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叙麻醉医生所见人间世(四)

作为一名医生,见惯了太多的生死。生带给周围无限的喜悦,初生的婴儿都是体体面面地被家人迎接着。而死却大多是在耗尽了自己的所有精力、经历了无尽的痛苦、在家人的无奈中离开。不要说体面,更谈不上尊严。

我们开始做癌痛治疗时的初衷,仅仅是为了帮助癌症晚期的病人能尽量减少疼痛之苦,并未想到人文,直到半年前遇到了11号的病人出现。

11号是乳癌晚期,骨转移的病人,这样的疾病基本把人已经折磨得痛不欲生,几无形象,然而她却不是,人虽然虚弱枯槁,但衣着干净,交流间极尽一切控制着自己的表情,看得出从前一定是一个爱美之人。在其后治疗的一段时间里,虽说这位阿姨日渐消耗,但老伴儿日夜陪伴,精心侍候,人总是干干净净的。因我每天都要去随访,时间久了,老人家时不时地总会对他的爱妻赞不绝口,即使他们是再婚,看出得出感情非常好。更难得的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整日二十四小时陪伴,有时看到给妻子擦身子时,就像哄一个孩子。有一次我问:“叔叔,您不累吗?让孩子替替您吧!”老人家的回答很让我触动:“你阿姨是个体面的人,只要她有一口气,我都得让她有尊严地活着,不能麻烦孩子!”

体面和尊严,很多活着的人都已经忘却了,而一个即将告别这个世界的人却对此念念不忘。‘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人总是要追求一种精神的存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