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了原生给你造成的伤害,才能更好地面对自我,重拾幸福与自信

继《都挺好》之后,最近又一部揭露原生家庭问题的电视剧《不完美的她》,在众多戏骨演员的加持下保持着很高热度,赵雅芝和周迅主演饰演一对特殊关系的母女。

周迅饰演的林绪之,从小生活在一个爸爸虐待妈妈的有毒家庭体系中,5岁的时候被妈妈抛弃了,尽管她后来被继母收养,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家庭,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网络安全员。

但性格孤僻,用剧中记者和新媒体作者田放的话说给人冷飕飕的感觉,从来都是少言寡语,身边没有朋友,回家的次数很少,这种童年时期原生家庭的带来的痛一直困扰着她。

我是不是做过些什么?
她为什么不要我 ?
我是不是伤害过她这样的感慨和困惑?
后来,她偶遇了似乎跟自己相同境遇的小姑娘莲生,莲生一直被妈妈的男朋友虐待,险些送了性命,在莲生身上,她看到儿时的自己。

《不完美的她》中的林绪之和穆连生,《欢乐颂》中的樊胜美,《都挺好》中的苏明玉,都遭遇了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

有毒的原生家庭不仅在的电视剧中有,现实生活中也存在,或许就在你我身边,或许在我们心里多多少少也有原生家庭带来的阴影。

两个月前,有一个朋友向我倾诉了她的苦恼,过年期间她回娘家,由于疫情不能外出,但却不能和妹妹沟通,为什么呢,因为妈妈担心她与妹妹沟通阻止妹妹给妈妈钱。

原来,朋友的父母身体健康但一直不工作,十年来一直要求两个女儿给钱,还阻止女儿结婚,姐妹两个累计给了父母四五十万块钱,后来又拿着两个姐妹给的钱做高风险投资,8年做了各种各样的平台,三四十万的资金都打了水漂。

朋友的父母认为:“你是我们的 女儿,你们挣的所有钱都是我们的”,还好朋友慢慢有了自己的想法,18年违背父母意愿结婚了,但过年期间还在为给不给父母钱的事情纠结,明知道给了父母钱他们可能又把钱挥霍了,但迟迟做不了决定。

就像《原生家庭》这本书里讲的,有毒的的家庭体系会伤人。

如果你的父母有毒,很可能让你做出如下自我评价:“我没法相信任何人,我不值得被人关心,我永远都不会成功”

正常的父母和有毒的父母有不同的观念,不同的观念影响了一个人的人际关系,道德价值,教育程度,性别观念,职业选择行为和经济状况。

明智,成熟,有爱心的父母会考虑到家庭成员的感受和需求,他们不会故意伤害孩子,觉得孩子有叛逆心很正常,同时鼓励孩子犯错误。

而有毒的父母往往以自我为中心,自私自利,他们觉得孩子必须要尊重父母,凡事都要按照父母说的做,否则孩子就是错的等等。

正如上面提到的朋友的父母,他们认为孩子挣了钱必须给父母花,无论他们拿钱做什么。

电视剧《安家》中的房似锦也有这样的遭遇,母亲重男轻女,考上了985大学上不了,母亲把她的通知书撕了,有了经济实力以后,“吸血鬼”一样的母亲又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给女儿要钱。


“你弟弟要结婚了,彩礼钱需要6万...”
“家里要修房子了,给我汇10万...”
“你爸生病了,住院需要2万...”
“你这个月5千块的生活费还没给...”

这次1千,下次1万,挣钱的速度都赶不上他们问要钱的速度。

这种家庭的观念里,觉得女儿就应该为家庭挣钱,你所挣的每一分钱都是属于家庭的共有资产。

遇到这样的原生家庭该怎么面对呢,又该如何与父母相处呢,要不要原谅有毒的父母呢?

作者苏珊在《原生家庭》这本书告诉我们:在相对正常的家庭里,面对生活的压力,父母会通过努力或者寻求外界帮助来找各种方法,解决问题,相反,有毒的父母却会不停地宣泄内心的恐惧,愤怒,他们不会考虑这样对孩子造成的伤害。

有毒的父母会拒绝面对,否认自己的有毒行为,他们会淡化或者忽略事情本身,或者责怪抱怨孩子,甚至给自己的行为重贴标签。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减少父母对我们的影响呢?

