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虾没想到这是她的情劫

此物生来无不同,巧逢姻缘异凡庸。

 水灵珠动风云乱,桃花扇展魂魄空。

一心只念彼此安,双劫但求死生共。

昔日茗香今何在,惟余茶盏诉玲珑。

 一、

一天,我正打盹,上边掉下来一颗通体血色的珠子,正好落我边上。从未见过这般美丽的珠子,毕竟见过的世面太少,我伸直了尾巴,揽过来,死死卷住。天上掉的好东西,主人随时会来寻。

二、

果然,珠子的主人很快就来寻宝贝了,还没有三秒钟。一个长网子捅下来,搅得天旋地转,幸亏瑶池的水清澈没有沙子。这是白痴吗?宝贝掉了用网捞。那厮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撤了网子,施个小法,池上的荷花莲叶向两边拂开,珠子一时华芒大作。温度随着尾巴传遍身体,很是灼热,差点将我烤熟了,我也只得硬着头皮捏个清凉诀护体。他很快找到了红珠子,因我誓死不放,顺便也将我捞了起来。 “小龙虾,你为何死死卷住我的珠子?”很多事情,就输在一眼。他浅笑,恬淡似水,温润如风,我就险些没有夹住珠子。 珠子,我不会还。人,我也想要。

 三、

我是王母娘娘的瑶池里的白莲花旁边的绿叶的下面的鹅卵石缝隙里的虾,咳咳,没错,不是普通的虾,是仙虾。身如白玉,故名玲珑。 其实瑶池里面,跟我一样的虾多了去了,就是我运气好,宝贝珠子掉我眼前,给我死死抓住了,从此命运再不相同。 珠子的主人,现在是我对象。他是王母娘娘座下首席弟子,厉害吧。我漏了俩字,王母娘娘座下首席掌茶弟子。他叫清茗。人常道人如其名人如其名的,我觉着在理,名中带茗,怪不得是端茶的。 我是肤浅的很,不知这掌茶还有诸多讲究,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来的活计,可见,清茗还是有他的独到之处,能从一堆端茶小仙童里脱颖而出,成了娘娘跟前的人。 我们的定情珠子,现在我收着,其实是我霸占着不肯还他的,那只是一个挂饰。正主是王母娘娘赏他的一把桃花扇,白玉为骨,墨色桃花,远远看去一团黑也看不出画的是桃花还是菊花,他却宝贝得要命,碰也不让我碰,很是小气,凡间来的男子当真皆如他一般小气?我想着总有一天这宝贝得到我手里,我天天瞪着眼珠子也瞪大了不少。

 四、

相处久了,发现清茗也并不是一个十分正直的人,有他帮忙,修炼起来得心应手,本虾幻化个人形也毫不费劲。想秀秀法术,我成竹在胸,“说吧,清茗,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子,我给你变。” “随便吧,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我咬咬牙,暗自嘀咕,“随便是什么样,都展现不了神乎其神的法术。” 一赌气随意变了一个,看着还行,反正没变好还能再换,色相皮囊皆是心外之物,不足挂齿,后来也懒得换了,就一直一个样。

 五、

 转眼,我个无名小虾,都到了可以历劫晋升的级别了。过了这个劫,我就成九等下仙了。简单来说,有编制的仙分上中下,这上中下又各自分为三六九等。我本是正儿八经天生天长的仙物,有始有终,无需奋斗,只需及时享乐,按时睡觉,自带那么点低劣法术,倒也过的逍遥自在。清茗知道我的人生理想之后,很是嫌弃,硬要我潜心修炼,入编制的仙班,修法修身,以求永生。 我活那么久有什么用? “永恒的生命,方可看遍世间的风景。” 我很向往,但是我不感兴趣。 “我不会死,你先死了,我就要重新找对象了。” 此话一出,我就炸了,我练我练还不行么,“清茗,那个这句你讲了十遍的鸟语什么意思来着。”

六、

我能升下仙九等实属不易,特特整容更衣,到偏殿里和其他仙一起等着抽签,签中会有提示劫的内容。 待我看清,我跌在地上,眼歪嘴斜,签上写着,不顾一切的爱情。 这什么鬼,我又不是修的姻缘系月老专业。无法,我只得拿着这签下凡去。清茗他应当一时无暇顾及我,天上的蟠桃会要开始了,准备的事情千头万绪,他定是很忙。 他和我不同,他是凡间修上来的仙,早已经历过生离死别,跟他在一起,我仿佛可以感知到一个我不知道的世界,然而我此刻有幸去亲眼看看,我又胆怯了。 清茗不止比我厉害一点点,他早已是中仙九等,眼看着就要升上仙了,说不定这次的蟠桃会办的好,娘娘念他有功,就直接升了也未可知。若是上头允了,历劫也只是走个过场。 所以,我笃定他是不会来送我了,可是站在天河之畔,我仍是忍不住频频回头,看他来了没有。 他,果然没来。

