣欲出得洞中寻金蝉子等人讨个说法,方欲起身便听有人呼唤道:”九灵元圣意欲何往?“。九灵元圣一听忙退身道:”不知天尊前来,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原来出声之人正是太乙天尊。太乙天尊现身九曲盘桓洞后道:”黄狮命不知进退,命中有此劫难,吾亦感悲伤。当下尚不可与金蝉子一行多有冲突。黄狮之仇暂且记下,他日寻得机会,定可相报“。

九灵元圣道:”黄狮乃吾认的孙儿,如今惨死,身为祖翁若不去讨个说法,恐众人不服“。太乙天尊道:”知此事者不过那几名小妖耳,吾已为你收拾了,只要你不提此事,已无人知晓“。

说着太乙天尊将方才回来报信的几名小妖尸首扔在了九灵元圣面前,九灵元圣恨的牙直痒痒亦陪笑道:”有劳天尊费心“。

太乙天尊又道:”你发出关于金蝉子一行人情况的册子吾已观看完毕。你做的非常之好,继续留在此地,监视佛门动静,不可懈怠“。九灵元圣道:”是“。说完,太乙天尊便飘身离去了。

九灵元圣面对干孙儿惨死,是悲愤万分,却又无可奈何。有心报仇,无力施为,不可逆了天尊之意,九灵元圣大吼一声,只震的天昏地暗,石崩洞塌,谁人又能明白九灵元圣痛苦的内心呢。

九灵元圣会放下仇恨放过金蝉子众人吗?金蝉子等人又会遇到何事?且看下回分解。。。

下一章 芝麻小事受尽开罚,天下官员欺上瞒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