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版(参考第二卷第七章)

  滚滚在后面直接愣了,缓过神来赶紧追上娘亲。按理说滚滚的法术本应在凤九之上,不可能追不上。但凤九那日实在太有执念了,滚滚根本追不上凤九。

“殿下,您回来了!”重霖兴奋地说道。“帝君呢?”凤九冷冷地问道。“回女君,帝君在妙华镜前。”凤九直接瞬移到妙华镜前,见有结界,直接幻出陶铸剑,试图砍破结界。那结界本是苍何剑幻出的结界,本就没想为难凤九,于是凤九轻轻松松地进了结界,看到东华正在看画中的滚滚。

“帝君。”凤九唤道,满脸煞气。“小白?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帝君,你到底要瞒我多久!滚滚取心头血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不是觉得我很傻,瞒着我很好玩是不是!”凤九怒吼道。“小白,你坐下来,我跟你慢慢说。”东华说着想拉她的手。凤九一把甩开,问道:“东华!我其实从来没有怀疑过你爱我。但你从来不愿对我坦诚。十万年前你就不告诉我姬蘅和缈落的事,现在滚滚取心头血这么大的事你也不愿意跟我说。东华,我不是单纯需要被你保护的白凤九。我是青丘女君,你自以为是的保护,却伤害我最深。”

    还不等东华说什么,凤九就哭着跑去成玉那里。“娘亲娘亲!”“小白!”父子俩怎么呼唤凤九也没管,只是兀自往前跑。

  好巧不巧那日成玉在修习心法,也不知道凤九触发什么机关,竟回到了十万多年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