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近有为自己做什么事?

“你呢,最近为自己做了什么事?”颂华一边把汤送进嘴里,一边看着对面的翼俊说。

卧室的门紧闭着,渐渐退烧的宇宙终于睡了。客厅里,爸爸翼俊刚从医院回来,坐在他对面的是紧急被他招呼来帮宇宙退烧的“颂华”。手术顺利结束了,宇宙也被颂华哄睡了,翼俊做了两菜一汤,招呼颂华一起吃,这应该算是晚饭还是早饭呢?

说起最近买的东西,颂华如数家珍,卡式炉、遮阳伞每一样都很完美,一想到就要带着它们去野营,颂华手舞足蹈。翼俊笑着轻摇了下头,“真是个疯子”,他知道那是颂华的小天地,一个完全、彻底属于她自己,可以远离医院的压力、不再需要跟时间竞赛对抗,而是握手言和的小空间。

“你呢,最近有为自己做什么”,颂华问。翼俊看着餐桌,向上推了一下并未下滑的镜框。“就像这样,跟你吃饭,再一起喝咖啡,这就是我最近为自己做的事。”不由地,嘴角上扬,言罢他才抬起头看对面的颂华,勺子正停留在她的嘴边。

房间更安静了。

“哦,哦?好像下雨了”,雨点嘀嗒拍打屋顶,颂华快步走到窗前。风和雨的味道灌了进来,颂华轻轻地闭眼,那副陶醉的样子,与野营时的神情无二。翼俊看着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起身收拾碗筷。

陶瓷碰撞的清脆声让颂华回过神来,“你歇歇,我来收拾。”

“要不要喝咖啡”易俊没有停下收拾餐碟的手,扭头问颂华。

“好啊,我来泡!”颂华应道。

雨下得更大了,紧闭门窗的卧室里,宇宙正安心的沉睡,厨房里,两个身影忙碌着。翼俊还在想刚才说的话,——这就是我为自己做的事。

from 《机智的医生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