七、

 天旋地转之间,我只顾紧紧攥住手中的签,不敢睁开眼睛看,忽的一下仙魂进入了一个身体。 我睁开眼睛,这是什么东西。 前面透明的可是有一物件挡住了,屁股下坐的凳子很软,像是动物的皮,还有胸前横过一根黑布,勒得不行,难道,难道我被绑架了,前面这黑漆漆的圆盘子不会是什么刑具吧,可怕。心,心怎么还有点痛? 一转头,我一下子就全不怕了,旁边,清茗正看着我浅笑。 我一激动就想蹦起来,这一蹦,又被绳子勒了一下,“清茗,你怎么在这?我明明是下凡历劫,你此刻应该在蟠桃园摘桃子。” 清茗拉下脸,“本来是的,可我想着你会害怕,还是先下来打点一番。” 我真的好感动,好感动,清茗果然还是在乎我的。 嘴角湿湿的,一行液体顺着流了下来,滴我手背上,粘糊糊的。我睁大眼睛,这,又是怎么回事? “玲珑,先擦下你的口水好吗。” 口水?我一个激灵,难道我对清茗的渴望之情已经严重到控制不住自己的口水了?不该吧,数百年也过来了。还是说控制口水也要耗费灵力。

 八、

咳咳,我就知道口水的事情不怪我。原来我附身的这个妹子,打工放假从城里回农村,她的这个坐骑,啊呸,清茗说这叫小破车,这都不是重点。这妹子路上遇到骗子,工钱都被骗走了,一下子,心碎了,所以挂了。 清茗自诩来自凡间,见多识广,说这叫心碎综合征。 她挂了,正好我就飘到她身上。这妹子本来就有病,智商也不行,流个口水也正常。 “这个坐骑,不,小破车怎么开啊。” 清茗早已料到我不懂,正等着时机跟我显摆。他说的头头是道,还嫌弃我这种天生天长的仙缺乏阅历。 “喂,你死了也有两千多年了吧,人间还不是沧海桑田。” “你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本质没变,本质就是你缺乏阅历。” 我再一激动激动,另一边嘴角也开始流口水。所以我还是不说话,安心开车吧。

九、

回到“我家”,了解了一下大致情况,清茗就回天上去了,叮嘱几句并说下回再来看我,叫我小心。 有什么可小心的,我嘀咕道:“本来以为有三道天雷,却没想到是个月老的活计,还能怎地。” 头上一疼,原是清茗还未走远,隔空敲了我一下,我气呼呼低下头,又委屈,本来就是嘛。 看眼木签,不顾一切的爱情。是什么呀?环顾四周,家徒四壁,鸡犬相闻,还有我姥爷坐在榻上喝酒,满地空烧酒瓶子,怪不得这妹子心碎综合征了。

十、

 满树青桔出墙来,走过路过不摘白不摘,我的日子已经过的够憋屈了,还不许我摘个桔子。 “汪汪汪汪汪汪……”声音之洪亮,气势之宏伟,吓掉了我塞嘴里一半的桔子。 这是一只黑狗,可是他为什么四只脚上面穿了白鞋子呢?画风清奇,审美独到。 眼看他就要向我冲过来,我差点就忍不住要施法,跑路了。幸好屋子里出来一个中年妇女,破口一骂,“畜牲崽子,叫什么!”狗的情绪才被安抚下来,很委屈地嗷呜嗷呜了几声。 哈哈哈,不过如此,我似乎忘了,我手上还有半个桔子。大婶一嗓子吼过来,手里半个桔子也吓掉了。 “你怎么偷我家桔子……”还有一串叽里咕噜的我没听懂,所以我用法术翻译了一下,内容不雅我就懒得说了。 我偷桔子在先是我不对,可是我万万没料到我家邻居这么凶啊,怪不得这妹子心碎综合征。再看一眼那狗,他笑嘻嘻的看戏,看着堂堂本仙如何被一介凡人辱骂不能还口更不能动手。 我嬉笑道:“阿姨,你家狗不错,还穿鞋子啊。黑身白鞋挺搭的嘛。”人类喜欢收到赞许,我懂,这点和我特别像。 “汪汪汪汪汪”我说错了么,黑狗又炸了? 大婶闻言,神情怪异,最后眼中的愤怒转化为泛滥的怜悯,顺便从树上摘了两个桔子给我,“回家吧,下次不许摘了啊。” 这,也太善变了吧,我笑了,当我听到大婶回过头呢喃一句,“村长说要响应国家政策,不能歧视智障。”,我的笑容变得无比苦涩,不自觉地又开始流口水。 黑狗走过来,撇我一眼,爪子往我跟前一伸,哦,不是穿的鞋子,他的脚就是白色的,黑身白爪,我想了想,这叫,梅花狗。 狗倒地,佯卒。

