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剪子嘞,戗菜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早晨我正骑着单车行驶在一片握手楼之间的狭长小道上。忽然间一声极为响亮的“磨剪子嘞……戗菜刀……”的吆喝声钻入了我的耳朵,让我不由地四处张望,这声音究竟是从哪儿发出来的。

听了这久违的叫卖声,我不禁露出了笑容。过了一会儿,只见从我左边的一个小巷子里拐出来一个中年男子,他骑着电动单车,速度不慢,就这么一路旁若无人地用雄厚的嗓音喊着“磨剪子嘞……戗菜刀……”。引得路人纷纷侧目,而一些正在上学的孩子则非常地好奇。我听到他们有人在问:“那人在喊什么啊?都没听清楚!”

听了这些小孩子的对话,我不禁莞尔。是啊,他们怎么可能听得懂那男子在喊什么,这可是我们小时候经常听到的吆喝声啊!

那时候整个社会的经济都不怎么好,家家过日子都是“斤斤计较”。一把菜刀用钝了,舍不得换新的,更舍不得扔,就等着楼下“磨剪子嘞……戗菜刀……”的声音响起,然后爸妈就会拿着零钱和菜刀对我说:“去,赶紧把家里的菜刀拿去磨一磨。”说完我们就会拿着钱,操起菜刀就往楼下奔去了。而每次等我跑到楼下,那戗菜刀的队伍已经排得老长,大家都拿着家里的菜刀,等着在老匠人的手里打磨一番,再变得油光锃亮,焕发新生。

排队的时候,也是我们这些小孩子嬉笑打闹的欢乐时光。仿佛不是来磨刀,而是来聚会的。当然,打闹就没有平时那么肆无忌惮,而是有些小心翼翼。虽然菜刀已经钝了,但一不小心还是会伤到人,所以有时候我们索性就叫排在前面或者后面的不愿参与打闹的小伙伴帮我们拿着菜刀,自己和其他小伙伴玩耍起来。

每过两三个月,那戗菜刀的老人就会来到我们的楼下,用他那雄厚而有着宽广音域的嗓音喊一声“磨剪子嘞……戗菜刀……”之后,原本安静的楼下,很快就会变得热闹非凡。而我们这些男孩子,则会学者那老匠人的声音,也喊一嗓子,那老匠人也就一边磨菜刀,一边笑呵呵地看着我们,露出有些暗黄的门牙。

除了戗菜刀的,还有换牙膏皮的,那也是我们小孩子最喜欢的事情。但这换牙膏皮的生意人,并不像戗菜刀的老匠人那样,用颇有韵味,类似唱歌的形式吆喝出来,就只是用洪亮的嗓音一字一顿地喊:“换牙膏皮喽……”。那时的我,听到这一声吆喝,就一定先飞奔到卫生间,“呼拉”一下子倒出放在水杯内的牙膏,看一看有没有快用完的。如果有,那就欢喜异常,赶紧拿着它到楼下用牙膏皮来换一些糖果解解馋。如果没有,也会想办法“制造出”用完的假象——在所有人的牙刷上挤上好大一块的牙膏,然后再将剩下没挤完的牙膏挤到牙刷杯里,再跑到楼下换糖果吃。

为此,我没少挨过爸妈的揍!现在想想,真是太有趣了。

如今,再也看不到换牙膏皮的了,连戗菜刀也用不着了。因为我们在网上购买了很好用的戗菜刀的工具,菜刀用钝了,只需在那工具的夹缝处那么来回磨几次,菜刀就会变得光亮如新了。

今早的那位骑着电动单车的戗菜刀的男子,吆喝了一路,也寂寞了一路。直到他拐到大路上,也没有招揽到一笔生意。就在我和他“分道扬镳”的那一刻,才想起应该用手机拍下这难得的一幕,虽然模糊不大清楚,但也够我回忆好一阵子的了。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     第143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