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蓉千风传奇(21)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7.10.01 10:19* 字数 2341

上一章-女巫噩梦

小说目录

第二十一章-水落石出

这件事,踔然是文幽鬼王的作为,明南却坚决表示怀疑狐仙阁,即使千风说出了自己的身世,却没有承认自己被任为新代聊斋的事实。明可是,明南肆意袒护文幽鬼王到底是为什么呢?

蓉千风已经渐渐怀疑到凶手是死亡谷的文幽鬼王的。既然两边的神捕都无法达到一致的怀疑对象,那么,证据就只有各自独去寻找了。于是,她便边想着边去地狱之门,而明南却去了狐仙阁,因此二人发生了稍微的争执,只好各去各想要考察之地。她也没有想到自从上一次拜访死亡谷后自己竟还敢壮胆再去。其实也没有什么,就如荭悦大姐所说的,体内有两股力量,一旦使唤起来威力无穷。

仍是一片狐臭腥味。可,这一次,仿佛抹去了任何狼嚎鬼啼声儿。有的,却是遍地凄凄的尸骨,荒山野岭,唯有一个空荡荡、光秃秃的山洞。洞口通风,却弥漫着一股血腥味道。蓉千风手上抓着把铁剑,小心翼翼地迈进去。山洞有一些奇峰怪石,通道弯曲,罗列着凸出棱角的尖石,还有一些沙土。不远处有一口大井,而且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上面流动,时而浮起时而沉下。她走到跟前。——这令她大惊失色——井里竟装满了数百个艳红的心脏,有的破裂受损,有的还融为一体混着鲜血。看来,这些心脏能够沉浮变化,是受了回魂草的腌制,太恶心了,这些心脏,不仅会动,还会“扮鬼脸”。你只要细细地注视着它,把全部心思精神放在它神上,你就会看见一个长着三只黑眼睛,一个可怖的咧嘴巴,犹如一个熹红又可怕的南瓜。

顺着通道走进去,隐隐约约能听见一阵有力无气的呐喊声。再跟着尖锐的声音走下去,有一片空旷之地,台上有有一个浑身布满鞭伤的红印儿的女子被绑在十字架上,手腕还滴答地流着血。

那人脸色惨白,咬着快要烂破的嘴唇,紧紧地,闭着眼,双鬓间几丝头发不规则而凌乱的垂在脸前,宛若一棵枯老的柳树,又像一个气血不足、病入膏肓的中年妇女。她似乎能听到千风沉重的脚步声,所以没等千风说话,她就怒斥:“滚!”喘过气来,她又继续撕破喉咙地叫,“文幽,你除了会吃人、知道要捕那只鬼,还会干什么?”这女的毫不睁眼却愤懑地呕吼。

千风一步一步地前移,细声细语:“姑娘,在下,是六扇门名捕蓉千风,特地至此查案,你,这是??”蓉千风以极其温柔而又些许的同情的口吻问道。

那人深叹下一口气“咳!蓉姑娘,你还是走吧!这儿不宜久留,否则,你现在看到的,也许就是你的下场。”

“不,我怎能看着无辜的里被他们任意摧残呢?”蓉千风又是隐隐同情,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最是为那些无辜可怜的人而叹息,同情,又很想帮助他们,却也无从下手。

“我实话实说了吧!死亡谷,顾名思义,乃文幽鬼王所统治之处,滥捕滥杀,挖人心吃人肉,喝人血啃人骨,用各种恶劣而惨绝人寰的手段谋生。他们都是鬼灵。而我,便是其中一员,白淑女巫惨遭毒手,无非是他们设下的陷阱,他们最终的目的,依然是获得花脖之神——并可以拥有神奇而强大的地狱神。”说着说着,她潸然泪下。

可这又是因为花脖鬼。这让千风无措,她的话正好触中了千风心灵的创伤。千风很压抑,沉重地说:“姑娘,您是我们唯一的证人,请跟我走一趟。文幽的阴谋,就全靠你了。”她竭力避开自己最忌的那个身份,一本正经地说着。

那人紧闭着双眼,歪着脖子,往死里喘气,忽而摇摇头,几丝头发凌乱成一糟,这才慢慢地睁来眼,一眨一眨;满身的血,哆嗦,挣扎,使她瘫软,再也没有气力站起来,别说要跑出这死亡谷了。死亡谷,一个人一旦进去,经受鬼王的酷刑,那么,他濒临死亡。想起这一些,那女的再次把全部思想归咎于花脖鬼,使劲儿地晃脑,示意自己已经不行了。她用一口气说着:“千风姑娘,我已是废人一个。即使我能活个十天半个月,可我这腿走不动了,身子骨几乎也软塌塌的了。如今,我只希望,你能早日铲除花脖鬼——这是我唯一的欲望,你不用为我报仇,但是……”她哽咽了,停顿须臾,“但是我求求你,要早日清除祸根,换来世间的和平。花脖鬼,一日不除,苍生就摇摇欲坠,民不聊生。我只希望你能答应我。那便死也足惜了……谢谢”说到最后,她终于含笑一息。

看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千风是真不忍心立马回绝,可是这个关乎天下,自己又怎能自私地苟活着呢?可难道要把自己往死处搭吗?!

唉……她轻轻叹息,这也许是她无奈的心声。就算是为了人们吧,算是为了天下苍生了吧!她或许不信这一切能改变,但却愿意了了大家一片心愿。

千风鼓起勇气,心如刀绞,终于不容易地开口了:“放心吧!姑娘,我定当铲除花脖祸害,还众之安心,让你之瞑目!”她瘦小的心灵却在一处默默地流着泪。这一个坚毅而艰巨的决定毅然决然,她说一绝不说二,她今日能够出自肺腑之言,他日定有轻生之意。可又有谁能够细细体谅她?

“我说到做到”她闭上了眼,两只瞳孔在眼皮底下滑动。冷不丁地,她举起高高的剑,一下子猛的戳刺揕入自己的肚子。鲜血横飞,溅尽白袂。

此时,她的全身迭起剧痛,而心,却也是隐隐作痛。

突然,一个敏捷地身影冲进来,一把接过千风,把她的手揣在怀里——他是明南——明南紧抱着她,心中却是愧疚可怜,灼灼深情。

而被绑在十字架上的那个奄奄一息的女子,被这壮举感动了。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也顿时忘却了自己是唯一的证人。终闭眼自刎。

千风算是含泪也笑了,嘴唇旁还带有些血迹,终于如愿,拯救了那些痛恨她的人。

明南狠命地摇头,拽住她的衣角,眼睛不由得蒙上了一层颇薄泪水。可他把眼一闭,泪却似乎没有流出来。从刚刚那一刻起,她躺在明南的怀中,感觉什么都不痛了!只有一丝绵绵的温暖。

明南立刻抱她起来,直奔向一个大夫家里。

还好,剑眼只刺中肚皮,没刺穿内脏。暂时保住了命,但还需休养很长一段时间。

明南见如此情形,已不再执着,直接确定白淑之死是文幽所为。一边看着卧在病床上的千风,他心里有种酸酸的味道。

她的命运就是如此坎坷;可无论如何,案子已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身子养好。

蓉千风传奇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