 十一、

 我下凡有几日了,这家中没我的时候,穷困潦倒不堪看,有我之后,果然更加潦倒了。 清晨,刚刚用完家里最后一只碗吃面,然后将其丢进满满一池油腻的碗里。我走出门,菜园子里空气很清新,就是偶尔飘过一阵若有若无的牛粪味。正张口高歌一曲,牛屎味甚重完全打乱了我的兴致,所以我开始仰天想清茗。 清茗为我推了蟠桃会,我有点愧疚,可是,可是我很开心呀。 踩着泥泞的路,去寻牛的味道,准备想个法子把他们全弄走,臭死了,而且天天哞哞哞……好吵。 黑狗趴在路中间打盹,路过一两摩托车他就作死吼两声,连狗都知道如何体现并且维护自己的价值,有时候人却不知道。 很神奇的是,我左邻居家的牛圈正好对着右邻居家的地坪,一双炯炯的牛眸对着迷迷的狗目。 这个,有问题,有情况,我如是想着,并未太过在意。

十二、

月光下,河水粼粼,清云缱绻。河边一棵矮树弯斜,树下立着一条黑影。我定睛凝神,方能看清,他肤色极白,在月色下有几分惨淡。 后面还有个人,远远地望着,他一身黄衣服,很像,很像白天瞧见的那头黄牛。黑影不正是右邻家的梅花狗。 我倒吸一口凉气,他们的魂魄,竟在月下私会。我似乎想起一件要事,在身上翻了个遍,找到那支木签子,会心一笑。 茗香浅浅,思念浓浓。我回过头,清茗沐着月色走来,俊朗风华,一时无两。后面还有个人,不对,是仙。 “清茗陪我下棋下到一半,说要下凡看你,有什么好看的。”原是天上的司命大人。我赔笑,司命脾气古怪的很,不好接近,清茗却同他处的来,我更加倾佩清茗了。司命喜欢找清茗下棋,清茗也说这是棋逢知音,我这种肤浅的仙不懂。 不管司命,我兴冲冲对清茗说,我知道破劫之法了,饶有深意的目光望向矮树下的两人,清茗霎时间白了脸。 “一牛一狗,异族恋;都是公的,同性恋。玲珑,你可以啊。” 嘻嘻,确实有一丢丢尴尬,我拉起清茗的小手,眨巴眨巴眼睛,挂着两行唾沫,笑道:“说好听点,叫做不顾一切的爱情。” 没错,我觉得我的任务就是撮合左邻家的黄牛,和右邻家的梅花狗。 清茗脸更白了,险些甩下我回天上去,不过我抓得紧。

 十三、

 清茗虽然不能苟同我的想法,但是他也没有更好的想法,何况这是我的劫,他若明着插手,就是违了天意,什么下场我们不知道,但是肯定不是好下场。 他也不知用的什么法子,司命大人居然肯将写命的神笔掰那么一小小截给我,让我圆满了黄牛和梅花狗的孽缘。 从他们下来到离开,我数着司命叹了二百五十八声气,他看清茗的眼神很是玄妙,我一时无法参透。他看我的时候,厌恶却很明显。 我想着清茗是不是和他有什么,咳咳,交易。清茗色诱他了么,还是他下棋下不赢清茗怕清茗说出去。 自打我得了神笔,黄牛和梅花狗的关系突飞猛进,我想着我很快就可以回天上去,凡间也没什么好的,抬手抹去嘴角的口水。 笔写到最后,星星碎的粉末飘到我的手中,成了几行字。 “你当真以为历劫没有三道天雷?你的劫何苦拖累他人。” 司命给我留的悄悄话,看得我心里一颤,我没想着没有天雷啊,我也没想拖累清茗,我很想靠自己,可是,清茗为我推了蟠桃会,这不就是拖累他了么,也不知道娘娘会不会不高兴。

