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县

写在前面:这是一篇关于西安音乐的文章。简书不能插入音乐真是遗憾,本文中共提到三首歌曲,还请各位移步我的云音乐歌单长安县听取,最后一首马飞唱的《长安县》呼应今天的主题和文章题目。

好基友陈年这学期开始做音乐公众号了,虽然我俩都是工科男,但我对于那双敲代码的手写音乐推文一点也不吃惊。我们俩从高中相识相知,至今挚友。他向往自由,喜欢音乐,断断续续又始终没放弃地自学口琴,还喜欢诗,偶尔也写几段,他拿给我看过一些,却都已遗忘在高中那沉重的课业里。如今基友更进一步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很为他高兴。昨天他发来消息,要我写一些东西给他,其实以我的文字能力和音乐素养,实是难当此任,不过看他说得真诚,便应下来 /笑。

我们曾简单地讨论过他的公众号还可以有哪些推文形式,我提到可以做地域专题,因为他在说这个事的时候我脑子里立马想到的是西安这个音乐重镇,那么多优秀的音乐人,其中包括基友最喜欢的唱作人(之一?)——许巍。

之所以立马想起了西安,是有原因的。

其一,我们的家乡是甘肃庆阳,虽属甘肃,却在地理、文化上都更接近西安而非兰州,历史上庆阳一直属于陕西行政区,直至清康熙年间才划归甘肃。我们说与西安相近的方言,吃一样的美食,唱一样的秦腔,购物看病必去西安,出门回家毕经此城,在情感上天然有一种亲切感,听陕西尤其西安的歌曲更能引起共鸣。

大一时,手机豆瓣fm推了黑撒的《流川枫与苍井空》给我,出自专辑《西安事变》。当时在看书,没有看到歌名,忽然听到第一句歌词竟然是西安方言,耳朵都亮了,兴奋得不得了,于是倒回去又听了第二遍,专门看着歌词听的,用西安方言平淡地叙述着一个关于青春爱情与现实的故事,真真别有一番感受。那透着淡淡忧伤的口琴,像那年教室的窗子洒下来的温和阳光,发着土黄色。“想念被距离拉远 也被时间冲淡 现实像一块橡皮 擦去了曾经的浪漫”,一首歌,比现在多少烂俗的青春打胎剧要有味道的多。


黑撒 西安事变 (2011)

其二,不吹不擂,西安不愧“音乐重镇”四字,出了不少优秀的音乐人和音乐组合,以及数量不少、质量不差的音乐作品。名气大的张楚、许巍、郑钧,他们的音乐作品自不必说。还有这些年红起来的黑撒、马飞、王建房等等也都有许多优秀的作品,而且相比前面三位前辈的作品,新一代更是突出了许多西安特有的文化特色。

前段日子网易云音乐推了王建房的《灞桥》给我。第一遍就觉得好听,接着听了好几遍爱不释手,单曲循环了好几天。灞桥是位于西安市城东的一座古桥,唐朝时这里设有驿站,凡送别亲人与好友东去,多在这里分手,有的还折柳相赠,因此,此桥也曾叫做“销魂桥”,流传着“年年伤别,灞桥风雪”的词句。“灞桥风雪”从此成了长安胜景之一,《灞桥》这首歌所描绘的恰是灞桥风雪。王建房的嗓音,有一股内敛的沧桑劲道,与这首歌的情感十分相配。副歌部分“灞桥风 吹落千年沧桑,灞桥柳 舞动离别忧伤,灞桥风 吹落离乱人情愁,灞桥柳 啊”,旋律悠长,透着浓淡相宜的忧伤哀愁,尤其最后一句,“灞桥柳 啊”,前三句直发胸臆,到最后一句竟无语凝噎,只剩一声无奈的叹息。


王建房 灞桥 (2011)

其三,西安其地以及西安其人都具有许多利于艺术发展的特点,不光是音乐。黑撒主唱、吉他手曹石曾在知乎上写到:“西安生活节奏偏慢,本地人喜欢安逸自得的过日子。比如我。但西北人的耿直,又让他们需要一种强烈而直白的表达方式,摇滚乐就是这样一种存在。”(原文链接:是否很多摇滚歌手都出自西安?为什么? - 回答作者: 曹石)。原文虽是在说摇滚乐,但同时,西安作为一座千年古城,有很深厚的文化底蕴,又大学众多,学生们从全国各地给西安带去不同的思想碰撞,加上西安人的闲适与耿直,有人才、有素材去进行各种艺术创作,这正是文化艺术生长的沃土啊。有这样一种说法,秦腔与摇滚的精神是一致的,秦腔与摇滚的风格是共通的。我才疏学浅,还不够水平来评价这句话。但事实是,许多民族音乐形式,实是流行音乐最好的素材。这不是西安独有,民族的就是世界的。

这几天迷上了马飞唱的《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出自专辑《当初就不应该学吉他》。这原是一首陕北信天游,描绘了一个年轻汉子与心爱的姑娘相思不得见,相见又不能亲近的苦闷心情。有很多音乐家以不同形式重新演绎过,而我独钟马飞的这首。这首歌以钢琴、吉他、口琴、手鼓为主要伴奏乐器。钢琴清缓,充满寂寥与落寞,口琴声追寻着记忆里和着黄土味的悲欢离合,打击乐更给这份记忆增添了不少的厚重和辽远。整首歌旋律柔和,人声悠长,像是一个为爱所苦的后生,在山坡上,独自对着蓝天黄土,时而发着呆眼神空洞地望着远方;时而轻吟诉说着自己心中的苦闷忧愁。


马飞 当初就不应该学吉他 (2014)

以上这些特点不足以描述西安的气质,同时正如我之前所言,那些我写到的和没写到的东西,不是西安独有,音乐是世界共通的语言,我爱西安这座城,不妨碍我也喜欢其他城市。

写到这里,我应该算完成陈年给我的任务了。一个成天敲代码的码农,写了这两千字也是为难我了,文笔一般,观点也不够全面深刻,权当博各位看客一笑。陈年说他的公众号将不再一日一推,留出时间让他可以打磨出更好的内容,我们且拭目看他。

版权声明 自由转载 - 保持署名 - 不可商用 - 不可演绎 (CC3.0 创意共享3.0许可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以前西安过了电视塔都叫长安县,随着城市化,长安县编制为长安区,褪去农田村舍的长安县现在与城区一并灯红酒绿。随着航天...
    儒逸馨阅读 177评论 0 0
  • 《长安县》是我最近很喜欢循环的一首歌,浓浓的陕西方言,厚重的乡土气息,却有着令我不舍更换曲目的吸引力。至于为什么...
    西子若然阅读 131评论 0 0
  • 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西安,的确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七年了。 作为西安人的福利是:夜晚在西安的街头走一走,耳机里放...
    孟宇阅读 1,003评论 25 28
  • 我的初中,乃至高中,都是围绕着小四的故事成长的。至今还会记得悲伤逆流成河,明媚的忧伤,左岸与右岸,四十五度角仰望星...
    我才不是个平凡人阅读 106评论 0 0
  • 一:花 春天的每次来到 都是一场寒暖的互相撕咬 盛开的花朵如期盼的眼睛 在等待中悄然开放 一夜之间又落英缤纷 在美...
    遥远的星光阅读 84评论 0 1