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缓缓归(贰)

【楚小姐与凌先生】

    凌凯是楚以陌的父亲,但是楚以陌习惯称呼他为凌先生。在楚以陌10岁以前的生活里,他从来没有出现过。在他出现之前,楚以陌也从来没有向妈妈打听过关于父亲的事情,这似乎是她跟妈妈之间不必言说的默契。

  楚以陌第一次见到凌凯,是在一个夕阳很美的傍晚,天空中的云朵被染成了橘粉色,耀眼得像是要着火一般。楚以陌跟平时一样从学校走出来,校门口聚集了好多人,围着一辆很漂亮的小轿车看。当时七阁镇还没有开发旅游,小轿车是很少见到的,何况还是一辆Bentley(宾利)。

   楚以陌处于好奇,也往那边望了一眼,然后就淡然地从车子旁边走过去了。没想到车门忽然打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从车子里走出来,几步走到楚以陌面前,看楚以陌的眼神是柔和润泽的,带着几分怜惜。

  “陌陌,我是爸爸。”这是凌凯对楚以陌说的第一句话。可是楚以陌这是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的男人,带着警惕地说道:“我没有爸爸。”

  楚以陌对于自己没有爸爸这件事,一直都很淡然。或许是因为从来没有过,所以也就没想过这个成长中缺失的角色,有一天会突然出现。

 一丝受伤的情绪从凌凯眼中划过,不过他觉得女孩子在陌生人面前,保护自己是对的,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跟在楚以陌身后,陪着她回了家。

  回家后妈妈告诉楚以陌,这个人真的是她的父亲,现在她的奶奶病危,想要见一见她。

  楚以陌在妈妈的劝说下,跟着凌凯去看了奶奶。奶奶是一个看起来很威严的妇人,即使躺在病床上,已经被病魔折磨得脱了形,可是那份威严依然不减。

  弥留之际的奶奶握着楚以陌的手,低声沉吟着:“瑾栀,对不起。”一遍又一遍的,瑾栀是妈妈的名字。

 楚以陌那时还小,虽然并不能完全理解死亡,但是看着老妇人悔恨的表情,还是动容的,她用自己的另一只手握住奶奶苍老的手:“没关系的,妈妈让我来见您,肯定是已经原谅了您。”奶奶听了以陌的话,渐渐松开了她的手,表情安详地溘然长逝。

  参加完奶奶的葬礼,凌凯送楚以陌回到七阁镇,在院子门口,凌凯看着小小的楚以陌:“陌陌,可以叫我一声爸爸吗?”

   楚以陌张了张口,但是喉咙像是被人塞了一团棉絮,就是发出声来 她像是做错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一般,脸上是泫然欲泣的神情。

  凌凯看到以陌为难的模样,只得抚一抚她柔顺的头发:“不叫也没关系的。”

 后来凌凯每年都会来看以陌两次,时间不太固定,大概是丹桂跟蜡梅开花的时节。

  有一次,凌凯陪以陌在甜品店里吃水磨汤圆,楚以陌突然开口问道:“以后……我可以叫你凌先生吗?”凌凯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只要你喜欢,叫什么都好。”

  在家里,楚以陌通常管妈妈叫楚小姐——“楚小姐,你是打死了买盐的吗?汤好咸。”

  “楚小姐,你再不快一点儿,我就要迟到了!”

 “楚小姐,这周末我可以跟同学去溪山郊游吗?”

  在以陌的世界里,楚小姐是比妈妈更亲昵的叫法,凌先生是比爸爸更容易启齿的称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个拥抱的距离】 周一,杜修睿过来接楚以陌去学校。楚以陌坐在杜修睿的单车后面,微凉的晨风将以陌的裙摆在空气中掀...
    若屿阅读 195评论 0 0
  • 【锁一院旧时光】 早春三月,这座江南小镇通常是连续几日浸润在绵绵的烟雨里。妈妈喜欢花,所以院子里的花木总是渐次...
    若屿阅读 153评论 0 2
  • 窗外,依旧骄阳似火,又是一年过半。不知不觉间,人生已经走过四十五年。暗自惊觉时光的飞逝,季节的匆然。依稀还曾记得,...
    涵筠Han阅读 913评论 0 4
  • 躺在床上一个小时,没睡着。满脑子的思绪飞着,落不下来,估摸着说不了写不了是睡不着了,爬起来还是写几笔。 从南京繁杂...
    ZToothless阅读 64评论 0 1
  • 今天给一个两岁的宝宝设计了一个“从以物为导向转向以人为导向”的游戏。 宝宝的家长反映,孩子兴趣狭窄,特...
    郑老师好开森阅读 843评论 1 1
  • 文|杂家大兵 最近在简书上看到了两件事情,引发我的思考,出了这篇文章。 一件是源于 @饱醉豚 的文章引发的讨论:三...
    杂家大兵阅读 28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