十四、

 司命倒是提醒我了,还有天雷的事情,我可不想被雷劈挂,以前升下仙三等六等的时候也有天雷,只是这上一个等级那雷就厉害很多。上次六等的时候,我自觉有些招架不住了,身体里的灵珠倒是帮了忙,我还忘了告诉清茗。 这回怎么办,我可以回炉再造,上天重修吗,降级也无妨的,只要不是丢了小命。可是,貌似不行。历劫是大事,不可儿戏,而且这个仙劫在什么时候也不是自己选择的,时候到了不想去也得去,所以,生死还是由天不由己啊。 想到此处,我已经很害怕了,本来觉得命走一遭,不过瑶池里吃喝玩乐虚度年华。可我现在有了清茗,只想要更多的年华,也有更多的度法,一个天生天长的仙,有了欲望有了念想,亦开始贪生怕死。

十五、

 黄牛和梅花狗已经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日日秋波流转,眉来眼去,我的清茗却好久不来看我。我有预感,天雷将要来了,要是清茗能将他那宝贝扇子借我用用,或许我就可以少花些力气。可是,他不会借,他小气。 底气不足,到了关键的时候心里格外忐忑,我坐在桂花树下,凝神感受清茗,想同他说会儿话,却听见他的留言。 “茶园里的碧螺春和铁观音打起来了,原因是铁观音不服碧螺春在人间比他卖的贵,你知道的,茶园在蟠桃园旁边,他们打架已经误伤很多仙桃了,娘娘震怒,我要前去干预一下,玲珑,你自己小心你的劫。” 不是吧,这都行。铁观音和碧螺春两位大哥偏要在此刻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打起来,都是绿茶,相煎何急?清茗说的干预,难道是指用某种手段提高人间红茶的价格,给绿茶以警示,还是提高毛尖等其他绿茶的价格? 这些和我都没关系,那我的劫怎么办。

十六、

 一连下了小半月的雨,门口的河水位连日上升,村里淹了一大片,地势低的人家被淹的屋顶都不剩了,地势高些的家里水也有两三米深。 我家在一座小山丘上面,算得上这一带地势最高的房子。后面的稻田成了茫茫水田,前面的河汹涌奔腾,再也不是曾经温柔内敛的样子。 右邻家的二儿子住在城里,他们一家在几天前都投奔二儿子去了。左邻家里养了一圈牛,全都是钱啊,他们不能走,可是水眼看就要淹上来了,他们家已经进水了,刚好淹了牛蹄。没办法,他们只得找船将牛运出去。 沿着我家门口的路,走个八百米,就是一条架起的高速路,水淹上来之后,船就能直接开到高速路边上。 说来也奇,别的牛都顺利运走了,就有一头,死犟死犟的,守在牛圈里怎么弄也不肯走,发起疯来还用牛角撞伤了人,主人只好放弃他了。 跟我说好,借我家地势最高的一棵桂花树给他栓牛,我同意了。我说这牛为何不肯走,等着被淹死啊,原来是右邻家的梅花狗没走,正在水里搞狗刨呢,倒也不是他喜欢游泳,只是他一家人没想着带狗到城里避难。于是我好人做到底,将梅花狗也接到桂花树下,一同拴着。 我现在是人,我得像个人一样活着。家里还有位酒鬼姥爷,估计他无亲无故的,也没人管。我跑到家里二楼,铺了个暖和的床,又将整个床都架高了,姥爷安置在那就不会被水冲走了。 我坐在桂花树下,右边是狗,左边是牛。 村干部开着冲锋舟转了一圈,“还有人吗,有人吗?” “没有了。”我小声应和。

 十七、

 一场最大的雨,我家周围已是一片汪洋。水淹到我家地坪上,再长个几十厘米就到家里了。 很是奇怪,为什么水一厘米也不往上了呢。后来是黄牛感念我的好心,告诉我他不走,是因为他早就知道水淹不到此处,而且…… 桂花树下,封印的是一件神物——水灵珠。 我如获至宝,水灵珠?有了这玩意,要是我能将它挖出来,然后借它的力量抵挡天雷,那岂不是很容易,我就不必靠清茗又或者是担心被雷劈死了。

