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编这条路:懂的人,不必解释,不懂的人,不必解释!

图文:卓凡.黔源竹韵

出生的原因,所以能够接触到竹编编制,过去,一直认为竹编编制是想着摆脱的梦魇,但是,却是阴错阳差,又回到了,当初那些年极力想摆脱的竹编领域,从不相信命运的注定,但是却俨然没能摆脱竹编对于的束缚,逃离了接近8年,但终究还是回到了当初出发的家乡,很多人很是不解,很多人很是轻视,也有很多人认为我太不应该了,面对人们的质疑,我当初极力解释想说明什么,但是后来乃至是现在,只是笑笑不做任何辩解,懂的人,不必解释,不懂的人,不必解释。

逃离之除压根就没想过再回来,以为自己的生活将会是和北上广之类的大都市结缘,融入到其中,哪怕只是一个很微细的一员,也许是出生在农村,总是把所谓的大都市当做是一个度横阶段,也从未把自己真正融入,总是想着过不了多久就会离开,也没有投入太多的情感在人与环境中,于是,在如今的记忆中,能够清晰记住的人和事,很少很少,人已记不清样貌,事已记不起始终。

或许是没有必要,就这样朦胧度过了8年,我不知道从哪里看到一句话,说是一个城市待太久会腻歪,一个城市最多待4年,趁着年轻自由,多走几个城市,多看几处风景。潜意识中遵循着这个节奏,心,从未真正沉静过。一直都是单身,有人认为我受伤太深,弥补不了创伤的痕迹,也有人认为我眼光太高,其实真正的则是,我一直把自己当做过客,总是预想着哪一天离开这个城市,切断于这个城市所有有关的联系。

不愿意有着太多的牵挂,就怕以后自己离开没那么潇洒,已经是到了该结婚的年纪,同学、亲人、父母都催促,我却依然没有找到那个人,那个为了她,愿意守候一座城市的人。想过将就,但却又于心不忍。于是,就这么着,就到了现在,依然单身。有人说,你爱竹编胜过爱一切,这又何苦,你就不能抽空多和人处处,也许,能找到对的人。

心中总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尽自己所能在竹编领域做出一点成绩,不是浮华的表面繁荣,而是真正的落到实处(编制艺人),也许是5年,也许是10年,更或许是一辈子还要多。

有人嘲笑,自己不会编制或者不编制,谈什么竹编梦想,但我想的是各尽其责,各司其职,结合起来才能有序发展,每个人做自己最擅长的并融合起来,这才是最佳的配合。说实话,有人说我刁钻古板不知变通,有人说我圆滑虚伪不晓真诚。溜须拍马我也许能做到不留痕迹,但那是我最不愿意做的,不愿意做,但也在一些场合慢慢做了,慢慢的,棱角被磨平,慢慢的,自己变成了当初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最真的自己,也许只是在看书之余,写作之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