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半【2】

早安啊~嘻

我的肩膀微微怂动着,很有节奏地,起,落,起,落。我知道这种状态,并且最近的感触越发深刻,就是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又深深地吐出来,一般人称之为,睡着了。就趴在桌子上,灯光昏黄。

我把进度条微微往前拖了点,画面中我依然保持着睡着的姿势,偶尔手无意识地抽一抽。12点10分,门咔的一下打开了,是我妈。她张开嘴好像无奈地说了些什么,然后走出去叫了我爸,两人轻柔地把我抱起来,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关灯,关门,出去。

漫长的静止的黑暗,我就一直侧躺着一动不动,像死掉一样地睡着。父母中间开了几次门,大概是在偷偷确认我有没有好好睡觉。但只是把头伸进来张望几眼,很快就又缩了出去。

我不断地快进,快进,一直到天亮,一直到我有记忆的部分,然而我就很正常地躺着,一动不动,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发生。我又困了,趴在电脑前,睡了过去。

就这样,一连监视了自己好几天,每天晚上我都在很正常的睡觉,不能再正常了吧。但我心里隐约有些不对劲,说不出是哪里,说不出是为什么。

跟胖子约好的时间就快到了,最后一次,我对自己说,录最后一次。由于没什么不健康的内容,甚至不仔细看画面只是一片黑,更重要的是我懒,越来越懒。我不再跑去咖啡厅之类的看,而是直接在家看。果然,一如既往地无趣。我开始把玩鼠标,把玩界面。这时我才发现,这个偷拍软件好像除了播放,还有很多其他奇奇怪怪的功能。可惜都是英文,并不能看懂。

我胡乱按了几个键,不知道按到了什么,画面突然变成了热成像图。我的冷汗刷地冒了出来。画面中,我的脸是蓝绿色的,我的身体也是蓝绿色的,混在被子的蓝绿色里几乎分辨不出来。这不合理,相当不合理,人的身体怎么可能是蓝绿色的,身为恒温动物,体内温暖的血来回留着,通常,都该是黄色中间包着红色吧。只有死人的身体才会是这样。

一到晚上我就死了么,还是我一直就是死的……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试图仔细辨认出我的轮廓,我看不出腿在哪,下体是蓝绿的一团,我也看不出手在哪,好像整个身体就是未分化的一块,好像是,我那个死去的弟弟一样。我的心脏像是鼓一样跳,我的喉咙越发干哑,我几乎要叫出声来。这时门口突然有什么动静,全身紧张的我差点跳起来。片刻之间,我飞速合上电脑,趴下装睡。我妈恰好推门进来。嗯,她是来打扫我房间的,我听到了扫把跟地板摩擦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但更大的是我自己的心跳,一下,两下,三下。我满脑子都是那张热成像图,我全身上下都在害怕,但我不敢让我妈妈知道。她扫着扫着,突然叹息了一声,声音里,万分疲惫。我知道她在叹什么,最近这几天,他们正商量着给我,退学。不能退,我不想就这么认输,我感受着鼻息喷到手上的感觉,是温热的,不会错。我是鲜活的,至少此时此刻是。等我彻底冷静下来,我才突然觉得自己手好酸,好累,快撑不住了。才发现,长时间保持一动不动是非常难的,非常累,哪怕是人在睡觉的时候,也是会轻微扭动的,毫无疑问。于是我终于知道,这些视频给我的怪异感来自哪里了。

我总是从头到尾,一动不动。

一动,不动。

哪怕是鬼那样的东西,也做不到一动不动吧。我一瞬间找到了思维盲点,如果,如果躺在那上面的一开始就不是我呢?等我妈一退出去,我立马调出视频,调成热成像图,然后拉回开头。趴在桌子上的我的身体,果然,是通红的。被抱到床上也是,一直是。直到12点整,突然,整个身体变成蓝绿起来。没有一丝防备,没有一丝顾虑,自己就这么变绿了。然后大概5点左右又变回红色。