十八、

暗夜将临,乌云胧月,河水平静如初,风吹的格外小心翼翼,叶落声,鸡鸣声皆可入耳。 我闭目端坐阵法中央,感受周围的变化,忽然神思一凛,来了。第一道天雷建瓴而下,我启动阵法,将雷的力量牵引到桂花树下封印水灵珠的地方。 一声巨响,地颤山摇,白光骤下,蓝色光辉隐隐显现。而后,白光渐褪,蓝光愈亮,仿佛吞没一切,疾风穿林,河水翻涌,阵外已是一片狼藉,我在阵中专心施法,竟全然不知,还在想着如何将第二道天雷,第三道天雷引到水灵珠上去。 水灵珠的威力果然太大,我身躯摇晃,有些控制不住力道,猛然睁眼,我吓傻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风起云涌,雨箭纷飞,水灵珠的光辉无限放大,亮同白昼,这些我都可以不管,历劫本来就是一次毁灭性的体验,破坏环境也怪不得我。 只是,我看见清茗撑着护体的光罩,从一片凌乱中朝我飞来,我从未见过他这么急切的样子,所以也不知道他原可以这么快飞来。 “玲珑,快停下!”颤抖的声音被风击破,被雨打碎,然后揉进浑浊的泥土里,和黑夜一同湮灭。 我神思愈颤,在清茗朝我飞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走神一瞬间,鲜血涌上喉头。我只好坚定的看着水灵珠,此刻不是我在施法,身体里的灵力随着血液窜涌,法术全在水灵珠的操控之下,向它流去。 “玲珑,你想死吗!” 死?我不想,我一点也不想,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清茗,我停不下来了。” 我话音未落,清茗已经冲过来,金光一劈,阵法尽毁,一只手紧紧揽着我的腰向外面飞。 空中巨响,清茗脸色惨白,清澈的眸子里映着天上裂开的一条极长极宽的光口,这预示着第二道天雷要来了。 光罩转移到我身上,我还在向后面飞,清茗离我越来越远了,他想替我…… “不要!”鲜血破口而出,声音哑的除了我自己谁也听不见,我也听得不真切。泪水模糊了眼睛,那道雷正正劈向清茗,也不知道他做好准备没有,空气里浓重的血腥味不只是我的,亦有他的。 “清茗。清茗。”我哭喊着,不知所措,他受伤了,灵力消散,我飞不动了,身上的光罩亦消失了,我摔在地上,满面泥土。 我以为我的清茗已经不在了,火光散去后,一缕金色的微光还是依稀可见,我竟然挤出了一个苦涩的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的,我就是想着借水灵珠的力量抵挡天雷,我真的不知道会…… 清茗,他怎么会来? 容不得我想什么,水灵珠动了,河水瞬间变得像凶猛的野兽,水中带风,风水相辅,朝我们的方向席卷而来。疲惫的身子散架了一样,使不出一点法术,全靠清茗在硬撑。 “你快点封印水灵珠,快啊!”危急之中,清茗还不乱,尚能指点我一二,可我实在是废,他叫我封印水灵珠,我却只能呆呆望着,急得发抖,问他,“水灵珠如何封印?” “宝物典籍第三卷第六十页,封印之法,对所有宝物皆有效果。” 宝物典籍,第三卷,我想起来了。聚拢灵力,我的法术果然又回来了,书上的字在我脑海里过了一遍,我专心施法封印水灵珠。 我能感觉到清茗的法力越来越弱,水灵珠又迟迟压不下去,再这样,不出一柱香,我俩就要双双交待于此。 第三道天雷还在此刻来了,我觉得没有希望,险些就要放弃,想抱着清茗一起死算了,却被他厉声呵断,“玲珑,这是你的劫,你却要搭上我的命么!不许停。” 心猛地疼起来,不,不可以,搭上清茗的命,我不敢停,我绝对不能停。只差一点点,我没收手,终于在天雷没有打下来的时候,将水灵珠封印回去,河水渐退,清茗才有机会喘息一回。 只见他跌在地上,面容颓败,血染白衣。身上的金光已然微弱,仍在一点点的流逝。 “清茗,对不起,我们,我们怎么办。”我哭喊着,眼中没有焦距,看不清其他东西,唯有一人。 “玲珑,别怕,若我不能陪你,你要自己好好的走下去。” 这话听上去像是诀别,还真是诀别。 他腰上一个东西闪着金光,灵力浑厚,在他呼唤之下由小变大,最终挡在我的前面。 那是,桃花扇,他最宝贝的宝贝,连碰也不能让我碰的。 第三道天雷下来的时候,扇子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见那边发生了什么,亦没有勇气去看,只知道清茗的血,溅了一扇。

