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生存]不要叫我狗蛋(8)

96
砚六居
2017.12.29 21:51* 字数 3984

目录  不要叫我狗蛋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八章      围墙内的安宁


                                  「1」


        看到那位大叔炒菜我才知道为什么食堂里的菜那么难吃。

        那么大一口锅,那么大一把铲子,对!是铲子没错,胡乱加些盐就放在火炉上炒。

        马列喝着碗里的粥,嫌弃地看着那口大锅里的菜,“这还真是做给猪吃的!”

        “你要是嫌弃,等下就别吃,都什么时候了还挑?” 我瞅着他道,觉得肚子又饿起来了。

        “你往粥里放的啥啊!?……”他仔细回味着,我正想说:你不是这么挑食吧!

        没想到他表情一变,居然赞不绝口:“真特娘的好喝!”

        我觉得这个时候他真是傻的可爱。

        “我就是盐放多了一些,还加了些糖,你流了太多血,就该这么喝的!”

        没多久饭就好了,菜嘛,只有三样——炒土豆,炒空心菜,还有豆子汤。

        学校食堂的伙食也就这样,以前嫌弃的人多,吃一半倒掉的数不胜数。现在这个时候,能吃上这么一顿已经够奢侈的了。

        米饭和菜的量都是我们商量好的,不能多,就一碗,要不然得把人给吃坏了。

        肚子的问题解决了,温暖的问题就摆在了眼前,食堂的一楼已经被封死了,二楼空间不足以容纳四百人。

        这个寒冷的冬天,帮我们冻住了那些丧尸,现在是准备要冻死活人了。

        人总不能一直在露天的地方呆着,总得不断朝着美好的生活奋进,吃饱了的人自然会想念温暖的床铺。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句话说得非常好,用在现在也是相当合适的。

        二柱子为了将这句话贯彻到底,提议趁现在清理掉学校里的所有丧尸,然后封锁住学校大门。

        只要做完这一切,我们就能回宿舍去睡觉,还可以完全消除丧尸的威胁。

        坐在火炉边的夏天非常赞成这个提议,又开始了他的演讲:

      “天气不是由人控制的,但抉择是我们自己掌握的。现在气温降得那么低,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我们要向前看,而不是知足于眼前的温饱。

        大家都知道,南方的春天来得特别突然,有可能明天温度就会回升,那个时候我们就真的只能被困在食堂了,

        我们不但要活下去,我们还要自由地活下去,

        我之前就说过,世界有世界的法则,人有人的追求,人的本质就是突破与超越,人生的意义就是征服,不要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世界虽然变差了,但我们不可以因此降低了做人的标准,不要因为外界的残酷将自己变得像野兽,也不要因为周围的安逸将自己变得软弱。

        我们是人,我们永远都要像人一样活着…… ”

                                  「2」


        说真的,夏天的话打动了我,我不知道是因为当时的氛围还是因为什么,我觉得自己深深地被触动了。

        好像有什么问题得到了解答,也好像是灵魂得到了释放。

        我看向旁边的二柱子,他的表情很奇怪,也在思考着什么,好像夏天的话对他产生了影响。

        “你在想什么?”我问。

        他仿佛梦醒了一般,看向我,笑得有些尴尬,

        “我在想,一直困扰我的问题,居然被他解答了!

        这小子真是太让我吃惊了,他的话让我开始思考。

        我一直相信世界有着自己的秩序,所有事物都被秩序和法则所控制,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改变!”

        我知道他所说的法则,就是类似于正邪对立,永远共生……还有弱肉强食之类的道理。

        我们厌恶一切脏的,坏的,恶的,……

        然而这一切都是永远也不会被消除的,像一对阴阳鱼一样,永远与它们的对立面共存。

        我们改变不了任何事!

        “但是啊!”二柱子靠在墙上点了一根烟,继续说着:“整个人类的历史都是一条对抗法则的道路!”

        法则是不会被人所改变的,而整个人类的历史都是一条对抗法则的道路!