作者在书中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切实可行的策略。

通过学习并践行本书的方法和策略,你将发现更好的与父母和他人相处的新模式,并重新定义自己,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从而重建自信和自我价值。

首先你得知道,重要的不是原谅父母,而是发泄和释放内心的悲痛和愤怒。

只有释放了内心的悲痛和愤怒,将责任归功于你的父母之后,才能获得真正的解放。

书中讲了一个女性史蒂芬妮的故事,她十一岁是被继父强奸了,后来母亲与继父由于其他原因和继父分开,在后面的四年里,母亲又交往了几任男朋友,都曾猥亵过年幼的她。后来她结婚生子,有了新的家庭和信仰,想努力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但内心仍然痛苦不堪,并得了严重的抑郁症。

她想通过原谅和宽容继父来来获得内心的平静,而作者却告诉她,想治疗她的抑郁症,不是通过原谅,而是需要发泄内心的愤怒,理清自己的情绪,接受从未得到过父母的爱这一事实,只有当父母努力请求原谅时,原谅才有意义。

其次,作者在《原生家庭》书中建议,和父母沟通时可以尝试以下沟通技巧。

001非辩护性回应。

我们在和有毒父母沟通时,往往会发生激烈的冲突,我们应该在沟通中尽量化解激烈的情绪,使用非辩护性回应,对父母没有要求,就不会遭到拒绝,避免矛盾激化。

使用这种沟通方式时,建议提前进行演练。

比如使用下面话语:

哦,明白了
这样啊
你当然有权利坚持你的意见
很遗憾,你不赞同这一点
让我想想啊
很抱歉,让你伤心了

002 表明自身立场

表明立场可以明确你的具体想法和信念,从对小事的看法,到对生活的观念,首先我们应该表面自己的立场,了解什么是重要的,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哪些事可以商量,哪些事不可以商量等等。

比如开始提到的那个朋友每年都给父母钱,父母却拿去做高风险投资的事情,其实她知道给父母钱让他们做高风险投资,她是非常抵触的,但是这件事她坚持了十来年,就是一直立场不坚定,不过前两天和她再次沟通时,她说已经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父母了,发现父母开始理解她了。

003不要说“我不能”

作者建议我们把:“我觉得我还是不能违抗父母”变成“我还没有违抗过父母”。

“我不能”意味着没有选择,“我还没有”暗含着选择,做出选择意味着向自我控制迈出了一步。

第三, 与有毒的父母对峙

​ 没有归还的,便会转移。如果你无法解决对父母的恐惧,内疚或者愤怒,你会将它转移到自己的配偶和孩子身上。

与父母对峙能让你直面他们,彻底克服面对他们的恐惧,告诉他们实情,重新定位与父母的关系。

01与父母对峙的四个基本要求

1. 你要足够坚强,从而应对父母的反驳,否认,责难,愤怒或其他由对峙引发的消极情绪。

2. 你必须有充分的支持体系来帮你度过从期待对峙,对峙本身到对峙后果出现这三个不同的阶段

3. 你必须将想说的内容事先写成信件或者演练,练习使用非辩护性回应。

4. 你必须改变观念,不再继续为儿时所遭遇的痛苦经历承担责任。

02如何与父母对峙?

001写信

写信的方式给力我们反复修改的机会,也给了父母反复阅读的机会,有暴力倾向的父母通过写信这种方式更安全。

另外,作者告诉我们与父母写信一定要分别进行,先给对你伤害最大的一方写信,然后在和相对温和的一方写信。

你可以通过“我想对你说些从未说过的话”开场,并把父母曾经对我们做过的事情,当时的感受,它是如何影响你的生活的以及现在对父母的要求写出来。

通过与父母对峙,你和父母以及其他家庭成员,比如兄弟姐妹的的关系会发生变化,在这种关系发生变化时,即使全家人都企图改变你时,最坏的打算,比如他们可能和你断绝关系,取消你的继承权等等,你仍要坚定你的立场,这将是你做出的最勇敢,最有益的事情之一。

002面对面对峙

与父母对峙前明确你想要达成的目标,并要提前准备好台词,提前演练(找个搭档对练)

开始对峙时要设定一些规则,比如告诉父母你要向他们表达以前从未表达过的对你非常重要的话,允许你说完,他们再表达想法。

同时还要预测父母可能的反应。

一般在有毒父母对峙的时候,父母会有以下表现:

他们可能觉得你忘恩负义,并开始像过去一样,开始辩解,甚至变本加厉。作者在书中描述了不同类型的父母会做出不同的反应,但重点是无论父母如何反应,你都应该坚守你的立场,做出非辩护性回应。

面对父母的否认和质疑,你可以回应:“你不记得并不能说明事情没有发生。”

如果父母把责任推给你,你可以这样回应:“你可以责任归到我身上,但我不会为你在我小时候做的事情承担责任。”

他们可能会说他们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你付出了一切,但是并没有意识到给你带来的伤害,你可以回应:“我很感激你为我做出的一切,但是并不能弥补那些殴打(暴力,辱骂,暴力,侮辱)”所带来的伤害。

作者告诉我们,根本不存在失败的对峙,不论对峙期间或之后发生什么,只要你有勇气并开始行动,就算是胜利者。

所有的痛苦感受都是有道理的,就像从小被妈妈抛弃的林绪之孤僻冷漠的性格一样,她有别人感受不了的痛苦,还有穆连生,看到纱裙,看到小仓鼠就会联想到被虐待的时刻,情绪崩溃一样。

但是通过阅读《原生家庭》这本书,你会意识到,那些灰暗的时刻,那些无法被人理解和接纳,无处安放的感受,来源于你与父母的关系,重新审视与父母的关系,尊重并释放愤怒,你心里的阴影就会慢慢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