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四十四章 痛苦决择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分手前兆

全章目录


依依终于知道坐在自己眼前的人就是郑辉。没错,他就是自己曾朝思暮想,念念不忘的人。

他们讲起那年在河畔种的许愿树,讲起她曾最爱听他唱的那首歌,他给她诵读那年为她写的诗……

依依感动的热泪盈眶。她以为自己正坐在学校的图书馆里,是郑辉提前帮她占好了位子,选好了她想看的书。她如水的秋波在他那热情似火的目光里流淌。突然间,他俩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依依以为自己坠入了梦境里,她用手捏自己的脸,没有感觉。她又使劲地拧着自己的脸,直到痛感加剧才松开手。

“你怎么了,把脸都捏出痕了。”高安望着依依那怪异的举动,心疼又好笑。

“我怕这又是一场梦,我想把自己捏醒。”依依激动又得意。

“清醒了吧?看清楚,我就是郑辉,我来找你了。”高安把横在他们中间的拐杖拿到另外一边,双手紧握依依的手。

倾刻间,高安全身热血沸腾。熊熊爱火已将他们包围,他俩激动在彼此急促的呼吸里,紧张地倾听着自己加速的心跳声。

“等一等,你不是鬼吧?让我录段视频,你随便说什么都好。我听说鬼是不能成像的,我要看看你的影子会不会留在我的手机里。”依依语无伦次地说着傻话。

“你还真逗啊!好了,你看清楚了,录吧。我就是为你赴汤蹈火,出生入死的郑辉。看看我是不是比以前更帅了。你喜欢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虽然现在我还是一无所有,但请你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一切都会有的。依依,请你跟我走吧,嫁给我吧……”高安有些得意,自言自语地说着痴话。

依依听得如痴如醉。她突然体验了人生从未有过的幸福,心头一阵狂喜,殷红的嘴唇微微上翘。她激动又兴奋,两颊泛着红晕。然而这种快感只维持了片刻。望着套在手指上的钻戒,她又想起了陈嘉豪,她为自己接受这样的表白感到羞耻。

“停停停,戏演得有点过了。”依依突然收起了笑容,眉目中流露出一丝忧怨,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会是演戏,依依,我是认真的。从一开始到现在,我对你的真情从未改变过。难道你一点都感觉不到吗?跟我走吧,你想去哪儿都可以。后天就走,我一出院,我们就走。”高安将依依的双手握得更紧了,痴痴地望着依依。

“不可以,不可以的。我已经爱上陈嘉豪了,我怀孕了,我怀了他的孩子。唉!迟了,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才回来?“依依将自己的双手从高安那温暖的手掌中轻轻地抽了出来。

依依泪眼朦胧,使劲地摇着头。她用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小腹,挺了挺肩膀,把身子坐得端端正正。她用双手把拖在身后的大衣向前拉了拉,裹紧了身子,漠然地注视着远方。

“你们不是还没结婚吗?他要是真心爱你,怎么可以让你怀孕几个月了还不结婚?请相信我,我是真心爱你的。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的心吗?”高安忧郁又激动,皱着眉头望着依依。

“……”依依沉默不语,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依依,跟我走吧!你是在担心孩子吗?我会努力工作,让你们母子一世平平安安,衣食无忧。相信我,请给我一次机会好吗?”高安语气坚定,目光真诚。

“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但我还是不能跟你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们继续做好朋友吧!”依依不再看高安的脸,把头低下去,望着自己的皮靴。

“请不要用朋友这种尴尬的关系来打发我好不好?我只想和你做夫妻,朝夕相伴的夫妻。我是没有他有钱,暂时不能让你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但我不相信我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你就这么对我没有信心吗?”高安有些激动,口不择言。

高安只希望能抓住这最后的机会,把依依留在身边就好。尽管希望很渺茫,但不到最后,他绝不罢休。

依依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她刻意回避着高安的眼神。她怕自己再多看一眼他那如电似火的目光,她的心会瞬间熔化,她怕自己经不住他那热情似火的诱惑,会情不自禁地投入到他的怀抱里。