        “就像那小子说的:天气不是由人控制的,但抉择是我们自己掌握的。

        世界有世界的法则,人有人的追求,人的本质就是突破与超越,人生的意义就是征服!

        我很早以前就看透了人力的极限,我觉得自己改变不了什么,所以一直让自己做一个置身事外的人,看着就好了!

        但是就在刚才,我突然发现我错了,他让我知道,能不能改变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想去改变……

        整个人类历史都是这样,世界本来杂乱无章,但是人总喜欢把一切都弄的整整齐齐。

        弱肉强食是公认的自然法则,但是人类要锄强扶弱。

        或许……这就是人道!

        就像平等虽然不可能实现,但是人类依然要去追求平等。

        圣人们并没有欺骗世人,他们只是指出了一个美好的方向,不管会不会实现,都有人愿意去努力!”   

        如果说夏天看似即兴的演讲只是让我有一种触动感,那二柱子的话则是碾压性地让我明白了很多事。

        真是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白活了,不得不佩服这两个人。

        总有些人平平无奇,就像我和马列。

        总有些人少年惊世,就像夏天和陈二柱。

        二柱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随手弹掉手上的烟头,“不好意思,说多了!我觉得我可能要被这小子洗脑了!”

        “我觉得我可能要被你洗脑了!”我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3」


        夏天的每次表演都能把人群搞得斗志昂扬的。人是群体动物,需要一个领袖才能生存下去,而夏天就是这样的领袖。

        食堂外面的丧尸都被撒了水,现在外表都有一层冰棱子,我们走近的时候还一个个张着恶心的大嘴巴,可怖的眼珠子乱转,发出低沉的咆哮。

        经过多番尝试之后,我们确定这些东西没有威胁,四肢虽然还能轻微抖动,却站都站不起来。

        食堂后院有五辆手推车,以前是用来拉煤的,因为煤炭放在食堂外面的仓库,不够用了就会有人去拉。

        丧尸的数量太多了,五辆手推车一直不停往返,一次能拖六七个,直接送往学校大门外。

        这个大门很可笑,还没有人高,是那种可以伸缩的一道钢构栅栏,有车开进学校的时候它就会打开,很多学校的大门都是这个鬼样子。

        值班室里的老大爷早就不见了,里面的地面和墙壁都是鲜血,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我估计昨天外面的丧尸是直接翻进来的,这门根本挡不住。

        我看着大门外阴森的大路,拐角的地方就是教师公寓楼,大路上一个人影也没有,也没有丧尸,只有阴风阵阵。

        “不行啊!这门矮也就算了,还这么宽,难不成我们要连夜砌一堵墙吗?如果明天温度回升,这些东西又得跑进来。”二柱子推着车子往回走,还在为这个事情烦恼。

        “如果不砌一堵墙,我们以后根本睡不着觉!”我说。

        身边不时有三五个学生拎着几只丧尸的脚往大门外拖。

        二柱子在食堂门口停下车,我们继续往上面装着丧尸,这时杨光和夏天带着的几个人正好从教学楼的楼梯口里推下一大堆“冰棍”。

        “有的忙了,今晚不知道要干多久?”

        “多久也得干啊!人吃了饭就该干活不是吗?

        不趁着这个机会整出一个安全的地方,我们怎么调整状态走上以后的道路?”

        我们装满车再次往外运的时候,杨光站在四楼把丧尸一个一个排成列,一个一个推下楼。

        寒冷的夜里,结冰的地面上响起无数声巨响,碎裂的冰渣尽情地绽放着。

        从这些声音的节奏里,我听得出来,他很享受。


                                    「4」


        我看着从手推车里滑下来的最后一个女生,她的脸很完美,我觉得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子。

        那乌黑的长发,精致的下巴,眼角向上弯出迷人的弧度,旁边居然有一颗泪痣。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突然觉得莫名的心疼,多美的女孩子啊!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一张脸,居然是个丧尸。

        那苍白的脸上,有一处破皮,此时如同一朵鲜艳的花。

        她躺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那已经全是眼白的眸子转向了我,那一刻,我觉得这具身躯里应该还有灵魂。

        “喂!做事啊!死人有什么好看的!”二柱子催我。

        “我觉得自己恋爱了!”我看着地上的丧尸。

        “什么!”他的回应几乎是尖叫,看到了这个女生的脸之后,他这才叹了口气,“真是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啊!怎么我们学校有这样的女生吗?以前咋没注意到?”

