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九天长(四)

96
十指凤仙
2018.09.28 15:12* 字数 2003

【欲求学剑】

凤九忙完堆积了几天的大小事,申了个懒腰,趴在案桌上,突然想着自己这两年居然还没飞升上仙,姑姑在这个岁数早飞升了,再不升,可就成白家最久升仙的狐狸了。

不经大叹一声“凤九啊凤九,你什么时候飞升上仙呢,难道上天是嫌弃我剑术太烂,迟迟不肯?不够格?不是吧,我这剑术虽烂了些,可我已经当了女君了,不能连个上仙都够不着吧”。

又沉思了会儿,脑子一发热:不行,我要保护青丘,保护我的菡萏院,如若哪天或许也能有帝君用得着的地方(若水河畔就怪自己太没用了)。突然晃了下头,自言自语:白凤九,想哪里去了,帝君哪里需要到我的剑术,没给帝君再添麻烦就不错了,诶...

看到迷谷问:“迷谷,我想要学剑术,你说去找四叔、折颜他们怎样?”

迷谷大吃一惊:“小殿下想学剑术啊,好事啊,以前都没见你兴趣剑术,就爱吃爱玩到处跑。若真想学,可以去九重天问姑姑啊,姑姑定会给你安排的”。

凤九听到九重天,突然垂头丧气起来,轻声说道:“虽然我确实不是这方面的料,以至于拜师是有些麻烦,得烦姑姑一趟,给我安排个”。心里又在想,这要去九重天,得慎重些,别又出了什么差错,传遍四海八荒,给青丘丢脸,也给姑姑丢脸。想到这又叹气怨自己真是不争气,怎么成了女君去个九重天还顾虑这么多,何况以前去也没见...诶,我现在还不如以前的自己呀,不行不行,不能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趁着夜晚偷去,快去快回不就完了。

就这么愉快决定啦,笑着对迷谷说:“迷谷,我晚上去趟九重天问姑姑,很快回来。”

到了晚上,凤九来到九重天,一路还是有点忐忑,心里默念,凤九啊凤九,要小心,别被很多人知道。

进入洗梧宫,见姑姑正在陪阿离玩,白浅看到凤九吃惊了下,立马会意笑着说:“小九啊,怎么这个时候来找姑姑,可是什么急事,不会是收拜贴的事吧?你要是说这件事那就白说了,你姑姑我也没有办法”。

凤九吃惊:“啊,姑姑,收...收拜贴?是什么事啊?”阿离看到凤九,跑来拉着她的手喊道:“凤九姐姐,你可算来九重天看阿离,今晚偷偷过来,是不是密会佳人”。阿离随后一直笑着看凤九,凤九被阿离的话尴尬到了,耐心对着阿离说:“阿离,别胡说,姐姐是来找你娘亲的。”白浅见状,忙叫奈奈进来带阿离出去。拉着凤九坐下,仔细说了收拜贴的事:“你爹没跟你说啊,前段日子天君和你爷爷你爹提起此事,这回是四海八荒面前说定了的事,你啊,姑姑也只能帮你私下一起拒绝不想要的男孩子,但是拒绝收拜贴的事,姑姑真是对不住你了”。

凤九听完又神伤:“怎么又是收拜贴的事,姑姑,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我还不想嫁...怎么办啊姑姑,你快救救我”。

白浅见凤九伤心起来,问:“你不是为这事来,那是为什么事呢?”

凤九略带哭腔:“小九是来求姑姑件事情,我想学一学剑术,可以有能力保护青丘也保护自己...”说完就哭了起来,白浅抱着安慰了下:“学剑术,这好说,不难,姑姑给你举荐,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一个两全的办法。”

凤九冷静了下来,问:“什么办法?”白浅说:“这个方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缓兵之计,既可以让你学学剑术,又可以躲躲拜贴。”凤九立马激动:“是什么办法,姑姑快说”

白浅:“按理学剑术,你找折颜他们就挺不错的,不过姑姑我想到了个人,你见过的,我大师兄,西海二皇子叠风,虽然他也只是个上仙级别,但在我师傅手下学艺最久了,教你护身的招数还是可以的,最主要是,你可以假借他的名义,拒绝别人”。

凤九听了,疑惑:“这样真的行吗,要是被爹爹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可若是叠风他,他也想拜帖子,那我...”

白浅又安慰道:“我大师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当年你爹在西海收拜贴,可是很中意他的呢,若是借他名声,你爹也不会反对。只是我大师兄无心这些,主要是他会敬重我的侄女,是不会为难你的”。

凤九突然笑了说:“那,谢谢姑姑,小九不日就去昆仑虚找他,待我学会剑术,我要赶紧外出游历去。”

白浅:“嗯,放心去吧,我明日就告知我大师兄,让他好生照料你,不过姑姑提醒你一句,这只能躲,不是长久之计,你这岁数也到了,迟早是要成婚的,总不能一辈子躲躲闪闪孤孤单单...”

“嗯,小九知道,多谢姑姑,小九回去了”。

回去路上,凤九被刚刚的事情忘记了忐忑,倒是心不在焉地回了青丘,没说话,就去睡了。迷谷还想问如何,都没回应,以为是不是哪里又出差错了,这魂不守舍的样子,不会是又被帝君伤了吧,诶

次日凤九醒来,迷谷忙问:“小殿下,姑姑可是派了哪位上神教你啊?”凤九无精打采回了句:“昆仑虚”。

迷谷听了可激动:“墨渊啊,这姑姑真是厉害,自己的师傅请来教咱们小殿下,光是说出去,以后也没人敢欺负我们小殿下啦”。

凤九没解释,吩咐迷谷:“这两日的事都奏于我处理,我过两天就要去昆仑虚,不过跟你约好的去凡间,还是会去的,到时候会回来找你”。

迷谷是打心里替凤九开心,听到去玩,更是乐的不行。可转眼见小殿下,怎么没有高兴呢,可是哪里出错,哼,肯定是那个东华帝君惹了我们小殿下,从小到大,我们小殿下除了帝君,谁曾伤过她,可也就一个帝君够伤我们小殿下一辈子了,诶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