 十九、

 三道天雷过去,云破日出,晦暗散尽。我呆呆坐在地上,桃花扇摊开在我的膝盖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扇子。 这扇子,桃花扇,终于不是黑漆漆的了,上面点点鲜红,才有那么几分像桃花。 我小心翼翼地收起扇子,从怀中掏出血红的珠子,挂在扇子上面。物归原主,扇子易主。我曾经那么想要得到这把扇子,它最终是我的了,有什么意义呢。 不想那么快回天上报道,我捏了朵云,坐上面游历凡间,去看看清茗所说的风景,不想一直做一个肤浅的没有阅历的仙。 走的时候,黄牛和黑狗依偎在牛圈里,似含笑看着我,他为什么要告诉我水灵珠呢?狠狠将木签折断,扔在地上踏碎。可笑的,不顾一切的爱情。 桃花扇,原是救命的宝贝,以清茗的命换了我的命。 当时叫我封印水灵珠的时候,他不是跟我说的方法,而是告诉我在什么书的哪一页,因为他知道我对数字最敏感。 他那么了解我,我的清茗。不觉泪湿了满脸,亦湿了衣袖。

 二十、

我干了什么,清茗怎么没的,娘娘自然知晓,我以为她会怪罪我毁了她的首席掌茶弟子,她却没有。 我原本可以做些别的,但是我就想做清茗以前做的工作。跟娘娘表明心意,娘娘念我跟他在一起甚久,了解工作,所以就同意让我替了清茗。 我幻化成清茗的样子,努力过上他的生活,仿佛他还没有离开。 掌茶果然不是个简单的活计,清茗着实厉害。每日要到瑶池收集露水,露水要用法术过滤提纯,每种茶叶如何采摘如何制作,用什么温度的水去泡,放多少为宜,全是讲究。更有讲究的是,要记住哪位仙家爱喝什么茶,娘娘每天什么心情想喝什么茶,玉帝最近表现在娘娘心中如何,值得多好的茶。一言难尽,万言都难尽。 为了全方位演好清茗,我还时不时去和司命下棋,我的技术和清茗不能比,虽然他以前悉心教过我,可我总不愿意学。所以现在就回回被司命嫌弃。聊起清茗,我已经十分淡定了,司命仍是一声叹息。 已经过去一百年了,已经过去一千年了,我棋艺也精,我茶艺也精,仙术也精,司命都不歧视我了。 我清楚记得清茗以前跟我说过,没有哪个劫是开玩笑的,再简单的劫,过不去都是死,过去了,才能回过头来感慨,多么简单的一个劫。 三千年过去了,瑶池的首席掌茶仙童还在,可是玲珑心里最爱的清茗永远不在了。 我喜欢到处逛逛长见识,学无止境。坐在茶园里看一天,看铁观音老大怎么欺压他的绿茶小弟,如何嫌弃红茶黑茶等小伙伴,打到激烈之处,我木然望着远方,清茗会不会回来干预一下呢? 司命拍下我的肩膀,“你在干什么?” “我没有在等他,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了。” 此地无银三百两,还要再过几千年,才能真正相信,他不会回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缪小喵_M阅读 4,857评论 9 26
  • 长大也许真的是一件悄声无息的事……特别是孩子,不知道再哪一个瞬间,他的那根名为成长的神经,就从毫无知觉的灵魂深处延...
    于沛霖阅读 56评论 0 1
  • 你之所以活得累,在于你只有心理上的不断自责,没有行动上的立即改变。 成熟,不是学会表达,而是学会咽下。当你一点儿一...
    春哥说创业阅读 73评论 0 0
  • 有没有发现,很多人知道艾灸好,但是很难坚持?亦或因为上班不方便、亦或不喜艾烟,于是有了懒人艾灸贴! 为什么懒人艾灸...
    华华_中医艾灸阅读 705评论 0 0
  • 第六回——倭寇祸乱 衙门内堂。 杨枫心中慌乱,有意上前制止又恐授受不亲。那妇人倒是气定神闲,一脸的泰然之色,眼中还...
    苦叶茶云阅读 22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