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老了

我从来没像今天这么真实的感知到——母亲老了。

这段时间流感横行,很多老人小孩都分分中招,已过古稀之年的母亲自然也没躲过。母亲病了,而我是最后知道的一个,若不是姐姐打电话,我可能都不知道。

自从前段时间父母随弟弟搬入新居之后,由于距离较远,我从以前的一周看一次母亲,变成了两周,这次因为这些天太忙,我甚至快二十多天没见母亲了。昨晚姐姐打电话说母亲感冒了,姐姐说话声音哽咽,说母亲刚刚输完液回家休息。当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而我还在外面吃饭唱歌,我一时感觉无地自容。后来听姐姐说才知道母亲病情的凶险,若不是姐姐去看母亲,母亲不知会发烧成什么样。据姐姐说她去弟弟家时,发现母亲已经有些昏迷,就连我的小侄女——一岁的菲儿在旁边哭的那么大声母亲竟浑然不知,想想都很后怕。我也终于知道姐姐哽咽感怀的原因了,想来姐姐看到母亲昏迷的那一刻,该是多么的惊慌无助。

我见到母亲时已是第二天早上,走进病房的一瞬间,母亲花白的头发,刺的我眼睛酸涩。我知道母亲已经老了,但老了的母亲依然那么要强,所以在我的心里,我从来没想到母亲会这么突然的苍老至此。病床上的母亲是那么脆弱,我只摸了一下母亲的额头,母亲的眼泪便从眼角悄悄流出,我一时之间也是泪流满面。

当姐姐从外面取药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母亲、我、婷婷默默流泪的一幕。姐姐是一个豁达开朗的人,几句调侃,氛围也和乐融融了起来。然后,姐姐、我、弟弟还有婷婷陪着母亲输液,过了一会儿,父亲也来了,小小的病房一下子拥挤起来,但谁也没有提前回去。这里我要说一下,婷婷是姐姐的女儿,母亲的孙女,但婷婷有时做的比我和弟弟好,她总是时不时给母亲在网上买衣服裤子,买各种小礼物逗她的外婆开心,也总是定期去看母亲。而我,母亲的女儿,却经常以忙为借口,让母亲牵挂盼望,想想真是汗颜。

母亲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她大字不识几个,但却让我和弟弟读了圣贤书。她一生辛苦,先含辛茹苦拉扯我们姐弟三人长大,后来又帮姐姐带两个孩子,接着,便给弟弟带孩子,带大了儿子,紧接着是女儿,现在也是因为要带小菲儿,才随弟弟住了楼房。当然,这应该是中国大多数父母们盼望而满足的一种生活方式,家里子孙满堂,儿女承欢膝下。是的,母亲是幸福的,从她看到大小孩子时眼里的笑意可以看出。可母亲已经老了,头发白了,皱纹深了。随着一天天慢慢的老去,父母更需要陪伴,需要一些物质以外的东西,可这些我总做的不够好。我常给我的学生讲各种大道理,可到了我的身上,我竟做的这么糟糕。人很多时候往往就这样,要求别人做时义正辞严,轮到自己做时却敷衍塞责。

而在平时,父母的一应大事小情都几乎被姐姐包揽了,我和弟弟似乎是个局外人,想起了就看看,想不起十天半月都不见人影,想想都惭愧。我更不像话,给父母偶尔买个衣服,大小尺寸都要咨询姐姐,若让我去买,我都不知道父母的衣服尺码。现在父母随弟弟去了新居,不知弟弟是否转换好了角色,尽好了身为人子的责任。但从母亲病成这样无人发现来看,儿子们可能还是真的不够细心。当然弟弟弟媳工作单位离家较远,一周才能回一次家,这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吧!不过这不能成为对父母照顾不周的理由。

今天早上,在医院的病房里,当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射进病床上,淡淡的,柔柔的,让人感觉特别温暖,整个病房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母亲的脸上也是金色的,像成熟的小麦。在这样的光晕里,一切都那么柔软,连外面花园里寒冬的冷意也消散了。

我不由想起多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冬天,阳光也是这样温暖,我和弟弟坐在热热的炕上,母亲做好了我们俩最爱吃的卷心菜粉条炒肉片,一家人开心的吃,开心的笑,那时母亲做的饭真好吃,那时的母亲也真年轻啊!后来母亲在我们的要求下,也曾多次做过卷心菜粉条炒肉片,可味道却再也不似当年。

还记得母亲总是爱说我两岁时的一件小事:我穿着表姐织的小红毛衣,在院子里拿着石块垒城堡。母亲回忆这件事时,眼底尽是温柔,嘴里总重复着她当年的那句话:我的霞会自己耍儿了。母亲说,她当时生下弟弟正在坐月子,然后就从窗内看到了我在院子里独自玩耍的一幕,母亲还要特意补充说明我当时走路时摇摇晃晃的样子,似乎那一幕就发生在昨天。以前我不明白母亲为何对这样的小事记忆这么深刻,现在我明白了,想来那一刻,母亲看着怀中的稚子,屋外的幼女,她一定真正体会到了生命的神奇美好,时间的静美温和。所以,那一瞬间,在母亲的心里定格成了最美的时刻。因为在所有母亲的心中,孩子永远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在生了女儿之后,我突然就理解了母亲对这些往事念念不忘的原因,那是一个母亲记忆中永远的美好。

有时觉得时光真像我们含在嘴里的那颗糖,起初因为太甜,我们可能还心生不喜厌烦,但随着糖块变得越来越小,你才发现,原来那些曾经让人感觉甜的发腻的岁月,现在想来竟是那么美好而快乐。

有人说得好,父母在人生还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所以,从今天起,我要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好好陪陪父母,最起码一周听他们唠叨一次,一周去看望他们一回,力争像姐姐一样做一个孝顺的女儿。 确实,和姐姐相比我是个不孝的女儿,弟弟也是个不称职的儿子。弟弟听了不要生气啊!因为我们俩做的真的不够好。

母亲真的老了,我是在母亲生病时才切切实实感受到了这一点。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