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提笔忘词,欲言又止。说不出道不明情绪作怪。将近而立之年,也自以为算是有了能对客观事物做出判断的资格了。记得初中语文课本上有位作者叫马克吐温。文字诙谐幽默,富有批判精神。倒不是崇拜他,只是从他那里懂得了用不一样的眼光看世界,看事情。至今也算是学会了。而且受益匪浅,这使我豁达。否则那几年非得把自己逼入绝境。天晓得那段时间于我是多么黑暗,至少是当时的我。有些事情糟糕到你认为世界毁灭不过如此,一旦过去后再回想,只不过是淡然一笑。所以,还有多少你认为的重要会在时间的长河里变得分文不值?我喜欢看老人的脸,波澜不惊,没有太多喜怒无常的表情。那是需要多少时间和经历才能有的安详。我算是个矫情的人,总能对鸡毛蒜皮的小事发表一连串自己的看法,然后伤及自己情感。天性使然,没有办法的事儿,何况我并不以为这是坏事儿。我眼里有自己的世界,有自己的表达方式。我极度反感别人绑架我的思想,安排我的生活。可是每个人生活都有框架。我们向往自由,思想自由,身心自由。可是没有束缚,谁能告诉我自由是什么。万物分阴阳,皆事儿论正反。我既然做了选择,走到这一步,又在乎什么对与不对呢。与其惶惶不可终日,不如随遇而安。这个世界本来就都是矛盾的,更何况人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