        “可惜了!我们第一次欣赏到,居然已经……”我是真的觉得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痛,越看这张脸,越是难受。

        “要不,趁热……”

        “妈蛋!打住打住,你特么太恶心了!”我赶紧把他的话堵了回去,抢了他手推车就往回走。

        半路上他依然调侃着我,“这真是一个看脸的世界,人要是长得好看,即使是死了也是美女啊!”

        这确实是个看脸的世界,那些什么注重内涵,不要看外表的屁话,我是从来不信的,也许我就是这么俗的一个人。

        那些一眼看上去美的惊心动魄的事物,总是让我念念不忘,即使是一个从不认识的死人,也许也能让我记住一辈子。

        我没有再看到那一张脸,一来一回也不知道是第几车了,学生们干劲很足,速度很快,校门外已经堆起了一座尸山。

        那个让我心生爱慕的女生,早就被无数丧尸埋在了深处。


                                    「5」


        这一趟,我们遇到了一张熟脸。

        春天的双手依然被胶布反绑着,身体上有好几处被撕咬的露出了骨头。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像是相识很久的老朋友,只是他的表情比较热情,总想凑上来亲吻我。

        “不是冤家不聚头!”我恶心地冲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二柱子在尸群里翻找着什么,他旁边的丧尸虽然手脚僵硬,但那一张张血盆大口,嘎嘣嘎嘣的朝着他开合着,我看得心惊肉跳的。

        “佐助哥,我的亲哥哎!你这是要捡垃圾还是咋的?要是让这些家伙咬一口,我第一个杀了你!”

        “我找大嘴他们,他们不是咱学校的F4嘛!没准还拜过关公,发过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的誓言,要是把他们四个凑一块儿也是功德无量了!”

        “神经病啊!”这家伙真让我无语,我说着就要走,懒得理他。

        “狗蛋兄留步!看看,这哥仨让我找着了吧!”

        ……

        “卧槽!你特么真是奇葩!”我看着手推车上抱在一起的F4,简直是服了他了。

        烟头和刀疤因为之前被尸群踩踏,脑袋严重变形,我险些认不出来。

        把他们哥四个送往校门外,二柱子以极其粗暴的方式送他们下车,哥四个拧在一起滚在了地上,依然冲着我们两个活人张着牙齿。

        二柱子捡起一块大石头就压在了春天的头上,那整个头立刻就扁了,脑浆和血肆意飞溅。

        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搬起石头再一次放到大嘴头上……

        “没办法!他们死了都这么讨厌,不是你说的么?我们用任何残酷的方式对他们都是理所当然的!”

        “你也很讨厌他们!?”我问道。

        他说:“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受不了他们!这些恶棍临死前讲的都是屁话,想混淆我们的认知,你也别当回事,

        总之呢!我们跟这种人是不一样的!”

        我看着小镇的方向,以前每天夜里从学校远眺小镇,都是一片灯火通明,美不胜收,今夜却只有一片漆黑。

        “不对,这样不对吧!”

      “什么不对!” 二柱子把四个家伙都彻底弄死了,一听我这话很迷糊。

        我说:“灯光不对。”

        他看了看我,又看向灯光全开的教学楼和食堂,表情瞬间凝固,立刻领悟到了我的意思。

        “不得了,不得了!赶紧叫夏天,先不清理丧尸了,先砌墙!”


上一章        晚餐

下一章    同样孤独的人
不要叫我狗蛋
不要叫我狗蛋
7.1万字 · 1131阅读 · 5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