“我和嘉豪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是多么的不容易。我曾下了多大的决心,嘉豪曾经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我们才走到了一起。我还是很爱嘉豪,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我还是放不下他。我和嘉豪的爱情不是一朝一夕的感情,岂能说断就断?”依依泪眼婆娑,可怜兮兮地望着高安。

“……哦。”高安望着依依痛苦的样子,心痛如刀割。

“自从和陈嘉豪在一起了,我就没想着要与他分开。除非他先不要我了,或者他亲口说出他已经不再爱我了。否则,我都不会离开他。”依依语气坚定,态度执着。

“难道你把我们之间的情义都忘了吗?他是什么德性,你应该早就知道的,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好不好?走吧,跟我走吧。”高安侧过身子,再次握紧依依的手。

“谢谢你,谢谢你的情深义重,如若有缘,来生再报。今生我是不会和你远走高飞的。尽管我一直向往纯真美好的爱情,但我不能在在这个时刻丢下嘉豪。这对他来说太残忍,我不能什么都不顾的只为了自己而活,我不允许自己这么自私。”依依泪流满面,从高安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

“能再见到你,是多么不容易呀!而你的心里却只有他,口口声声说的都是他,处处为他着想,我……”高安眼眸柔情似水,热泪滚滚。

“你就把我当成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吧。忘了我吧,别再把感情寄托在我身上。你还有一箱书和一些手稿在我那里,我整理一下,在你走之前还给你。真的很高兴能再遇见你,可我已不配拥有你这份爱。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最后还是要请你原谅我。”依依站起身来,向高安鞠了个躬,泪雨凝烟,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望着依依逐渐远去的倩影,高安的心都要碎了。她走得那么快,生怕他追上来似的。高安艰难地站起身来,依依已经走远了。是呀,一只腿跳着走,哪里能追得上两条腿呀!

人生真是讽刺。高安回想着自己刚刚念给依依的那首诗,还有那些鼓足勇气才说出口的话语。他又羞又悔,感叹命运是多么可悲啊!

深爱一个人难道有罪吗?佛说:“放下是便是解脱。”可放下哪有这么容易呢。她给的悲伤究要被重复下载多少次,说好了不再为她流泪,可是泪水为何这么不争气。

高安靠在墙上,发呆,伤神。那些至高无上的爱情究竟去了哪里?在现实面前,真情变得一钱不值。曾经的不可一世,如今也只成了一般见识。真是可笑又可悲。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永远也追不回来了。时世已变迁,奈何曾经多么一往情深,如今也只能相望于江湖。

依依泪流满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在大街上。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走向何处,是回陈嘉豪的家呢?还是回自己租的房子?她从来没有现在这么痛苦过。这种难受的感觉就象自己往自己身上插刀子,身心剧痛。

郑辉是活过来了,可是依依觉得自己已经死了。以前曾幻想和郑辉一起去远方流浪的小日子,已经死在云端了。

依依不知不觉又来到往日校园的门口。这里曾经留给她多少美好的记忆。那些肩并肩的小情侣仿佛就是当年郑辉和自己的影子。再过几年,他们也会像自己一样,回忆美好的标准。生活又会把他们重塑成什么样子呢?

依依转身继续往前走,她又累又饿,已经分辨不清东南西北。

“我应该抱住他大哭一场,我应该请他去馆子里好好吃上一顿,我应该从里到外买上一套像样的衣服送给他……可是我什么也没有为他做。呜呜呜……”依依坐在路边的石凳上,观看着手机里的视频,泣不成声。

她在心里反复谴责着自己,艰难地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继续漫无目的地行走。

“我知道自己是个罪孽深重的女人,在这个时刻,我依旧深爱着你。可是越是深爱,我越是不敢在你身边久留。我怕自己意志不够坚定,会真的跟你跑了。可是我又不能跑呀,我还是舍不得陈嘉豪。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喃喃自语,不顾旁人侧目。

依依游走在繁华的街道上,四目无神,任孤独刻画悲伤的样子。她穿过人群,行走在立交桥上,她不按规则地行走。她曾几次被过往的司机呵斥。她途经大大小小的商店,进去了又出来,她什么也没买。她肚子很饿,却不知道买东西给自己吃。

