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冉阿让

   

冉阿让(修园艺工)―→苦役犯―→马德兰伯伯―→马德兰先生―→马德兰市长―→苦役犯(20461→9430)―→割风老头―→冉阿让(亡)

  一个人可以高尚与如此地步,同时又落得如此悲惨。曾经的困苦如炼狱,却依然未曾放弃生活。

■被一块面包改变了的人生

冉阿让本为一名勤劳,淳朴,善良的普通劳动者,由姐姐供养长大,知恩图报的他,在姐夫死后,承担起这个家的责任。他尽一切所能,却因失业而走投无路,不得已偷了一块面包给姐姐的孩子,从而入狱多载。得知家中出事,企图越狱未果,从而加刑,监狱生活就这样过了十九载的苦难,增加了他对社会的愤慨,对社会的无限恨意,他想要报复。

一个烛台改变的命运

本来以为走出监狱迎接他的将是光明,殊不知曾经的苦役犯身份于社会不容,遭到许多人的拒绝和冰冷的言语,心灰意冷的他来到卡福汝主教家中借宿,得到热情的接待,并未曾受到歧视。在他偷走了主教的银制烛台后被抓捕,主教并没有为其定罪,而是转送了另一个烛台,“只希望你从善,做一个诚实的人。”他的思想发生了转变。(恶、恨→向善)

    在小学教学过程中,孩子也没有自我意识,是从他人的态度与评价中获得自我认识。也就是说,我们认为这个孩子是一个好学生,那么他就会尽力的去做一个好学生的行为,反之,它会加剧自己不好的行为。这就是为什么一个教师有如此重要性,我们要相信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纯洁且善良。

■人道主义思想的碰撞

在海滨蒙伊特帮助该地的人民发家致富,以马德兰先生自居,成为一任市长,自己以此身份生活安逸。但沙威发现了市长的端倪。为了救一个诽谤她的人――割风老头,而露出了力大无穷的特质。引起了沙威的监视与关注。与此同时尚马秋成为了苦役犯冉阿让的替罪羊,他本可以更加无后顾之忧的生活,他的良知使他惴惴不安,在思想斗争下坦承了自己的身份。入狱。

为了兑现芳汀的遗愿,他又一次越狱。从德纳第夫妇手中救下了孱弱的珂赛特(一个与自己无关的穷苦女孩),即使在众人的围追下,也未曾放弃女孩。后于修道院,以割风身份隐匿八年,乐于修善,接济穷人。

博爱的浪漫而悲伤结局

冉阿让对于柯赛特有多种情感,他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对他的情感中不止只是女儿的一层身份。珂赛特与芳汀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一个是先甜后苦,而后者是先苦后甜,收获美满爱情,当然这也得益于冉阿让的帮助与成全。

对于马吕斯,冉阿让一开始是拒绝这个青年的出现,他会剥夺柯赛特的爱,当洞悉女儿的心情之后,他参与了武人街的动乱,亦步亦趋的从下水道救出了女儿的爱人,不曾坦诚自己的行为,默默的对身边的人付出。

为了女儿的幸福,不去参与婚礼,对马吕斯坦承了自己的身份,只是让自己更加光明磊落,却得到了更大的打击。马吕斯的疏离,女儿的遗忘,这一年似几十年光阴,不堪重负的心灵承受不住亲人的痛击。于弥留之际,柯赛特与马吕斯前来忏悔二人的错误,原谅了这个伟大的父亲,可是这个父亲又有什么错呢?需要让别人原谅。是成全了女儿有错?还是救了马吕斯是有错?还是帮助两人相爱有错?难道就是因为这个身份吗?




“世界上有一种比海洋更宏大的景,那就是天 空,还有一种比天空更宏大的景象,那就是人的内心世界”。 冉阿让达到了这种崇高的境界,他用宽宏的胸襟包容所有的人,回报给社会的是宽厚和仁慈。 它的悲惨命运练就了它的胸怀,是无数次的心灵矛盾和挫败,让他有了更多的牺牲精神, 冉阿让将道德和公正献给了善良的世人、献给了社会、献给了世界和全人类。 悲惨的命运没有让一个坚毅的人最终倒下, 而是让他站的更高、更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