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客

凌晨1点的机场(以前旅行时的照片)

资本主义下的异客

做着世界上最稀薄的梦

从太平洋东岸到太平洋西岸

香港中路到密歇根大道

漫长的飞行线

基金线

股票线

如同家乡无法再邮寄的人生

它气流中摇摆

用与母语迥异的音节

departure

cruising

arrive


软香朦胧

留恋前夜的温存

怀揣心中的震荡

无法触碰的国际日期变更线

跨过

长长队伍的海关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