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人》第4集:夏云拒绝交出遗嘱 汤宁郑昊调查新线索

郑明趾高气昂,他恶狠狠地注视着郑昊,一字一句地告诉他,你不是父亲郑毅坚的亲生儿子,咱俩也不是兄弟,这房子更是没有你的份,如果你不搬走,我就去法院告你们。


郑昊听闻此言,呆若木鸡,他怎么也没想到,同父异母的大哥会说出这样的话,而且看郑明的神情,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郑明声称郑昊不是自己亲兄弟

屋子里,郑昊的母亲也听的一清二楚,她十分紧张,出了许多冷汗,过了一会儿,竟然晕倒在地,大家赶紧七手八脚地将她送往医院。


汤宁仍然不死心,她一心想看到父亲留下的遗嘱,可是,无论她怎么问母亲,夏云都置若罔闻。汤宁死缠烂打,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对自己保密。夏云见女儿实在执着,便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告诉她,当年自己嫁给汤继业才几个月,他就犯病,在医院躺了整整十年,为了拯救公司,这才把股权转给了汤立群。汤宁听了这番说辞,仍然觉得不靠谱,甚至可以说十分荒唐,既然父亲留有遗嘱,为何推三阻四不让自己看到?这其中定有蹊跷,长辈们也一定有秘密瞒着自己。


汤宁红着眼睛告诉妈妈,自己只是想要一个真相,并不是在乎钱财,如果谁都不肯透露,那么,只好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调查。说完,她忍着泪水跑出家门,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汤宁向夏云追问遗嘱

另一边,郑昊的心情也是此起彼伏,他来医院守护着母亲何雅音,而且,他也想知道自己身世的秘密。没想到,小姨并不让他见母亲,还斩钉截铁地告诉他,郑明的话是空穴来风,不要往心里去。郑昊只好相信小姨。何雅音此时已经醒来,她脸色苍白,说话都有气无力,从她的言语中,看来郑昊的确不是郑毅坚的亲生儿子。


汤业集团的办公室里,汤立群愁云满面,和钟克明商讨对策。汤立群长叹一口气,她无奈地说,要不就告诉汤宁真相吧,不是我们抢了她的股份,是夏云把股份卖给了我。钟克明闻言很是欣慰,他现在一心希望汤宁能赶快签下确认函,只有这样,公司才能尽快上市。


夜晚,郑昊满腹心事地来到酒吧,碰巧,汤静也来到这里,她穿着蓝色短裙,腰肢摇曳生姿,妆容精致漂亮,要了三杯酒后,开始一杯接一杯地灌下肚,直到喝的脸颊绯红。这个千金小姐爱财如命,虽然生在富贵之家,却因为处处比不上表姐汤宁而倍受母亲的奚落,她心里很郁闷,也隐隐有些自卑。汤静有些醉意,她看着身旁帅气的郑昊,开始高兴地给他拍照,不亦乐乎,还跳舞给他看,但是郑昊对汤静一点兴趣也没有,赶紧结账走人。


汤静酒吧买醉

戴波一直很担心汤宁,他特意来找汤宁,告诉她,汤立群真的很关心她,不要再和家人闹别扭了。但是,汤立群坚持称没有遗嘱,而夏云说有遗嘱,这两人的言辞已经自相矛盾了,而且股权转让书更是漏洞百出,怎能让人不起疑心呢?戴波也开始明白,汤立群的确有事情瞒着汤宁,他决定要帮助汤宁,找到汤继业留下的遗嘱。


汤立群决定再次出马,跟侄女汤宁讲和,但是不管她怎么打电话,汤宁都没有接。钟克明得知后,心急如焚,要知道,公司上市迫在眉睫,已经不能再拖了,他重重的把手机拍在桌子上,眉毛紧蹙,很是不满。


那么,汤宁在忙什么呢?她此时正和郑昊在调查证据的路上,发现有人在遗嘱公证书上做过手脚,于是,他们找到了为方父公证遗嘱的公证员,希望从中获取有利的线索。


另一边,戴波对方家姐妹案仍然心存顾虑,他始终觉得,方燕给自己提供的材料似乎有哪里不妥,在这个大律师的心里,不到法庭最后宣判一刻,就不能确定输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