我来回看了10遍突变的瞬间。果然,仔细看颜色的改变前后,身体的位置也发生了小小的改变,而且,中间有大概三分钟的时间消失了,或者说,被剪了。

你果然是人不是鬼。要是鬼,也是长在我身上的鬼,一个看不懂英文的鬼,或者说,我不会的你也不会。我关上自己的电脑,开始整间房子的大搜查,果然,在书柜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坨被塑料袋包裹着的黑色的假发,书本之间还有一个类似面具的物体。但是身体,身体会藏在哪里呢?房间就这么大,藏在外面又明显不现实。我翻着翻到了最上层的柜子,里面放着暂时不用的厚棉被。下面的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的。但上面,最上面的被子只是胡乱裹成一团,这种懒得叠被子的邋遢果然也跟我如出一辙。

哼,那么一切就水落石出了。另一个我,或者说,第二人格,在晚上的时候就会占据我的身体,不睡觉,而是做各种我不知道的事情。觉醒的时候大概就是初升高考试后,原因是压力大?大么?考试这种毫无悬念的东西。总之,他从我的身体里冒了出来,他一开始应该也是对这个世界生涩的,迷茫的,不太适应自己的存在状况,所以会让我在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醒过来。后来我警觉了,父母警觉了,他便伪装起来,偷偷找了面具,假发,制造一个睡觉的假人。但毫无疑问,他本人没有睡觉,否则,我不会丫的天天困成狗。他一定是出去了的,在那被剪掉的3分钟里。怎么做到的?门一定是不能走的,窗户,可我家住4楼,虽然不高,跳下去也基本上可以直接永生了。此外,他似乎可以知道我身上发生的事情,我却不知道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信息完全不对等啊。他会是怎样的人格呢?阴暗的,还是阴暗的,还是阴暗的?哪怕我现在的想法他也能知道么?我应该试图与他联系么?一大堆问题几乎要把我的脑袋挤炸。我发现,哪怕发现了他的存在,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更多了。但有一件事毫无疑问应该立即做的,那便是把所有监控设备去掉,没有人会喜欢被监视,我想鬼也不会喜欢。目前他不生气,不代表可以一直下去,要知道在我失去意识的时间里,他可以做任何事,包括去死。

我发现我对他竟然无可奈何,好像知道了他的存在跟不知道他的存在并没有什么差别。我只能庆幸我还活着。那么暂且忘记他,规划一下自己仅剩的,每天只有一半的日子吧。

毫无疑问,他是不会想睡觉的,那么所有的睡眠任务就都压在了我身上,他存在的时间大概是7小时左右,所以我一天还有17小时,如果我一天再睡7小时,还有10小时,嗯,够用了。我想了很多睡眠时间的分配,什么时候可以睡,什么时候不可以睡,怎么睡,怎么最大化利用时间。至于他,我尽我一切可能不去想。等一切想完了,天竟然也就黑了。

那么,你就好好享受你的夜晚吧。放假以来,我第一次,自愿地,放松地进入了梦乡。

阳光从窗户照进来的时候,我也刚从未知的地方,回到我的身体,睁开眼睛。我躺在我的床上,依然困得像彻夜通宵,但没有更坏的事情发生,这就是好事。而且天暖暖的,照着我的手痒痒的。

我下意识地去挠了一下,啪,一小块薄薄的血痂被我扣了起来。还没凝太彻底,血慢慢渗了出来。我还没彻底醒来的神经迟疑了一下才有所感觉,我把手缓缓举到眼前。左手,手臂,一道道交错的浅浅的,崭新的割痕。这是,他干的?我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顿生一种超越了害怕的复杂表情。手上的伤痕是怎样歪歪扭扭但却规整的排布啊?你甚至可以把它念出来,事实上,我就这么做了。我说:

“你好呀,哥哥。”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