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情绪

那些虚妄的,悲观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情绪在夜晚漫延出来。恐惧笼罩全身,眼泪流了出来。

我感到好笑,对我自己。

我急需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伸手去寻找纸巾,我没有找到 ,出声询问母亲,(因我和父母睡在一个房间为是因为过年期间,全家人搬回了老房子里,我没有房间,睡在折叠床上。)“床头柜上有纸吗?”

母亲回答“应该在床头柜上。”

父亲大声说“别管他,让她自己找。”

感谢父亲,他让我的那些情绪一扫而空。

我没有再寻找纸巾,眼泪也停住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