她头晕,郁闷,心慌得厉害。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而死了,她想在死之前好好看看这花花绿绿的世界。

陈嘉豪打电话过来了,问依依现在人在哪里。她说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她迷路了。

陈嘉豪让依依发手机定位给他,说他过来接她。一听见陈嘉豪的声音,依依突然就清醒了。是呀,不能再乱走了。就站在原地,等待陈嘉豪过来。他总是会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

依依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她决定跟陈嘉豪回家。

二十分钟后,陈嘉豪把车停在离依依不远处的空地上。他下了车,向依依走了过来。陈嘉豪一伸手,依依便像软虫一样依偎在他的怀里。她小声哭了起来,像个得不到糖吃的孩子般,委屈地哭了起来。伤心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滴滴嗒嗒浸湿了陈嘉豪的毛呢外套。

陈嘉豪轻轻拍着依依的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才好,只好让她一次哭个够。她终于哭累了,停了下来。他们沉默着上了车。.

“嘉豪,如果你以前的女朋友回来找你,你会怎么做?”依依哽咽着,泪眼婆娑。

“我会斩钉截铁地让她离开我,让她别再来打搅我的幸福。既然没有缘分在一起了,就没有必要再拉拉扯扯。”陈嘉豪语气果断,神情淡定。

其实陈嘉豪知道依依心里在想什么。她这么难过,心里一定还是放不下郑辉。高安应该已经向依依说明了事情的真像。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陈嘉豪也只有见招拆招了。

“可是她还是对你念念不忘,不肯放手怎么办?”依依把头靠在陈嘉豪的肩膀上。

这就像是一个女基督教徒在请教神父来解答她关于情感的问题,而神父却爱上了她。于是,他便带上了个人情感,诱导她投向自己的怀抱。

“我会直接了当的告诉她,我的心里现在只有依依一个人,我爱依依,至死不渝的爱着依依。所以我马上要和依依结婚了。她最好还是打哪里来,回哪里去,不用再死缠烂打了。”陈嘉豪神情自若地望着依依。

“嘉豪,你知道吗?郑辉回来了。他就是高安,你要相信我说的不是胡话。这事千真万确。”依依望着陈嘉豪,想看看他惊讶的样子。

“嗯,我相信你。他还是放不下你,要让你跟他走,对吗?于是你就想着怎么离开我。可是走到半路上,你又发现自己还是舍不得我。你彷徨又迷惘,结果你把自己折腾哭了。我说的对吗?”陈嘉豪扳正依依的脸,让依依望着自己的眼睛说话。

“嘉豪,呜呜呜……”依依又失声痛哭起来。

“怪不得我前些日子和他商量,给他一次性赔偿50万,让他离开这里,去个安静的地方养伤。他还不同意。刚刚却打电话给我,说他想马上出院。原来你们俩已经商量好了,准备远走高飞了是吧?”陈嘉豪紧皱着眉头,长长地叹了口气。

“嘉豪,我拒绝了他。我还是觉得爱你多一点,我要和你好好过日子。”依依紧紧抱住了陈嘉豪,将胸口贴在陈嘉豪的胸口上,希望他相信自己说的是真心话。

“好吧,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晚上十二点之前我准时回家陪你。我打算再多给他20万。就当是感情赔偿。让他走吧,走得越远越好。你觉得怎么样?”陈嘉豪紧紧搂着依依,他觉得钱能解决的事情,就不应该用感情来偿还。

“嘉豪,如果我真的跟他走了,你会怎么样呢?”依依望着陈嘉豪的眼睛,等着他回答。

“我会痛不欲生。可是你不会跟他走的,对吗?我这么爱你,你怎么舍得丢下我呢?”陈嘉豪用双手捧着依的脸,泪光闪闪。

“是的,我舍不得你。我这一辈子都要赖着你。”依依娇哆地说着。

他们又深情地拥吻在一起。依依陶醉在陈嘉豪温暖的臂弯里,她不计前嫌,一心想着他的好。她还是觉得陈嘉豪才是最值得依靠的人。



连载风云录

第四十五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